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俠五義/第052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三俠五義
←上一回 第五十二回 感恩情許婚方老丈 投書信多虧寧婆娘 下一回→


第五十二回 感恩情許婚方老丈 投書信多虧寧婆娘

且說蔣平等來到平縣。縣官立刻審問武平安。武平安說他姊姊因私放了三公子後,竟自縊身死。眾人聽了已覺可惜。忽又聽說他外甥鄧九如也死了,更覺詫異。縣官問道:「鄧九如多大了?」武平安說:「今年才交七歲。」縣官說:「他小小年紀,如何也死了呢?」武平安道:「只因埋了他母親之後,他苦苦的合小人要他媽。小人一時性起,就將他踢了一頓腳,他就死在山漥子裡咧。」趙虎聽到此,登時怒氣填胸,站將起來,就把武平安盡力踢了幾腳,踢得他滿地打滾。還是張蔣二人勸住。又問了劉豸劉獬,也就招認因貧起見,就幫著武平安每夜行劫度日,俱供是實,一齊寄監。縣官又向蔣平等商議了一番,惟有趕急訪查三公子下落要緊。

你道這三公子逃脫何方去了?他卻奔到一家,正是學究方善,乃是一個飽學的寒儒。家中並無多少房屋,只是上房三間,卻是方先生同女兒玉芝小姐居住,外有廂房三間做書房。那包世榮投到他家,就在這屋內居住。只因他年幼書生,從小嬌生慣養,那裡受得這樣辛苦,又如此驚嚇,一時之間就染起病來。多虧了方先生精心調理,方覺好些。

一日,方善上街給公子打藥,在路上拾了一隻金鐲,看了看拿到銀鋪內去瞧成色;恰被宋升看見,訛成窩家,扭到縣內,已成訟案。即有人送了信來。玉芝小姐一聽他爹爹遭了官司,那裡還有主意咧,便哭哭啼啼。家中又無別人。

幸喜有個老街坊,是個婆子,姓寧,為人正直爽快,愛說愛笑,人人皆稱他為寧媽媽。這媽媽聽見此事,有些不平,連忙來到方家,見玉芝已哭成淚人相似。寧媽媽好生不忍。玉芝一見如親人一般,就央求他到監中看視。那媽媽滿口應承,即到了平縣。誰知那些衙役快頭俱與他熟識,眾人一見,彼此頑頑笑笑,便領他到監中看視。

見了方先生,又向眾人說些浮情照應的話,並問官府審得如何。方先生說:「自從到時,剛要過堂,不想為什麼包相爺的姪兒一事,故此未審。此時縣官竟為此事為難,無暇及此。」方善又問了問女兒玉芝,就從袖中取出一封字柬遞與寧媽媽道:「我有一事相求。只因我家外廂房中住著個榮相公,名喚世寶,我見他相貌非凡,品行出眾,而且又是讀書之人,堪與我女兒配偶,求媽媽玉成其事。」寧婆道:「先生現遇此事,何必忙在此時呢?」方善道:「媽媽不知。我家中並無多餘的房屋,而且又無僕婦丫環,使怨女曠夫未免有瓜田李下之嫌。莫若把此事說定了,他與我有翁婿之誼,玉芝與他有夫妻之分,他也可以照料我家中,別人也就沒的說了。我的主意已定。只求媽媽將此封字柬與相公看了;倘若不允,就將我一番苦心向他說明,他再無不應之理。全仗媽媽玉成。」寧媽媽道:「先生只管放心。諒我這張口說了,此事必應。」方善又囑托照料家中,寧婆一一應允。急忙回來,見了玉芝,先告訴他先生在監之事,又悄悄告訴他許婚之意,現有書信在此,說:「這榮相公人品學問俱是好的,也活該是千里姻緣一線牽。」那玉芝小姐見有父命,也就不言語了。

婆婆問道:「這榮相公在書房裡麼?」玉芝無奈答道:「現在書房;因染病才好,尚未全愈。」媽媽說:「待我看看去。」來到廂房門口,故意高聲問道:「榮相公在屋裡麼?」只聽裡面道:「小生在此。不知外面何人?請進屋內來坐。」媽媽到屋內一看,見相公伏枕而臥,雖是病容,果然清秀,便道:「老身姓寧,乃是方先生的近鄰。因玉芝小姐求老身往監中探望他父親,方先生卻托我帶了一個字柬給相公看看。」說罷,從袖中取出遞過。三公子拆開看畢,說道:「這如何使得。我受方恩公莫大之恩,尚未報答。如何趁他遇事,卻又定他的女兒。這事難以從命。況且又無父母之命,如何敢做。」寧婆婆道:「相公這話就說差了。此事原非相公本心,卻是出於方先生之意。再者,他因家中無人,男女不便,有瓜李之嫌,是以托老身多多致意。相公既說受他莫大之恩,何妨應允了此事,再商量著救方先生呢?」三公子一想,難得方老先生這番好心,而且又名分攸關,倒是應了的是。

