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喊》捷克譯本序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出關》的「關」 《吶喊》捷克譯本序言
作者:魯迅
1936年
答徐懋庸並關於抗日統一戰線問題
本作品收錄於《且介亭雜文末編

本篇是作者應捷克漢學家普實克博士(Dr.JPrusek,1907 —1980)之請而寫的。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日上海出版的《中流》半月刊第一卷第四期曾據作者所有底稿刊出,題作《捷克文譯本〈短篇小說選集〉序》


  記得世界大戰之後,許多新興的國家出現的時候,我們曾經非常高興過,因為我們也是曾被壓迫,掙扎出來的人民。捷克的興起,自然為我們所大歡喜;但是奇怪,我們又很疏遠,例如我,就沒有認識過一個捷克人,看見過一本捷克書,前幾年到了上海,才在店舖裡目睹了捷克的玻璃器。

  我們彼此似乎都不很互相記得。但以現在的一般情況而論,這並不算壞事情,現在各國的彼此念念不忘,恐怕大抵未必是為了交情太好了的緣故。自然,人類最好是彼此不隔膜,相關心。然而最平正的道路,卻只有用文藝來溝通,可惜走這條道路的人又少得很。

  出乎意外地,譯者竟首先將試盡這任務的光榮,加在我這裡了。我的作品,因此能夠展開在捷克的讀者的面前,這在我,實在比被譯成通行很廣的別國語言更高興。我想,我們兩國,雖然民族不同,地域相隔,交通又很少,但是可以互相瞭解,接近的,因為我們都曾經走過苦難的道路,現在還在走——一面尋求著光明。

  一九三六年七月二十一日,魯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