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草亭目科全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一草亭目科全書
作者:鄧苑 清

年序

人身五官中,惟耳目爲尤重,而司聪之外,莫若司明,目虽開竅屬肝,然五臟之精液 ,皆上注于目,而爲之睛。故養生家,有内視静功,目光宵烛之说,惟内養既充,外邪不扰,則 眸子了然常明。第人生斯世,勞心勞形之事,谁能或免。或被風霜所冒,暑热所侵,則受傷 于外。或爲郁怒傷肝,营血摧耗,則受損于内。斯則欲因病療治,則终身明瞽之关,皆出自 医者之手,可不慎哉。然世所謂能撥云雾而睹青天者,伊芳何人乎?舍清江邓子,其谁與归。 予尝觉其一草亭目科全书,其自序业医之缘,蓋本于宋儒爲人子者不可不知医之論,則其人 孝矣。且以文正范公不爲良相即爲良医之旨。矢志自期,則其人仁矣。仁孝之人,殚精医学 ,烏有不造于神明之域者。故立論列方,内損外因,分剖详悉,奇偶製度,精專明备。且其 所傳,又迥出寻常万万者,是以用其方藥,辄試辄验。惜乎枣梨残缺,其书不傳,予得是书 藏之什袭久矣。今不敢自私,重付剞劂,公之斯世,非第爲仁人孝子表扬著作之苦心,抑亦 爲天下後世,凡苦目病者,拣方療治,得以复明,不須内視之功,自可保五官之最重,而不 虑風霜忿郁之傷,則邓子一草亭书,其功宁有量哉。是爲序。 康熙歲次丁酉菊月广宁年希尧书于金陵官署


曹序

夫人之有目,犹天之有日月也。假使天无日月,何以判陰陽。人而无目,何以辨物色。 故目爲司明之官,心肝脾肺腎,五經皆系焉。然則目亦烏可不明耶。嗟夫,世之病目者多,或以 酒色而起星障,或以風火而生云翳,不有良藥,何以療之。然良藥非良医,莫能用也。余尝 闻苏子有言,藥虽進于医手,方多傳于古人,旨哉斯言。今业三指禅者,不揣医者意也之義 ,不究病源,妄施藥饵,轉致瞽废终身,良可慨焉。爰思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天下之大, 岂乏良医。其有能起瞽废者,复游于光天化日之下,厥功亦伟矣哉。胡芝樵太守,妫川名下 士,尝仕吴楚间多惠政,迨改官之闽宰沙县令龍溪,深得国侨宽猛之术,民情翕然,去思来 暮,所至兴歌。余同舟十稔矣,第知太守之学问渊邃,潜心好古,其撑肠文本,奚啻五千 卷而已哉,从未知其通岐黄学。唯其家人间有疾作,未尝延医于外,窃有疑焉。客冬荆人, 患喘濒危者屡矣。有謂太守能治之,遂延至寓,投以劑,卒赖以安,太守其扁鹊後身乎。会 出示手钞年偶斋所刊目科,爲清江邓氏书,後附异傳目科七十二回答,合成一册,重加校订 ,名之曰启蒙真谛。藏之有年,不欲秘自炫奇,亟付鉛椠,以公同好。乃问序于余。余自惭 谫陋,不谙医理,何敢序是书。噫,是诚问道于盲也。今观夫是书之有條不紊,意義兼赅, 运用之神,非蠡能测,洵目科中未見书也,余何幸而見之。今一展卷间,便了然于中,窃謂 不特启予一人之蒙,將以启天下千万人之蒙也。太守以启蒙真谛而名是书者,其谁曰不然。 光绪八年歲在壬午燈节後一日嘉善曹晋墀谨序于綠榕城西之尺蠖居


