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寔录/大南寔录前编/卷0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职名 大南寔录前编
卷一 太祖嘉裕皇帝寔录
卷二 

太祖肇基垂统钦明恭懿谨义达理显应昭祐耀灵嘉裕皇帝,姓阮氏,讳潢,清华河中府宋山县嘉苗外庄人,圣诞乙酉年黎统元四年,明嘉靖四年秋八月丙寅,肇祖靖皇帝第二子也。母靖皇后阮氏,黎特进辅国上将军署卫事阮明辨之女。先世为清华望族。祖澄国公,讳文溜,八岁能文,十五岁娴习武艺。黎宪尊时,为沱江经略使。逮威穆帝无道,乃西归,辅黎潆起兵于清华,图安社稷。潆立是为襄翼帝,封太傅澄国公。考肇祖靖皇帝,讳淦,澄国公长子,初仕黎为右卫殿前将军、安清侯。丙戌,莫登庸篡黎;丁亥,黎亡。肇祖愤莫僭逆,志图匡复,乃率子弟避于哀牢国,其王乍斗以岑州地居之。于是招纳豪杰,有众数千人,象三十匹,谋求黎氏子孙立之。庚寅,将兵出清华,莫登瀛莫登庸长子使其将玉轴人名,缺姓拒之,战于雷阳县名,玉轴败走。辛卯,击破莫将阮敬于东山县名,斩首千馀级,进至嘉远县名恬水渡,又与莫将黎伯骊连战,大破之。会霖雨洪水涨溢,莫多以舟师继进,遂引兵回哀牢岑下册。癸巳,迎立黎昭尊之少子宁为帝,纪元元和,是为庄尊。初,黎亡,庄尊年尚幼,其臣郑惟悛、黎阑等奉之,避居哀牢,混迹民间,人莫之知。至是,肇祖遍求得之,立以为帝。以功封尚父太师兴国公,掌内外事。时有永福县名,即今永禄槊山社名人郑检后为郑氏之祖来谒,肇祖奇之,妻之以长女玉宝,使知马军,表封将军。庚子,将兵据乂安,豪杰多归之。壬寅,徇清华,军声大振,远近咸服。癸卯,奉黎帝进兵,出西都即清华,讨莫正中莫登庸第二子,又名登昌,晋太宰都将节制水步诸营,分道并进,每战克捷。乙巳夏五月辛巳,莫降将名忠缺姓进毒,肇祖崩,寿七十有八。先是,莫见王师大振,深忧之,密令阉人名忠诈降,将毒黎帝,不果,乃邀请肇祖,阴置毒于瓜中以进。黎帝痛惜不已,赠昭勋靖公,厚礼葬于天尊山。在宋山县。相传穴开龙口,安梓宫时,穴口适合,俄而迅风雷雨,人各惊散,及霁迹之,则山石连接,草木青葱,已无识认其玄宫所矣。至今有事,但望山祭之。明命二年,封其山为肇祥山。国初上尊谥曰惠哲显祐宏休济世伟绩昭勋靖王。世宗孝武皇帝追尊为贻谋垂裕钦恭惠哲显祐宏休济世伟绩昭勋靖王,妃为慈信昭懿德妃。嘉隆五年,追尊为贻谋垂裕钦恭惠哲显祐宏休济世启运仁圣靖皇帝,庙号肇祖,陵名长原,妃为慈信昭懿弘仁淑德靖皇后。传闻与肇祖合葬。

