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呉水考 (四庫全書本)/卷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 三呉水考 卷七 卷八

  欽定四庫全書
  三吳水考卷七
  明張内藴周大韶撰
  水官考小序
  水之有官專治水之責也以水名官以官治水將平成之績是賴非以備員也是故六卿分職厥有司空諸曹率屬亦置都水在外則有水利臬大夫郡司馬朝廷每修水利輒遣公卿大臣徃督其事而以百執事佐之近復命憲臣以璽書行事諸所建白重且鉅者奏請於上其餘一切皆得從便宜彈壓諸司諸司有不率不力者皆得論刺之其事權良重必也憲修政舉事乃奏功奠我元元福利社稷用光史册以告來世斯其無負於任使乎朝廷設官各有專責故吏治不清則問太宰户口不蕃則問司農典禮多缺則問秩宗戎事失戒則問司馬刑獄匪平則問司㓂地利未盡則問司空憲法罕飭則問執法小民靡寧則問司牧邉鄙多警則問疆吏水利湮廢則問水官此朝廷之所以使天下於指臂而坐䇿四海者也作水官考
  宰臣
  虞  禹  洪水横流下民昏墊舜命禹爲司空疏
  九河距九川導三江定震澤
  吳  伍員 呉相國開蘇州胥口塘柳胥港洩太湖
  積水開溧陽銀林河以通伐楚餉道
  越  范蠡 越相國開蘇州蠡口塘常州蠡湖及東
  蠡河西蠡河
  楚  黄歇 楚相國開松江之黄浦常州之申港黄
  田港後人因以名河
  元  禿魯 工部尚書至正元年濬松江南北俞塘
  盤龍塘鹽鐡塘二年修捍海塘
  部䑓
  明  夏原吉永樂二年江南大水命户部尚書夏原吉疏治濬崑山夏駕新洋二浦嘉定之顧浦引吳淞江水由劉家河入海濬常熟白茆塘引東北諸水入楊子江濬上海之范家浜南接黄浦北合吳淞江亦入於海
  李充嗣工部尚書正德十六年治水吳中是時郎中林文沛顔如環從行濬吳淞江白茆港及蘇松常嘉湖各屬河道
  周忱 工部侍郎正統中濬吳淞江濬黄浦修田圍及吳江湖隄築杭州塘修金山獨𣗳營及劉家港口諸河
  李敏 巡撫工部侍郎景泰五年治水濬青墩浦横瀝塘以通白茆濬三堰引水通鮎魚口仍去海口壅塞
  徐貫 工部侍郎𢎞治八年濬吳淞江白茆港斜堰七浦塘鹽鐡塘及吳江長橋水竇以洩太湖之水
  徐栻 兵部侍郎浙江巡撫都御史萬厯三年五月三十日夜海潮氾溢衝坍海塘西自秦駐山東至白馬廟延袤一十八里漂流廬舎溺死人口無𥮅先該前右副都御史謝鵬舉題請修築五年該兵部右侍郎都察院右僉都御史徐栻接管築完海塘二千六百餘丈用銀一十二萬八百七十五兩有竒塘成海潮不復爲患
  俞士吉僉都御史永樂中命齎水利集賜原吉
  佐原吉講求水利
  崔恭 巡撫都御史天順三年濬吳淞江蒲匯塘曹家港六磊塘烏泥涇沙岡塘竹岡塘諸水入於黄浦
  畢亨 巡撫都御史成化八年築捍海塘疏濬
  河渠
  王恕 巡撫都御史濬宜興便民河
  何鑑 巡撫都御史與徐侍郎貫同治水彭禮 巡撫都御史𢎞治十二年濬太倉湖川
  
  俞諫 巡撫都御史正德六年治水濬宜興諸
  瀆濬江隂利港新溝九里河
  許廷光浙江都御史正德十四年奏請興修水
  利自後差李尚書
  歐陽必進都御史嘉靖二十六年濬七浦塘翁大立巡撫都御史嘉靖三十八年奏請興修
  水利
  林潤 巡撫都御史隆慶二年濬白茆塘題請
  丈均松江府田糧民免虛賠之害
  海瑞 巡撫都御史隆慶三年再濬白茆塘置閘濬吳淞江東段八十餘里欲并濬吳淞江中段及吳江太湖諸口功未畢代去時論惜之
  寺卿
  宋  徐確 宗正使崇寧元年開淞江自封家渡古江口至大通浦直徹海口七十四里水道遂通
  周環 大理丞紹興二十四年開福山港白茆
  
  明  袁復 太常少卿永樂中輔夏原吉治水趙居仁右通政永樂三年修嘉興海塘四年濬
  孟瀆
  凌信 尚寳少卿天順中請濬鎮江漕河作閘
  臺臣
  晉  張闓 晉陵内史大興四年創置新豐等湖宋  雍元直校文編校熈寧八年命治浙西河渠沈括 檢正中書刑房公事熈寧六年相度兩
  浙水利
  許光凝中書舎人大觀中開吳淞江置十二牐任古 監察御史紹興二十四年按視興修水
  
  李結 監進奏院隆興元年獻治田三議當時
  推行之
  明  鄭銘 巡按御史成化八年築捍海塘
  謝琛 巡按御史正德五年題請開濬吳淞江馬祿 巡按御史正德十五年題請開濬白茆
  