胡序

余读书之暇,好涉猎杂艺,自少性已然。故岐黄学,窃粗晓大義,虽习未精,然偶审证 酌古 ,浸淫乎盲矣。余探古方,百治卒罔效,古人欺我耶?抑择之不精而运用之不神耶?或者治目 有秘谛,古未洩其真,將盲而可悯者多矣,岂獨余子哉!有友人某者,示以抄本目科,謂家 藏累世矣,特未試其方何如耳。余受览之,見其爲二册合抄,其前册,曰《一草亭目科全书 》,清江邓博望先生所撰,广采群方,論次精微,余固知爲盲者之寶筏。其後册,曰《异授 眼 精深显豁,義意美备。僊乎隐乎,莫可思拟。爰爲兒子烈,拣方治其目,不旬日而翳散,光 明如初。余于是乎愈益信是书之果有济于世,始恍然其真谛在此矣。遂乃立愿製藥施贫盲, 适以事改官淮,忽忽未暇办此,己巳庚午歲,奉檄司榷靖江,同僚杨君,目將废,余爲藥之 ,应手复其明,乃竟群相惊异。于是踵门求医者无虚日,主藥辅藥者,是书中之最神妙方也 。然费颇不赀。余贫无力製备,姑仅修合蘆甘石四分之方应之,无不立着效。迨余又改官闽 ,一行作吏,未尝举以告人。光绪己卯秋,权税崇安,复藥人盲,愈者更难以枚举。广宁年 公偶斋,官于康熙朝者也,尝惜一草亭简残缺,爲重梓之。尝惧《异授》世无刊本,恐磨灭 爲创刻之。忽忽二百年至今,而余所得乃抄本,傳写脱误,亥豕殊多,欲证疑似,历求坊间 而不得。蓋年刻既寡,又久遠就湮,况复經夫兵燹耶。余不揣浅陋,逆其意而寻其義,略點 窜而正之,不敢正者,注明于逐條之上,俾用者酌之。谅博望諸贤,及後之精岐黄者,或不 妄我于上下數百年间欤。噫,今余年將老矣,愧少壯所学所宦,皆无大规模垂不朽,执是书 而济世,一人所及,其愈能幾何,且殷殷然其久而失傳是虑,爰谋之梓,续不绝一線。又以 他得經验奇方附諸後,愿举而示世,曰此《启蒙真谛》也,因以名是书,而各仍其旧,名判 种部,付之手民,刊而广布之。俾天下盲者不盲,盡游光天化日中,而无所患苦,是区区所 深幸。經验奇方者,虽短剧仅二,然余已百試辄效,其功用大矣,阅者毋少而忽之。 光绪八年歲次壬午孟春月妫川胡崧芝樵氏序


张序

昌黎韩子曰∶莫爲之前,虽美而弗彰;莫爲之後,虽盛而弗傳。旨哉斯言,千载上下赖 继续,不然,前之人苦心积虑而有所成者,後之人漠而視其殄灭澌盡。不承往古,以開示来兹, 幾何不胥天下而盲哉。是故抱残守缺之君子,尤于绝学三致其意焉,良有以也。史迁着书成 ,其自序則曰藏之名山,傳諸其人。嗟乎,其人岂易得哉。妫川胡公芝樵者,好学而慕古, 博艺而多能。惟博艺也,故惜艺如命;惟慕古也,故惧古就湮。所学所能,余望其洋而莫测 其涯矣。今特于其校刊启蒙真谛也。蠡举一勺,愿與天下共测之,《启蒙真谛》者,妫川 总括兩家目科名之也。其一清江邓博望先生着,有《一草亭目科全书》,原简残缺,其一不 知何許人着,有《异授眼科》,留于天壤间,有扫云之巧,有撥雾之奇,康熙朝,年公希尧 举邓书而重刊,又异授而创刻之。今遍求之不能得其本,惜哉惜哉,其学绝矣哉。余赋性疏 狂,不甘牖下处,好游也久矣,交士大夫亦多矣。所過而見者,锦绣之華丽,珍寶之充盈, 光怪陆离,骇耀俗耳目,則往往皆是。然余視之蔑如也,兩目直若盲,夫余不盲于目,而若 盲于目,則知彼不盲目,而实不特盲目,且盲于心矣。悲哉悲哉,是谁使之胥世之寡识者, 而竟盲之哉。光绪庚辰春,余下龍眠,入于闽,一見辄相得者,則有胡妫川而已。戾止其厅 事,名书画數幅,陈设寥寥,浑朴而近古。揖坐而谈之,状貌盎岸,而言皆有物,退而折矣 ,謂是可以启余之盲矣。居无何,不知妫川于何所取余,款而馆之家,命幼子受經焉。日月 逾迈,寒暑已兩嬗至今,初余之至馆也。不意心目间蔑視于彼,而忽骇耀于此矣。何爲其然 也?登其堂书而已,入其斋书而已,憩其舍书而已。琅函山架。牙签丛积。其視锦绣珍寶。 則倍蓰其光怪陆离矣。观止矣。其蔑以加矣。迨余馆居久,乃愈识妫川邃于經,熟于史,错 综諸子百家言,尤深岐黄学,尤非特此也。尤有可异者,星象也,指奕棋堪舆也,捕龍虎陽 宅也,按羲索卜筮也。悬龟鉴而六壬,尤精風鉴也,具只眼而妍媸,而善恶,而邪正,而吉 凶者,俱呈露而莫能遁其形。神峰則举天下穷通寿夭,归指掌之间,兵法則尝試之矣。杀贼 于湖湘,升平之世无所用,妫川固秘而绝口不谈。凡此者,固又妫川之锦绣,妫川之珍寶, 光怪陆离于其胸腹中者也,岂特岐黄之学哉。岐黄洋海一HT耳,是故今者所校刊,拳拳然, 殷殷然,惟古绝学,于我乎是续爲快。噫吁嘻,博望諸贤,既绝而复续于自今以後也,苟非赖 有好学慕古,博艺多能之妫川,將何所于傳,得其人哉。假使是书仅落他人手,其漠不知寶 惜者,委置于橱架,若非蠹蚀而鼠啮,即將上漏下湿,糜爛不堪,付之故簏,投之水火耳 ,谁复過而问哉。其知之爲寶也者,則又深藏而秘之,獨得以居奇,私持其术,射利于天下 ,療天下之盲,以盲天下之耳目,使群惊爲空前绝後奇特技,是更博其名,而其究也亦同归 于盡。然則藏之名山,傳諸其人者之兩等人,夫岂其人哉。今妫川惜之至,惧之深,惜其 艺之將绝,而又惧古之就湮,举而刊之,以广布天下,傳矣。博望諸贤,不仅當年一時之盛 矣,後之人苟有精其艺而擅用之美者,举皆《启蒙真谛》是宗矣。执艺以成名,名艺必具彰 彰矣。嗟乎,妫川一人耳,上往古,下来兹,爲之後而爲之前,真欲持是以不盲天下,天下 安得而测之。嗟乎嗟乎,余性疏且狂,愿大召告天下曰∶盲者可不盲,其不盲者,勿自抵于 盲。當保其目,如保其心也可。 光绪八年歲次壬午孟春上浣皖桐张寿六拙我氏序


