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僕射濟州遺愛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重定向自裴仆射齊州遺愛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裴仆射濟州遺愛碑
作者:王維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26

夫為政以德,必世而後仁;齊人以刑,苟免而無恥。則刑禁者難久,百年安可勝殘;德化者效遲,三載如何考績。刑以助德,猛以濟寬,期月政成,成而不朽者,惟公能之。公名耀卿,字渙之,河東聞喜人也。益為帝虞,實相帝舜,非子其胄,而邑諸裴。在漢者為水衡,在魏者守代郡。十三代祖徽,魏益、豫、雍、袞、徐五州刺史、蘭陵武公,源於大賢,派以俊德,世濟其美,不隕其名矣。曾祖正,隋散騎常侍、長平郡讚理。祖昚,皇朝洛南、南鄭二縣令。著族斯茂,衣冠未敢爭雄;繼世皆賢,英彥無出其右。故有常侍縣君,遞輝迭英。父守真,太常博士、判駕部夏官員外、今上楚王府諮議參軍、邠、寧二州刺史,贈晉、袞、沂三州刺史。文儒之宗伯,禮樂之本源。藉業雖曰承家,複始由乎種德。再典大郡,二為仙郎,舉十大夫,是則是斅。且年不及壽,而位未稱德。朝多其能,歿而獨贈。公則晉州之第三子也,語而能文,有識便知。為兒則量過黃發,未仕而心在在蒼生。伯達試經,子炎應詔,古之人也,我不後之。八歲神童舉,試《毛詩》、《尚書》、《論語》及第。解褐補秘書省校書郎,曆睿宗安國相王府曲簽。東觀載筆,班固名香;西園賦詠,劉楨氣逸。轉國子主簿、檢校詹事府丞。學識宜在儒林,風度雅膺儲寀。河南府士曹參軍、考功員外郎。公府屈廊廟之才,曹無留事;仙郎明黜陟之法,野無遺賢。右司、兵部二郎中、長安縣令。其在含香,一台推妙,以之制錦,四海是儀。公之斷獄也,必原情以定罪,不阿意以侮法,是以小失天旨。出為此州刺史,公推善於國,不稱無罪,思利於人,志其屈己。戮豪右以懲惡,一至無刑;旌孝弟以勸善,洪惟見德。然後務材訓農,通商惠工,敬教勸學,授方任能。行之一年,郡乃大理。繈負而至,何憂乎蕩析之人?路不拾遺,何畏乎穿窬之盜?既富之矣,汲黯奚取於開倉?使無訟乎,仲由何施其折獄?居無何,詔封東嶽,關東列郡,頗當馳道。至於犧牲玉帛,資糧扉屢,其或不供,為有司所劾,斂,非天子之意。豐省之度,多不得中,故二千石有不能受事於宰旅者矣。季孫請魯視邾、滕,濤塗恐師出陳、鄭,抑為是也。公盡事君之心,且曰從人之欲。萬斯箱之粟,茲乃如京;百執事之人,於我乎館。四封之境,二為帝庭;一郡之賦,再粒天下。士卒林會,馬牛穀量,皆投足獲安,端拱取給,無虞燥濕,不畏寇盜。草莽之中,用能便其體;羈絏之外,無所勞其力。天朝中貴,持權用事。厚為之禮,則生我羽毛;小不如意,則成是貝錦。公享有常牢,覿無私幣。冒貨賄者,我以為仇;淫芻蕘者,吾所能御。至於急宣中旨,暴征庶物,或命嘉蔬,先春當薦,錫貢珍果,非土所生。舉是一隅,其從千計,皆曾不旋踵,若取諸懷,又不知其備預之所以然也。謂餼牢竭矣,而家用餘糧;謂疲勞甚矣,而人有餘力。豈非積年之儲,用之有度;終身之逸,使之有時?不然,班責藝事,輕重以列,我視子男之國,而倍公侯之征。今日之事,我為上也。大駕還都,分遣中丞蔣欽緒,御史劉日政、宋珣等巡按,皆嘉公之能,奏課第一。公未受賞,朝而歸藩。天災流行,河水決溢。蝗蟲避境,雖馬棱之化能然;洪水滔天,固帝堯之時且爾。高岸萃以雲斷,平郊豁其地裂。噴薄雷吼,衝融天回。百姓巢居,主客有其家室;五稼波殄,沼毛荒於畎畝。公急人之虞,分帝之憂,御衣假寐,對案輟食,不候駕而星邁,不入門而雨行。議隄防也,至則平板榦,具餱糧,揆形略趾,量功命日。而赤岸成谷,白濤亙山,雖有呂梁之人,盡下淇園之竹,無能為也。乃有壞防之餘,衝波且盡,僅在而危同累卵,將墜而間不容發。公暴露其上,為人請命,風伯屏氣以遷跡,陽侯整波而退舍。又王尊至誠,未足加也。然後下密楗,褰長茭,土簣雲積,金錘電散。公親巡而撫之,慰而勉之。千夫畢飯,始就飲食;一人未息,不歸蘧廬。惰者發憤,以躒勤,懦者自強以齊壯。成之不日,金隄峨峨。下截重泉,上可方軌,北河回其竹箭,東郡鬱為桑田。先是朝廷除公宣州刺史,公惜九仞之垂成,恐眾心之或怠,懷絲綸之詔,密金玉之音,率負薪而益勤,親執撲而彌勵。既成,乃發書示之。皆舍畚攀轅,廢歌成泣,淚洏濟袂,澤陰魯郊。哀哀號呼,不崇朝而達四境。噫!公之視人也如子,人之去公也如父,宜其升聞於天,司我五教。公之富人也以簡,簡則不擾,而人得肄其業,非富歟?公之愛吏也以嚴,嚴則畏威,而吏不陷於罪,非愛歟?是其大旨也。至若沛郡謂為神明,淮陽謝其清淨。尊經於學校,魯風載儒;加信於兒童,齊人不詐。明閑視聽,其察奸也無;,曉習文法,於決事乎何有。六義之制,文在於斯;五車之書,學半於我。其為身計,保乎忠貞;將為孫謀,貽以清白。熊軾之貴,子弟夷於平人;龍門則高,賓客不遺下士。非禮不動,出言有章。語曰: 「愷悌君子,人之父母。」其是之謂乎?維也不才,嚐備官屬,公之行事,豈不然乎?維實知之,維能言之。況夫婦男女思我遺愛者,唫詠成風;耆艾人吏,願頌清德者,道路如市。則王裦所講,奚斯之頌,美政盛德,綴詞之士,固未嚐闕如也。維敢拒之哉?頌曰:

童子何知兮,公邁成人。
大不必佳兮,公德日新。
天生德於公兮,遺此下民。
天子命我兮,守茲東郡。
人調公以謫去兮,不能致訓。
公曾不私己兮,政聲益振。
惟歲十月兮,帝封岱宗;
千乘萬騎兮,行幸山東。
小郡之賦兮,再粒萬邦。
豐不盈儉不陋兮,公之舉也得中。
河為不道兮,離常流以痡毒。
不用一牲兮,不沈一玉。
身當中流兮,馮夷感而避賢。
敕陽侯兮,使卻走夫洪漣。
板築既具兮,薪又屬;
庶人欣以就役兮,高岸崛起於深谷。
人降邱宅土兮,桑田鬱以載綠。
行無五馬兮,食不載味。
惠恤鰥寡兮,威讋黠吏。
公之德兮,曾無與二。
人思遺愛兮,淚淫淫。
歲久不衰兮,至今。
性與天道吾不得聞兮,誌其小者近者兮,已是過人之德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