上麟肩虎背,凤眼龙颜,神采魁伟,聪明才智,识者知其非常。肇祖避莫,赴哀牢时,上年甫二岁,留养于太傅阮于己字无事,时称威国公家,于己尽心保护,既长,常以树立功业劝之。初仕黎,封夏溪侯,领兵讨莫福海莫登瀛长子,斩其将郑志于玉山县名凯还,黎帝奖劳之,曰:“真虎父无犬子也!”黎中尊顺平间,以军功进封端郡公。时黎右相郑检时称谅国公典兵,事皆专制,左相浪郡公汪肇祖长子为检所害,检又以上功名日盛,深忌之。上内不自安,与阮于己谋,遂称病,深自韬晦,以释郑疑。闻阮秉谦海阳中庵人,莫状元,以太保致仕精于术数,密使人往问之。秉谦目庭前假山,浪吟曰:“横山一带,万代容身。”使者归以告,上会其意。时顺化初平,黎虽设置三司都司、承司、宪司、府县治之,而人心未一,检方以为忧。上乃托姊玉宝言于检,求领顺化之地。检利其险远,许之。英尊即位,检表言:“顺化形胜之地,兵财所出,国初资以成大业。今人心尚怀反侧,浮海从莫者多,恐或引贼入寇者,非得良将镇抚之不可也。端郡公将家子,有才略,可令往镇,与广南守将互为犄角,庶无南顾之忧。”黎帝从其请,授以镇节,凡事一以委之,岁征贡赋而已。

戊午元年黎正治元年,明嘉靖三十七年冬十月,上初镇顺化,时年三十四,宋山乡曲及清华义勇皆乐从之。建营于爱子社名,属武昌县,即今登昌,凡黎所设三司官吏皆从上节制。上抚循军民,收用豪杰,轻徭薄赋,人心悦服,时称仙主,帝业之兴寔基于此。

己未二年秋八月,清乂大水,流民多南归焉。时庶事草创,上夙夜忧勤,思固根本,阮于己与宋福治时称伦郡丞、莫景贶等同心协力,多方规画,上皆推诚任之。

庚申三年冬,置沿岸海汛防。黎时莫兵尝从海道寇清乂,故先备之。

辛酉四年。

壬戌五年。

癸亥六年秋七月甲辰,皇六子即熙宗孝文皇帝生。

甲子七年。

乙丑八年。

丙寅九年。

丁卯十年黎正治十年,明隆庆元年

戊辰十一年春三月,广南总镇裴佐汉时称镇郡公卒,黎帝以阮伯𬳶时称元郡公为总兵代守其地。

己巳十二年秋九月,上如清华,谒黎帝于科场行宫。

庚午十三年春正月,上自西都移营于茶钵社名,属登昌县,黎帝召总兵阮伯𬳶还镇乂安,上遂兼领顺化广南二处黎顺化二府九县三州,先平古新平府领县三:康禄、丽水、明灵,州一:布政;肇丰府领县六:武昌、海陵、广田古丹田、香茶古金茶、富荣古思荣、奠磐,州二:顺平、沙盆。广南三府九县,升华府领县三:黎江、河东、熙江;思义府领县三:平山、慕华、义江;怀仁府领县三:蓬山、符篱、绥远。,佩总镇将军印,置军号曰雄义营。时莫茂洽使其将敬典等侵掠清乂、乂安,守将阮伯𬳶望风遁走,贼势猖獗,人心摇动。上素有威名多机略,明约束、严守备,以故贼不敢犯境,顺广二处独得案堵。

二月,黎郑检卒,次子松玉宝所生袭,上遣使往吊之。

辛未十四年秋七月,康禄即今丰禄人美良、文阑、义山三人名俱缺姓作乱,讨平之。先是美良与弟文阑、义山俱以进粟得官,专征租税有功;黎封美良为参督,文阑、义山为署卫。郑检因密令袭武昌营,约事成重赏之,至是美良使文阑、义山将兵伏于明灵,自率兵暗自由山路赴海陵瓦桥处设伏,刻日夹攻一云时莫舟师寇乂安顺化,美良等谋袭武昌以降于莫。上知其谋,乃命副张茶时称茶郡公攻义山,自将兵潜至瓦桥,袭美良焚其寨,美良遁走,追斩之。茶进至福市社名与贼战,为义山射死,其妻陈氏灵场社人闻之激愤,男服督战军前,射义山杀之;文阑军败逃归于郑,贼党悉平。上还师,封陈氏为郡夫人。

