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俠五義/第054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三俠五義
←上一回 第五十四回 通天窟南俠逢郭老 蘆花蕩北岸獲胡奇 下一回→


第五十四回 通天窟南俠逢郭老 蘆花蕩北岸獲胡奇

且說展爺見了是假人,已知中計,才待轉身,那知早將鎖簧踏著,登翻了木板,落將下去。只聽一陣鑼聲亂響,外面眾人嚷道:「得咧!得咧!」原來木板之下,半空中懸著一個皮兜子,四面皆是活套。只要掉在裡面往下一沉,四面的網套兒往下一攏,有一根大絨繩總結扣住,再也不能掙扎。

原來五間軒子猶如樓房一般,早有人從下面東明兒開了窗扇,進來無數莊丁將絨繩係下,先把寶劍摘下來,後把展爺縛住了。捆縛之時,說了無數的刻薄挖苦話兒。展爺到了此時,只好置若罔聞,一言不發。又聽有個莊丁說:「咱們員外同客飲酒,正入醉鄉。此時天有三鼓,暫且不必回稟,且把他押在通天窟內收起來。我先去找著何頭兒,將這寶劍交明,然後再去回話。」說罷,推推擁擁的往南而去。走不多時,只見有個石門,卻是由山根鑿出來的,雖是雙門,卻是一扇活的,那一扇是隨石的假門。假門上有個大銅環。莊丁上前用力把銅環一拉,上面有消息將那扇活門撐開,剛剛進去一人,便把展爺推進去。莊丁一鬆手,銅環往回裡一拽,那扇門就關上了。此門非從外面拉環,是再不能開的。

展爺到了裡面,覺得冷森森一股寒氣侵人,原來裡面是個嘎嘎形兒,全無抓手,用油灰抹亮,惟獨當中卻有一縫,望時可以見天。展爺明白叫通天窟。借著天光,又見有一小橫匾,上寫「氣死貓」三個紅字。匾是粉白地的。展爺到了此時,不覺長歎一聲道:「哎!我展熊飛枉自受了朝廷的四品護衛之職,不想今日誤中奸謀,被擒在此。」剛然說完,只聽有人叫「苦」,把個展爺嚇了一跳,忙問道:「你是何人?快說。」那人道:「小人姓郭名彰,乃鎮江人氏。只因帶了女兒上瓜州投親,不想在渡船遇見頭領胡烈,將我父女搶至莊上,欲要將我女兒與什麼五員外為妻。我說女兒已有人家,今到瓜州投親就是為完成此事。誰知胡烈聽了,登時翻臉,說小人不識抬舉,就把我捆起來,監禁在此。」展爺聽罷,氣衝牛斗,一聲怪叫道:「好白玉堂呀!你做的好事,你還稱甚麼義士!你只是綠林強寇一般。我展熊飛倘能出此陷阱,我與你誓不兩立。」郭彰又問了展爺因何至此,展爺便說了一遍。

忽聽外面嚷道:「帶刺客!帶刺客!員外立等。」此時已交四鼓。早見呼嚕嚕石門已開。展爺正要見白玉堂,述他罪惡,替郭老辨冤,急忙出來問道:「你們員外可是白玉堂?我正要見他!」氣忿忿的,邁開大步,跟莊丁來至廳房以內,見燈燭光明,迎面設著酒筵,上面坐一人白面微須,卻是白面判官柳青,旁邊陪坐的正是白玉堂。他明知展爺已到,故意的大言不慚,談笑自若。

展爺見此光景,如何按納得住,雙眼一瞪,一聲吆喝道:「白玉堂!你將俺展某獲住,便要怎麼?講!」白玉堂方才回過頭來,佯作吃驚道:「噯呀!原來是展兄。手下人如何回說我是刺客呢,實在不知。」連忙過來,親解其縛,又謝罪道:「小弟實在不知展兄駕到,只說擒住刺客,不料卻是「御貓」,真是意想不到之事!」又問柳青道:「柳兄不認得麼?此位便是南俠展熊飛現授四品護衛之職,好本領,好劍法,天子親賜封號「御貓」便是。」展爺聽了,冷笑道:「可見山野的綠林,無知的草寇,不知法紀。你非君上,也非官長,何敢妄言刺客二字,說得無倫無理。這也不用苛責於你。但只是我展某今日誤墮於你小巧奸術之中,遭擒被獲。可惜我展某時乖運蹇,未能遇害於光明磊落之場,竟自葬送在山賊強徒之手,乃展某之大不幸也。」白玉堂聽了此言,心中以為展爺是氣忿的話頭,他卻嘻嘻笑道:「小弟白玉堂行俠尚義,從不打劫搶掠,展兄何故口口聲聲呼小弟為山賊盜寇。此言太過,小弟實實不解。」展爺惡唾一口道:「你此話哄誰!既不打劫搶掠,為何將郭老兒父女搶來,硬要霸佔人家有婿之女。那老兒不允,你便把他囚禁在通天窟內。似此行為,非強寇而何?還敢大言不慚,說俠義二字,豈不令人活活羞死,活活笑死!」玉堂聽了,驚駭非常,道:「展兄此事從何說起?」展爺便將在通天窟遇郭老的話說了一遍。白玉堂道:「既有胡烈,此事便好辦了。展兄請坐,待小弟立剖此事。」急令人將郭彰帶來。

