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玄真經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通玄真經 卷第十一
唐 徐靈府 注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十二

通玄真經卷第十一

   上義

老子曰几學者能明於天人之分通於治亂之本澄心清

意以存之見其終始反其虚无可謂逹矣非夫體清明反虚靜故能明天人之

分䆒終始之際治之本仁義也其末法度也人之所生者本也其

所不生者末也本末一體也其兩愛之性也先本後末謂

之君子先末後本謂之小人人之生也精神爲本形體爲末故太上養神治其情性末丗養形恣

SKchar欲治性則神清縱欲則身害夫神清體和本末相濟乃全身保神不虧其真凡修攝有方禀受不一故有君子小人之異

之生也以輔義重法棄義是貴其冠履而忘其首足也

者先治於仁義然後法令以齊之法令遺仁義是遺手足而貴冠履也重仁義者廣崇也不益其

厚而張其廣者毀不廣其基而増其髙者覆故不大其棟

不能任重任重莫(⿱艹石)棟任國莫(⿱艹石)德人主之有民猶城中

之有基木之有根根深即本固基厚即上安根基猶道徳也夫根深基廣而

見毀技者未之有也道髙徳盛而萬姓不崇戴者未之聞也故事不本於道德者不可以

爲經言不合於先王者不可以爲道夫事不師古不遺道不可爲國法便說

掇取一行一切之術非天下通道也恢怪譎詭之術非天下之大道

老子曰治人之道其猶造父之御駟馬也周穆王時御馬齊輯

之乎轡銜正度之乎胷膺内得於中心外合乎馬志故能

取道致逺氣力有餘進退還曲莫不如意誠得其術也今

夫權𫝑者人主之車輿也大臣者人主之駟馬也身不可

離車輿之安手不可失駟馬之心故駟馬不調造父不能

以取道君臣不和聖人不能以爲治執道以御之中才可

盡明分以示之姦邪可止物至而觀其變事來而應其化

近者不亂即逺者治矣不用適然之教而得自然之道萬

舉而不失矣有造父之善御不憂車馬之奔逸有聖人之至治不憂黔首之危亡

老子曰凡為道者塞邪道防未然不貴其自是也貴其不

得爲非也故曰勿使可欲无日不求勿使可奪无日不爭

如此即人欲釋而公道行矣有餘者止於度不足者逮於

用故天下可一也夫釋職事而聽非譽棄功勞而用朋黨

即竒𠆸天長守職不進民俗亂於國功臣爭於朝故有道

以御人无道則制於人矣舜爲匹夫而天下共戴者其道存也故能制於人紂爲天子而四海離心

者其道亡也則爲人所制

老子曰治國有常而利民爲本政教有道而今行爲古苟

利於民不必法古苟周於事不必循俗故聖人法與時變

禮與俗化衣服器械各便其用法度制令各因其冝故變

古未可非而循俗未足多也夫治道所貴適時而巳不在數變爲務也誦先王之

書不(⿱艹石)聞其言聞其言不(⿱艹石)得其所以言得其所以言者

言不能言也故道可道非常道也名可名非常名地

即言而非道也持石為玉即石而非玉也聖人所由曰道猶金石也一調不可更

音律巳定不可易也事猶琴瑟也毎終改調曲節即殊故冝變易故法制禮樂

者治之具也非所以爲治也故曲士不可與論至道者訊

寤於俗而束於教登閬峯者非凡乗能及論至道者非曲士所通

老子曰天下幾有常法哉當於丗事得於人理順於天地

詳於鬼神即可以正治矣便於事順於人即可治天下自然通神明何常有法也昔者三

皇无制令而民從五帝有制令而无刑罰夏后氏不負言

殷人誓周人盟三皇者虙犧神農黄帝五帝少昊顓頊髙辛唐虞三王者夏禹殷湯周文王夫上古不令而民

從末丗峻法而詐故无爲爲化易有爲爲治難盟誓不禁刑戮隨之也末丗之衰也忍垢而輕辱

貪得而寡羞故法度制令者論民俗而節緩急器械者因

時變而制冝適夫制於法者不可與逺舉拘禮之人不可

使應變必有獨見之明獨聞之聦然後能擅道而行拘法守文

者動用乖滯獨聞獨見者不得離道也夫知法之所由生者即應時而變不知

治道之源者雖循終亂今爲學者循先襲業握篇籍守

丈法欲以爲治非此不治猶持方枘而内員鑿欲得冝適

亦難矣夫執法守文而无變通者自以爲治猶持方内貟安能適中夫存危治亂非智不

能道先稱右雖愚有餘故不用之法聖人不行也不驗之

言明主不聽也事當雖愚必用理乖雖賢必捨

文子問曰法安所生

老子曰法生於義義生於衆適衆適合乎人心此治之要