时广南亦有土目作乱,互相杀掠,命属将枚廷勇讨平之,因命留守其地,收抚馀众。

壬申十五年黎洪福元年,明隆庆六年春正月,黎帝改元洪福。

秋七月,莫将立暴缺姓,自称郡公以北布政州今平政县人乡导,率舟师六十艘越海入寇,从胡舍社名道列寨于阆苑社名清湘祠。贼势方炽,上亲率师御之,次于爱子江,夜闻江湫鸣瓜瓜之声异之,祝曰:“江神有灵,当助我破贼。”是夜梦见绿衣妇人手持纨扇前白曰:“明公若除贼党,宜定美计诱至沙滩,妾请助力。”既觉,沈思曰:“梦中妇人告以宜定美计,得非当用美人计欤!”侍女有吴氏字玉琳,世赖人,一作氏茶。者美色有机辩,上遣赍金币,往诱立暴,就闻爪爪处除之。吴氏至立暴寨,言:“我主公闻将军远来,委妾奉不晪物,请相和好,毋事争战为也。”立暴心悦吴氏之色,而徉怒曰:“汝来欲饵我耶!”吴氏婉辞对,立暴信之,留之幕中。吴氏因邀至江岸,与上会盟,立暴许之;吴氏先以事密报,上即于江岸闻爪爪处构茅祠为盟,所穴地设伏。至期,立暴与吴氏驾小舟,仆从止数十人,至江次,望见上亦仅数十人,立暴袒然不疑,遂登岸徐行至祠前。伏兵猝起,立暴惊止下舟,舟去岸矣,跳身从之,乃落于水。我军射杀之,乘胜进清湘寨。大风起,贼船尽覆,贼兵相率降附,居之仙墟即今沛恩总,置三十六坊。上班师赏劳吴氏,召天武卫副断事武允忠嫁之,又封江神为爪爪灵湫普泽相佑夫人,立祠祀之。

冬十一月,遣使如西都报捷,黎帝遣潘公绩时称莱郡公来慰劳将士。上与之宴会甚欢,及归厚遗之。是时上在镇十馀年,为政宽平,军令严肃,民若安居乐业,市无二价,人不为盗,诸国商舶凑集,遂成一大都会焉。

癸酉十六年黎嘉泰元年,明万历元年春正月,黎帝为郑松逼缢而弑之于雷阳,而立次子维潭为帝,改元嘉泰,是为世尊。自是松日益陵僭,黎帝加以王爵,其后遂世袭。

二月,黎帝遣使赍敕晋上为太傅,令贮粟寔边,其羡馀钱岁代白金四百斤、帛五百疋。

甲戌十七年。

乙亥十八年。

丙子十九年夏四月,皇长子河薨,赠太保河郡公。

丁丑二十年冬十一月,彗星见于东南,黎帝改元光兴。

戊寅二十一年黎光兴元年,明万历六年

己卯二十二年。

庚辰二十三年。

辛巳二十四年。

壬午二十五年。

癸未二十六年。

甲申二十七年。

乙酉二十八年,时西洋国贼帅号显贵者显贵为番酋所推尚以为号,非人名。乘巨舟五艘泊越海口劫掠沿海,上命皇六子领战船十馀艘直抵海口,击破贼船二艘,显贵惊走。上大喜,曰:“吾儿真英杰也!”厚赏之,自是海贼屏息。

丙戌二十九年春三月,黎帝遣宪察使阮造来勘见耕田,土征其租。时显广二处田租未有定额,每岁收成但使人照见,耕田土征租而已。造至,上推诚以待,造深感之,遂不复勘度,听府县各自修簿,簿成以归。

