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來省港罷工的經過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一年來省港罷工的經過
作者:鄧中夏
1926年8月
    本作品收錄於:《省港罷工概觀

    [编辑]

    “五卅”長期潮流之省港罷工。罷工的原因。罷工宣言。罷工要求。罷工的意義。

    省港罷工是中國五卅運動長期潮流中之最後砥柱。雖說在中國北、中兩部所有因五卅慘案而發生之反帝國主義運動概歸沉寂,然而南中國之省港罷工卻屹然獨存。屈指至今,轉瞬一年又兩個月了。這樣長期的罷工,在我們身歷其境者並不覺得什麼,在所謂“泰西”,據說自從亞當、夏娃創造人類以來尚未有過。就此一點,我們已足以自豪了。

    “八十年來的奴隸待遇已算受夠了”,即使無上海五卅屠殺之事發生,香港、沙面奴隸們也會有起來對不住“深恩厚澤”(?)的皇家的一天的;既有五卅屠殺,奴隸們再也忍不住了,一聲喓唿,大家拋了工具,拍拍手,端正了帽子,成群結隊離開了他們生活所託的香港和沙面了。這就是歷史上可資紀念的六月十九日。

    宣布罷工時,登即發表了一篇宣言,大意是說:“中國自從鴉片戰爭之後,帝國主義除了經濟的政治的文化的侵略以外,還要加以武力的屠殺,是而可忍,孰不可忍!故我全港工團代表聯席會議,一致決議與上海、漢口各地取同一之行動,與帝國主義決一死戰。我們為民族的生存與尊嚴計,明知帝國主義之快槍巨砲可以製我們的死命,然而我們亦知中華民族奮鬥亦死,不奮鬥亦死;與其不奮鬥而死,何如奮鬥而死,可以鮮血鑄成民族歷史之光榮。所以我們毫無畏懼,願與強權階級決一死戰。”諸君試聽,這是多麼激越悲壯的聲音呵!

    宣言之後,附以要求,分為兩大綱:第一綱,擁護上海工商學聯合會之十七條件;第二綱,對香港政府要求政治自由、法律平等、普通選舉、勞動立法、減少屋租、居住自由六項。

    由此我們知道省港罷工不是什麼增加工資,減少時間,改良待遇之經濟鬥爭,而是為爭民族生存與國家體面之政治鬥爭。這便是它特殊的嚴重的意義。

    我們認識了此種正確的意義,進而敘述一年來經過的事實。劃分為四個時期。

    [编辑]

    罷工之醞釀與爆發。罷工情形。香港之高壓。沙基屠殺。罷工組織與封鎖。香港經濟之損失。激怒政策之失敗。香港恐慌與紛亂。武力恫嚇。勾結反革 命。特許證與海外交通。修築中山公路。特別法庭運動。

    第一時期,從六月十九日罷工開始起至八月二十日廖公被刺止。

    未罷工之先,中華全國總工會派遣代表落港,與全港工團秘密的開了兩次聯席會議,一次是議決臨時指揮機關與宣言條件;一次是議決發動時日與離港方法。此時香港政府已緹騎四布,水兵登陸,煌煌文告,緝拿“首兇”,殺機瀰漫,一觸即發。然而工人仍毫無畏懼,很敏捷謹慎的傳達罷工命令。六月十九日晚九點鐘,香港與日本當年大地震一樣,震得人人驚惶,手足無措,最後哇的一聲哭了。

    最先發難的是海員、電車、印務工人,接著就是洋務、起落貨、煤炭工人,各種工人相繼踵起,機器、船塢工人殿後。前後約十五日,完全罷盡,而罷工局勢遂以大定。工人從火車、輪船、前山、江門、三水河口分道返省。沙面洋務工人亦同時並起。

    香港政府因此宣佈歐戰所無的戒嚴令及禁止糧食出口令,禁止金銀圓塊紙幣出口令,一面欲以鐵血政策鎮壓香港,一面欲以封鎖政策飢餓廣東。然而工人激於民族義憤,萬死不辭,蜂擁離港,沛然莫禦。素以凶殘著稱之軍官總督史塔士,雖捕獲領袖數十,究竟無濟於事。於是“東山崩裂,洛鐘響應”,沙面英領事傑彌遜遂於六月二十三日對沙基巡行民眾施行比上海猶為慘酷之大屠殺了。

    沙面方面的機關槍,在沙袋背後瞄準中國民眾掃射,二十分鐘後,五十二個中國人倒斃在路上,此外有一百七十多個受了傷。此外白鵝潭兵艦發炮,準備轟擊廣州城。帝國主義者殘忍成性,於斯益信。

    沙基屠殺以後,廣東人民莫不悲憤填胸,厲行經濟絕交。罷工工人更一面努力於自身組織與封鎖海口。組織方面,成立“省港罷工工人代表大會”,以人數為比例,每五十人選舉一代表,為最高議事機關。成立“省港罷工委員會”,由大會選舉十三人為委員,為最高執行機關。其下設幹事局,分置文書、宣傳、招待、庶務、交通、交際、遊藝七部。另設財政委員會、糾察隊、會審處、保管拍賣局、法制局、審計局、築路委員會、工人醫院、宣傳學校等機關,皆直隸於罷工委員會,分頭辦事,秩序井然。由國民黨中央工人部封閉各賭館、煙館、空屋,以為罷工工人飯堂、宿舍,劃分八區,每區置登記處,登記返省工人,工人宿食,雖不周全,幸得安定。封鎖海口方面,成立糾察隊,共人數二千餘人,每十二人為一班,置一班長;三班為一小隊,置一小隊長;三小隊為一支隊,置支隊長,支隊副,訓育員各一員;三支隊為一大隊,置大隊長,大隊副,訓育主任各一員;五大隊統屬於總隊,置總隊長、訓育長各一員(後改為委員制),為全隊之統率與指揮者。佈置粗定,請黃埔學生加以軍事訓練,分派各海口駐防,其責任為維持秩序,嚴拿走狗,截留糧食,扣緝仇貨。從此省港交通,完全斷絕,繼以澳門附和香港,亦宣告斷絕。省港罷工工人與香港沙面帝國主義兩軍對壘,嚴陣相持,而香港經濟上受空前未有之打擊,從此就開始了。

    香港每年出入口貨價值一億五千萬金鎊,約合華幣二十五億二千萬元。罷工以後,航業商務,盡行停止,平均罷工一月,損失二億一千萬元,罷工一日,損失七百萬元。罷工是如何有力量的武器呀!沙基慘殺以後,英領事送來一函,大意是說:“你們抵制英貨好了,何必罷工?”繼乃考察,原來英貨每年輸入廣州不過三、四千萬,罷工五、六日便抵得排貨一年。雖英帝國主義者答复我國民政府外交部公函,措辭極盡侮辱嘲笑之能事,對於沙基慘案,則曰“中國先開槍”。對於我方所提條件,則曰“不能考慮”。對於外交部長胡漢民先生,則曰“未習外國言語文字,不識外交慣例禮節。”種種橫蠻態度,粗率答复,譏笑口吻,無非欲以激怒我方,其用意不消說在求一戰。其時我方劉楊戰爭方畢,廣州地方甫定,反動勢力環伺,政府尚未鞏固,故皆隱忍,而以堅持罷工與排貨為抵制與反抗帝國主義之策。

