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典》題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山先生逝世後一周年 《何典》題記
作者:魯迅
1926年
《十二個》後記
本作品收錄於《集外集拾遺

本篇最初印入一九二六年六月北新書局出版的《何典》。

  《何典》的出世,至少也該有四十七年了,有光緒五年的《申報館書目續集》可證。我知道那名目,卻只在前兩三年,向來也曾訪求,但到底得不到。現在半農加以校點,先示我印成的樣本,這實在使我很喜歡。只是必須寫一點序,卻正如阿Q之畫圓圈,我的手不免有些發抖。我是最不擅長於此道的,雖然老朋友的事,也還是不會捧場,寫出洋洋大文,俾於書,於店,於人,有什麼涓埃之助。

  我看了樣本,以為校勘有時稍迂,空格令人氣悶,半農的士大夫氣似乎還太多。至於書呢?那是,談鬼物正像人間,用新典一如古典。三家村的達人穿了赤膊大衫向大成至聖先師拱手,甚而至於翻觔斗,嚇得「子曰店」的老闆昏厥過去;但到站直之後,究竟都還是長衫朋友。不過這一個觔斗,在那時,敢於翻的人的魄力,可總要算是極大的了。

  成語和死古典又不同,多是現世相的神髓,隨手拈掇,自然使文字分外精神,又即從成語中,另外抽出思緒:既然從世相的種子出,開的也一定是世相的花。於是作者便在死的鬼畫符的鬼打牆中,展示了活的人間相,或者也可以說是將活的人間相,都看作了死的鬼畫符和鬼打牆。便是信口開河的地方,也常能令人彷彿有會於心,禁不住不很為難的苦笑。夠了。並非博士般角色,何敢開頭?難違舊友的面情,又該動手。應酬不免,圓滑有方;只作短文,庶無大過云爾。中華民國十五年五月二十五日,魯迅謹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