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俠五義/第092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三俠五義
←上一回 第九十二回 小俠揮金貪杯大醉 老葛搶雉惹禍著傷 下一回→


第九十二回 小俠揮金貪杯大醉 老葛搶雉惹禍著傷

且說史雲見年幼之人如此,鬧的倒不好意思了,連忙問道:「足下貴姓?」年幼的道:「小弟艾虎。只因要上臥虎溝,從此經過,見眾位在此飲酒作樂,不覺口渴。既蒙賜酒,感領厚情。請了。」說罷,邁步就進了柴門。

你道艾虎如何來到此處?只因他與施俊結拜之後,每日行程五里也是一天,十里也算一站。若遇見好酒,不定住三天五天,喝醉了就睡,睡醒了又喝。左右是蔣平不心疼的銀子,由著他的性兒花罷了。當下眾漁戶見張立史雲同了個年幼之人進來,大家都不認得,只有一拱手而已。史雲便將艾虎讓在自己一處。張立拿起壺來,滿滿斟了一杯,遞與艾虎。艾虎也不謙讓,連忙接過來一飲而盡。史雲接過來也斟上一杯,艾虎也就喝了。他又復與二人各斟一杯,自己也陪了一杯,然後慢慢問道:『方才老文說府上賀喜,不知為著何事?」史雲代為說明。艾虎哈哈大笑道:「原來如此,理當賀的。」說罷,回手向兜肚內掏出兩錠銀子來,遞與張立道:「些須薄禮,望乞笑納。」張立如何肯接。艾虎強扭強捏的,揣在他懷內。

張立無奈,謝了又謝。轉身來到屋內,叫聲:「媽媽,這是方才一位小客官給女兒的賀禮,好好收了。」李氏接來一看,見是兩錠五兩的錁子,不由吃驚道:「哎喲!如何有這樣的重禮呢?」正說間,牡丹過來,問道:「母親,什麼事?」張立便將客官送賀禮的事說了。牡丹道:「此人可是爹爹素來認得的麼?」張立道:「並不認得。」牡丹道:「既不認得,萍水相逢,就受他如此厚禮,此人就令人難測。焉知他不是惡人暴客呢?據孩兒想來,還是不受他的為是。」李氏道:「女兒說的是,大哥趁早兒還他去。」張立道:「真是閨女想的週到,我就還他去。」仍將銀子接過,出外面去了。

張立當下拿回銀子,見了艾虎,說道:「方才老漢與我老伴並女兒一同言明。他母女說客官遠道而來,我等理宜盡地主之情,酒食是現成的,如何敢受如此厚禮。仍將原銀奉還,客官休要見怪。」艾虎道:「這有甚要緊。難道今日此舉,老丈就不耗費資財麼?權當做薪水之資就是了。」張立道:「好叫客官得知。今日此舉全是破費眾鄉親的。不信,只管問我們史鄉親。」史雲在旁答道:「此話千真萬確,決不欺哄。」艾虎道:「俺的銀子已經拿出,如何又收回呢?--也罷,俺就煩史大哥拿此銀兩,明日照舊預備。今日是俺擾了眾鄉親,明日是俺作東回請眾位鄉親。如若少了一位,俺是不依史大哥的。」史雲見此光景,連忙說道:「我看文客官是個豪爽痛快人,莫若張大哥從實收了吧,省得叫客官為難。」張立只得又謝了。

史雲便陪著艾虎,左一碗,有一碗,把個史雲也喝的愣了,暗道:「這樣小小年紀卻有如此大量。」就是別人也往這邊瞅著。喝來喝去,小俠漸漸醉了,前仰後合,身體亂晃,就靠著桌子垂眉閉眼。史雲知他酒深,也不驚動他。不多時,只聽呼聲振耳,已入夢鄉。艾虎既是如此,眾漁人也就醺醺,獨有張立史雲喝的不多。張立是素來不能多飲的,史雲酒量卻豪,只因與張老兒張羅辦事,也就不肯多喝了。張立仍是按座張羅。

忽聽外面有人喚道:「張老兒在家麼?」張立忙出來一看,不由的吃了一驚,道:「二位請了。到此何事?」二人道:「怎麼你倒問我們?今D是誰的班兒了?」。』

你道此二人是誰?原來是黑狼山的嘍囉。自從藍驍佔據了此山,知道綠鴨灘有十三家漁戶,定了規矩,每日著一人值日。所有山上用的魚蝦,皆出在值日的身上。這日正是張立值日。他只顧賀喜,就把此事忘了。今日竣羅來了,方才想起,連忙告罪道:「是老漢一時忽略,望乞二位在頭領跟前方便方便。明日我多備魚蝦補還上就是了。」二嘍囉道:「你這話竟是胡說!明日補還,今日大王先空一頓嗎?我們全不管你,今日只好跟了我們去見頭領。有什麼說的你自己去說吧。」

此時史雲已然出來,連忙插言道:「二位不要如此。委是張伙計今日有事,務求包容包容。」就把他得女兒賀喜的話說了一遍。二嘍囉聽了道:「既是如此,我們瞧瞧你這閨女,回去見了頭領,也好回話。」說罷,不容張立依不依,硬往裡走。到了屋內見了牡丹,暗暗喝采。轉身出來,一眼瞧見了艾虎,在那裡端坐不動。原來眾人見嘍囉進來,知有事故,膽大的站起來在一旁聽著,膽小的怕有連累也就溜了。獨有艾虎坐在那裡。這嘍囉如何知道他是沉醉酣睡呢,大聲嗔喝道:「他是什麼人?竟敢見了我做不為禮,這等可惡!快快與我綁了,解上山去。」張立忙上前分解道:「他不是本莊之人,而且吃醉了,求爺們寬恕。」史雲在旁,也幫著說話。二嘍囉方氣憤憤的去了。