寧婆見三公子沉吟,知他有些允意,又道:「相公不必游疑。這玉芝小姐諒相公也未見過,真是生得端莊美貌,賽畫似的,而且賢德過人,又兼詩詞歌賦,無不通曉,皆是跟他父親學的,至於女工針黹更是精巧非常。相公若是允了,真是天配良緣哪。」三公子道:「多承媽媽分心,小生應下就是了。」寧婆道:「相公既然應允,大小有點聘定,老身明日也好回覆先生去。」三公子道:「聘禮盡有,只是遇難奔逃,不曾帶在身邊,這便怎麼處?」寧婆婆道:「相公不必為難。只要相公拿定主意,不可食言就是了。」三公子道:「丈夫一言既出,如白染皁,何況受方夫子莫大之恩呢。」寧婆道:「相公實在說得不錯,俗語說得好:「知恩不報恩,枉為世上人。」再者女婿有半子之勞,想個什麼法子救救方先生才好呢?」三公子說:「若要救方夫子,極其容易。只是小生病體甫愈,不能到縣。若要寄一封書信,又怕無人敢遞去,事在兩難。」寧媽媽道:「相公若肯寄信,待老身與你送去如何?──就是怕你的信不中用。」三公子道:「媽媽只管放心。你要敢送這書信,到了縣內叫他開中門,要見縣官,面為投遞。他若不開中門,縣官不見,千萬不可將此書信落於別人之手。媽媽,你可敢去麼?」寧媽媽道:「這有甚麼呢。只要相公的書信靈應,我可怕怎的?待我取筆硯來,相公就寫起來。」說著話,便向那邊桌上拿了筆硯,又在那書夾子裡取了個封套箋紙,遞與三公子。

三公子拈筆在手,只覺得手顫,再也寫不下去。寧媽媽說:「相公素日喝冷酒嗎?」三公子說:「媽媽有所不知。我病了兩天,水米不曾進,心內空虛,如何提得起筆來。必須要進些飲食方可寫;不然,我實實寫不來的。」寧婆道:「既如此,我做一碗湯來,喝了再寫如何?」公子道:「多謝媽媽。」寧婆離了書房,來到玉芝小姐屋內,將話一一說了。只是公子手顫不能寫字,須進些羹湯,喝了好寫。玉芝聽了此話,暗道:「要開中門見官府親手接信,此人必有來歷。」忙與寧媽媽商議,又無葷腥,只得做素麵湯,滴上點兒香油兒。寧媽媽端到書房,向公子道:「湯來了。」公子掙扎起來,已覺香味撲鼻,連忙喝了兩口,說:「很好!」及至將湯喝完,兩鬢額角已見汗,登時神清氣爽,略略歇息,提筆一揮而就。寧媽媽見三公子寫信不加思索,迅速之極,滿心歡喜,說道:「相公寫完了,念與我聽。」三公子道:「是念不得的。恐被人竊聽了去,走漏風聲,那還了得。」

寧媽媽是個精明老練之人,不戴頭巾的男子,惟恐書中有了舛錯,自己到了縣內是要吃眼前虧的。他便搭訕著,袖了書信,悄悄的拿到玉芝屋內,叫小姐看。小姐看了,不由暗暗歡喜,深服爹爹眼力不差。便把不是榮相公,卻是包公子,他將名字顛倒,瞞人耳目,以防被人陷害的話說了。「如今他這書上寫著,奉相爺諭進京,不想行至松林,遭遇凶事,險些被害的情節。媽媽只管前去投遞,是不妨事的。這書上還要縣官的轎子接他呢。」婆子聽了,樂得兩手一拍不到一塊,急急來至書房,先見了三公子,請罪道:「婆子實在不知是貴公子,多有簡慢,望乞公子爺恕罪!」三公子說:「媽媽悄言,千萬不要聲張!」寧婆道:「公子爺放心。這院子內一個外人沒有,再也沒人聽見。求公子將書信封妥,待婆子好去投遞。」三公子這裡封信,寧媽媽他便出去了。

不多時,只見他打扮的齊整,雖無綾羅緞疋,卻也乾淨樸素。三公子將書信遞與他。他彷彿奉聖旨的一般,打開衫子,揣在貼身胸前拄腰子裡。臨行又向公子福了福,方才出門,竟奔平縣而來。