姚序

《一草亭》、《异授眼科》各一卷,康熙時爲广宁年偶斋先生希尧所刻。历年既久,原 书罕見,其流傳者,率系钞本。近經申报馆以活板排印,出书有限,而无板不能续刷。购书稍後 者,即不可得。书中各方,历經遵仿施治,颇着奇效,屡思付梓,以广其傳。庚子冬避兵旋 里,晤表舅父許君鼎翁,谈次與有同心,爰仿股份票例,共爲劝募。集赀重刊是书成,不特 病瞽者有复睹天日之欢,而是书借以流傳。凡靠是者,得所根据,以神而明之,驯致于上寿 ,所全岂浅鲜哉。是爲序。 光绪二十七年歲次辛丑仲春上浣嘉兴姚寶伯纯甫谨序




白茯苓(去皮屑,淨蒸過晒乾,三兩)牡丹皮(去骨,三兩)光澤瀉(去毛,三兩)俱爲末,同地黄膏搗匀,加炼蜜爲丸,如梧子大,每日空心,用滚水吞三錢,即以美膳压下。直至腎經,且无泥膈之事。加當归、五味、生地黄、柴胡,名益陰腎氣丸。(等分)加枸杞白菊。




八味地黄丸

益火之源,右尺火衰,補火以固本。 六味加製附子(一兩)肉桂(一兩) 愚以附、桂性烈,用還少丹代之,尤妙。



還少丹

滋補腎水,温養少火,諸虚百損,男婦咸宜,久服却病延年。 懷地黄(四兩,酒润蒸晒九次,竹刀切片,酒煮搗膏)甘枸杞(四兩,人乳蒸二次,乘 热同 )川续断(二兩,酒炒)川牛膝(二兩,酒炒)川杜仲(二兩,姜汁炒断絲)山萸肉(去核 淨,二兩,酒洗蒸過,晒乾,炒)遠志肉(水洗去骨,晒乾,二兩,炒)石菖蒲(用小而节 密者去毛二兩炒)楮实子(拣淨,二兩,炒)小茴香(二兩,炒)白茯苓(去皮木屑,水淘 淨,蒸過晒乾,二兩)懷山藥(二兩,蒸炒) 各製就和匀,用枣肉二百枚,搗和,加炼蜜爲丸,如梧子大,每日早晚滚湯好酒,任服 任吞五七十丸。此丸久服健筋骨,利关竅,充精血,美颜色,有大滋益,養生至寶。昔僊密授婦 人服之,果得高寿,且如童颜。因子不服,須发皓然,筋骨痿软,時當怒责,一官遥見,拘 问女何打父。婦曰∶是吾子也,不服吾藥故打之,取方叹赏,名打老兒丸。原系孙真人自龍 宫得来,凡腎經補藥,俱可渐加。



加味逍遥散

治郁怒傷肝,眼目赤涩昏暗,婦人多有之,血虚发热,口干自汗,月經不調,腹痛等症 大當归(酒洗,一錢)白芍藥(酒炒,一錢)白茯神(去皮,一錢)白术(土炒,一錢)北 柴胡(炒,一錢)牡丹皮(一錢)苏薄荷(三分)甘草(三分)川黄連(三分,用吴茱萸煎湯拌炒) 上咀片水煎。古方有栀仁,赵氏恐其傷胃氣,故去之。