    香港自罷工後,做飯和洗衣都要自己動手,固不待說。街上垃圾糞穢,堆積如山,樓居者以紙裹糞,拋擲街中,加以炎日蒸炙,臭氣薰天,故群呼香港為“臭港”。交通既絕,內地肉食菜蔬,無從運至,豬肉漲至一元餘,雞蛋漲至五角多,牛肉幾乎絕跡,街市等於虛設,故又呼香港為“餓港”。輪船阻滯,船塢停廢,商店歇業,銀行擠兌,一時社會秩序,紛紛大亂,孤懸海中,呼救不至,故香港又變為“死港”。 (香港)帝國主義者不覺怫然大怒,無可再忍,七月二十七日,召開公民大會,電請倫敦英皇,立即用武力攻打廣州,驅逐“過激黨”,說廣東人都是過激黨。同時又積極勾結廣東反革命派梁鴻楷、胡毅生、魏邦平、朱卓文等輩,供以銀械,推翻新成立之國民政府。關於前者,倫敦英皇因本國無產階級之不穩,各殖民地之環伺,各帝國主義間之衝突,結果對於香港請求用武力干涉廣州,置之不理。關於後者,被罷工工人發覺,舉行大示威運動,請願政府肅清反革命派;只刺殺援助罷工最力之政府要角廖仲愷先生,算是他們一部分計劃之實現。此時罷工和政府都到了一個危急存亡的境地,是罷工以來最緊張的時期。

    我方已經看到省港交通斷絕,有兩大問題須立即解決:其一,即廣東糧食、燃料不足;其二,即預防各帝國主義協以謀我。於是實行“特許證”制度,訂定“凡不是英貨英船及經過香港者可准其直來廣州”。首先將上海與廣州間之航線打通,其次將暹邏、安南與廣州間之航線打通,並準日、美等國輪船來粵。原來廣東米糧向來仰給海外,以香港為總轉運之門戶,如不溝通海外直接航運,必成坐困;再則此時廣東工業尚不發展,貨品無以自給,如下特准日、美等國貨船直接運來,亦係自困。此特許證制度,一在圖謀廣東經濟之獨立自存,一在撤散帝國主義間之聯合戰線。此特許證由商務廳、公安局、外交部、罷工委員會共同審查簽字發出。此特許證制度實行後,上海、暹邏等處商船聞風而來,美國大來公司、日本三井洋行及各國商船要求領證復業。於是商船直達黃埔者,每日平均四十餘艘,為亙古以來所未有。這也是使得香港帝國主義眼紅氣憤,堅決再求一戰。我們要在此地鄭重聲言的,就是“凡不是英貨英船及經過香港者可准其直來廣州”這一個政策上的原則,是此次省港罷工能夠堅持如此長久之第一個重要原因。

    此外應連帶說及者二事:

    一、修築中山公路。罷工委員會的眼光,不僅敏銳,而且遠到。認為打倒香港根本辦法,即為黃埔開埠。孫大元帥在時,再三注意及此。故提議修築從廣州至黃埔之馬路,凡長七十五里,定名為中山公路,兼以紀念國父也。築路工人凡三千餘人,有築路委員會管理之。

    二、特別法庭運動。罷工起後,香港帝國主義派遣大批走狗溷入廣州,造謠搗亂,破壞罷工,罷工委員會爰設會審處以審訊此等走狗。有林和記者,運動海員復工,會審處以其情節重大,判以槍斃;自然須送政府法庭複審執行。其時廣東檢察廳長盧興原以“尊重法律,保障人權”、“破壞罷工,罪不至死”為辭,提出抗議,罷工工人大憤,以為此次罷工,系反帝國主義的革命的非常時期,不能以普通法律,寬宥國賊。況中國國民黨黨綱明明確定:“凡賣國罔民以效忠於帝國主義及軍閥者,無論其為團體及個人,皆不得享有此等自由及權利。”林和記“不僅賣工,實屬賣國” ,“即使戮之於市,亦足大快人心”。故要求國民政府另設特別法庭,以處斷此項破壞罷工人犯。結果,政府准予所請。不過可惜特別法庭成立之後,仍落在盧興原手裡,一切走狗漢奸,他為之設一專門辯護的律師,什九宣告無罪。罷工工人又無所謂法律知識與政治權力,除掉事後乾罵兩聲盧興原庇護走狗之外,還有什麼方法哩。

    [编辑]

    廖仲愷被刺的原因。肅清反革命。左派執政。如何渡過難關?取消特許證。工商聯合。預祝昇平運動。北上外交代表團。香港總督換人。金文泰變本加厲。提出解決罷工條件。東征與南征。罷工運輸隊。四代表之派定與八華商之來省。糾察封鎖線擴張及其犧牲。

    第二時期,從八月二十日廖公被刺起至一月一日國民黨大會止。

    廖仲愷先生為什麼被刺?此處不能不略述當時的政治環境。自從打敗劉、楊以後,國民政府成立,在政府中顯然分成三派:一派以許崇智為領袖,而魏邦平、梁鴻楷及所謂粵系軍官屬之;一派以胡漢民為領袖,而一般官僚及失意政客屬之;一派以廖仲愷、汪精衛、蔣介石為領袖,而左派黨員及工農群眾屬之。這三派開始便明爭暗鬥。其時第三派主張軍政、財政、民政統一最力,其議案經過若干波折終歸通過。這自然於一般反革命之軍閥官僚貪官污吏大大不利——不是於他們割據地盤不利,便是於他們霸占稅收不利,或是與他們貪贓枉法不利。廖先生身兼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及省政府財政廳長,財權在握,並且雷厲風行進行財政統一決議案,於是遂遭反革命派之忌,而買兇殺之心以決,許、胡高高在上,其部下軍閥官僚政客協謀刺廖,亦不能洞燭幾微,預為防範。反革命派一面在報上捏造共產與反共產之爭(其實劉楊造反,亦以“反共產”為口號),一面從暗中煽動主軍與客軍之分,而暗潮劇烈,已達極點。香港帝國主義者見此弱點,乃從而勾結之,資以金錢槍械,文華堂二百萬元之賄賂,江門梁鴻楷部新軍械之發現,皆其證也。帝國主義及反革命之軍閥官僚政客團結一致,而廖先生死矣。於是而有八月二十日中央黨部門首之喋血。

    先是反革命派陰謀,國民政府委員未嘗不知,然以派系複雜,無法處置。罷工工人雖有八月十一日之肅清內奸大運動,壯政府之膽,而政府終不敢動彈,懍然袖手。及八月二十日廖案發生,方下最後決心,解散梁鴻楷、魏邦平、鄭永琦、莫雄等部,並下令捕拿胡毅生、朱卓文諸人。隨後許崇智請假赴滬,胡漢民出使蘇俄,而廣東政權完全遞入左派之手。此一時期,可說是左派執政。

    在此時罷工工人與國民政府差不多相依為命,有存則俱存,亡則俱亡之勢。其所處的環境,異常惡劣,異常危險。在廣州,是謠啄繁興,反側蠢動;在全省,是陳炯明陷落潮、惠,鄧本殷進攻江(門)、台(山),中山縣土匪佔領縣城;在省外,是香港勾結北艦南來,資助陳、鄧反攻;全國,是各地運動摧滅,反動勢力益展。我們要怎樣渡過此一難關呢?

