貶崔允工部尚書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貶崔允工部尚書詔
作者:李曄 唐
(唐昭宗)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091

食君之祿,合務於盡忠;秉國之鈞,宜思於致理。其有疊膺異渥,繼執重權,遽萌狂悖之心,忽構傾危之計,人知不可,天固難容。扶危定亂致理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守司空兼充太清宮使宏文館大學士延資庫使諸道鹽鐵轉運等使判度支上柱國魏國公食邑五千戶崔允,奕葉公台,蟬聯圭組。冠歲名升於甲乙,壯年位列於公卿,趣向有聞,行藏可尚。朕采於群議,詢彼輿情,有冀小康,遂登大用。殊不知漏卮難滿,小器易盈,曾無報國之心,但作危邦之計。四居極位,一無可稱。豈有都城,合聚兵甲,暗養死士,將亂國經,聚貔武以保其一坊,致刁鬥遠連於右輔。始則將京兆府官錢,委元規召卒;後則用度支使榷利,令陳班聚兵。事去公朝,權歸私室。百辟休戚,由其顧盼之間;四方是非,係彼指呼之際。令狐渙奸纖有素,操守無堪,用作腹心,共張聲勢。遂令濫居深密,日在禁闈,罔惑朕躬,偽行書詔,致茲播越,職爾之由。豈有權重位崇,恩深獎厚,曾無惕厲,轉恣睢盱,顯構外兵,交圖不軌。朕以士庶流散,兵革繁多,遂命宰臣,與之商議。五降內使,一貢表章,堅臥不來,拒召如此。況又拘留庶吏,廢闕晨趨,人既奔驚,朕須巡幸。果見兵纏輦轂,火照宮闈,煙塵漲天,干戈匝野,致朕奔迫,及於岐陽。翠輦未安,鐵騎旋至,圍逼行在,焚燒屋廬。睹此阽危,咎將誰執?近省全忠章表,兼遣幕吏敷陳,言宰臣繼飛密緘,促其兵士西上,靜詳構扇,孰測包藏?無功及人,為國生事。於戲!君人之道,委之宰衡,庶務殷繁,豈能親理?盡將機事,付爾主張。負我何多,構亂至此。仍存大體,不謂無恩。可責授朝散大夫守工部尚書。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