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隶总督那彦成奏复查照乾隆五十八年迎送英咭唎贡使旧案预备迎接英咭唎贡使各项事宜折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复查照乾隆五十八年迎送英咭唎贡使旧案预备迎接英咭唎贡使各项事宜
大清直隶总督 那彦成
嘉庆二十一年六月初三日
1816年6月27日
据军机处录副奏折,朱批时间为嘉庆二十一年六月初五日。

  直隶总督奴才那彦成跪奏,为钦奉谕旨,先行恭折覆奏,仰祈圣训事。

  窃奴才于六月初一日承准军机大臣字寄内开,嘉庆二十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奉上谕:董教增等奏,𠸄咭唎国遣使入贡一折,𠸄咭唎国于乾隆五十八年曾遣使来京纳贡,兹该国王因令王子摄政,仰慕中国德威,于上年十一月遣使由该国起程,约于本年五六月可到天津,并于遣使前一月预遣该国夷官,来广东总督衙门先行禀知,外夷输诚向化,自应准其入贡。著那彦成即派员迅赴天津探听,该国贡船一有到津之信,那彦成接据禀报,即行亲赴天津。如广惠先经得信,即一面奏闻,一面飞速知照那彦成,俟那彦成到津后,会同广惠设席演剧,先筵宴该使臣一次,并宣谕以大皇帝念尔国王、王子输诚纳贡,遣尔等航海远来,特命总督、盐政先行传旨赐宴。该督等即令通事告知该使臣,礼应叩头谢宴,并察看该使臣情词是否欢感,据实奏闻。如该使臣不肯行中国礼仪,亦姑置弗论。该督等即将该国来津贡船几折、正副使几名、从人几名、其船内所带兵役共有若干人、所贡方物系何名目、共有若干件,查明先行具奏,并溯查乾隆五十八年该国入贡时使臣、从人、兵役名数,贡物件数及到津后如何赏劳,并照料进京一切事宜,详悉附奏。现据董教增奏,天津素无通晓夷语之人,已遴选熟悉𠸄咭唎国夷字夷语诚实通事一人,派员伴送直隶总督衙门,俟其到时,那彦成即带往天津,以备翻译之用。此次该正副使臣及从人等,著那彦成、广惠妥协斟酌,除应进京者令其来京外,其馀俱令在津守候,无庸多人进京。如该使臣于六七月间到津,计算可于启銮前来京呈递贡品,赏赉筵宴,那彦成、广惠即一同照料来京;若启銮前该贡使不能到京,该督等二人,即于回鉴后照料该贡使来京可也。将此由四百里谕知那彦成,并传谕广惠知之。钦此。遵旨寄信前来。奴才跪读之下,仰见我皇上德威远播,声教覃敷。

