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十三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十三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卷十四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十三

        眉山 唐庚 子西

 三國雜事篇下

  亮岀祁山南安天水安定三郡響應

   㑹馬謖敗三郡不守亮㧞西縣千

   餘家還漢中

漢全盛時日月所照横目之民皆漢赤子

其後徳薄不能保有𥠖庻則㪯江以東而

投之吴割渭以北而捐之魏則民不棄漢

而漢棄其民亮出祁山三郡望風響應

亮不能守則亮負于民而民不負亮方是

之時固當集其所𫉬之衆痛自引咎而謝

遣之使崤隴之民曉然皆知吾心則後日

之舉不患其不至如其不然在彼猶在此

也而亮㧞西縣千餘家遷之漢中既不足

以傷敵而使無辜之民流離遷徙違其宗

族去其坟墓豈三郡所以響應之意㢤此

雖邉鄙之常然于孔明則有不應爾者此

吾所以為之惜也

  孫亮太平二年宗室孫基盗乗御馬

   付獄侍中刁𤣥奏曰基法應死然

   魯王早終惟陛下哀原之亮曰法

   者天下所共柰何以情相逭耶

   思所以釋此者𤣥曰赦有小大或

   天下或千里或五百里隨意所及

   乃赦宫中基得以免

吴之君臣可謂上下皆失其分矣漢世諸

矦王有罪當誅丞相御史典客宗正廷尉

奏請論如法制曰朕不忍致法其與列矦

二千石議之於是丞相御史䓁又奏臣䓁

謹與列侯二千石議皆曰冝論如法制曰

朕不忍致法其廢勿王或削地若于夫請

論如法者有司以法守不忍致法者人主

以道揆今亮人主而論法𤣥有司也而論

情故曰吴之君臣可謂上下皆失其分矣

  魯粛勧權以荆州借偹周瑜言備梟

   雄不冝以土地資業之

漢時荆南之地為郡者七劉表之殁南陽

入于中原而荆州獨有南郡江夏武SKchar

沙桂陽零SKchar偹之南奔劉𤦺以江夏従

其後四郡相継帰附于是備有長沙武SKchar

桂陽零SKchar之地曺仁既退関羽周瑜錯䖏

南郡而偹領荆州牧居公安則六郡之地

備已悉㩀之矣其所以云借者猶韓信之

言假也雖欲不與得乎魯粛之議正合良

平躡足之㡬而周瑜獨以為不然屡勝之

家果不可與料敵㦲

  建安二十年先主居公安使関羽争

   荆州㑹曹公征漢中先主恐失益

   州引軍還蜀

曹公征漢中先主聞之與吴連和分荆州

是矣引軍還蜀非也是時蜀有南郡之地

而先主以蜀兵五萬居公安若進㩀㐮陽

而羽帥五萬之衆以襲許卷甲疾趋五日

而可至事成則天下未可量不成則漢中

之師不攻而自退此兵法所謂攻其所必

救者初曺公征栁城偹勧表以襲許及偹

㩀荆州亦不能辦此信乎天命之有所在

  孫權稱尊議者以爲交之無益而名

   体弗順冝遂絶之孔眀以爲未可

或曰孔眀之不絶吴権耶耶曰正也非

権也六國之時諸侯皆僣矣孟子以爲有

王者作不皆比而誅之必教之不従而後

誅之然則未教之罪王者有所不誅孔明

之𫝑既未能有以敎𣅳則吴之僣擬未可

SKchar責此王者之法也非権也

  𣅳欲以兵萬人討樊伷権問潘濬濬

   言五千兵足以擒伷因論伷可破

   状SKchar竒其言遣将五千討平之

權克荆州将吏悉降而濬獨堅卧不屈权

輿致之濬伏床而泣悲不自勝其于所事

何其厚也旣而樊伷欲以武SKchar自㧞帰蜀

濬為権畫䇿卒自将討平之其于所厚又

何薄也意者在君為君有不淂不然者乎

吾聞楽毅去燕適趙趙欲與之伐燕毅泣

曰昔之事燕猶今之事趙也毅若𫉬戾放