丁亥三十年秋九月朔,日有食之。

戊子三十一年。

己丑三十二年,是时比岁丰稔,百姓殷富;黎帝连年征伐,军用不继,上令征输租税以佐军费,未尝缺乏,西都赖之。

庚寅三十三年秋七月朔,日有食之。

辛卯三十四年。

壬辰三十五年春正月,黎帝命郑松大举讨伐莫茂洽莫源之子,克复东都即今河内省莅

癸巳三十六年夏四月,黎帝迁东都。

五月,上率舟师往见黎帝,慰之曰:“公镇二处,民赖以安,其功最大。”乃晋封中军都督府左都督掌府事太尉端国公。上还清华,谒告尊陵。

时莫将建、义二人名,俱缺姓,自称郡公各聚众数万,建据建昌府名筑土垒于江岸;义据青兰县名,即今青关植木桩于黄江口以拒黎。黎将裴文奎、陈百年攻之不克,上总督本营将士,统领各处水师战船三百艘,继进以火器大炮击破之,斩建、义于阵,俘馘万数,山南今南定悉平;莫敬章自称壮王又与其党据海阳,上移师讨平,俘获不可胜计。

初山南之役,皇二子汉仕黎,以军功为左都督莅郡公。从上讨贼,力战薨于阵。黎帝追赠莅仁一作忠公。嘉隆三年从祀原庙。荫其子潶,后官至太傅。其子孙在清华支派繁衍,嘉隆元年赐其系姓阮祐氏。

甲午三十七年五月,莫玉辇据安子山攻掠永赖县名,上帅水师进至海阳击破之,玉辇败走,死于万宁州。

秋九月,莫敬用自称威王使其党文、春二人名,俱缺姓,自称国公袭太原,上统大兵攻莫众于武崖县名平之。

冬十月,黎叛将武德恭掳掠山西诸县,又驱东兰、西兰二县名,即今雄关、西关居民移入大同地名。上帅水师与黎太尉阮有僚率步兵并进,直至大同夹攻大破之,德恭奔义都地名乃引兵还。

乙未三十八年春三月,黎试进士,上为提调,取合格阮曰壮等六名。

丙申三十九年夏四月,上扈黎帝如谅山。先是莫敬用奔明龙州,诡告于明曰:“今称黎氏者郑氏也,非黎之子孙。”明人信之,遣左江兵巡道按察司副使陈惇临往镇南关,移书约以会勘黎帝,先遣侍郎冯克宽等赍旧墨印两颗、黄金一百斤、白金一千两,与国内耆老数十人同赴关。陈惇临复牒邀黎帝订日到关,至则明使托故不如期。上乃扈黎帝还。

丁酉四十年春二月,明又使者委官王建立赴关报以会勘,上复扈黎帝至关,与王建立、陈惇临行会勘,交接礼相见甚欢,自此南北复通。

冬十一月,海阳土匪水、礼、琼、瑞四人名,俱缺姓,自称郡公等结党数千,袭杀守将,掠水棠、宜阳、先明诸县。皇四子演一作沔,仕黎,为左都督、豪郡公与黎将裴文奎领舟师五十艘战于虎芒河,演率所部兵船四艘先入冲击,薨于阵,黎帝追赠太傅。

戊戌四十一年春二月,上帅水师略定海,大破土匪于水棠山峙,俘获匪党以归。

己亥四十二年秋八月,黎帝崩,次子维新立,改元慎德,是为敬尊,晋上为右相。

庚子四十三年黎慎德元年,冬十一月改元弘定,明万历二十八年夏五月,上迁自东都。时上留东都八年,征伐四克,以功高见忌于郑,会黎将潘彦、吴廷峨、裴文奎反于大安海口今属南定。上因将兵进讨,遂率所部将士船艘由海道驶回顺化,留皇五子海、皇孙潶为质,事闻,人心摇动。郑松疑上入据西都,遂拥黎帝奔还西都,以固根本。行至安山县名,皇子海等邀言:“上还顺化,但思保守境土,诚无异心。”黎帝慰抚之,仍命海等管兵如故,未几黎帝复还东都,上既至顺化,移营于爱子营之东时称葛营。黎帝遣佥都御史黎义泽赍敕慰谕,仍令留镇,岁征贡赋,郑松亦附书劝以修贡;上厚款来使,乃遣使陈谢。黎帝又致书于郑松,约以结姻。