  该𠸄咭唎国王等自五十八年纳贡后,此次复输诚向化,遣使航涉重洋瞻觐天颜,圣圣相承,无远弗届,实为熙朝盛事。奴才曷胜欣忭,踊跃之至。所有到津筵宴赏劳,并照料一切事宜,仰蒙敕派奴才会同盐臣广惠妥协斟酌经理,益佩圣训周详,怀柔抚绥至意。奴才遵即移会盐臣,并飞札饬调天津镇祥启、天津道张五纬迅速回津,会同遴派能干员弁前赴海口,并带同熟悉引水人等,专司确探该国使船折信息。其天津镇道沿河催漕艘各务,另派文武大员驰往督率妥办,一面檄行两司详查五十八年照料该国使进京旧定章程。随查得:该国于五十八年遣使纳贡,头、二、三、四、五号夷船五只,行抵天津外洋抛碇,前盐臣征瑞会同派委之天津道镇及副将等,飭令引道人等设法将夷船引至近口之拦江沙一道停泊,前盐臣征瑞多备牛羊、猪鸡、米面、菜果,先行赏给。随据通事、头目人等禀称,拨贡小船需用三十馀只,即于次日卸载进口。前督臣梁肯堂先已飭令天津县在大沽预备大公馆一所,并著通事询明来船若干只,贡使、随从及船户、水手、匠役若干名,守船者若干,进京者若干,贡物若干件,系何款项,其馀贡使人等、行李并船中带备馀物共若干件,逐一译出汉字清折,令派委迎护之道员、副将查点,明白注册,将应起物件用小船运至公馆,搭配成扛,开单附奏。该国使卸载进口之日,天津镇臣多带员弁兵丁,列营站队,旗帜鲜明,甲仗精锐,海口一带及由大沽至通州沿途营房墩台,一律油饰整齐。维时,前督臣会同前盐臣,即于公所设备筵席,以礼款待。筵宴坐次,天朝官在东侧坐,该国使在西侧末坐,先行三跪九叩礼入宴,宴毕,复行三跪九叩礼谢恩。预备赏物,因在七月中旬,正使酌赏红纱二疋、绿纱二疋、色绫二疋、色绸二疋,头目减半,跟役人等每名赏给红布二疋、绿布二疋,通事每名赏给纱袍挂一副。所需戏席、犒赏各物,饬县按数垫办,事竣造册筹动司库闲款报销。当据通事等禀称,该国使船五只,起卸之后未能久泊洋面,拟即先回至浙江宁波珠山停泊等候,该国使事竣回抵该处开洋返国。等语。经前督臣奏准,行知浙江抚臣饬属指给空地,以便支立帐房,为守船、患病人等栖息。并据通事禀称,该国使仍由天津坐船抵通,由通州起旱前赴热河瞻觐。亦经前督臣奏准。并查明该国正贡[使]、副使二名,总兵、代笔、医生、天文生、副总兵官、管兵官、总管贡物官、听事官、正副贡使家人、吹乐匠作、管船官、杂役等四十八名,兵五十名,共一百名,俱随赴热河,开单具奏,钦奉谕旨,正副贡使品级较大,酌予肩舆,其承从员役,止须给车乘坐,所有沿途车马及抬送扛夫,按站应付,事竣造销。至留船看守官役、水手,头、二、三、四、五号船只共六百二十名,因系抵津卸载后仍驶至宁波珠山停泊,前督臣亦开明人数,奏准赏给米三百五十石、面二千斤、牛十只、羊二十只、猪二十口、鸡五十只、鸭五十只、茶叶二百斤、水菜十担、瓜果十担,以资接济。嗣该国使事竣,即自津起程,由内河水路行走,赴广东澳门附该国贸易便船开洋返国,并奉旨专派松筠等逐程护送。此五十八年该国使抵津后赏劳照料之旧章大概也。其贡物件数,奴才署中卷案及司署册档均未载入,奴才现又移会盐臣广惠,详查五十八年旧案,迅速知照,以凭参互酌定,分行各属早为预备。总期斟酌协宜,丰俭适中,按其到津之迟早,以定行走之徐速,不可稍有简略,亦不必过于繁缛,务俾该贡使欢欣感悚,仰副圣主体恤震叠之至意。

  至广东抚臣派送通事一名,奴才飞檄沿途迎催,俟其到日带往天津,以备鄱译之用。

  再,海洋风信靡常,该使船到津,迟早未能预定,向闻海道船只,必先收泊山东登州海岸之庙岛,守候南风方能收泊天津大东沽海口。奴才现又移咨山东抚臣,并檄登州镇臣一体确探。

  除俟探有该国使船到津确信,奴才即兼程驰赴天津照料,并会同盐臣查照旧案妥协预备外,谨将钦遵缘由,先行恭折覆奏,并缮旧案事宜清单恭呈御览,伏乞皇上睿鉴训示。谨奏。

  (朱批):另有旨。

  嘉庆二十一年六月初三日  

  (宫中朱批奏折)


PD-icon.svg 本作品来自大清时期的法令约章文书案牍。依据1910年12月18日颁布的《大清著作权律》第三十一条第一项,该类别不能得著作权;同时根据中华民国《著作权法》第九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不得为著作权之标的。同时大清国政府结束超过一百年,所以无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或其他地区均属于公有领域 Flag of the Qing Dynasty (1889-1912).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