在他國終身不敢謀趙之徒𨽾况其國乎

使楽毅愚人也則可楽毅少知事君則濬

不得為無罪矣

  晋侍中荀朂中書令和嶠使著作郎

   陳夀定故蜀丞相諸葛亮故事為

    二十四篇號諸葛氏集上之

魏文帝即位求孔融之文以為不减班楊

晋武帝踐祚詔定諸葛亮故事而比之周

誥融既魏武之SKchar恨而亮亦晋宣之仇敵

二人之言冝非當時之所欲聞而並見收

録惟恐其墜失蕩然無忌猶有先王大公

至正之道存焉此吾所以特有取乎魏晋

  魏明帝即位撫軍大将軍司馬懿鎮

   軍大将軍陳群征東大将軍曺休

   中軍大将軍曺真並爲開府

初置丞相御史府後置三公府将帥出

征置幕府軍罷即廢不常置也今魏既置

三公而懿䓁並爲大将軍開府京師此何

耶公室之卑盖自此始矣蜀将李平聞

懿䓁開府辟召以說孔眀孔明鄙之是時

中原人物推陳長文爲第一今長文亦爲

此餘無足道矣

  建安十八年漢帝詔并十四州復為

   九州

御名調魯作三軍合周礼矣其志乃欲

卑公室而奪之SKchar曺𢮥諷復九州合禹貢

矣其志乃欲廣冀州而益其地夫引經術

稱古誼者固未必皆奸人而奸人之欲濟

其邪謀者亦未嘗不引SKchar術而称古誼

不可以盡信亦不可以皆疑要在乎察之

而已

  龎綂說先主取益州先主曰今吾與

   為水火者曺操也操以急吾以寛

   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譎吾以忠每

   事相反乃可成爾以小故而失信

   義于天下吾不為也

寛勝急仁勝暴忠勝譎然操强而備弱冝

勝而反不如者何也操稊稗者也備五榖

之不熟者也五榖不熟固不如稊稗非謂

寛仁忠信不䏻勝詭暴急詐也備不䏻勝

操耳故曰苟非其人道不虚行

  青龍三年張掖出石圓廣一丈六尺

   髙一丈七尺一寸圍五丈八尺蒼

   質而白理有若麟者若鳯者有若

   虎者有若牛者若人馬者有若八

   卦列宿孛彗者其字可讀而不可

   曉時人以為魏晋之符

河圖洛書之説歐陽永叔攻之甚力今覌

此圖與河圖洛書亦何以異惜乎時無伏

羲神農故莫䏻通其義而陋者以為魏晋

之符彼魏晋何足道安知其非八卦九疇

之𩔗也造化之所為猶有幸不幸焉而况

於人乎可勝嘆㢤可勝嘆㢤

  SKchar則為金城守聞魏氏代漢𤼵服悲

   哭孫盛評曰士不非其所是不是

   其所非旣己䇿名新朝復懐貳志

   豈大雅君子岀䖏之分㢤

魏氏受禅漢帝尚存縞素㪯哀誠為輊脱

然盛謂貳志兹又過矣箕子過故啇墟感

宮室毁壊傷之欲哭以方朝而不敢季札

哭王僚而事闔閭晏子哭荘公而事景公

哀死事生以待天命此人臣之分也何淂

謂之非其所亊而事其所非乎孫盛梟音

使人聞而𢙣之

  諸葛亮聞張温敗未知其故思之数

   日曰吾淂之矣是人清濁善𢙣太

   分明也

善𢙣太明誠取敗之道然人之祸敗有以

其道得之者有不以其道得之者若張温

之敗可謂不以其道矣尚安可以推求其

故㢤

  魏文帝賜群臣没入生口唯歆出而

   嫁之帝嘆息孫盛評曰子路私饋

   仲尼則爲之毁其食噐田氏盗施

   春秋亦著以爲SKchar2孥戮之家國刑

   所粛縦使在哀矜於理亦不冝偏

   宥歆既以己居股肱之任則亦當

   公言之於朝冝也而乃黙受嘉賜

   獨為君子可謂匹夫之仁蹈道則

   未也

孫盛以刻薄之資承斈于草窃乱賊之世

性習皆𢙣故其論議𩔖皆如此夫見牛未

見羊孟子所謂仁術也何名為偏宥哉使

盛為廷尉于魏文之時則歆當以私饋盗

施誅矣東晋之不用盛不爲過也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