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八殉難烈士項松茂先生遺墨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一二八殉難烈士項松茂先生遺墨跋
作者:嚴霽青
中華民國23年(1934年)4月
刊於《真光雜誌》民國廿三年四月第三十三卷第四號。

先生因難失蹤第二年。予遇其哲嗣繩武。手出先生親書聯語一紙。哭告於予曰。此家父遺墨也。不幸竟成讖語乎。不孝追思哀痛綦切。不能卒讀。今將影印保留。請先生另跋數語。余受而讀之。乃知先生抱奮鬥决死之心也久矣。一二八之慘難。殆佛家所謂功成圓滿時乎。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如先生者。可以兼之矣。抑吾尤有感者。先生特國民之一耳。無守土之職也。平日之志願乃若此。臨事之死難乃若此。彼坐擁數十萬之軍衆。保有數千里之疆土。竟拱手以讓人。猶靦然偷生於人世。甚或爲虎作倀。甘心賣國。視先生之死獨不知愧乎。今先生哲嗣以先生遺墨公諸世。覩斯文者。應恍然於生者之適爲走肉行尸。而死者之浩氣精光歷時彌顯。雖謂之不死可也。

昔日文天祥。嘗作正氣歌。蓋曾列朝士。忠義良不磨。先生何如人。從未朱紫拖。韓康只賣藥。高隱等巖阿。胡爲冒艱險。自尋轗與軻。然人有貴賤。道義無偏頗。凡同血氣類。自知理無訛。而况我民族。早受待遇苛。倘乏競爭性。立斃人網羅。先生忠義氣。今又何分科。故當國有難。遂起荷兵戈。志在拒强虜。之死矢靡他。大書一聯語。字挾風霜多。當時泣神鬼。人莫知云何。歿後書始見。百靈疑護呵。細繹其語義。百讀不厭過。而且騰光彩。與天星斗摩。足以昭日月。足以壯山河。豈惟市新藥。聲譽震靈陀。豈惟創實業。忠信涉風波。所由示慷慨。直踏虎狼窩。侃侃陳順逆。氣且懾强魔。只今遺墨在。文山同巍峨。可歌復可泣。孰不淚滂沱。倘移付碑碣。弔者定摩挱。非若臥荊棘。區區歎銅駝。吾民其繼起。抗日毋蹉跎。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