眾人見嘍囉去了,嘈嘈雜雜,議論不休。史雲便合張立商議,莫若將這客官喚醒,叫他早些去吧,省得連累了他。張立聽了,急急將艾虎喚醒,說明原由。艾虎不聽則可,聽了時一聲怪叫道:「哎喲喲!好山賊野寇。俺艾虎正要尋他,他反來捋虎鬚。待他來時,俺自對付他。」張立著急,只好苦功。

忽聽得人喊馬嘶,早有漁戶跑的張口結舌道:「不……不好了!葛頭領帶領人馬入莊了。」張立聽了,只嚇得渾身亂抖,艾虎道:「老丈不要害怕,有俺在此。」說罷,將包袱遞與張立,回頭叫道:「史大哥,隨俺來。」剛然出了柴扉,只見有二三十名嘍囉簇擁著一個老頭騎在馬上,聲聲叫道:「張老兒,聞得你有個如花似玉的女兒,正好與俺匹配。俺如今特來求親。」艾虎聽了一聲叱詫道:「你這廝叫什麼?快些說來!」馬上的道:「誰不曉得俺葛瑤明,綽號蛤蜊蚌子嗎?你是何人,竟敢前來多事?」艾虎道:「我只當是藍驍那廝,原來是個無名的小輩。俺艾虎爺爺在此,你敢怎麼?」葛瑤明聽了,喝道:「好小廝,滿口胡說!」吩咐嘍囉將他綁了。唿的上來了四五個。艾虎不慌不忙,兩隻臂膀往左右一分,先打倒了兩個,一轉身抬腿又踢倒了一個。眾唆羅見小爺勇猛,又上來了十數個,心想以多為勝。那知小俠指東打西,竄南躍北,猶如虎蕩羊群,不大的工夫,打了個落花流水。

史雲在旁,見小爺英勇非常,不由喝采,自己早托定五股魚叉,猛然喊了一聲,一個健步,竟奔葛瑤明而來。原來這些嘍囉以為漁戶好欺負,並未防備,皆是赤手而來,獨葛瑤明腰間係著一把順刀,見眾嘍囉不是艾虎對手,剛然拔刀,要上前相助,史雲魚叉已到,連忙用刀一迎。史雲把叉往回裡一抽。誰知叉上有倒須鉤兒,早把順刀攏住。史雲力猛,葛瑤明在馬上一晃,手不吃動,噹啷啷順刀落地,說聲「不好!」將馬一帶,哧留的往莊外就跑。眾嘍囉見頭領已跑,大家也抱頭鼠竄而去。

艾虎打的高興,那裡肯放,上前將葛瑤明的刀撿起就追,史雲也便大喊「趕呀!」手內托定五股魚叉,也追下去了。艾虎追出莊外,見賊人前面亂跑,他便撒腳緊緊追趕。俗云:「歸師勿掩,窮寇莫追。」如今小俠真是初生的犢兒不怕虎,又仗著自己的本領,那把這一眾山賊放在眼裡,又搭著史雲也是一勇之夫,隨後緊趕。看看來到山環之內,只見艾虎平空的栽倒在地,兩邊跑出多少嘍囉,將艾虎按住,捆綁起來。史雲見了,說聲「不好!」急轉身往回裡就跑,給莊中送信去了。

你道艾虎如何栽倒?只因葛賊騎馬跑的快,先進了山環,便有把守的嘍兵,他就吩咐暗暗埋伏絆腳繩。小俠那裡理會。他是跑開了,冷不防,焉有不栽倒之理呢。眾嘍囉拿了艾虎。葛瑤明業已看見,忙將嘍兵分為兩路,著十五人押著艾虎同自己上山,著十五人回轉莊中到張老兒家搶親。葛賊洋洋得意,將馬馱了艾虎,忙忙的入山。

正走之間,只見一隻野雞打空中落下。葛瑤明上前撿起一看,見雞胸流血,知是有人打的。復往前面一看,早見有人嚷道:「快些將山雞放下!那是我們打的。」葛賊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個極丑的女子,約有十五六歲。葛瑤明道:「這雞是你的麼?」丑女子道:「是我的。」葛賊道:「你休要哄我。既是你的,你手無寸鐵,如何會打下野雞來?」丑女子道:「原是我姐姐打的。不信,你看那樹下站的不是?」葛賊轉臉一看,見一女子生的美貌非常,果然手握彈弓,在那裡站著。葛賊暗暗歡喜道:「我老葛真是紅鸞星照命。張老兒那裡有了一個,如今又遇見一個,這才是雙喜臨門呢。」想罷,對丑女子道:「你說你姐姐打的,我不信。叫你姐姐跟了我去,我們山後頭有雞,叫他打一個我看看。」說罷,兩隻賊眼直勾勾的瞅著那邊女子。丑女子大怒:「你若不還,只怕你姑娘不容你過去。」說畢,拉開架式,就要動手。只聽葛瑤明哎喲一聲,仰面栽倒在地,掙扎著爬起來,早見兩眉攢中流下血來。丑女子已知是姐姐用鐵丸打的,不容他站穩,嗖的一聲,照後心嘡的就是一腳。葛瑤明他倒聽教訓,噗哧的一聲,嘴吃屎又躺下了。眾嘍囉一擁齊上。丑女子微微冷笑,抬了抬手,一個個東倒西歪;動了動腳,一個個毗牙咧嘴。此時葛賊知道女子利害,不敢抵敵,爬起來就跑。眾人見頭領跑了,誰還敢怠慢,也就唧溜咕嚕的一齊跑了。丑女子正在趕打嘍卒,忽聽有人高聲喝采叫好。

不知後文如何,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三俠五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