归脾湯

治思虑傷脾,不能摄血,或健忘怔忡,惊悸盗汗,寤而不寐,或心脾作痛,嗜臥少食, 大便不調,或肢体重痛,月經不調,赤白带下等症。 人参(一錢)白术(一錢)茯神(一錢)枣仁(一錢)遠志(一錢)归身(一錢)黄 (一錢)木香(三分)甘草(三分) 上咀片水煎,龍眼肉三個爲引。心藏神而主血,肝藏魂而藏血,脾藏意而统血。若思虑俱傷 ,而血不归經,故有前症,治以此方,使氣血和暢,補肝实脾。血之散于外者,悉归中州,而聽太陰所摄矣。



天王補心丹

治心血不足,神志不宁,津液枯竭,健忘怔忡,大便不利,口舌生疮等症。 人参(去蘆,一兩)元参(炒,一兩)丹参(炒,一兩)天冬(去心,一兩)麦冬(去心, 一兩)五味子(蜜浸蒸,如生用亦可,二兩)柏子仁(炒,二兩)酸枣仁(炒,二兩)遠 志肉(甘草煎水浸一宿炒,二兩)白茯神(去皮木,二兩)归身(酒洗烘,二兩)白桔梗( 炒,五錢)生地黄(酒洗姜汁炒,二兩,研,忌铁器) 上爲末,炼蜜爲丸,如椒目大,白滚湯吞服三錢,臥時服。



五寶丹

主開瞽复明,瞳人缺者能圆,䧟者能起,突者能平,真至寶也。 夜明沙(水洗極淨晒乾醋炒)晚蚕砂(拣去土子極淨,醋炒)凤凰退(殼内白衣洗 淨,微火焙干,如焦者不用)老母鸭肝(水泡切片,新瓦焙干,忌铁器)嫩雄雞肝(製如前) 各爲極細末,各等分和匀,每日早晚用酒調服三錢,服至七日見效。如重者,再服一料 自愈。



千金磁朱丹

治神水宽大渐散,昏如雾中行,渐睹空中黑花,又渐睹物成二体,久則光不收,及内障 神水淡綠色淡白色者。 磁石(吸針者,二兩)辰砂(一兩)神曲(四兩) 共三味,先以磁石置巨火中,醋淬七次,晒乾,另研極細,水飛候乾二兩,辰砂另研 極細,水飛候乾一兩,生神曲末三兩,與前藥和匀,更以神曲末一兩,水和作饼,煮浮爲度,掺 入前藥内,炼蜜爲丸,如梧子大,每服二十丸,加至三十丸,飯湯送下,空心服。 上方以磁石辛酸寒,鎮坠腎經爲君,令神水不外移也,辰砂微甘寒,鎮坠心經爲臣。肝 其母,此子能令母实也。肝实則目明,神曲辛温甘,化脾胃中宿食爲佐。生用者发其生氣,熟用 者敛其暴氣也。服藥後,俯視不見,仰視渐睹星月者,此其效也。亦治心火乘金,水衰反製 之病,久病屡发者,服之則永不更作,空心服,午前更以石斛夜光丸主之。



石斛夜光丸

治症上同。 天门冬(去心焙,二兩)拣人参(二兩)菟絲子(酒煮製研,七錢五分)五味子(炒, 五錢)麦门冬(去心焙,一兩)杏子仁(泡去皮尖,七錢五分)白茯苓(去皮,二兩)枸杞子( 七錢五分)川牛膝(七錢五分)生地黄(一兩)熟地黄(一兩)家白菊(七錢五分)白蒺 藜(五錢)金石斛(五錢)肉苁蓉(五錢酒洗去浮甲)真川芎(五錢)中甘草(五錢,炒) 陈枳殼(去穣面炒,五錢)懷山藥(七錢五分)青葙子(五錢,炒)直防風(五錢)川黄連 (五錢,炒)草决明(七錢五分)羚羊角(镑末,五錢)烏犀角(镑,五錢) 上二十五味製末,炼蜜爲丸,如梧子大,每服三五十丸,温鹽湯任下。 上方滋補藥也,補上治下,利以缓,利以久,不利以速也。故君以天冬、人参、菟絲之 通腎安神,强陰填精也。臣以五味、麦冬、杏仁、茯苓、枸杞、牛膝、地黄之敛氣除湿,凉血補 血也。佐以菊花、蒺藜、石斛、苁蓉、川芎、甘草、枳殼、山藥、青葙之療風治虚,益氣祛 毒也。使以防風、黄連、草明、羚羊、烏犀之散滞瀉热,解结明目也。陰弱不能配陽之病, 并宜服之,此从則順之治法也。