    比方特許證除為圖謀廣東經濟獨立與撤散帝國主義聯合之作用而外,實在還有使得廣州商人有生意可做的重要作用,這是可以公開說的,在沙基慘案發生之後,愛國空氣,高漲一時,商人停止貿易,尚可隱忍。等到時候稍過,熱潮稍低,商人必蒙頭一想,自言自語道:愛國好呢?做生意好呢?料想大家的結論,必是愛國固好,做生意更好。省港交通既經斷絕,如不另闢航路,那有生意可做。另闢航路,如不加以限制,勢必影響罷工。此時一面“體恤商艱”,一面“保障罷工”的法子,只有特許證。不幸當時有一部分商人,不體諒罷工委員會此層意思,“聰明一世,懞懂一時”,竟受反革命派政客官僚所挑撥愚弄利用,挺身出來反對。問其所持理由,則曰手續麻煩,手續費太重。這本是枝節問題,罷工委員會准予減免,惟不能取消特許證;商人仍堅決反對,主張根本取消。但工商為社會兩個有力基礎,何能發生分裂,為帝國主義與反革命派所乘;並且香港帝國主義者正在打算勾結商人,藉以反對罷工。罷工委員會有見及此,廖案發生後數日,自動取消特許證,並進一步而提倡“工商聯合”,邀請四商會共同商定善後條例,仍以“凡不是英貨英船及經過香港者可准其直來廣州”為原則。共同蓋章,張貼佈告,以資遵守。本來中國工商業不能自由發展,即在帝國主義之侵略與束縛,帝國主義實為全國人民之公敵,廣州大部分商人幸而深明此義,接受罷工委員會工商聯合之提議,積極進行,於是商人亦一同站在反帝國主義之戰線上了。我們又要在此地鄭重申言的,就是省港罷工能夠維持如此長久,工商聯合政策,亦是各種原因中之一重要原因。工商聯合以後,算是內部衝突問題,得一解決,我們才放心,聚精會神於抵抗帝國主義與肅清反革命派種種工作了。

    不過此時廣州市面,謠言四起,杯弓市虎,人心惶惶,鎮定人心,是此時當務之急。於是乃有統一廣東預祝昇平之運動,舉行提燈大會,以“反革命肅清,廣東得太平”為口號,經過此次廣大宣傳,人心方暫安定。

    再則北方各地運動,依次降落,廣東孤軍奮鬥,如何做得;況且沙基慘案真相,全國尚未周知,沙基慘案條件,亦須聯絡全國力爭,於是而有北上外交代表團之發起,由各界各出代表二人及罷工代表八人組織之,一面為省港罷工減輕負擔,一面也是想擴大全國聯合奮鬥。

    香港帝國主義者,八月二十五日還開了第二次公民大會,以前次電報,英皇置之不理,乃改電首相,仍請用武力干涉廣州,措辭極其哀婉,意志極其憤懣。結果英倫首相答复:“香港苦處我是很繫念的,不過現在無法出兵。”老鼠跌在糠缸裡,空歡喜一場。總督史塔士以處理罷工不當,此時也滾蛋了。繼之者為金文泰。據說金文泰通曉華語,人甚和平,服膺孔子,主張讀經,常說:“假使華人讀經,此次罷工不致發生了。”一般空想家,預言以金(文泰)易史(塔士),罷工可望解決。誰知此公下馬,就說:“倫敦既不贊成向廣東宣戰,我們尚可用別的法子對付。”什麼法子呢?拿出大把花白的銀子,大批明晃的槍砲,左手遞給陳炯明,右手遞給鄧本殷。準陳逆在香港設立機關,招兵買馬;並准其在香港市上,得自由捕拿過往的汕頭罷工工人、海陸豐農民以及革命學生,達二百餘人。一面又勾引北洋四艦南來,圍困廣東;一面又嗾使林警魂、袁帶率領土匪陷落中山(縣)。眼光四射,運籌從心。九月二十八日,香港中等華商冒昧來省,進行調停罷工,罷工委員會將對香港沙面及學生要求之三十條件交其帶港,金文泰板著面孔對華商說:“誰叫你帶回條件來!”此次都不大和平了,或者只此一回,下不為例罷。

    廖案發生後,一方面以其時政府方從事於肅清反革命派及東征南征之準備;一方面以上海北方各地運動低落,省港罷工勢成孤立;罷工委員會本可在相當條件之下收束罷工(因為取消不平等條約與沙基慘案條件已經交付北上外交代表團聯合全國去爭)。九月二十二日,政治委員會亦認為提出解決罷工條件之時機已到,謂“此條件之提出,於國民革命運動至有利益,如對方能承認吾人之要求,則國民革命運動必因以日臻強固;如對方表示拒絕,則世界知曲直所在,於國民革命運動亦有促進之效能也”。恰巧九月二十八日香港各邑商會聯合會代表十餘人來了,罷工委員會即將條件交去。但是金文泰正在大規模的指揮如意的搗亂廣東,雖明知陳、鄧等是些破爛的工具,不值所向皆捷的國民革命軍一擊,但這是帝國主義者利用惡勢力對付敵人常用的慣技,在歷史上是有前例的,如前年英人利用希臘攻打土耳其,俄國革命時帝國主義者利用白黨攻打蘇聯政府,不管他們準備夠不夠,只管自己需要,強迫他們去打,故結果都失敗了。金文泰此種計劃尚未試一試,如何肯罷手接受條件。 “誰叫你帶回條件來!”這是可以預料得到的。

    我方也準對著香港帝國主義此種計劃而反攻。此時廣州市內及附近反革命派軍隊都肅清了,國民革命軍放心的以一支大軍東征,一鼓而下惠州,再鼓而佔汕頭,東江以次收復。再以一支大軍南征,一鼓而平高雷,再鼓而入瓊崖,南路以次底定,前後不過兩月。罷工工人更為興奮,組織運輸隊,運輸輜重,接濟前敵;組織宣傳隊,隨從大軍向民眾宣傳;組織衛生隊,救護戰場傷亡將士。罷工糾察隊請纓出征,上陣殺賊,政府責令鞏固後方。是役也,計罷工工人死者數十,因勞致病者數百。國民革命軍以“不籌餉,不拉伕”為口號,但一般市民向存兵凶戰危的觀念,誰肯應募去冒生死不測的危險,罷工工人擔任運輸,一方面使革命軍宣言的實踐,一方面使革命軍行軍的神速,也是使得東征南征能夠容易成功的一個原因。

