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乎帝乎》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近二十年來,中國人士,對安南亡國的慘痛,似乎很冷淡了。有時候,少數文人也用“安南朝鮮”等字樣來警戒國人,但他們說的話大都是攏統的,模糊影響的,沒有證據的,所以不能使人深信而感動。現在我們得讀潘是漢先生《天乎帝乎》一文,審查他列舉的歷史上和法律上的確證,使我們不能不深感亡國的慘禍竟有如此之烈,使我們不能不向安南的志士們抱無限的同情。法蘭西民族素以“自由,平等,人類胞與”三大綱自豪,然而他們對安南人的手段真可算是人類史上的一大恥辱。我們從前讀古書上說秦始皇的虐政,有什麼“偶語詩書者棄市”的話,總有點不相信,不料我們倒在十九世紀二十世紀法蘭西民族定的安南刑律第六十七條“二人以上商議其行為謂之陰謀”一句裡尋著了這句古話的注腳了。我們很鄭重的介紹潘先生的血淚文給全世界愛人道的讀者。

  中華民國十二年一月八日

  (收入潘是漢著:《天乎帝乎》,1923年出版[1]

  1. 編者注:《胡適的日記》1923年9月16日有“越南志士潘是漢先生贈送《天乎帝乎》二十冊”一語,可見此書已出版,出版單位不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