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匱歌》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匱歌》序
作者:文天祥 南宋

《金匱歌》者,鄉前輩王君良叔之秘醫方也。初,良叔以儒者涉獵醫書,不欲以一家名。一日,遇病數十輩同一證,醫者曰:「此證陰也,其用某藥無疑。」數人者駢死,醫者猶不變。良叔曰:「是證其必他有以合,少更之。」遂服陽證藥,自是皆更生焉。良叔冤前者之死也,遂發念取諸醫書,研精探索,如其為學然。久之,無不通貫,辨證察脈,造神入妙,如庖丁解牛,傴僂承蜩。因自撰為方劑,括為歌詩,草紙蠅字,連帙累牘,以遺其後人,曰:「吾平生精神盡在此矣。」其子季浩,以是為名醫。其子庭舉,早刻志文學,中年始取其所藏讀之,今醫遂多奇中。一日,出是編,予然後知庭舉父子之有名於人,其源委蓋有所自來矣。天下豈有無本之學哉?世道不淑,清淳之時少,乖戾之時多。人有形氣之私,不能免於疾,世無和、扁,寄命於嘗試之醫,斯人無辜,同於岩牆桎梏之歸者,何可勝數!齊高彊曰:「三折肱,知為良醫。」《楚辭》曰:九折臂而成醫。言屢嘗而後知也。《曲禮》曰:「醫不三世,不服其藥。」言嘗之久,而後可信也。人命非細事,言醫者類致謹如此。

然則良叔齊、楚人所云醫也,若庭舉承三世之澤,其得不謂之善醫矣乎!予因謂庭舉曰:「凡物之精,造物者秘之。幸而得之者,不敢輕,然其久未有不發。周公金縢之匱,兄弟之秘情也,至成王時而發。藝祖金匱之誓,母子之秘言也,至太宗時而發。君所謂《金匱歌》者,雖一家小道,然祖宗之藏本,以為家傳世守之寶,其為秘一也。子之發之也,以其時考之,則可矣。」庭舉曰:「大哉,斯言!予祖之澤百世可以及人,予為子孫不能彰悼先志,恐久遂沈泯,上貽先人羞。敢不承教,以廣之於人?」予嘉庭舉之用心,因為序其本末如此。良叔諱朝弼,季浩諱淵,庭舉名槐云。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