    東征、南征將近勝利的時候,香港帝國主義戲法為之一變。因為陳炯明佔領汕頭時,汕頭罷工立被解散,港、汕交通已為恢復,革命軍一到汕頭,罷工工人又捲土重來了。鄧本殷受香港八十萬元,專僱輪船八艘,載運糧食赴港,賴以苟延殘喘,革命軍攻入南路,此項接濟又被我們截斷了。勾引南來之北洋艦隊,又復逡巡沿海,不敢進窺虎門,只得悄悄的率隊北返。香港買辦階級固然依附香港政府,惟其意旨是遵,到底罷工太久了,中、小華商受“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之慘痛,乃忿恨香港政府,同情國民政府,於是而有懇親團之組織。十二月二十六日來省,共有三百餘人。繼華僑又有參觀團之發起。香港帝國主義在此時,外既軍事失利,內又居民叛離,心生一計,宣布派遣遮打、賓那、周壽臣、羅旭和四人為赴省解決罷工代表,但是始終不見出發,無非藉以欺騙華商,緩和其反感而已。懇親團抵省以後,香港政府恐其有變,突然另派華商代表八人來省,問其是否代表香港政府?則曰不是,只代表華商。問其是否有權解決罷工?則曰無權,只商量經濟條件。罷工委員會答复:“我們是反對香港帝國主義,並非反對華商,華人與華人談判,太不好看。我們固然要經濟條件,同時亦要政治條件,只談經濟條件,何能謂為根本解決。諸位同胞來省,我們很歡迎,很感謝,請轉告香港政府,所派定之四代表,放膽來省,我們早就準備誠意解決罷工了。”這就是香港帝國主義變戲法之又一幕。

    東江南路收復以後,罷工糾察隊的海口封鎖線也擴張了。從前,糾察封鎖僅限珠江口一帶,東起深圳,西迄前山,現在則東至於汕頭,西至於北海了。蜿蜒數千里,旌旗相望,金鼓之聲相聞。其防區大概是這樣的,白鵝潭之附近河南、芳村、花埭、黃沙、沙基為一區,以三支隊駐之。陳村、大良、容奇、潭州為一區,以一支隊駐之。江門、公益埠、斗山、廣海,沿寧陽鐵路一帶為一區,以三支隊駐之。石岐、前山為一區,以兩支隊駐之。深圳東至沙魚涌西至寶安南頭為一區,以三支隊駐之。太平為一區,以一支隊駐之。汕頭為一區,以一支隊協同汕頭罷工委員會糾察隊駐之。其餘則於淡水、陽江、水東、雷州、北海、瓊州島等處設辦事處,配以糾察數班數小隊不等。水面有小艦十二隻,往來巡查截拿。從此“廣州表面發達,河內有各種旗幟之船,但無英國的;此種船與上海及別埠交通,而不至香港,因受罷工領袖嚴格的命令,香港無可奈何”。 “因之香港在本國許多定貨只有擱置。此六月間,實際與國內工廠無新的貿易,地價及股票跌落至百分之五十,地方的公司減少。”(錄香港某西記者對倫敦之通訊)這樣一個隊伍,雖說二千餘人僅只二百枝槍,但在香港帝國主義者的碧眼黃瞳中,是值得驚懼的。始則大罵糾察,如何勒索,如何受賄,繼則直接的或間接的勾結土匪奸商甚至不良軍隊對糾察加以襲擊了。如沙魚涌之役,糾察與鐵甲隊死者數十,便是香港以兵艦飛機巨砲協助土匪羅坤幹的。太平之役,糾察死八人,便是香港指使當地奸商土匪幹的。中山之役,糾察全軍覆滅,便是香港以槍械資助土匪袁帶乾的。其餘各地,尤難指數。最近還有白鶴之役,淡水之役,前山之役,此乃後話不提。糾察在我們眼中卻是值得欽佩的,為什麼呢?他們武器雖少,大部分雖赤手空拳,然而他們不惜犧牲生命而忠於職務(亦正因忠於職務而為一部分名雖中國國籍實則帝國主義走狗之中國人所不喜),前者僕,後者繼。在上頭指揮者通盤籌算,囑糾察要嚴密封鎖與避免衝突(其實此項原則已經自相矛盾)。但是槍聲一響,隊員則爭先恐後踴躍應敵了,大隊長或支隊長,遵奉上頭命令加以製止,隊員悻悻然說:“我們不是要打倒帝國主義嗎?何以帝國主義打來,我們還不打去?”我書到此,我淚奪眶而出了,假使中國有充足武裝,收回香港亦是容易的事,然而現在國勢有所不能。

    [附]此條件即“香港罷工工人恢復工作草案”,全文如後:

    一、香港華人應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罷工、教育、居住及舉行救國運動與巡行之絕對自由權(凡被解散之工會須恢復之)。

    二、香港居民,不論中籍西籍,應受同一法律之保障與待遇,務須立時取消對華人之驅逐出境條例,笞刑,私刑等之法律及行為。

    三、香港定例局之選舉法,應行修改,以增加華工選舉權及被選舉權。

    四、香港政府應制定勞動法,規定八小時工作制,最低限度工資之締結契約權,廢除包工製,女工、童工生活之改善,勞動保險之強制施行等。制定此項勞動法時,應有工團代表出席。

    五、不論公私機關服務人員及職工,皆一律恢復原有工作,不得藉故拒絕或開除。以後並不得有政治的或經濟的壓迫及報復等事。

    六、不論公私機關服務人員及職工罷工期內工資照給。

    七、所有因罷工而被捕者,應立即釋放,並不得驅逐出境,及因罷工或嫌疑而被驅逐出境者,應一律恢復自由。

    八、所有罷工期間因欠租致被香港政府及業主拍賣家私等項者須賠償其損失,並准其居住原屋,免收罷工期內之租項。

    九、香港政府公佈七月一日之新租例,應立仰取消;並由宣布取消之日起,實行減租二成五。

    十、在香港各國代表與中國工人代表組織賠償委員會,應由香港政府負賠償香港中國工人在罷工期內之損失。

    十一、凡輪船工廠公司一切大小職務,華人皆有平等享受之權,香港政府應不分中籍西籍,一律平等憑證(如客船往返口岸,中國人有權行使船主及司機職權)。

    十二、未罷工以前,香港政府所給予華人一切憑證及牌照,應繼續有效。

    十三、凡工廠及大公司貨倉有一百人以上者應設立工人宿舍,免收租項。

    十四、凡未參加此次罷工運動之工人須一律開除,俟用盡罷工工人,方許再用未罷工者。

    十五、香港境內,應準自由行使中國貨幣。

    [编辑]

    國民黨第二次代表大會。左派地位一時動搖。香港帝國主義之幻夢。國際形勢與全國形勢。香港宣布停止解決罷工。廣州商人之忿怒。罷工工人之苦況與援助罷工週。香港商人醞釀罷市與第二次罷工。黃埔開埠之促進。十萬大兵之恫嚇。勾結右派之襲擊。嗾使海關之停關。

    第三時期,從一月一日國民黨大會起至三月二十日中山艦事件止。

    一月一日中國國民黨開第二次代表大會於廣州,這件事為什麼與罷工有絕大關係呢?就因經此次大會之後,國民黨左派地位隱約的發生了動搖。本來廖案發生以後,左派掌握政權,取絕對不妥協態度,於是一般右派趕赴北京而有西山會議之召集,繼又在上海而有偽中央執行委員會之設立,專門與廣東政府左派對壘。廣東此時亦有一般曲解中山主義有意無意的與上海北京右派遙為呼應之組織。右派的口號雖然是反對共產黨,其實是反對左派執政。共產黨此時忠於國民革命,並未在廣東政府取得列席位置,何可反對;其可招反對者,不過他竭誠贊助左派而已。在第二次代表大會時,表面左派仍極強硬,實際已對右派讓步。此時上海右派亦分兩派:一派主張維持偽中央反對廣東左派到底;一派主張站在外面反對無濟於事不如回粵活動較有效能。大會開過了,右派或明或暗的紛紛來粵。左派在此時似進似退的而無一定應付和處置的堅決主張。此種政治情形,香港帝國主義者那有不胸中雪亮之理。於是幻夢就開始了,以為廣東不久就有政變,左派倒塌,右派登台。既然如此,又何必急於解決罷工呢?與其今日接受左派執政時之厲害條件(其實並不厲害),何如將來接受右派登台後之便宜條件(甚至於無條件)。所以香港帝國主義者天天向世界宣傳,廣東有急進穩健兩派,穩健派不久就會得勢。