冬十月,上以女玉秀适郑梉郑松长子,自是不复如东都,黎臣屡以处置为言,郑松惮于用兵不敢动。

辛丑四十四年夏六月,置顺化仓。初建天姥寺时,上历观山川形胜,见河溪社名,属香茶县平原突起,高冈如龙首回顾之状,前瞰长江、后临平湖,景致最为佳胜。因问诸土人,皆言冈甚灵异,相传昔有人夜见一老妪红衣绿裙,坐于冈上言曰:“当有真主来立寺于此,聚灵气以固龙脉。”言讫,妪忽不见,时因号为天姥山。上以其地有灵气,乃建寺焉,名天姥寺。

秋七月辛亥,皇孙即神宗孝昭皇帝生。

壬寅四十五年秋七月,修荣化寺。上因中元节幸天姥寺,设斋施舍。舟过霑恩社名,属富荣县,江望东北岸树林阴森,群鸟翔集,甚爱之,停舟赏玩,因见其处有古寺尚留遗址,乃令修之,名荣化寺。命皇六子为广南营镇守,广南土沃民稠,物业饶裕,税课所入视顺化为最多,而兵数亦居太半。上尝留意经略其地,至是幸海云山,见一带峰峦延袤数百里,横互海岸,叹曰:“此顺广咽喉之地也。”乃逾山历观形势,建镇营于勤旭社名,属潍川县造府库广储积,命皇六子镇之。又建龙兴寺于镇之东,时怀仁府今属平定勘理陈德和时称贡郡公,广南营副将杨潭侯陈玉奇之子来谒,上厚待之,遂还顺化。

是年占城来通好。

癸卯四十六年春三月,月中有黑子三点。

夏四月朔,日有食之。

甲辰四十七年,以肇丰府奠磐县置为奠磐府,管五县新福、安农、和荣、延庆、富洲,隶广南处;改先平府为广平府、思义府为广义府、升华今改升平府黎江县为醴阳县、熙江县为潍川县。

乙巳四十八年。

丙午四十九年。

丁未五十年,建宝珠寺于查峤地名,属广南

戊申五十一年,岁大熟,斗米三钱,时乂安以北大旱米贵,流民多归之。

己酉五十二年,建敬天寺于顺宅坊名,属广平丽水县明命七年改为弘福寺。

庚戌五十三年。

辛亥五十四年,初置富安府。时占城侵边,命主事文封缺姓领兵讨克之,乃置府,一以同春、绥和二县隶焉,因命文封留守其地。

壬子五十五年。

癸丑五十六年夏五月戊午,上不豫,召皇六子自广南入侍。

六月庚寅,大渐。召皇六子及亲臣就榻前,谓亲臣曰:“予与诸公久同甘共苦,欲成大业。今乃遗大投艰于我嗣子,诸公同心修辅,以卒图功。”又执皇六子手,谓曰:“为子止孝、为臣止忠,兄弟以友爱为先,汝能谨守此言,我无遗憾矣。”又曰:“顺广北有横山𤅷江之险,南有海云碑山之固;山产金铁,海出鱼盐,寔英雄用武之地。若能训民厉兵,与郑氏抗衡,足建万世之业,纵势力弗敌,当保守境土,以俟时机,毋坏我寡命。”皇六子与诸亲臣泣拜受命,是日上崩,在位五十八年,寿八十有九;初宁陵于石捍社名,属海陵县山,后改宁陵于罗溪社名,属香茶县明命二年封其山为启运山。国初上尊谥曰谨义达理显应昭祐耀灵嘉裕王;世宗孝武皇帝追尊为烈祖肇基垂统钦明恭懿谨义达理显应昭祐耀灵嘉裕太王;妃为慈良光淑懿妃。嘉隆五年,追尊为肇基垂统钦明恭懿谨义达理显应昭祐耀灵嘉裕皇帝,庙号太祖,陵名长基;妃为慈良光淑明德懿恭嘉裕皇后,陵名永基。

大南寔录前编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