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德宏初次稟稿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向德宏初次稟稿
作者:向德宏 1879年7月23日
向德宏二次稟稿
1877年4月,琉球國王尚泰派遣妹婿向德宏等人到達福州,經閩浙總督何璟等人上奏,逗留中國境內。1879年(光緒五年)琉球國被日本吞併。7月2日,向德宏等人到達天津,謁見李鴻章,向李鴻章上呈此請願書。
本作品收錄於:《李文忠公全集·卷九

具稟,琉球國陳情陪臣國戚紫巾官向德宏等,為下情迫切,泣懇恩準據情奏請皇猷,迅賜興師問罪,還復君國,以修貢典事。 竊宏奉主命,來津求援,瞬將十年。[1]國主久羈敵國,臣民火熱水深。宏不忠不誠,以致未能仰副主命。乃近住日本之華裔,帶來敝國密函,內云“日人又脅迫敝國主再幽日京。且紫巾官金培義等,於客歲九月間由閩回國,才到國後,日人拘禁獄中,至今不放”等情,前來。聞信之下,肝膽崩裂!嗟乎,人誰無君?又誰無家?乃俾敝國慘無天日!惟所以暫延殘喘者,仰仗天皇[2]之援拯耳!茲幸法事大定,天朝無事之日,即敝國復蘇之時也。若復任日本橫行,彼將謂天朝置敝國於度外。數百年國脈,從是而斬,其禍尚忍言哉!伏惟傅相老中堂,入贊機宜,出總軍務,天朝柱石,久已上俞下頌,中外仰如神明,必救敝國於水火,登之於衽席。為此瀝情再叩相府,呼號泣血,懇求老中堂恩憐慘情,迅賜奏明皇上,嚴申天討,將留球日人盡逐出境,庶乎日人狡逞之心從是而戢,敝國主得歸宗社,亡而復存。非特敝國君民永戴聖朝無疆之德,且與國共安於光天化日之下,是有國之年仰沐皇上恩施,實出傅相老中堂之賜也。敝國上自國主,下至人民,生生世世,感戴皇恩憲德於無既矣!臨稟苦哭,不勝栗悚待命之至!須至稟者。

[编辑]

另有被拘留在日本的琉球國末代國王派遣的使者稱:敝國國主被日迫赴日本,革去王號,給予華族從三品職,著令歸國,敝世子留質日京等語。伏思敝國國主忍辱至此,無非以敝國素無武備,難以抗拒,故暫屈辱其身,上以延續敝國一線之命脈,下以保全敝國百姓之生靈,斷非甘心容忍,屈從倭令。其所以殷殷屬望於宏者,冀能籲請天朝拯救。

腳註[编辑]

  1. 指1876年12月,向德宏曾奉琉球國王尚泰之命來華,陳奏日本阻止琉球向中國朝貢之事。
  2. 指中國皇帝。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3年1月1日以前,匿名或以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包括仅以法人名义发表),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作品发表起91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包括两岸四地以及新加坡)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