    況且,從國際形勢看,羅加諾會議方告成功,英國外交大告勝利,張伯倫躊躇滿志的認為帝國主義間從此可以聯合了。再從中國形勢看,英、日兩帝國主義正從事張、吳之聯合,變反奉戰爭為反國戰爭,打敗國民軍,重建張、吳統治下的反動政局,以分討南、北二赤。這樣,又何必急急於解決罷工,所以香港帝國主義者率性於一月二十五日宣布停止解決罷工。

    香港帝國主義這個宣布很巧妙,把無誠意解決罷工責任輕輕推在國民政府身上。其實此次罷工是人民反對帝國主義的慘殺,工人自動罷工,與政府無關。可是政府早就希望罷工早日解決,其誠意表示:第一次,曾派重要官員到港。第二次,港官到省表示將罷工條件分為政治經濟二部,政府答應如經濟方面原則若能承認,分開亦無不可。第三次,港方對於恢復工作一層,商店倒閉,無業可複完全復工有些困難,我方也表示可以相當讓步。其委曲求全,可謂至矣盡矣。一月二十五日交涉署將此真相露佈於世界。此時廣州四商會看到香港政府宣布停止解決罷工,是很憤怒的,通過一決議案,說:“此次罷工實為人民自動出於愛國運動,爭回國體與人格,各工友如此犧牲熱烈,我等商人亦應聯合一致熱烈援助,務求達到香港完全承認復工條件為目的。”

    天氣寒冷了,幾萬罷工工友住在空洞無遮的房裡,睡在塞門德土的地上,罷工委員會因經濟關係,又不能為置床板,置草墊,地上只是一張裝貨的草包。兩個人共蓋一張棉被,又短、又窄、又薄、材料又不好,兩人共蓋,你也想多蓋一點,我也想多蓋一點,相互一扯,棉絮就分兩個半邊,或是一個大洞。每人發給棉衣一件, “僧多粥少”,尚有萬餘人取不到。只有棉衣,沒有褲發,有的因褲破不敢出街。又如罷工醫院,通常每日門診者五、六百,留醫者三、四百,死者約二十人。其病多半是腳氣病,因為睡在塞門德土的地上的原故。有些是癆病,因為東征南征操勞過度的原故。女工在醫院產育,因設備不周,往往發生危險。罷工工人的苦楚,真是一言難盡。不知真相的人,以為罷工工人有飯吃,是住在皇宮裡享福哩。此真相宣布後,廣東各界既憤英國帝國主義之無誠意解決,又見罷工工友之如此犧牲,於是發起舉行“援助罷工週”,宣傳演講:售章捐款;授旗慰勞;遊藝娛樂;給獎鼓勵。

    陰曆年關到了,即商店收債的時候到了,香港自罷工後,報窮案日必數十起,收盤倒閉者日有所聞。十一、十二兩月倒閉者三千餘家。有些勉強支持的,一到年關,這個年頭兒,怎樣得過。香港政府本來從倫敦政府借來三百萬鎊,以為救濟商業之用。但是這款是不好藉的,譬如商家欠債二十萬,而十萬最急,銀行存款,因罷工關係政府不准取出,只能向政府借,政府則以商業產業作按(押) ,而減低其成數;同時政府向銀行將款取出(實際即商人存於銀行者)付與商人。這樣一來,政府一文不出,而得按業;如到期不還,政府得沒收其按業,危險一。借得十萬後,債主聽到消息了,紛紛臨門催討,二十萬都要還,商家無法應付,只有倒閉,危險二。這些都使得商人恐懼與憤怒。原來香港華商的派係是這樣的,一為老派,華商總會屬之,此派完全是紳士退伍官僚與買辦階級,他們是帝國主義走狗,前時所謂公民大會電請倫敦用兵攻打廣州,他們是贊成者之一;電致海外華僑截止援助罷工款項,也是他們幹的。二為中派,南北行屬之,他們只顧做生意,不甚管事。三為新派,各邑商會聯合會屬之,以地方主義相號召,多屬中小商人,頗傾向國民黨;就中以新產生之懇親團一般人為最左傾;惜乎此派有些人為何世光收買變節了。罷工半年餘了,先前不免錯怪罷工工人,後見罷工工人及省城政府充分錶示誠意解決罷工,而香港政府不肯,於是新派就不覺發生反對香港政府之情緒了;中派亦有同情之趨向;特別在此年關更促進他們之激烈。香港罷市之風傳,遂一時陡盛。罷工委員會自然絕對贊成,去年罷工開始時,本擬聯絡商界一致行動,今罷市雖晚,仍可為助。並准開一特例,年關前後,準省港交通暫時恢復,予華商回省以便利。同時又派人落港運動第二次罷工。結果因香港帝國主義之嚴厲壓迫,聲稱如罷市則沒收財產;捕拿監禁;並不准港輪上省。商人終竟膽小,不敢動彈;只第二次罷工,回省者約一萬人。

    廣東經濟不能發展,在於受香港之限制壟斷壓迫,凡稍有民族思想的人,都知道經濟獨立之不容稍緩;況乎罷工已成為長期之奮鬥,亦有安插工人作工之必要。從前孫大元帥在時,已有黃埔築港規劃,此時廣東各界更努力於黃埔開埠之進行了。首先成立“黃埔開埠促成會”,一面從事宣傳,一面從事計劃。

    上面說過香港帝國主義者幻夢開始了,但是帝國主義者幻夢之中又出以毒辣之手段。

    第一個就是十萬大兵之恫嚇。不久以前,日本出兵滿洲,香港帝國主義者極力嘉獎,說這才是辦法囉。其躍躍欲試,已可概見。果然天從人願,上海《字林西報》(英帝國主義在中國的機關報)轉載倫敦消息,說:“英國決將用武力干涉中國,預定十萬大兵,北攻天津,中攻滬漢,南攻廣州。”同時北京二月十九日專電,英公使向北京政府提出質問:“究竟是否有力製止粵省排英?否則,英當代加重大教訓,英國國會業已同意,預算將來每日對粵軍費一百五十萬。”這是多麼可嚇的一個消息呵!香港帝國主義者更大張其辭,彷彿八十年前炮轟廣州城的血幕就要開始了。在無世界常識的人們,一聽著定要屎滾尿流。在我們呢,X光線的眼睛,乃高聲叫道“歡迎”。英帝國主義此種政策的作用,顯然是恫嚇民眾,以便於所謂“穩健華人”於民眾驚懼無措之餘,好提議解散罷工。不過這個紙老虎被揭穿了,恫嚇的作用也就煙消霧散了。