也法非從天下也非從地岀也發乎人間反己自正誠逹

其本不亂於未知其要不惑於疑有諸已不非於人無諸

已不責於所立立於下者不廢於上所禁於民者不行於

身故人主之制法也先以自爲檢式故禁勝於身即令行

於民夫法者天下之凖繩也人主之度量也自檢於巳則民禁於彼也

法者法不法也不法以法之法也法定之後中繩者賞缺繩者誅

雖尊貴者不輕其賞卑賤者不重其刑犯法者雖賢必誅

中度者雖不肖无罪是故公道行而和欲塞也古之置有

司也所以禁民使不得恣也其立君也所以制有司使不

得專行也法度道術所以禁君使无得撗斷也人莫得恣

即道勝而理得矣故反樸无爲无爲者非謂其不動也言

其從己出也立君置有司上不得自恣下不得專斷故上守正術下无枉法天下之治何足難也

老子曰善賞者費少而勸多善罰者刑省而禁姦善與者

用約而爲德善取者入多而无怨故聖人因民之所喜以

勸善因民之所憎以禁姦賞一人而天下趨之罰一人而天

下畏之是以至賞不費至刑不濫聖人守約而治廣此之

謂也此聖人致理之道(⿱艹石)此也

老子曰臣道方論是處當爲事先唱守職明分以立成功

故君臣異道即治同道即亂各得其冝處有其當即上下

有以相使也故枝不得大於榦末不得強於本言輕重大

小有以相制也君臣分明則大小无越也夫得威𫝑者所持甚小所任

甚大所守甚約所制甚廣十圍之木持千鈞之屋得所勢

也五寸之關能制開闔所居要也下必行之令順之者利

逆之即凶天下莫不聽從者順也發號令行禁止者以衆

爲𫝑也義者非能盡利於天下之民也利一人而天下從

暴者非能盡害於海内也害一人而天下叛之故舉措

廢置不可不審也慎其舉措乎其爱憎利元偏賞害元偏罰

老子曰屈寸而申尺小枉面大直聖人為之今人君之論

臣也不計其大功總其略行而求其小善即失賢之道也

故人有厚徳元間其小節人有大譽元疵其小故夫人情

莫不有所短成其大略是也雖有小過不以為累也成其

大略非也閭里之行未足多也言人之才不能盡善盡美固當无疑其小疵乃全其大用閭里

之行謗黜之言不足信也故小謹者元成功訾行者不容衆體大者節踈

度巨者譽逺論臣之道也論用臣之道如此則不失其人也

老子曰自古及今未有能全其行者也故君子不責備於一人

全能量其才力而任之也方而不割廉而不劌直而不肆愽逹而不訾道德文武

不責備於人以力自脩以道而不責於人易賞也自修以道則无

病矣自修者不責於人而行於世世可為之哉夫夏后氏之璜不能無瑕明月之珠不能

无穢然天下寳之者不以小惡妨大美今志人之所短忘

人之所長而欲求賢於天下即難矣夏后氏之璜明月之珠尚有瑕穢賢人君子豈

能盡善盡美棄其所短取其所長則无遺才必矣夫衆人之見位之卑身之賤事之

洿辱而不知其大略凡人之情惡其卑辱非子用人存其大略故論人之道貴即

觀其所舉舉賢才也富即觀其所施濟物窮即觀其所受非義不爲

賤即觀其所爲非道不處視其所患難以智勇因其患難方見仁賢動以喜

樂以觀其守不渝濫也委以貨財以觀其仁不妄取也振以恐懼以觀

其節殺身成人如此則人情可知矣一有所存人之幹也七者備見丗之英也能以此觀之賢愚可

知忠信可見矣

老子曰屈者所以求申也枉者所以求直也屈寸申尺小

枉大直君子爲之百川並流不注海者不爲谷趨行殊方

不歸善者不爲君子善言貴乎可行善行貴乎仁義夫君

子之過猶日月之蝕不害於明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印之故智者不妄

爲勇者不妄殺擇是而爲之計禮而行之故事成而功足

恃也身立而名足稱也爲其可爲者殺其可殺者然後功遂名立稱於後丗也雖有智能

必以仁義爲本而後立智能並行聖人以仁義爲凖繩中

繩者謂之君子不中繩者謂之小人君子雖死亡其名不

滅小人雖得𫝑其罪不除故堯舜爲善至今稱之桀紂爲惡至名不滅善惡之名俱存故君子慎爲

不善行也左手據天下之圖而右手刎其喉雖愚者不爲身貴

於天下也旦爲稱孤之客久爲暴屍之人皆愚𤨏之輩非君子之倫也死君親之難者視死

如歸義重於身也故天下大利也比身即小身之所重也

比之仁義即輕此以仁義爲凖繩者也比傷時无仁義故切論君子死仁小人死利也

老子曰道德之備猶日月也夷狄蠻貊不能易其指苟有道雖

蠻貊之邦行矣无道其如諸夏何趣舎同即非譽在俗意行均即窮逹在時

事周於丗即功成務合於時即名立是故立功名之人簡

於丗而謹於時時之至也即間不容息夫濟傾溺立功名者覩其機危寧合瞚息

