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对日宣战与排货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论对日宣战与排货
作者:陳獨秀 1931年

1931年12月5日

“对日宣战!”,“对日宣战!”,这是全中国最普遍的呼声,也是对待日本帝国主义无忌惮的侵犯中国时所应有的呼声,而且应该是最后的呼声,如果连这一呼声都没有,则只表示全中国各阶级人民都是□羊以的不抵抗主义的亡国奴而己,并不表示什么高尚理想,如果有人拿什么"大同主义",什么"打破国界”,什么"不要祖国”,什么"不爱资产阶级豪绅地主的国家",什么"反对爱国",什么"反对狭义的爱国和虚伪的民族主义"等等高尚的理想,来根本反对对日宣战,则只表示他的高尚理想,高尚到和从耶稣、托尔斯泰到张学良的不抵抗主义一样。


可有人认为"对日宣战"是国民党中央提出的口号,是一切反革命派别所拥护的,国民党中央胆敢提出过这样的口号吗?恐迫〔怕〕只有相反的事实吧!这只表示造谣者对于国民党中央的幻想罢了!"对日宣战"这一口号,现在广大的群众中流行着,难道群众都反革命了吗?那么,我们还有什么希望呢?你们的革命口号又是什么呢,你们主张"民众自动武装起来驱逐日本帝国主义",武装驱逐日本帝国主义,这不是对日宣战是什么?难道他像某军校心理测验中"战而不宣'的滑稽口号一样吗?


我们不能根本反对对日宣战这一口号。反对对日宜战,即是变相的不抵抗主义,或者说是高尚理想的不抵抗主义,实际是反动的,我们只能告诉群众,对日宣战必须靠民众自己的武装力量,如黑龙江二万农民弃锄投军,黑东双阳等十余镇组民团抗日军;哈尔滨护路军二十六旅三营十连的兵士,愤日军攻黑,长官不发令救护,廿四晚击毙连排长,由司务长率领,投马占山,驻富拉尔基的二十二旅一连,也取同样行动,这就是眼前已有的实例,若向政府请愿对日宣战,也和希望国联和美国主张公道是同样的幻想:因为政府诸公无论是中央的或是地方的,都始终不会舍弃对日不抵抗政策,他们都害怕开战损失了实力,不能保持地盘——搜刮民脂民膏的地盘。


对于排货运动,我们也是不应该根本反对的,根本反对排货的人,只有敌探和奸商,他们不能算是中国人!


我们只能告诉群众,(一)单是消极的经济绝交是不能制胜的,主要的是积极的努力于政治斗争;(二)经济绝交要想收到实效。我们自己必须准备极大的牺牲,像工厂主和商人们那样计数经济上的利害得失,不肯牺牲,排货必然是一句空话;(三)因此,排货必须有学生和工人组织,大规模的检查队,严厉的充分严厉的检查,才能收效,希望商人排货,希望一般人自动的不用日货,这种办法等于没有办法,现在的排货运动,自然也得到了相当效果,然而影响还不算很大,并且排货前途己有不少的悲观现象,这正是政治斗争不进展,资本家计较经济上的得失利害和奸商反抗的力量远超过检查员的力量这三个原因。


有人认为排货要准备牺牲,即是“为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利益,要中国的工农必须准备极大的牺牲”,这一句话包含了几方面的错误,在此次抵制日货运动中能够排除资产阶级的牺牲吗?上海的商人,正因为计算他们二三千万元的损失而主张启封日货。中国工农是不像资产阶级不顾民族利益的,他们是准备牺牲的,不但牺牲经济(即排货中一部分生活必需品之昂贵),而且还准备牺牲生命,因为在被压的中国,抗日救国是中国工农民众自己的任务,不能推诿到别人身上,不能看做是民族资产阶级的利益,谁不肯牺牲,就请离开民族革命的战线,去做一个不抵抗主义的高尚理想家。


1931年12月5日《热潮》第一期 署名:顽石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