熊膽丸

观音治眼方,载《藏經》。一人患目翳障遮睛,諸医不效,自念惟佛可救,于是礼佛甚 谨,夜梦皂衣人告曰∶汝要目明,當服熊膽丸,俱在《藏經》。後根据方修製服之,旬日目明,眸 子了然,即治人目疾多愈。 真熊膽(一分)川黄連(一兩五錢)密蒙花(一兩五錢)防風(一兩五錢)川羌活(一 兩五錢)龍膽草(一兩)地骨皮(一兩)蛇蜕(一兩)木贼草(一兩)僊靈脾(一兩)旋复花 (五錢)瞿麦(五錢)白菊花(五錢)麒麟竭(一錢)蔓荆子(一合)蕤仁(三錢五分) 俱爲細末,以羯羊肝一具,煮其半,焙干入藥,取其半生者,去筋膜,研爛入藥,杵而 丸之,梧子大,飯後米饮下三十丸。諸品修製,唯木贼去节,蕤仁用肉,蔓荆子水淘,蛇蜕炙云。



烏龍丸

吕僊翁治眼方。一人性喜云水,見必邀款小阁,供奉纯陽像,奉事甚谨。一日有客,方 袍入,语曰∶汝目昏多淚,當服烏龍丸可愈。于是根据方治藥服之,月余目复明矣。夜能視物 ,年至九旬,耳目聪明,精神如壯。 生地黄熟地黄(惟出懷庆者佳)川花椒(出四川閉口者勿用) 三味各等分爲末,炼蜜爲丸,如梧子大,空心鹽米湯吞五十丸,竟可常服。



报恩丸

一官治罪囚出活之後,囚因病死矣。官患目疾,爲内障所苦,丧明年余,适夜半獨坐叹 息,闻阶下之声,官问爲谁,答曰∶是昔蒙活囚,今来报恩,乃告一方。 川黄連(一兩)白羊肝(一具,去筋膜,忌铁器) 以連末和肝于沙盆内,研令極細,丸如梧子大,每服以滚水下三十丸,連作五劑。言讫 忽不見,于是修服,數日复明矣。凡目疾皆可治,忌猪肉冷水雄雞。



孝感丸

一人父殁,奉母周游四方,事母盡孝。淳熙中寓秦州,因患赤眼食蠏,遂成内障,諸医 无效 。素解暗诵般若經,出丐市里,所得錢持归母,凡历五载。忽夜梦一僧,長眉大鼻,托一钵 ,钵中有水,令掬以洗眼,复告之曰∶汝此去當服羊肝丸也。意其爲佛,拜乞其方,僧遂以授之。 夜明砂(洗淨)當归(洒洗)木贼(去节)蝉蜕(去足) 各一兩,共研爲末,用黑羊肝四兩,水煮爛,搗如泥,入藥拌和,又搗丸如梧子大,食後滚 水下五十丸。服之百日复明,與其母還乡,母亡弃家遂入道矣。後竟僊去。



三奇丸

治内障等症。 熟地黄(九製)麦门冬(去心)车前子(去殼) 各等分爲末,炼蜜爲丸,如梧子大,食前服,用滚水下五十丸。



一子丹

葛僊翁治赤眼翳膜等症。 大訶子(一枚) 以蜜磨點目中。



二百花草膏

蜂采百花,羊食百草。 用羯羊膽灌入好蜜攪匀,線系缚蒸過,悬風处候乾,入瓶點目。 一人患目,服黄柏、知母之类,更加便血,何也。曰∶此脾虚不能统血,肝虚不能藏血 也,當用補中益氣湯,吞六味地黄丸,果愈。



補中益氣湯

治勞倦傷脾,中氣不足等症。 黄(一錢五分,蜜炙)人参(去蘆,一錢)甘草(一錢,炙)归身(酒洗,一錢)白 术(土炒,一錢)陈皮(去白,五分)升麻(三分)柴胡(三分) 上咀片,姜枣水煎服。 一富家子,忽病視正物皆以爲斜,凡物必更移令斜,自以爲正。其父求医,一医留其子 ,盛 达旦酒醒,遗之归家。前日斜視之物,皆理正矣。父母跃然而喜,往谢问方何神效如此也, 医曰∶令郎无病,是醉中常闪倒肝一叶,搭于肺上,不能下,故視正爲斜。今夏饮之,醉則 肺胀,展轉之间,肝亦隨下矣,藥安能治之哉。 一孕婦忽然視物不明,目昏作痛。此因胎热傷肝,毒氣上冲,或外傷内热,内食炙性 热之物,以菊連湯主之,或金液湯治之,无不效也。