古之用兵者非利土地而貪寳賂也將以存亡平亂爲民

除害也貪叨多欲之人殘賊天下萬民騷動莫寜其所有

聖人勃然而起討強暴平亂丗爲天下除害以濁爲清以

危爲寧故不得不中絶赤帝爲火炎故黃帝擒之共工爲

水害故顓頊誅之此二君勃然而起者非欲尊其𫝑位利其土地貪其寳貨去其殘賊安其人民爲天下除

災害故不得巳而用之也教人以道導之以德而不聽即臨之以威武臨

之不從則制之以兵革殺无罪之民養不義之主害莫大

也聚天下之財贍一人之欲禍莫深焉肆一人之欲而長

海内之患此天倫所不取也言天亡桀紂也所爲立君者以禁暴

也今乗萬民之力反爲殘賊是以虎傅翼何謂不除夫畜魚

者必去其蝙SKchar養禽獸者必除其犲狼又況牧民乎是故

兵革之所爲起也道莫大乎誅暴德莫加乎安民凡爲人君暴虐无道萬妵不安若不除之猶縱猛獸以害

人物畜魚鼈以食罪莫大焉

老子曰爲國之道上无苛令官无煩治士无僞行工無淫

巧其事任而不擾其器完而不飾此至治之世也亂世即不然爲

行者相掲以髙爲禮者相矜以僞車輿極於雕琢器用遂

於刻鏤求貨者爭難得以爲寳詆文者逐煩撓以爲急

事爲詭辯乆稽而不決无益於治有益於亂此衰世之理也工爲

竒噐歷𡻕而後成不周於用故神農之法曰丈夫丁壯不

耕天下有受其飢者婦人當年不織天下有受其寒者故

身親耕妻親織以爲天下先其導民也故天子耕田所以勸農皇后親蚕所以勸識而

況匹夫匹婦惰於耕織而受於飢寒也不貴難得之貨不重无用之物是故耕

者不強無以養生織者不力无以衣形有餘不足各歸其

身衣食饒SKchar2姦邪不生安樂無事天下和平智者无所施

其䇿勇者无所錯其威智以救危勇以止暴暴不作何用之有

老子曰霸王之道以謀慮之以䇿圖之挾義而動非以圖

存也將以存亡也存其亡者故聞敵國之君有暴虐其民者即

舉兵而臨其境責以不義刺以過行兵至其郊令軍帥曰

无伐樹木无掘墳墓无敗五榖无焚積聚无捕民虜无聚

六畜乃發號施令曰其國之君逆天地侮鬼神決獄不平

殺戮无罪天之所誅民之所讎也兵之來也以廢不義而

授有德也有敢逆天道亂民之賊者身死族滅以家聽者

禄以家以里聽者賞以里以郷聽者封以郷以縣聽者侯

其縣剋其國不及其民廢其君易其政尊其秀士顯其賢

良振其孤寡恤其貧窮出其囹圄賞其有功百姓開户而

内之漬米而儲之唯恐其不來也義兵至於境不戰而止

義兵所臨明告天地幽通鬼神德被萬物以辭擔衆以罪問敵亦非容易而動凶噐百姓悅戴唯恐不至殷湯文武以義而平暴

不義之兵至於伏屍流血相交以前故爲地戰者不能

成其王爲身求者不能立其功舉事以爲人者衆助之以

自爲者衆去之衆之所動雖弱必強衆之所去雖大必亡

不義之兵以強淩弱恃大侵小戮无辜害有道雖屠城萬計掠地千里其由項籍威鎮海内氣吞宇宙𫝑㧞丘阜終爲髙祖所推折

者以其不循道理雖大必敗雖強必亡圖霸尚不可得而況欲成王業者乎

老子曰上義者治國家理境内行仁義布德施惠立正法

塞邪道群臣親附百姓和輯上下一心羣臣同力諸侯服

其威四方懷其徳脩正廟堂之上折衝千里之外發號行

令而天下響應此其上也地廣民衆主賢將良國冨兵強

約束信號令明兩敵相當未交兵接刃而敵人奔亡此其

次也知𡈽地之冝習險隘之利明苛政之變察行陣之事

白刃合流矢接輿死扶傷流血千里暴骸滿野義之下也

修德而勝者上守法而勝者中用兵而勝者下也兵之勝敗習在於政政勝其民下

附其上即兵強民勝其政下叛其上即兵弱義足以懷天

下之民事業足以當天下之急選舉足以得賢士之心謀

慮足以决輕重之權此上義之道也

老子曰國之所以強者必死也所以必死者義也義之所

以行者威也是故令之以文齊之以武是謂必取威義並

行是謂必強白刃交接矢石(⿱艹石)雨而士爭光者賞信而罰

明也上視下如子下事上如父上視下如弟下事上如兄

上視下如子必王四海下事上如父必政天下上視下如

弟即必難爲之死下事上如兄即必難爲之亡故父子兄

弟之宼不可與之𨷖有君如此則天下如一家萬兵共一心則難故不懼讎冝不顧子說思所感則視死

如歸豈有見父有危急而子吝其生而不孝君有難而臣懼於死而不忠者也是故義君内脩其政

以積其德外塞於邪以明其𫝑察其勞佚以知飢飽戰

期有日視死(⿱艹石)歸恩之加也信義立雖死不顧恩威治无逺不至


通玄真經卷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