剛進衙門,只見從班房裡出來了一人,見了寧婆道:「喲!老寧,你這個樣怎麼來了?別是又要找個主兒罷?」寧婆道:「你不要胡說。我問你,今兒個誰的班?」那人道:「今個是魏頭兒。」一壁說著,叫道:「魏頭兒,有人找你。這個可是熟人。」早見魏頭出來。寧婆道:「原來是老舅該班呢嗎。辛苦咧!沒有甚麼說的,好兄弟,姐姐勞動勞動你。」魏頭兒說:「又是什麼事?昨日進監探老方,許了我們一個酒兒,還沒給我喝呢。今日又怎麼來了?」寧婆道:「口子大小總要縫,事情也要辦。姐姐今兒來,特為此一封書信,可是要面覿見你們官府的。」魏頭兒聽了道:「哎喲!你越鬧越大咧。衙門裡遞書信,或者使得;我們官府,也是你輕易見得的?你別給我鬧亂兒了。這可比不得昨日是私情兒。」寧婆道:「傻兄弟,姐姐是做甚麼的。當見的我才見呢,橫豎不能叫你受熱。」魏頭兒道:「你只管這末說,我總有點不放心。倘或鬧出亂子,那可不是頑的。」旁邊有一人說:「老魏呀,你忒膽小咧。他既這末說,想來有拿手,是當見的。你只管回去。老寧不是外人,回來可得喝你個酒兒。」寧婆道:「有咧,姐姐請你二人。」

說話間,魏頭兒已回稟了出來道:「走罷!官府叫你呢。」寧婆道:「老舅,你還得辛苦辛苦。這封信本人交與我時,叫我告訴衙內,不開中門不許投遞。」魏頭兒聽了,將頭一搖,手一擺,說:「你這可胡鬧!為你這封信要開中門,你這是是攪麼?」寧媽說:「你既不開,我就回去。」說罷,轉身就走。魏頭兒忙攔住道:「你別走呀!如今已回明了,你若走了,官府豈不怪我?這是什麼差事呢?你真這麼著,我了不了呀!」寧婆見他著急,不由笑道:「好兄弟,你不要著急。你只管回去。你就說我說的,此事要緊,不是尋常書信,必須開中門方肯投遞。管保官府見了此書,不但不怪──巧咧,咱們姐們還有點采頭呢。」孫書吏在旁聽寧婆之話有因,又知道他素日為人再不干荒唐事,就明白書信必有來歷,是不能不依著他,便道:「魏頭兒,再與他回稟一聲,就說他是這末說的。」魏頭兒無奈,復又進去,到了當堂。

此時蔣張趙三位爺連包旺四個人,正與縣官要主意呢。忽聽差役回稟,有一婆子投書,依縣官是免見。還是蔣爺機變,就怕是三公子的密信,便在旁說:「容他相見何妨。」去了半晌,差役回稟,又說:「那婆子要叫開中門方投此信,他說事有要緊。」縣官聞聽此言,不覺沉吟,料想必有關係,吩咐道:「就與他開中門,看他是何等書信。」差役應聲開放中門,出來對寧婆道:「全是你纏不清。差一點我沒吃上,快走罷!」寧婆不慌不忙,邁開半尺的花鞋,咯登咯登,進了中門,直上大堂,手中高舉書信,來到堂前。縣官見婆子毫無懼色,手擎書信,縣府吩咐差役將書接上來。差役將要上前,只聽婆子道:「此書須太爺親接,有機密事在內。來人吩咐得明白。」縣官聞聽事有來歷,也不問是誰,就站起來,出了公座,將書接過。婆子退在一旁。拆閱已畢,又是驚駭,又是歡悅。

蔣平已然偷看明白,便向前道:「貴縣理宜派轎前往。」縣官道:「那是理當如此。……」此時包旺已知有了公子的下落,就要跟隨前往。趙虎也要跟,蔣爺攔道:「你我奉相諭,各有專司,比不得包旺,他是當去的,咱們還是在此等候便了。」趙虎道:「四哥說得有理,咱們就在此等罷。」差役魏頭兒聽得明白,方才放心。

只見寧婆道:「婆子回稟老爺。既叫婆子引路,他們轎夫腿快,如何跟得上?與其空轎抬著;莫若婆子坐上,又引了路,又不誤事,又叫包公子看著,知是太爺敬公子之意。」縣官見他是個正直穩實的老婆兒,便吩咐:「既如此,你即押轎前往。」

未識後文如何,下回分曉。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三俠五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