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玄真經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 通玄真經 卷第十
唐 徐靈府 注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十一

通玄真經卷第十

   上仁上德者天下歸之上仁者海内歸之上義者一國歸之上禮者一郷歸之无此四者則民不歸也自

      上仁已下不注篇首義類此也

老子曰君子之道靜以脩身儉以養生靜即下不擾下不

擾即民不怨下擾即政亂民怨即德薄政亂賢者不爲謀

德薄勇者不爲𨷖明主者脩身以靜養生以儉上无亂政下无怨民則賢自爲謀勇自爲闘也亂主

則不然一日有天下之冨處一主之𫝑竭百姓之力以奉

耳目之欲志專於宫室臺榭溝池苑囿猛獸珍怪貧民飢

餓虎狼厭芻豢百姓凍寒宫室衣綺繡故人主畜兹无用

之物而天下不安其性命矣此暗主居一日之位極一主之𫝑殫天下毒流四海竭萬民之産恣

心目所娱若秦主之二丗用之則昏也

老子曰非惔漠无以明德非寧靜无以致逺非寛大无以

并覆非正平无以制斷以天下之目眎以天下之耳聽以

天下之心慮以天下之力爭故號令能下究而臣情得上

聞百官條通羣臣輻湊喜不以賞賜怒不以罪誅法令察

而不苛耳目通而不闇善否之情日陳於前而不逆故賢

者盡其智不肖者竭其力近者安其性逺者懷其德得用

人之道此明君冶囯如此用人如彼若漢之孝文唐之太宗也夫乗輿馬者不勞而致

千里乗舟楫者不游而濟江海使言之而是雖商夫芻蕘

猶不可棄也言之而非雖在人君卿相猶不可用也是非

之處不可以貴賤尊卑論也其計可用不羞其位其言可

行不貴其辯夫用得其道不勞而至不行而逹故軒皇感牧童之言而天下理有賤乎卑弱邪胡亥信趙髙之謀

而天下亡有貴乎卿佐也闇主則不然羣臣盡誠效忠者希不用其身也

而親習邪枉賢者不能見也踈逺卑賤竭力盡忠者不能

聞也有言者窮之以辭有諌者誅之以罪如此而欲安海

内存萬方其離聦明亦以逺矣非聖不能靜四海非明无以安萬方

老子曰能尊生雖冨貴不以養傷身雖貧賤不以利累形

雖日費萬金不恣口以害生雖家无儋石不苟求以傷德可謂能尊生矣今受先祖之遺爵必重生

之所由來之矣而輕失之豈不惑哉貴以身治天下可以

寄天下愛以身治天下所以託天下矣承先人遺業而失之者必由輕失故不責

於己无以託天下也

文子問治國之本

老子曰本在於治身未甞聞身治而國亂身亂而國治也

故曰脩之身其德乃真身苟未治而况囯哉道之所以至妙者父不

能以教子子亦不能受之於父故道可道非常道也名可

名非常名也常道无名可名非道故言論之所不及父子莫能相傳也

文子問曰何行而民親其上

老子曰使之以時而敬慎之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天地之

間善即吾畜也不善即吾讎也昔者夏商之臣反讎桀紂

而臣湯武宿沙之民自攻其君歸神農民故曰人之所畏

不可不畏也可畏非君可畏非善

老子曰治大者道不可以小地廣者制不可以狹位髙者

事不可以煩民衆者教不可以苛事煩難治法苛難行求

多難贍寸而度之至丈必差銖而解之至石心過石稱丈

量徑而寡失大較易爲智曲辯難爲慧道隠小成言隠浮僞故无益

於治有益於亂者聖人不爲也无益於用者有益於費者

智者不行也故功不厭約事不厭省求不厭寡功約易成

事省易治求寡易贍任於衆人則易故小辯害義小義破

道道小必不通通必簡聖人通明洞見未然不以小蔽大不以煩易簡也河以逶迆

故能逺非一勺之水也山以陵遟故能髙非一匊之土也道以優游故能

非即時所致也夫通於一𠆸審於一事察於一能可以曲說

可以廣應也夫調音者小絃急大絃緩立事者賤者勞

貴者佚言匀弦大小適中治國者貴賤皆當也道之言曰芒芒昧昩因天之

威與天同炁同炁者帝同義者王同功者霸无一焉者亡

同炁者无德而稱同義者救時之危同功者與民同利无一於此以至危亡也故不言而信不施而仁

不怒而威是以天心動化者也五帝自然无爲與天同心物禀其生感而化也施而

仁言而信恕而威是以精誠爲之者也三王精誠發内動應於外而猶有迹未同

於无心也施而不仁言而不信怒而不威是以外皃爲之者也