    第二個便是勾結右派之襲擊。在國民黨代表大會以前,留省右派與香港帝國主義者還是“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大會以後,卻是“拂牆花影動,疑是玉人來” 了。他們經過香港,照例是“酒闌燈炧,情語纏綿”。臨別之時,又是“送君南浦,傷如之何!”特別是有名的中國公使伍廷芳先生之公子伍朝樞,最受賞識,推為穩健華人之巨擘。自香港輔政司來省“驚艷”之後,接二連三就是交涉使傅秉常秘密“遞簡”。往來奔波,委實難為了他。結果一萬萬賄賂終於成功了。 (蔣介石先生已在致張繼函中敘明)伍君在政治委員會席上,這一個月來,別的問題一概不管,每次只從懷裡摸出一些高鼻子的函件來,不是說罷工會留難,就是說糾察隊索賄。他極乖巧,摸出來給大家傳觀,卻不下斷語,讓左派去愁眉皺眼,慨嘆連聲。此時他方嫣然乘機說道:“政府應予以裁判呀。”左派當時墮其術中,有時也發發小雷霆。譬如德國船被扣兩隻,是伍君告發於政治委員會的,左派果然認為違反政府的外交政策,對罷工委員會深致不滿,大加聲斥。幸而罷工委員會在港截獲的電報,其中有云:“英商因華經理及德國公司的幫助,也做一些貿易,但一切英國商標均須除去,以免糾察繁重的手續。”這明明是德商瞞運英貨,罷工委員會何得不予扣留。左派見此電後也就釋然了。不過東江南路都收復了,廣東統一而穩固了,危險時期已過了,確實不十分需要罷工工人幫助了,左派意態動搖,亦固其所。況乎忽而浸潤之譖,忽而膚受之炧,縱然心硬也會軟化幾分呀。顯然的,自經右派之襲擊後,政府與罷工工人中間有了一道鴻溝了。此外吳鐵城更是點兵派將,向市民大做其宣傳:“你們看,罷工工人簡直比劉、楊兵士還兇。”後來索性仿照上海工部局伊文生的辦法,不加警告,向罷工工人開放排槍,結果死一名,傷者數名。還是罷工委員會以為在國民政府下而有向民眾開放排槍之事發生,太不名譽,與政府協商陰消,故未見報。

    第三個是嗾使海關之停關,中國海關稅務司都用英人。其名雖是中國政府之一機關,其實是英國帝國主義之一府庫。中國海關監督,不過“臘則季氏,祭則寡人”,擺擺樣子罷了。粵海關稅務司卑路,原本是一軍官,二月十九日從香港回來,二月二十日(星期六)十一時訪交涉使傅秉常陳述:“罷工糾察扣留八艇貨物,未經稅關查驗,糾察如此做法,彼實不能執行職務。”晚八時又送來一公文,稱“因糾察扣留未經海關查驗之八艇貨物,妨害其職權之行使,只得於二十二日(星期一)起停止驗貨起卸”。星期日政府照例不辦公,卑路在這當兒寄此公文,使政府來一個措手不及,多麼巧妙。入口船隻不經關驗不能卸貨,即能卸貨,如未得海關發給憑證,該船到其他口岸時,該地海關以其無開行地關單必將該船扣留;卑路此種對付廣州的手段,多麼厲害。卑路對政府說:“罷工會不聽政府命令,我來替你教訓。”對商人說:“我之停關,係為減少你們受糾察之壓迫。”這種離間政府、商人與罷工工人之感情的言談,多麼動人。二月二十二日終因稅務司英人卑路一紙命令而停關了,廣州口岸被封鎖了,這一個蛋搗得不小,不用說是香港帝國主義之預定陰謀,而同時亦有右派之同謀合作。卑路由港回粵兩天,此事便發作,此顯而明的事。右派暗與卑路商量好,藉此難題給左派做,左派果然狼狽不堪,而大罵罷工工人之不對。 (其實從前所定糾察檢驗貨物原則,並未有須經海關檢驗後方准糾察檢查之規定,罷工以來便是如此,左派初無異言。)此卻是隱而晦的事了。結果還是罷工會放還八艇貨物於海關,又經商會向海關嚴重抗議,各界一致激昂反對,卑路既已無口可藉,又見外間反對太烈,只得開關,此事告一結束。

    [编辑]

    中山艦事件。香港之幻夢又復沉酣。香港宣布對經濟問題之態度。英國礦工罷工。全國勞動大會。工農商學聯合。擁護省港罷工獲得勝利解決。香港勾結吳佩孚侵粵。出師北伐。組織北伐運輸隊。中英談判。談判延期。工會統一運動。教育宣傳運動。

    第四時期,從三月二十日中山艦事件起至七月二十三日中英談判延期止。

    三月二十日,罷工委員會突然被兵包圍,當時大家莫名其妙,後方知為中山艦事件。蔣校長事後聲明,此係其部下不聽命令所致,經將帶兵某連長撤差。惟自此事發生後,罷工確受相當之影響,特別在香港帝國主義一方面。

    先是香港帝國主義者與右派夜半私語海誓山盟以後,客觀上右派勢力異常活躍。右派也屢屢切實勸慰香港:“你們莫急急於解決罷工呀,我們就要登台了。”但是,佳音左等不來,右等不來,香港帝國主義者之幻夢不能不稍醒覺。等到不耐煩,三月十九日派杜應坤醫生來省。杜醫生本是廖仲愷先生之妹夫,但他是滿口“港憲大人”,廖夫人何香凝先生聽了作嘔,曾當面賜以“走狗”的嘉名的。杜向政府說,“港憲大人”有誠意解決罷工,已內定輔政司、律政司、華民政務司為代表,只須汪主席親筆寫一函去,三代表就可來省。汪精衛先生以此小節,當書一函付之,書函已在二十日事件發生之後。汪先生從此長期病假。杜醫生懷函返港,送給金文泰,金文泰樂不可支,大有謝安聞淝水戰勝過門折屐齒之概,出席西商會議,說:“汪先生已來函提議解決罷工,已派定代表三人,我亦照派三名代表就是”。分明是他自己提議,今則反謂汪主席提議,顯見帝國主義者要在外交上佔上風。金文泰笑嘻嘻又說:“報告諸位一個好消息,就是二十日廣州政治已上軌道了。”聽眾亦報以歡笑,高呼萬歲。於是香港將醒之幻夢又復沉酣了,三代表仍不出發,自然是等廣州政治入軌之佳音。四月九日不得已方派輔政司來省刺探消息,與伍朝樞作非正式之談話,返港以後,香港政府正式佈告:“本年四月八日、九日,律政司金培源君,在廣州與伍朝樞君於解決罷工正式會議之前,先行非正式談話。彼此盡情披露,接洽甚歡。於是金培源君遂表示香港政府對於罷工期內工金及不能複業損失的賠償,均不給與;亦不容許此項辦法。……”所謂盡情披露者,金培源還提出實業借款與廣九、粵漢接軌問題,不過此佈告未經敘出耳。關於經濟問題,在以前香港政府因為面子關係,雖不願意出錢,然而並未正式宣布決絕;香港商人出錢,香港政府至少已經默許,如去年年終派八華商代表來省談經濟條件可證。今則露骨的不承認賠償原則,而且佈告天下,咸使聞知,態度何等鮮明!何等強硬!香港帝國主義者為什麼突然如此呢?不用說,因中山艦事件發生以後,雖然右派未即聯翩登台,尚嫌美中不足,然而右派此時確實乘機蜂起,到處分裂民眾勢力,究竟不無希望。