不多時郭彰帶到,伴當對他,指著白玉堂道:「這是我家五員外。」郭老連忙跪倒,向上叩頭,口稱:「大王爺爺,饒命呀,饒命!」展爺在旁聽了呼他大王,不由哈哈大笑,忿恨難當。白玉堂卻笑著道:「那老兒不要害怕。我非山賊盜寇,不是甚麼大寨主。」伴當在旁道:「你稱呼員外。」郭老道:「員外在上,聽老兒訴稟。」便將帶領女兒上瓜州投親,被胡烈截住為給員外提親,因未允,將小老兒囚禁在山洞之內,細細說了一遍。玉堂道:「你女兒現在何處?」郭彰道:「聽胡烈說,將我女兒交在後面去,不知是何去處。」白玉堂立刻叫伴當近前道:「你去將胡烈好好喚來,不許提郭老者之事。倘有洩露,立追狗命。」伴當答應,實時奉命去了。

少時,同烈來到。胡烈面有得色,參見已畢。白玉堂已將郭老帶在一邊,笑容滿面道:「胡頭兒,你連日辛苦了!這幾日船上可有甚麼事情沒有?」胡烈道:「並無別事。小人正要回稟員外,只因昨日有父女二人乘舟過渡,小人見他女兒頗有姿色,卻與員外年紀相仿。小人見員外無家室,意欲將此女留下與員外成其美事,不知員外意下如何?」說罷,滿臉忻然,似乎得意。白玉堂聽了胡烈一片言語,並不動氣,反倒哈哈大笑道:「不想胡頭兒你竟為我如此掛心。但只一件,你來的不多日期,如何深得我心呢?」

原來胡烈他弟兄兩個,兄弟名叫胡奇,皆是柳青新近薦過來的。只聽胡烈道:「小人既來伺候員外,必當盡心報效;倘若不秉天良,還敢望員外疼愛?」胡烈說至此,以為必合了玉堂之心。他那知玉堂狠毒至甚,耐著性兒道:「好,好!真是難為你。此事可是我素來有這個意呀,還是別人告訴你的呢,還是你自己的主意呢?」胡烈此時,惟恐別人爭功,連忙道:「是小人自己巴結,一團美意,不用員外吩咐,也無別人告訴。」白玉堂回頭向展爺道:「展兄可聽明白了?」展爺已知胡烈所為,便不言語了。

白玉堂又問:「此女現在何處?」胡烈道:「已交小人妻子好生看待。」白玉堂道:「很好。」喜笑顏開,湊到胡烈跟前,冷不防用了個沖天炮泰山勢,將胡烈踼倒。急擎寶劍,將胡烈左膀砍傷,疼得個胡烈滿地打滾。上面柳青看了,白臉上青一塊,紅一塊,心中好生難受,又不敢勸解,又不敢攔阻。只聽白玉堂吩咐伴當,將胡烈搭下去,明日交松江府辦理。立刻喚伴當到後面將郭老女兒增嬌叫丫環領至廳上,當面交與郭彰。又問他:「還有甚麼東西?」郭彰道:「還有兩個棕箱。」白爺連忙命人即刻抬來,叫他當面點明。郭彰道:「鑰匙現在小老兒身上,箱子是不用檢點的。」白爺叫伴當取了二十兩銀子賞了郭老,又派了頭領何壽帶領水手用妥船將他父女二人連夜送到瓜州,不可有誤。郭彰千恩萬謝而去。

