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嬌 (蘇軾)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御定詞譜》版本[編輯]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處、檣艣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間如寄,一尊還酹江月。

[1]

《容齋續筆》版本[編輯]

大江東去,浪聲沈、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孫吳赤壁。
亂石崩雲,驚濤掠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處、檣艣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是、笑我生華髮。
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2]

《詞綜》版本[編輯]

大江東去,浪聲沈、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孫吳赤壁。
亂石崩雲,驚濤掠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註 1]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是、笑我生華髮。
人間如寄,一尊還酹江月。

[3]

註釋[編輯]

  1. 此句以領字句解,則「了」字當指「完全」、「全然」。

參考資料[編輯]

  1. 御定詞譜·卷二十八》:「此詞前段第二句三字,第三句六字。後段第二句五字,第三句四字。前後段第四句俱四字,第五句俱九字,與前詞(按:〈念奴嬌·憑空眺遠〉)異。宋元人如此填者甚少,故以前詞作譜。《容齋隨筆》載此詞云:『大江東去,浪聲沈、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崩雲,驚濤掠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處、檣艣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是、笑我生華髮。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詞綜》云:『他本「浪聲沈」作「浪淘盡」,與調未協。「孫吳」作「周郎」,犯下「公瑾」。「崩雲」作「穿空」,「掠岸」作「拍岸」;又,「多情應是、笑我生華髮」作「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益非。而「小喬初嫁」宜絕句,以「了」字屬下句乃合。』按:《容齋》洪邁,南渡詞家,去蘇軾不遠,又本黃魯直手書,必非偽託。《詞綜》所論,最為諦當。但此詞傳誦已久,采之以備一體。」
  2. 洪邁《容齋續筆·卷八》〈詩詞改字〉條曰:「向巨原云:『元不伐家有魯直所書東坡〈念奴嬌〉,與今人歌不同者數處,如「浪淘盡」爲「浪聲沈」,「周郎赤壁」爲「孫吳赤壁」,「亂石穿空」爲「崩雲」,「驚濤拍岸」爲「掠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爲「多情應是笑我生華髮」,「人生如夢」爲「如寄」。』不知此本今何在也。」
  3. 詞綜‧卷六》:「他本『浪聲沈』作『浪淘盡』,與調未協。『孫吳』作『周郎』,犯下『公瑾』字。『崩雲』作『穿空』,『掠岸』作『拍岸』;又,『多情應是、笑我生華髮』作『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益非。今從《容齋隨筆》所載黃魯直手書本更正。至於『小喬初嫁』宜句絕,以『了』字屬下句乃合。」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