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貼即扯」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隱士 「招貼即扯」
作者:鲁迅
1935年2月20日
書的還魂和趕造
本作品收錄於《且介亭杂文二集》和《太白

署名公汗發表

了一切古今人,只留下自己的沒意思。要是古今中外真的有過這等事,這才叫作希奇,但實際上並沒有,將來大約也不會有。豈但一切古今人,連一個人也沒有罵倒過。凡是倒掉的,決不是因為罵,卻只為揭穿了假面。揭穿假面,就是指出了實際來,這不能混謂之罵。

然而世間往往混為一談。就以現在最流行的袁中郎為例罷,既然肩出來當作招牌,看客就不免議論這招牌,怎樣撕破了衣裳,怎樣畫歪了臉孔。這其實和中郎本身是無關的,所指的是他的自以為徒子徒孫們的手筆。然而徒子徒孫們就以為罵了他的中郎爺,憤慨和狼狽之狀可掬,覺得現在的世界是比五四時代更狂妄了。但是,現在的袁中郎臉孔究竟畫得怎樣呢?時代很近,文證具存,除了變成一個小品文的老師,「方巾氣」的死敵而外,還有些什麼?和袁中郎同時活在中國的,無錫有一個顧憲成,他的著作,開口「聖人」,閉口「吾儒」,真是滿紙「方巾氣」。而且疾惡如仇,對小人決不假借。他說:「吾聞之:凡論人,當觀其趨向之大體。趨向苟正,即小節出入,不失為君子;趨向苟差,即小節可觀,終歸於小人。又聞:為國家者,莫要于扶陽抑陰,君子即不幸有詿誤,當保護愛惜成就之;小人即小過乎,當早排絕,無令為後患。……」(《自反錄》)推而廣之,也就是倘要論袁中郎,當看他趨向之大體,趨向苟正,不妨恕其偶講空話,作小品文,因為他還有更重要的一方面在。正如李白會做詩,就可以不責其喝酒,如果只會喝酒,便以半個李白,或李白的徒子徒孫自命,那可是應該趕緊將他「排絕」的。

中郎還有更重要的一方面麼?有的。萬曆三十七年,顧憲成辭官,時中郎「主陝西鄉試,發策,有『過劣巢由』之語。監臨者問『意云何?』袁曰:『今吳中大賢亦不出,將令世道何所倚賴,故發此感爾。』」(《顧端文公年譜》下)中郎正是一個關心世道,佩服「方巾氣」人物的人,贊《金瓶梅》,作小品文,並不是他的全部。

中郎之不能被罵倒,正如他之不能被畫歪。但因此也就不能作他的蛀蟲們的永久的巢穴了。

一月二十六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