    此時英國礦工大罷工已起。我們在去年十一月已經在罷工代表大會斷言英國六個月後必有大罷工,果然,幸而言中。礦工罷工,震動了英國社會的基礎,這自然給予罷工工人以巨大的興奮,而最後勝利終屬我們之自信心更為堅決。英國十萬大兵進攻中國之餘驚,自然完全消滅。罷工工人與廣東各界舉行援助英國罷工種種運動甚力。

    五月一日至五月十四日,開全國第三次勞動大會於廣州,廣東全省第二次農民大會、廣東全省第六次教育大會亦同時舉行。全國工會代表、全省農民教育代表群聚於此,革命空氣異常緊張;慰勞罷工工人;罷工工人自然大為興奮。在四商會歡迎席上,提議改為工農商學聯歡大會,並通過七條決議案。第二條即為擁護省港罷工使得勝利解決,主張由國民政府、香港政府、廣州商人、香港商人及罷工工人五方面舉出代表組織委員會,商量解決罷工。省港罷工原為民族問題,並非罷工工人私人問題,故應由各方面共同解決。再則自香港政府佈告不承認賠償原則以後,旋見廣州政局並無紛擾,國共兩黨仍然合作,乃改變其口吻說:“香港出錢未為不可,不過恐其落在罷工領袖及過激派手中,仍用為繼續反對香港之用。”此五方面共組之委員會,亦含有打破此種陰謀說話的作用。後來工農商學聯合委員會執行此決議案,曾請四商會派兩代表落港,徵求香港商人同意,並託其轉徵香港政府同意,結果是香港帝國主義者置之不理,亦可見其頑強已極了。此時廣州工農商學聯合運動特盛,因而“國民的聯合戰線”日臻鞏固。

    香港帝國主義者幻夢右派登台,前面已經說過。誰知天不做美,中山艦事件旋即大白,廣州政局依然無恙,不久而伍朝樞以出走聞,傅秉常以私逃聞,吳鐵城以被囚聞,鶯鶯、紅娘、惠明都沒有了,香港帝國主義者不能不“驚夢”了;由是乃轉而求之於北。其時英日、張吳聯合,已經成功,所謂討赤軍攻入北京,國民軍退守南口,吳佩孚勢力有穩定的趨勢,香港帝國主義者以二千萬元助吳作軍費,信使往還,催其早日攻打“南赤”。此時我國民政府基礎既固,桂湘先後響風來歸,為防禦吳賊南下,亦決意出師北伐。本來北伐準備已久,故出師異常迅速,一鼓而下長沙,再進而佔岳州,會師武漢,料也非難。罷工工人仍組織北伐運輸隊,三千餘人,湘、粵之交為五嶺山脈,崇山峻嶺,異常險阻,當此潯暑炎蒸,重擔渡嶺,其困苦可知。罷工工人因而致疾者凡四、五百人。

    這裡要敘到中、英談判了。我政府因“得以進行本國統一革新之工作”,故應人民請求,六月五日,毅然致函於香港政府,提議商量解決罷工。香港帝國主義者則答以罷工已成過去事件,願派代表商量排英貨問題之解決。我政府回函,聲明罷工仍為政治上經濟上一件要事,但亦可磋商廣東人民業已維持一年之排英貨運動解決之方法與手段。此外關於技術上有所詢問。七月十五日中、英談判終於在廣州外交部實現了。我政府代表為外交部長陳友仁、財政部長宋子文、中央黨部宣傳部長顧孟餘。對方代表為香港律政司凱普,華民政務司哈利法斯,沙面英國總領事白利安。第一次會議(十五日)只我政府代表致了一篇歡迎辭。第二次會議(十六日)我政府代表提出一意見書,大意是說廣東人民發生排英之直接原因,由於沙基慘案:沙基慘案之重要背景,由於上海五卅慘案。廣東為什麼有省港罷工與經濟絕交之排英運動,因為“廣州為中國民族主義最大中心點,無怪其於此案堅持民族主義以相對待,而視為中國民族主義與外國帝國主義間鬥爭之顯著表示也”。中國以民族主義與外國辦交涉,這算第一次,也算是外交史的新紀元。此外並質問為什麼香港對廣東實行經濟財政封鎖?為什麼拒絕國民政府在沙基慘案發生所提議的解決條件?第三次會議(十九日)英國代表提出答復書,謂五卅屠殺係自衛行動,沙基慘案系中國先開槍,省港罷工系少數人強迫,香港並未封鎖廣東。第四次會議(二十一日)我政府代表提出反駁書,引證據理,指斥其推諉圖賴。談判到此,我政府代表提出解決辦法,組織一公正的第三者考察法庭(按即國際仲裁)。惟此事須延宕時日。如為早日恢復兩國關係計,主張兩方協力分任擔負:第一,應保障不再有沙基慘案發生,此種保障,在於整頓沙面海陸駐兵,並限制英國砲艦拋泊國民政府領土河面;第二,根據極公平原則,賠償沙基慘案死傷家屬;第三,解決因香港、廣東通常關係破裂所發生的大失業問題,應籌備大宗款項。英國代表對組織第三者考察法庭案,表示須請示本國政府。對早日恢復關係之三條件,表示反對,並聲言解決問題不能包含賠償在內。我政府代表表示讓步,提議在第三者法庭未成立以前,應行借債,此項借債,雙方分別擔任,如將來英國在第三者法庭得到勝利,香港擔負之借債,由國民政府償還。此種讓步,可說讓到極點了,英國代表仍表示反對。英國代表提議,欲以實業的借款,貸與中國,以為開闢黃埔港口之用,而以建築粵漢、廣九兩鐵路接軌為條件,其監督款則依照廣九鐵路協約,僱用英國總工程師總管賬各一人。此日,我廣東工、農、商、學各界召集十萬餘人之示威大會,發布力爭沙基慘案與省港罷工條件的宣言。第五次會議(二十三日),雙方以其提議寫成條文,繼續討論,結果是英國代表對於第三者考察法庭案,表示請示本國政府,我方代表對於實業借款案,亦表示請示本國政府,而中、英談判就此告一段落。雖非破裂,實已延期。延期要延到何時,這當然要看將來全國政局如何方能決定。英國帝國主義真聰明,他的實業借款提議,不僅不肯絲毫失本,而且還要從中得利,既想黃埔新埠造成英國管理的租界,又想兩路接軌造成香港商埠的需要,世界上打鐵算盤的,怕只有英帝國主義第一個會打罷。

    此期尚有二事應該敘及:

    一,工會統一運動。香港未罷工以前職工運動的弱點,即在工會未曾統一。可說分為三派:一為工團總會派,有七十餘工會,概系手工業,只海員工會算是大產業組織。二為華工總會派,約有三十工會,亦係手工業,重要的只電車工會。三為無所屬派,約二十餘工會,多系大工會,為機器工人,起落貨、煤炭、洋務等。故發起罷工時,沒有一個團體能夠指揮全港工會,不能不召集聯席會議,另組臨時指揮總機關,定名為全港工團聯合會。及返省以後,大家都知此種狀況不好,而工會統一運動之宣傳,甚為普遍。究竟因歷史與習慣關係,終歸不易統一。後來日子長久了,工會統一的意義與利益徹底了解了,而且有許多實例證明了,方努力進行此種統一工作,首先聯合的是機器工人,叫做機工聯合會,後改名為金屬業總工會。其次是運輸工人,叫做運輸工會聯合會。這是以產業聯合的。四月十五日,香港總工會成立,從此工團總會、華工總會無形消滅,而所有香港工會統一於香港總工會之下了。此後聯合​​成功的,尚有洋務工人,定名為西業工人聯合會。而建築聯合,街市聯合,現在進行中。