五霸誠不由中物无應者故雖怒而不威故有道以理之法雖少足以治无道以

理之法雖衆足以亂治存道要亂存法多

老子曰鯨魚失水則制於螻蟻人君舎其所守而與臣爭

事則制於有司魚不可失水君不可亡道以无爲持位守職者以聽從

取容臣下藏智而不用反以事專其上人君者不任能而

好自爲則智日困而自負責數窮於下則不能申理行墮

於位則不能持制智不足以爲治威不足以行刑則无以

與下交矣喜怒形於心SKchar欲見於外則守職者離正而阿

上有司枉法而從風賞不當功誅不應罪則上下乖心君

臣相怨百官煩亂而智不能解非譽萌生而明不能照非

己之失而反自責則人主愈勞人臣愈佚是以代大匠斲

者希有不傷其手人主任賢舉能不專断於己則智有所因明有不照則守職阿上有司正法故无辜受戮

有功者不賞主愈勞臣愈佚是代大匠斲坐傷其手也與馬逐走筯絶不能及也上車

攝轡馬死衡下伯樂相之王良御之明主求之无御相之

勞而致千里善乗人之賢也夫人主居上以御羣下所在忠正不必形神其由乗馬假在相御可坐致

千里不爲難也人君之道无爲而有就也有立而无好也有爲即議

有好即䛕議即可奪䛕即可誘誘其私好奪其正術夫以建而制於

人者不能持國故善建者不拔言建之无形也唯神化者

物莫能勝夫爲上者常能制人不爲人所制不爲人所制者是善建者不拔用之无形故曰神化中欲不

出謂之扄外邪不入謂之閉中扄外閉何事不節外閉中

扄何事不成中扄外閉无欲无害故不用之不爲之而有用之而有

爲之有用即爲之未有爲而不用也不伐之言不奪之事循名責實使自

有司以不知爲道以禁苛爲主如此則百官之事各有所

君存大體任於百官詳其考校定其得失而巳

老子曰食者人之本也民者國之基也故人君者上因天

時下盡地理中用人力是以羣生遂長萬物蕃殖春伐枯

槁夏収百果秋蓄蔬食冬取薪杪以爲民資生无乏用死

无傳丁戀君能保和死生盡理先王之法不掩羣而取髮上襖

不涸澤而漁不焚林而獵不極物也豺未祭獸𦊨罘不得通

於野SKchar未祭魚網罟不得入於水鷹隼未擊羅網不得張

於臯草木未落斤斧不得入於山林昆蟲未蟄不得以火

田育孕不牧鷇夘不探魚不長尺不得取犬豕不期

年不得食皆以其時不妄害也是故萬物之發若蒸炁岀謂殺非其時取非其當則

萬物精氣發動上達于天將害於人也先王之所以應時脩備冨國利民之道

養之有冝取之以時不乖其道所以冨囯寧家非目見而足行之欲利民者也不

忘乎心即人自備矣以心揆物以身觀人何假陽眉舉足然後方備

老子曰古者明君取下有節自養有度必計歲而収量民

積聚知有餘不足之數然後取奉如此即得承所受於天

地而離於飢寒之患其㦧怛於民也國有飢者食不重味

民有寒者冬不被裘與民同苦樂即天下无哀民此明君之治天

下也如此闇主即不然取民不裁其力求下不量其積男女不

得耕織之業以供上求力勤財盡有旦无暮君臣相疾且

人之爲生也一人蹠𨾏耒而耕不益十畒中田之収不過

四石妻子老弱仰之而食或時有災害之患以供上求即

人主愍之矣貪主暴君涸漁其下以適无極之欲則百姓

被天和履地德矣此闇主之治天下也如彼

老子曰天地之炁莫大於和和者隂陽調日夜分故萬物

春分而生秋分而成生與成必得和之精故積隂不生積

陽不化隂陽交接乃能成和此天地之氣和平故万物得以生成是以聖人之

道寛而栗嚴而温柔而直猛而仁夫太剛則折太柔則卷

道正在於剛柔之間夫繩之爲度也可卷而懷也引而申

之可直而布也長而不撗短而不窮直而不剛故聖人體

此聖人之和也柔而能直良匠之規矩也卷而能舒聖人之法度也夫恩推即懦懦即不威嚴

推即猛猛即不和愛推即縱縱即不令刑推即禍禍即无

親是以貴和也

老子曰國之所以存者得道也所以亡者理塞也故聖人

見化以觀其徵德有昌衰風爲先萌故得生道者雖小必

大有亡徴者雖成必敗國之亡也大不足恃道之行也小

不可輕故存在得道不在於小亡在失道不在於大故亂

國之主務於地廣而不務於仁義務在髙位而不務於道

德是舎其所以存造其所以亡也觀賢愚以取与亡存道德不在其廣大也

上亂三光之明下失萬民之心孰不能承故審其己者不

備諸人也古之爲道者深行之謂之道德淺行之謂之仁

義薄行之謂之禮智此六者國家之綱維也深行之則厚

得福淺行之則薄得福盡行之天下服古者脩道德即正

天下脩仁義即正一國脩禮智即正一郷德厚者大德薄