菊連湯

治婦人胎風眼。 防風(一錢)荆芥穗(五分)家白菊(五分)蝉蜕(五分)連翘(六分)枯黄芩(七分 ,炒)川黄連(酒炒,三分)栀仁(炒黑,六分)牛蒡子(炒研,五分)大當归(酒洗,八分) 真川芎(五分)白芍(酒炒,八分)懷地黄(生用,一錢) 上咀片,生姜一片,燈心一丸爲引,热服。 一乳婦因悸而病,既愈,目张不得瞑,医曰∶煮郁李酒饮之,使醉即愈。所以然者,目 絲内連肝膽,恐則氣结,膽冲不下,郁李能去结,隨酒入膽,结去膽下,目能明矣。以一醉饮主



一醉饮

郁李仁(泡去皮,三錢) 酒一瓶煮熟,饮之果验。 一婦人年四十余,兩目昏昧,咳嗽頭痛,粗工罔效。一医诊脉皆細弱,脾部尤近弦弱,曰脾 虚也。东垣云∶五臟六腑,皆禀受脾土,上贯于目,脾虚則五臟精氣,皆失所司,不能归明 于目矣。邪逢其身之虚,隨眼絲入于腦,則腦鸣而痛心者,君火也,宜静。相火代行其令, 勞役运動,則妄行,侮其所胜,故咳嗽也。不理脾養血,而以苦寒治眼,是謂治标不治本也 。症脉既详,方从意立,医者意也,因取曰如意饮。



如意饮

人参(一錢五分)黄(一錢五分)麦冬(去心,一錢)贝母(一錢)归身(八分)陈 皮(五分)川芎(五分)黄芩(四分)家菊(五分)麦芽(四分)甘草(三分) 上煎服二劑,前症悉除。 一婦人患爛弦風眼,用覆盆子叶,旋采以手揉碎,入口中咀嚼,而留汁滓于小竹筒内 聽用,取皂纱蒙眼,用笔画雙眸于纱上,然後滴藥汁渍眼下弦,轉盼间虫出纱外,以數十计,其 状如絲,色赤而長。复用前法滴上弦,又得虫數十,兼服消風清热活血之劑,遂獲全愈矣。 覆盆叶(能去眼弦爛虫)覆盆子(能治目暗不見物,冷淚浸淫及青盲等症)覆盆子草( 多取晒乾,用時搗令極爛,薄綿裹之,以人乳浸之,如人行八里九里,用以點目中,即仰面而臥 ,不過三四日,視物如童,但忌酒面油,蓋治目妙品也) 一人患赤目腫痛,脾胃虚弱,饮食难進,诊其脉,肝盛脾弱,如服凉藥以治肝,則損脾 。饮食愈难進,服暖藥以益脾,則肝愈盛而加病。何以治之?乃于温平藥中,倍加肉桂,不得 用茶常啜,恐傷脾也。蓋肉桂杀肝而益脾,故一治兩得之,傳曰∶木得桂而槁也。 一人久患目盲,有白翳遮睛,服藥罔效,蓋此眼缘热藥過多,乃生外障,視物不明,彼 皆以爲肝損腎虚,補其肝腎,則眼愈盲,治以救苦丹,一月目明。



救苦丹

公猪膽一個,微火用銀銚内煎成膏,候冷,入冰片末二三厘,點入眼中,渐觉翳轻。又 將猪膽白膜皮晒乾,合作小绳如钗,火燒灰存性,點翳,甚者亦能治之。


小兒痘毒眼治法

痘毒入眼,有赤腫而痛不能開者,有翳障遮蔽而不能視者。自古方书所論,乃俗说所傳 ,皆以爲痘疮入眼,而不知此非有形之疮,乃无形之毒也。其遮睛之翳,有似痘疮,而实非也。 蓋 内疮亦消。惟痘眼之毒,必作于收靥之時,或還元之後,與咽喉口舌之痘迥异,此以知其非 有形之疮也。蓋眼者五臟氣血之精華也,痘毒之郁滞于肌肤者,爲痈爲疖,而其留滞于精華 者,則发于眼患者,毒已留于氣血精華之分,則其受病也深。故患此者,當乘時調治,收功 于數十劑之後,切不可卤莽草率,责效于數劑之间。何也?痘後之人,元氣已弱,受毒又深 ,而其毒火发露在表,又在至高之位,若骤用寒凉,峻攻其里,而疏利其下,則既傷其元 氣,又拂逆其病势,未有不至于丧明者。且或生他症,而爲大患者多矣。須用清毒撥翳湯, 从容調治,使其毒氣渐退,而元氣不損,此方不失一之术也。切戒熏洗。若日久不治,亦致 失明。患此症甚多,彼不知治法,又何怪乎。 清毒撥翳湯 防風(五分)荆芥穗(四分)苏薄荷(四分)前胡(七分)蔓荆子(四分)京芍藥(六 分)桔梗(五分)北柴胡(七分)片黄芩(五分,炒)連翘(四分)肥知母(五分,炒)牛蒡子 (五分,炒研)白菊(三分)密蒙花(四分)白蒺藜(七分,去刺)木贼(三分)牡丹皮( 四分) 水煎热服。 如紅甚,加紅花(三分)桑白皮(四分,蜜水炒) 如翳膜遮睛,加石决明(八分,研) 如多淚,加北細辛(三分) 如内热甚,加黄連(三分,炒) 如甚者,可兼用後數方。


