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薄成家”的絲廠資本家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刻薄成家”的絲廠資本家
作者:恽代英
1929年1月30日
本作品收錄於:《红旗

 载《红旗》第11期,署名:代英

  據上海的絲廠資本家說,去年美國紐約的生絲交易所不肯將華絲列入拍板,歐美市場因人造絲之暢銷,與日本、意大利絲業之爭競,都嫌華絲價格太高,不表歡迎。據他們說,若照歐美來價,每絲一擔須虧本二百余兩。他們的營業岌岌可危。

  因為這樣,絲廠資本家逢人訴苦,特別是害怕工人有什麽經濟爭鬥。他們說,“我內部勞資兩方互相水火,設再不設法溝通,互相諒解,則全體休業即在目前。”他們明白反對八小時工作制,說“絲廠為國產出口貿易制造所在,現與日絲競爭時代,萬不能自己減少出品。即以日本而言,雖曾列席勞動會議,終以增加生產力之故,亦未嘗遵用八小時工作制,吾絲廠業工作時間,非特別規定不可。”

  但是,上海的絲廠營業狀況究竟是如何呢?據江海關報告,去年一月至九月出口,絲廠白絲三萬九千余擔,比前年出口多一萬二千擔;黃絲出口六百余擔,比前年亦多百余擔。去年上海、無錫二處新建絲廠二十余間,租價之大為從來所未有,然而尚不敷絲廠資本家的租借。從這可知,絲廠營業不但不是象那般資本家口頭所說的窮窘困難,他們實際是很有利潤可圖的。

  這般絲廠資本家所說人造絲、日絲、意絲的爭奪市場,確實是對於中國絲業前途有妨害的。但如何救濟呢?希望政府幫助改良蠶種,改良蠶絲方法,則現在所謂政府沒有精神、財力顧到這些事。要自己起來改進生產方式,建立直接對外貿易的機關,則自己亦沒有那樣大的意願與力量。唯一的辦法,只有維持而且加重他們對於工人的剝削,以增加產額,減少成本。他們便倚靠這樣來撐持他們的“國產”的門面。

  上海社會局調查,絲廠工人百分之七十七是女工,而其余之二十三則是童工。女工工資由二角四分至六角五分,童工工資在三角左右。每日工作十小時至十一時。這便是中國國產出口貿易所以能維持而且大獲利潤的理由。絲廠資本家全靠剝削抵抗力小的女工,而且在社會上散布一些不正確的消息,想造成輿論來幫助他們壓迫一切工人們的經濟鬥爭,反對一切縮短工作時間,改良工人待遇的話。“刻薄成家”是他們唯一的營業方針。

  中國資本家大體都是這樣的一回事情!他們在外國資本主義壓迫之下,決不想什麽方法反抗外國資本主義,只知道保持而且加增他們對於工人的剝削,來取得一時的利益。他們現在的訴苦,只是為他們造作一些剝削工人的“理由”而已。

  我們要反抗上海絲廠資本家對於工人這樣無恥的剝削,尤其要揭穿他們逢人訴苦的黑幕。絲廠工人不能“諒解”忍受他們的剝削,不能因為他們的利益不起來為八小時工作制而奮鬥。

  或者有人說,絲廠資本家雖然反對八小時工作制,國民黨政府將要頒布八小時工作制,我們工人可以等待國民黨實行工廠法,那時八小時工作制終於要實現的。這樣想法便完全是一個傻子。國民黨總是站在資本家方面的,尤其是對於絲廠資本家,他們去年已經兩次撥款幫助。他們亦要撐持這個國產的門面。國民黨所說八小時工作制,本不過說說空話罷了!若是工人不能自己起來,將來豈但絲廠資本家會要求特別規定,各業資本家都會繼續起來提出這種要求呢?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