    二,教育宣傳運動,原來教育宣傳是很重要的,罷工開始便辦了一個宣傳學校。但仍不過以養成一般宣傳人材,為罷工時期對內對外之用,故不久停辦。此後因環境緊張,我們工作更為忙碌,遂不暇注意於此了。本年四月中旬成立一教育宣傳委員會,乃決定一大規模之教育宣傳計劃。設勞動學院一所,以各工會領袖為學生。分區設補習學校八所,以成年工人為學生。附設子弟學校八所,以工人童年子女為學生。另設婦女勞動學校一所,以女工為學生。各補習學校並附設俱樂部,日間上課,晚上娛樂。

    [编辑]

    罷工能夠持久的原因。客觀條件有三。主觀條件有四。罷工之將來如何?三條出路。請海內外同胞有個回答來!

    現在我們來作一個結束了。此次省港罷工得到一些什麼勝利,和這些所得勝利的意義,我另有一文叫做《省港罷工的勝利》,說得非常明白,此地不再贅及。

    如有人問省港罷工支持一年零兩個月的長久,其原因安在?我們的回答:在客觀方面有三:

    第一,英帝國主義之衰弱。歐戰以後的英國不像歐戰以前的英國了;戰前是壯年時期,戰後是暮年時期;以風前殘燭行將就木之年,那有精強力壯好勇鬥狠之能。經濟之衰落,無產階級之左傾,各殖民地之覺悟,都是使得英國誠惶誠恐寢饋不安的。假使在歐戰以前,兩次武力干涉之請求,十萬大兵進攻之恐嚇,決不會僅是造造空氣,必定會如鴉片戰爭之役,英法聯軍之役,炮轟廣州城,或者國民政府諸公有人做了葉名琛第二亦未可知。

    第二,各帝國主義間之衝突。帝國主義之衝突,是它的本性使然。廣東誠然是一塊肥美之肉,那一個帝國主義不想爭嚐一臠哩。近年來英、日、美在廣東的市場上競爭得很厲害,可是英貨則逐年遞減,日美卻逐年遞加。廣東排英,在日美便認為是取英而代的絕好機會。果然香港電請倫敦用武力干涉廣東時,美國提出異議了,大意是說因廣州一隅局部之事而引起戰爭,似乎不是良好辦法。又說恐怕因此局部戰爭,會引起日本之參戰,引起俄國之參戰,以至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又說此不幸事情最好不要發生,美國應調集兵艦在南洋及中國沿海一帶巡弋,如果此不幸事情發出,應作武裝調停。所以罷工委員會特許證條例宣布以後,日、美兩國公司首先要請複業,並願將香港、沙面商店遷移廣州貿易。香港英帝國主義者在報上淚流滿面的說:“為什麼我們帝國主義者不聯合起來呵!”

    第三,國民政府之強固。國民政府是打倒劉、楊以後才成立的,這個小娃娃雖然經過許多災難,究竟“吉人天相”,日見壯健。它有身經百戰的國民革命軍以作鞏衛,它有生死與共的民眾組織以作基礎,它有每月七、八百萬之正當稅收以作營養。它不僅可以自立,而且有力量攻打軍閥,國民政府是國民黨的政府。國民黨黨綱是以打倒帝國主義為職志的。省港罷工是反帝國主義運動,國民政府當然不能像張作霖一樣對愛國運動加以摧殘,而應該是加以愛護的。

    在主觀方面有四:

    第一,罷工工人之覺悟。為民族利益而不攙雜自己利益,這是世界之上少見罕聞的事。我們舉一件很小的事,便可見罷工工人覺悟之普遍與深入了。有一次在某罷工宿舍門前,兩個工人的兒子,約莫八、九歲,不知何事起了爭端,先則口爭,繼以扭打。問何以打架?一個說,他罵我的爺娘,罵我的妹妹,都不要緊,但是他罵我是帝國主義,我不打他。一個說,他罵我是地痞,罵我是兔子,都不要緊,但是他罵我是反革命派,我不打他。

    第二,罷工組織之完善。罷工組織,已在第二節約略說過,假使組織不好,陣腳既不穩固,何能殺敵致果?就中尤以罷工工人代表大會為最得力,因以人數為比例,五十人舉一代表,共約八百代表。這樣組織,一方面可將罷工消息與政策普遍傳達於所有工友得知;一方面對於各種問題以大多數公意取決,不致為少數腐敗領袖壟斷;一方面對於職員加以嚴重監督,不使其違法舞弊,變節搗亂,以破壞罷工。一年以來,內部發生一、二次小小風波,都是靠代表大會鎮壓下去。

    第三,罷工政策之適當。罷工政策已在上面各節中錯綜說到,讀者可以自去領會。就中尤以“凡不是英貨英船及經過香港者可准其直來廣州”之一原則,為穩住此次罷工之重要政策。這一政策,其妙用不可勝言,一方面可以打擊香港;一方面可以解決廣州經濟之困難;一方面可以拆散各帝國主義之聯合戰線;一方面可以使廣東商人對外貿易不致停頓。此政策之精義,先是採入特許證條例內;特許證取消後,被採入於工商善後條例中。

    第四,罷工援助之廣大。罷工維持,自然要靠海內外愛國同胞及全世界工人階級在精神上、物質上予以不斷的援助,然後罷工工人覺得後援不孤,更能安心作戰。此次罷工費用,計開:國內捐二十五萬元,華僑捐一百一十三萬元,租捐及政府收到各方捐款二百八十萬元,殷實紳富捐二萬元,拍賣仇貨四十萬元,罰款二十萬元,其他二十萬元,共四百九十餘萬元。至於精神援助,隨時俱有,那是不可論件的敘述了。

    如有人問省港罷工之將來如何?我們說,罷工之客觀主觀兩方面的條件依然存在(只維持罷工經費存款不多),至於決定罷工將來之命運如何?要你自己回答。罷工委員會在中英談判延期之後,發出致全國同胞書,致海外華僑同胞書,致全國工會書,致世界工會書,致國民黨與國民政府書與致各社團領袖書,除敘述中英談判經過外,請教三事:

    (一)其將不念先烈沉冤,無條件屈服乎?

    (二)抑將不但屈服,且進而接受英國所提實業借款條件乎?

    (三)或不願屈服,須再接再厲,繼續奮鬥,以求最後之勝利乎?

    三條出路,罷工委員會“因我等罷工,事關民族問題,並非純屬我等一己問題,何去何從,毫釐千里,故不能不要求海內外同胞主於決定者也。”但罷工委員會同時又申明: “我等奮鬥,犧牲一切,本身利害,久匪所計。如荷同胞指示,我等惟敬謹遵循,雖赴湯蹈火,決不瞻顧。”

    省港罷工之將來如何乎?請愛國同胞有個回答來!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