此時已交五鼓,這裡白爺笑盈盈的道:「展兄,此事若非兄台被擒在山窟之內,小弟如何知道胡烈所為,險些兒壞了小弟名頭。但小弟的私事已結,只是展兄的官事如何呢?展兄此來必是奉相諭叫小弟跟隨入都,但是我白某就這樣隨了兄台去麼?」展爺道:「依你便怎麼樣呢?」玉堂道:「也無別的。小弟既將三寶盜來,如今展兄必須將三寶盜去。倘能如此,小弟甘拜下風,情願跟隨展兄上開封府去;如不能時,展兄也就不必再上陷空島了。」此話說至此,明露著叫展爺從此後隱姓埋名,再也不必上開封府了。展爺聽了連聲道:「很好,很好。我須要問明,在於何日盜寶?」白玉堂道:「日期近了,少了,顯得為難展兄。如今定下十日期限;過了十日,展兄可悄地回開封府罷。」展爺道:「誰與你鬥口。俺展熊飛只定於三日內就要得回三寶。那時不要改口。」玉堂道:「如此很好。若要改口,豈是丈夫所為。」說罷,彼此擊掌。白爺又叫伴當將展爺送到通天窟內。可憐南俠被禁在山洞之內,手中又無利刃,如何能彀脫此陷阱。暫且不表。

再說郭彰父女跟隨何壽來到船艙之內,何壽坐在船頭順流而下。郭彰悄悄向女兒增嬌道:「你被掠之後,在於何處?」增嬌道:「是姓胡的將女兒交與他妻子,看承得頗好。」又問:「爹爹如何見得大王,就能彀釋放呢?」郭老便說起在山洞內遇見開封府展老爺號御貓的,多虧他見了員外,也不知是什麼大王,分析明白,才得釋放。增嬌聽了,感念展爺之至。正在談論之際,忽聽後面聲言:「船裡頭不要走了,五員外還有話說呢。快些攏住呀。」何壽聽了,有些遲疑道:「方才員外吩咐明白了,如何又有話說呢?難道此時反悔了不成?若真如此,不但對不過姓展的,連姓柳的也對不住了;慢說他等,就是我何壽,以後也就瞧他不起了。」

只見那只船如弩箭一般,及至切近,見一人噗的一聲,跳上船來。趁著月色看時,卻是胡奇,手持利刃,怒目橫眉,道:「何頭兒且將他父女留下,俺要替哥哥報仇。」何壽道:「胡二哥此言差矣。此事原是令兄不是,與他父女何干。再者,我奉員外之命送他父女,如何私自留下與你?有什麼話,你找員外去,莫要耽延我的事體。」胡奇聽了,一瞪眼,一聲怪叫道:「何壽!你敢不與我留下?」何壽道:「不留便怎麼樣?」胡奇舉起撲刀,就砍將下來。何壽卻未防備,不曾帶得利刃,一哈腰提起一塊船板,將刀迎住。此時郭彰父女在艙內疊疊連聲喊叫:「救人呀,救人!」胡奇與何壽動手,究竟船板輪轉太夯,何壽看看不敵。可巧腳下一?,就勢落下水去。兩個水手一見,噗咚噗咚也跳在水內。胡奇滿心得意,郭彰五內著急。

忽見上流趕下一隻快船,上有五六個人,已離此船不遠,聲聲喝道:「你這廝不知規矩!俺這蘆花蕩從不害人。你是晚生後輩呀,如何擅敢害人,壞人名頭?俺來也!你往那裡跑?」將身一縱,要跳過船來。不想船離過遠,腳剛踏到船邊,胡奇用撲刀一搠,那人將身一閃,只聽噗咚一聲,也落下水去。船已臨近,上面「嗖」「嗖」「嗖」跳過三人,將胡奇裹住,各舉兵刃。好胡奇!力敵三人,全無懼怯。誰知那個先落水的,探出頭來偷看熱鬧。見三個伙伴逼住胡奇,看看離自己不遠,他卻用手把胡奇的懷子骨揪住,往下一攏,只聽噗咚掉在水內。那人卻提定兩腳不放,忙用篙鉤搭住,拽上船來捆好。頭向下,腳朝上,且自控水。眾人七手八腳,連郭彰父女船隻駕起,竟奔蘆花蕩而來。

原來此船乃丁家夜巡船,因聽見有人呼救,急急向前,不料拿住胡奇,救了郭老父女。趕至泊岸,胡奇已醒,雖然喝了兩口水,無甚要緊。大家將他扶在岸上,推擁進莊。又差一個年老之人背定郭增嬌,差個少年有力的背了郭彰,一同到了茉花村,先差人通報大官人二官人去。

此時天有五鼓之半。這也是兆蘭兆蕙素日吩咐的,倘有緊急之事,無論三更半夜,只管通報,決不嗔怪。今日弟兄二人聽見拿住個私行劫掠謀人害命的,卻在南蕩境內,幸喜擒來,救了二人,連忙來到待客廳上。先把郭增嬌交在小姐月華處,然後將郭彰帶上來,細細追問情由。又將胡奇來歷問明,方知他是新近來的,怨不得不知規矩則例。正在訊問間,忽見丫環進來道:「太太叫二位官人呢。」

不知丁母為著何事,下回分曉。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三俠五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