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蕗谷虹兒畫選》小引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近代木刻選集(2)》附記 《蕗谷虹兒畫選》小引
作者:魯迅
1929年
哈謨生的幾句話
本作品收錄於《集外集拾遺

本篇最初印入一九二九年一月出版的《拾谷虹兒畫選》。《拾谷虹兒畫選》,朝花社編印的《藝苑朝華》第一期第二輯。內收拾谷虹兒作品十二幅,並附有畫家自己的詩和散文詩十一首。

  中國的新的文藝的一時的轉變和流行,有時那主權是簡直大半操于外國書籍販賣者之手的。來一批書,便給一點影響。“Modern Library”中的A.V.Beardsley畫集一入中國,那鋒利的刺戟力,就激動了多年沉靜的神經,Beardsley的線究竟又太強烈了,這時適有蕗谷虹兒的版畫運來中國,是用幽婉之筆,來調和了Beardsley的鋒芒,這尤合中國現代青年的心,所以他的模仿就至今不絕。

  但可惜的是將他的形和線任意的破壞——不過不經比較,是看不出底細來的。現在就從他的畫譜《睡蓮之夢》中選取六圖,《悲涼的微笑》中五圖,《我的畫集》中一圖,大約都是可顯現他的特色之作,雖然中國的複製,不能高明,然而究竟較可以窺見他的真面目了。

  至於作者的特色之所在,就讓他自己來說罷——

   『我的藝術,以纖細為生命,同時以解剖刀一般的銳利的鋒芒為力量。

   『我所引的描線,必需小蛇似的敏捷和白魚似的銳敏。

   『我所畫的東西,單是「如生」之類的現實的姿態,是不夠的。

   『于悲涼,則畫彷徨湖畔的孤星的水妖(Nymph),于歡樂,則畫在春林深處,和地祇(Pan)相謔的月光的水妖罷。

   『描水性,則選多夢的處女,且備以女王之格,注以星姬之愛罷。

   『描男性,則願探求神話,拉出亞波羅(Apallo)來,給穿上漂泊的旅鞋去。

   『描幼兒,則加以天使的羽翼,還于此被上五色的文綾。

   『而為了孕育這些愛的幻想的模特兒們,我的思想,則不可不如深夜之暗黑,清水之澄明。」(《悲涼的微笑》自序)

  這可以說,大概都說盡了。然而從這些美點的別一面看,也就令人所以評他為傾向少年男女讀者的作家的原因。

  作者現在是往歐洲留學去了,前塗正長,這不過是一時期的陳迹,現在又作為中國幾個作家的秘密寶庫的一部份,陳在讀者的眼前,就算一面小鏡子,——要說得堂皇一些,那就是,這纔或者能使我們逐漸認真起來,先會有小小的真的創作。

  從第一到十一圖,都有短短的詩文的,也就逐圖譯出,附在各圖前面了,但有幾篇是古文,為譯者所未曾研究,所以有些錯誤,也說不定的。首頁的小圖也出《我的畫集》中,原題曰『瞳』,是作者所愛描的大到超於現實的眸子。

             一九二九年一月二十四日,魯迅在上海記。                                                                                           〔《藝宛朝華》第一期第二輯所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