者小故道不以雄武立不以堅強勝不以貪競得立在天

下推已勝在天下自服得在天下與之不在於自取故雌

牝即立柔弱即勝仁義即得不爭即莫能與之爭故道之

在於天下也譬猶江海也天之道爲者敗之執者失之夫

欲名是大而求之爭之吾見其不得巳而雖執而得之不

留也夫名不可求而得也在天下與之與之者歸之天下

所歸者德也故云上德者天下歸之上仁者海内歸之上

義者一國歸之上禮者一郷歸之无此四者民不歸也不

歸用兵即危道也故曰兵者不祥之器不得巳而用之殺

傷人養而勿美故曰死地荆𣗥生焉以悲哀泣之以䘮禮

居之是以君子務於道德不重用兵也行之有淺深而德之有厚薄道德不可暫

亡凶器不冝妄動

文子問仁義禮何以爲薄於道德也

老子曰爲仁者必以哀樂論之爲義者必以取與明之四

海之内哀樂不能遍竭府庫之財貨不足以贍萬民言恩惠不

故知不如脩道而行德因天地之性萬物自正而天下

贍仁義因附是以大丈夫居其厚不居其薄故知道徳深厚而仁義淺

薄故聖人居其厚不處其薄也夫禮者實之文也仁者恩之效也故禮因人

情而制不過其實仁不溢恩悲哀抱於情送死稱於仁夫

養生不強人所不能及不絶人所不能巳度量不失其適

非譽无由生矣故制樂足以合歡喜不出於和明於死生

之分通於侈儉之適也人情失和故興以仁義節以禮樂各使明其分而不相逾末丗即不

然言與行相悖情與貌相反禮飾以煩樂擾以淫風俗溺

於丗非譽華於朝故至人廢而不用也末丗謂樂淫變節禮煩飾情至人見其如

此故執其樸素易其風俗與𩦸逐走即人不勝𩦸託於車上即𩦸不勝人

故善用道者乗人之資以立功以其所能託其所不能主

興之以時民報之以財主遇之以禮民報之以死故有危

國无安君有憂主无樂臣德過其位者尊禄過其德者凶

德貴无髙義取无多不以德貴竊位不以義取盗財无德而貴

者凶非義而取者盗聖人安貧樂道不以欲傷生不以利累已故不

違義而取安古者无德不尊无能不官无功不賞无罪不

誅其進人也以禮其退人也以義小人之丗其進人也若

上之天其退人也若内之淵聖人之用人也不苟進不妄退小人則用之恐不髙退之恨不深也

言古者以疾今也敏今時偷薄好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也相馬失之瘦選士失

之貧豚肥充厨骨骴不官馬在良雖瘦可以致逺臣在忠雖貧可以成事君子察

實无信䜛言君過而不諌非忠臣也諌而不聽君不明也

不諌者謂尸禄也不聽者暴主也民沉溺而不憂非賢言也故守節死難人

臣之職也衣寒食飢慈父之恩也有君如此何慮社稷之危亡有臣如此何憂爵禄之

以大事小謂之變人以小犯大謂之逆天前雖祭天後

必入淵故郷里以齒老窮不遺朝廷以爵尊卑有差故長㓜守

其節則禍患无由生夫崇貴者爲其近君也尊老者謂其近親也敬長

者謂其近兄也因君以崇貴因親而敬老因禮而敬長也生而貴者驕生而冨者

奢故冨貴不以明道自鑑而能无爲非者寡矣貴不期驕驕自至冨

不辦奢奢自至處乎貴不明道德使不爲非者鮮矣學而不厭所以治身也教而不倦

所以治民也賢師良友舎而爲非者寡矣觀學知道承教无類入芝蘭之囿必

染芬芳之氣也知賢之謂智愛賢之謂仁尊仁之謂義敬賢之謂

禮樂賢之謂樂古之善爲天下者无爲而无不爲也不生民事故曰

无爲因民所利而无不爲故爲天下有容能得其容无爲而有功不得其

容動作必凶爲天下容曰與兮其若冬渉大川猶兮其若

畏四鄰儼兮其若容渙兮其若冰之液敦兮其若樸混兮

若濁廣兮其若谷此爲天下容容包容也道之容皃也治天下者兢兢業業不敢懈

怠下文並釋與兮其若冬渉大川者不敢行也猶兮其若畏四

鄰者恐四傷也儼兮其若容者謙恭敬也渙兮其若冰之

液者不敢積藏也敦兮其若樸者不敢廉成也混兮其若

濁者不敢明清也廣兮其若谷者不敢盛盈也不敢行者

退不敢先也恐自傷者守柔弱不敢矜也謙恭敬者自卑

下尊敬人也不敢積藏者自損弊不敢堅也不敢廉成者

自虧缺不敢全也不敢清明者處濁辱而不敢新鮮也不

敢盛盈者見不足而不敢自賢也夫道退故能先守柔弱

故能矜自卑下故能髙人自損弊故實堅自虧缺故盛全

處濁辱故新鮮見不足故能賢道无爲而无不爲也此數者道

之反也處後則人先之自損則人與之故天下戴之而不重百姓樂推而不厭也


通玄真經卷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