小兒痘毒眼治法

紫龍丹

治小兒痘毒眼,外用吹耳。 黄丹(五分)真轻粉(五分) 俱爲末,研匀,如左眼患吹右耳,右眼患吹左耳,每日吹二次,每用厘許。


小兒痘毒眼治法

密蒙花散

治症前同。 密蒙花(酒洗晒乾,五錢)蝉蜕(去足土,五錢)谷精草(五錢)望月沙(洗淨晒乾, 俱爲末,每用猪肝一兩,以竹刀披開,將藥一錢和在内,用碗盛蒸熟服,亦效。


小兒痘毒眼治法

谷精草散

治症同前。 谷精草(一兩)生蛤粉(二兩) 俱爲極細末,每用猪肝一兩,去淨筋膜,以竹刀切片,和藥一錢,蒸熟服效。以上二


小兒疳积眼治法

小兒肠胃柔脆,早不可饥,晚不可饱,衣服隨時,自不生病。因饮食失宜,過饥過饱, 食後便睡,日晚加餐,寒热不調,外感或少,内傷实多。元氣阻滞,渐致虚弱,遂难运化,酿而 成疳。又贪饮食,肌肉愈瘦肠胀下利,日久不治。疳虫傷肝,目則病矣。或閉或翳,而变生 諸症,从而夭折,可不悲哉。医不及時,治非良法,尚不觉,久則丧明。須用秘授玉龍丹主 之。


小兒疳积眼治法

玉龍丹

治小兒疳积傷眼。 真雄黄(爲末,水飛候乾,三錢)寒水石(爲末,九錢) 上二味和匀,每日用雞肝一具,竹刀切片,去淨筋膜膽,同藥一錢,入酒一盏,碗盛蒸 食,五日見效,竟能開瞽。


治小兒雀目法

世傳雀目者,何也?曰∶每至日晚,二目不見,又号雞盲眼,經謂眼得血而能視。肝血 有虧 ,热入血室故也。血主陰,晚夜屬陰,以类相从,治不得法,亦能爲害。須用照月饮主之, 或决明夜靈散更妙。


治小兒雀目法

照月饮

治雀目立效。 真雄黄(爲末水飛候乾) 用生雞剖取热肝,擂極爛,和黄五厘,温酒調服。


治小兒雀目法

决明夜靈散

治雀目,大人亦有此症,并治。 石决明(洗爲末)夜明沙(洗淨爲末)公猪肝(每用一兩,羊肝更妙) 以竹刀切開肝,作二片,將藥各二錢,铺在肝上合定,用線缚之,入沙罐内,米泔水煮 熟,临睡時,連肝藥汁俱服。


附刻薛氏选方

明目地黄丸

治男婦肝腎俱虚,風邪所乘,热氣上攻,目翳遮睛,羞涩多淚。 牛膝(酒浸,三兩)石斛(四兩)枳殼(四兩,炒)杏仁(去皮尖,四兩)防風(四兩) 生地黄(一斤)熟地黄(一斤) 上爲末,炼蜜爲丸,如梧子大,每服三五十丸,食前鹽湯下。 按∶此方可治内外二障,但体虚者及年老者,甚宜。


附刻薛氏选方

加减驻景丸

治肝腎氣虚,兩目昏暗,視物不明。 熟地黄(八兩)當归(五兩)川椒(一兩)楮实(一兩)菟絲子(八兩)五味(二兩) 枸杞(三兩)车前(五兩) 各製末,蜜丸梧子大,每服三五十丸,食前温酒下。 按∶此方治内障,滋養神水,目自明矣。


附刻薛氏选方

地芝丸

治目能遠視不能近視,渐至近亦昏蒙。 生地黄(焙干,四兩)天门冬(去心,四兩)枳殼(二兩,炒)甘菊花(二兩) 上爲末,蜜丸梧子大,茶清送下百丸。 按∶陰虚不能近視,此方補陰藥也,故主之。


附刻薛氏选方

定志丸

治目能近視不能遠視者。 白茯苓(三兩)人参(三兩)遠志肉(二兩)石菖蒲(二兩) 上爲末,蜜丸如梧子大,以朱砂爲衣,每服七丸至二三十丸,温米湯下,食後服,日三 服。 按∶陽乏不能遠視,此方補陽藥也,故主之。但此症年老宜之,空心當服還少丹及補腎 陽之藥。


