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農民革命》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湖南農民革命》序
作者:瞿秋白
1927年4月11日

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一文,曾在中共中央机关报《向导》周报上刊载了前半部分,未能刊完。当时瞿秋白对这篇文章非常重视,便将全文交我党在武汉办的长江书局,以《湖南农民革命》为书名出版,并为该书写了这篇序言。

  “匪徒,惰農,痞子……”這些都是反動的紳士謾罵農民協會的稱號。但是真正能解放中國的卻正是這些“匪徒……”。湖南的鄉村裏許多土豪、劣紳、訟棍等類的封建政權,都被這些“匪徒”打得落花流水。真正是這些“匪徒”現在在那裏創造平民的民權政治,正是全國的“匪徒”才能真正為民族利益而奮鬥而徹底反對帝國主義。有“人”說他們是過分了。但是這是不是人話呢?至少都是反革命派的話。中國所謂“成則為王,敗則為寇”,誰是寇呢?都是失業貧困而暴動的農民。誰是王呢?都是利用暴動農民而得勝的“土匪頭兒”。中國的真正老牌國貨,便是土匪和官僚。土匪是革命黨,官僚便是地主、土豪的代表。當然,這些官僚士大夫原本是土匪頭兒的奴才。土匪頭兒沒有得誌的時候,總是和失業破產的平民稱兄道弟,等到他得誌了,他便雇用收買許多士大夫、官僚來壓迫平民,他便成了地主階級的代表。如今的世界可大不相同了。西洋外國的世界革命起來了,是把俄國的“土豪頭兒”、“巨腹賈”的代表——所謂“察爾”(Tsar)也者,和大資本家,一箍腦兒推翻了。這是誰做成功的事?是工人,所謂無產階級率領的革命嗬!中國的無產階級也就起來,他在城市中的鬥爭足以率領三萬萬九千萬的中國農民。中國農民從今以後漸漸的要脫離土匪頭兒的利用,他們現在有了新的領袖——工人,這個新的領袖的利益是和他們相同的,是能率領他們革命到底的,不象土匪頭兒似的,事成了自己便去做皇帝。請看湖南的農民已經事實上能力爭自己的政權。他們打倒軍閥、省長、知縣大老爺、都團團總、土豪劣紳的政治機關。他們打倒玉皇大帝、元始天尊、天下都城隍、城隍老爺、土地公、五聖神、大狐仙的神權。他們打倒宗祠、族長、宗長、房長們、叔、舅、爺的族權。她們打倒父夫舅姑的男權。他們自己的力量解脫自己的桎梏,要將壓迫者剝削者,個個正典型。這些齷齪萬分的東西,都要他們自己起來,才能掃除。難道這些做過分麽?當然,湖南農民的解放是得著國民革命軍的幫助。但是戰場拚命的國民革命軍的兵士是誰?也都是貧困的農民嗬!

  農民打倒官權、神權、族權、男權是為著什麽?是為著創造自己的民權。他們農民協會的民眾參加縣政,主持鄉民會議的運動。民眾已經開始自己管理自己的事,甚至打官司,交錢糧,減租,阻穀,辦學堂,興水利……都要自己來管。他們自己來管便怎樣?要的是自己經營自己的生活。農民的生活便是土地。農民沒有土地,便是如魚失水。農民要一個國家,他們對於自己的國家,當然願意納稅。但是,第一,他們必須自己來創造這個國家。第二,他們的國家不許有土豪劣紳私有田地。他們隻知道自己耕田所得,分出一部分給自己的國家,其他一概不能管。他們耕田納稅之外,難道還能承認地主劣紳的“不平等條約”。“率土之濱,莫非農土”!中國境內,不要有一個農民納什麽地主的租;農民隻能租國家的田,不能承認“不自耕作坐收田租”的人。這就叫做土地國有。農民自己耕三畝田,享用三畝,耕五畝享用五畝,這些田地是隻屬於國家所有,但是耕種的人自耕自享,不能承認地主。這就叫做耕地農有!

  中國農民要的是政權,是土地。因為他們要這些應得的東西,便說他們是“匪徒”。這種話是什麽人說的話!這不但必定是反革命,甚至於不是人!

  農民要這些政權和土地,他們是要動手,一動手自然便要侵犯神聖的紳士先生和私有財產。他們實在“無分可過”。他們要不過分,便隻有死,隻有受剝削!

  中國農民都要動手了,湖南不過是開始罷了。

  中國革命家都要代表三萬萬九千萬農民說話做事,到戰線去奮鬥,毛澤東不過開始罷了。中國的革命者個個都應當讀一讀毛澤東這本書,和讀彭湃的《海豐農民運動》一樣。

瞿秋白

一九二七•四•十一夜二時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