附刻薛氏选方

菊睛丸

治肝腎不足,眼目昏暗,常見黑花多淚。 枸杞子(四兩)肉苁蓉(一兩)巴戟天(一兩)甘菊花(四兩) 上爲末,蜜丸如梧子大,每服五十丸,鹽湯温酒任服。 按∶此方專補命门少火,此水中之火不足。蓋水滋肝木,肝通眼竅,是以神水足而神膏 養,神光自发,瞳人可保无恙矣。明目何疑,可加熟地八兩。


附刻薛氏选方

五秀重明丸

治翳膜遮睛,隐涩昏花,常服清利頭目。 甘菊(開頭五百朵)荆芥穗(五百穗)木贼(去节,五百茎)川花椒(五百粒)楮实子 (五百粒) 爲末。蜜丸弹子大,每服一丸,細嚼徐徐咽下。 按∶此方俱轻清上行之品,治标可也,宜暂用之。


附刻薛氏选方

瑞竹四神丸

治腎經虚損,眼目昏花。 甘枸杞(一斤,取色赤滋润者作四分,用酒一杯润之) 一分川椒一兩同炒,一分小茴一兩同炒,一分芝麻一协议炒,一分獨炒,炒過將椒等筛 拣去, 加熟地黄四兩,白茯苓三兩,甘菊花二兩,共爲末,蜜丸如梧子大,每服五七十丸,空心温 酒送下。 按∶此方中年以後,每日常服,不獨可保目明,而却病广嗣,其功甚大。


附刻薛氏选方

天麻丸

治小兒肝風眼疳。 青黛(一錢)黄連(一錢)天麻(一錢)川芎(一錢)蘆荟(一錢)五靈脂(一錢)夜 明沙 (炒,一錢)龍膽草(一錢五分)嫩防風(一錢五分)蝉蜕(一錢五分)全蝎(少許)麝香 (少許)干蟾頭(二錢,炙焦) 俱爲末,公猪膽汁浸糕,丸如麻子大,每服十丸,薄荷湯下。 按∶此方疳傷五臟,各有现形。唯傷肝者,水因風動,遂爲目患,品味周至,诚良劑也 。然余全书在内玉龍丹效甚。


附刻薛氏选方

《济生》桑白皮散

治肺氣壅塞,毒氣上攻眼目,白睛腫胀,日夜疼痛。 元参桑白皮枳殼(炒)杏仁甘菊旋复花防風京芍黄芩甘草甜葶苈( 炒)柴胡(炒) 上各一兩,爲細末,滚水調一錢,飯後服。 按∶此方治風热之劑,凡外障睛珠腫胀疼痛宜服。


附刻薛氏选方

密蒙花散

治風毒攻目,昏暗眵淚,并暴赤腫。 羌活(一兩)白蒺藜(炒,一兩)木贼(一兩)密蒙花(一兩)石决明(,一兩)甘 菊(家园者,二兩) 上爲末,每服二錢,清茶食後調下。 按∶此方治風毒,凡翳障眼宜服。


附刻薛氏选方

蝉花散

治肝經蕴热,毒氣上攻,眼目赤腫,多淚羞明,一切風热昏翳。 谷精草(一錢)甘菊(六分)蝉蜕(五分)羌活(五分)甘草(三分)蒺藜(一錢,炒) 草 决明(一錢)防風(七分)山栀(七分,炒)川芎(三分)密蒙花(七分)木贼(五分)荆 芥穗(三分)黄芩(五分)蔓荆子(五分,炒) 上爲末,每服二錢,食後茶清調下。按∶蝉花散治外障蕴热等症固宜,但症有不同,或 新起久患,或氣血虚实,量人加减,详在《全书》。


附刻薛氏选方

洗心散

治風壅壯热,頭目昏痛,热氣上冲,口苦唇焦,咽喉腫痛,心神烦躁,多渴,五心烦热 ,小便赤涩,大便秘滞。 大黄(煨,六錢)甘草(六錢)當归(六錢)芍藥(六錢)麻黄(六錢)荆芥(六錢) 白术(五錢) 上爲末,每服二三錢,生姜薄荷煎服。


附刻薛氏选方

洗肝散

治風毒上攻,暴作赤目,腫痛难開,眵淚。 薄荷當归羌活防風山栀甘草大黄(酒洗)川芎 上各二兩爲末,每服二錢,食後滚水調下。 按∶前二方,人多用之,故存备参考。或问曰∶洗心、洗肝二散,治目何如?答曰∶方 以洗 名,克伐可知。蓋爲体壯氣实者,感冒風寒,外来腠理,内火不得消散,实热上炎,奔入眼 竅,暴赤疼腫,大便滞涩,姑以此暂用解散,否則不敢滥試也。人体不同,又烏可执泥乎?


Crystal Clear app kedit.svg 本作品由于校订不足而错误百出。您可以参考可靠的原作版本,尝试改善它,再移除这个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