  吕光洵巡按御史嘉靖二十三年興修水利著
  水利圖考
  劉曰睿巡按御史隆慶五年興修水利開墾荒田題請三年五年起科則例輕徭薄稅以勸招徠所在貧民爭先告墾
  郭思極巡按御史萬厯五年題請復丹陽練湖積水備運開孟瀆河以通南北官民船
  林應訓南京廣東道監察御史萬厯五年奉命治水吳中先是科臣上言蘇松水利乆湮特請憲臣督理比至吳中沿洄諸境相度形便廣集衆思㢘知溢水爲災由於上源未節三江並行而未分也於是首復練湖増置涵閘以資運道次治呉淞壅塞四十餘里决去吳江灘漲數十處使太湖積水直注吳淞濬松之山涇等港秀州官紹鹽鐡蒲滙六磊等塘洩澱泖諸湖之水於黄浦濬蘇之吳塘顧浦戚虞涇南北横瀝等處决崑嘉太倉諸水於劉河復濬七浦楊林等塘使陽城巴城諸湖之水徑入於海濬白茆福山三丈諸浦九里青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山塘雷溝等河使昆尚承湖毘陵晉陵諸水徑入於江又於上源濬白鶴溪荆城港西氿裏河洩長蕩荆溪諸水入於運河濬武進之孟瀆丹陽之九曲河丹徒之鐡猫港洩潤州上流之水並入於江以節太湖東來之源源流各得其所然後於千墩浦南濬澱山湖口使湖水通徹入於吳淞又慮江水外逸乃於夏駕及漫水港口各建石閘一座内節江流外捍渾潮以固吳淞又設爲治田六事刋布民間督令髙鄉浚溝洫以備旱低鄉築圩岸以備澇由是吳東諸郡民稱利云當是時積廢既乆財力兩詘實由經度厝注以身先之又賴兩臺和𠂻協成役取諸召募費給於贖鍰地值故役興而民不勞功成而官不費如此云
  藩臣
  宋  郟亶 廣東安撫機宜文字上書陳言水利熈寧五年以亶為司農寺丞提舉兩浙水利所著有水利書行於世
  元  旭萬傑行省中書右丞泰定中奏復都水庸田
  使司興修水利
  欽察台江浙行省中書左丞相至正初上言浙
  西水利
  明  閻察 浙江布政司𠫵議重築海鹽縣捍海塘謝輔 浙江叅政正統九年築捍海新塘與陳
  永協心殫力並著勞績
  何宜 浙江𠫵政有治田水利䇿畧
  邢簡 𠫵政治水吳中
  王叔杲兵備𠫵政萬厯二年任是時水利積廢公獨究心於此講求累嵗萬厯五年時本院奉勅按視吳中水利公矢謀殫慮開孟瀆復練湖具有端緒開江之役方將舉行而聞調囘籍未見其成頻行捐輸本道項下贓贖銀五千九百餘兩然則身雖去而於河工盖亦未爲無助云
  臬臣
  唐  韓臯 元和初爲觀察使開常熟塘
  明  鄭元韶督糧僉事隆慶三年均松江府田糧濬
  三陽河
  陳永 浙江僉事
  吳㻞 浙江僉事成化八年築捍海塘
  趙銘 僉事治水吳中
  伍性 浙江僉事𢎞治元年濬吳淞江中段四十餘里及顧會趙屯都臺等浦蒲匯新涇楊林等塘并海鹽陶涇塘濬宜興湯溪葛溪又議開吳江長橋淤土以洩湖流工未畢代去
  熊允懋僉事嘉靖元年帶管蘇松水利
  蔡乾 僉事嘉靖四年帶管蘇松水利濬蘇州市河濬吳縣興福塘崑山黄昌涇上杜塘注浦道褐浦常熟三丈浦横瀝塘嘉定練祁趙涇北横𤁋桃樹浦虬江木瀆港舊江界河南鹽鐡雙塘河江隂脫水港馮涇白蕩河應天河泥塘河蔡港黄田港上海張家浜陳村塘馬家浜舊江青龍江并修黄田閘
  馮叔吉兵備按察使萬厯六年任是時濬吳淞江濬吳江之吳家港長橋灘龎山湖口及松江秀州塘蒲匯塘太倉七浦塘常熟白茆港皆矢謀率屬勞勩爲多
  李頥 兵備副使萬厯八年任督修各屬圩岸
  處置銀糓賑濟荒民
  運司
  唐  劉晏 永泰中爲轉運使開練湖
  宋  張綸 天禧中爲江淮發運使疏五湖導太湖
  入海
  徐奭 天聖中爲轉運使治水自市涇以北赤門以南築石堤九十里濬積潦自吳江東赴海復良田數千頃
  趙賀 江淮發運使董治太湖外塘濬積潦與
  徐奭同事同功
  葉清臣轉運使寳元初開盤龍塘等滙濬滬瀆
  等江民賴其利
  鄭向 轉運副使疏潤州蒜山漕渠抵於江人
  便利之
  沈立 轉運使嘉祐初開顧會浦
  王純臣轉運使嘉祐五年令蘇湖常秀修作田塍位位相接以禦風濤定勸課爲殿最當時推行之
  李復圭轉運使大修至和塘開白鶴滙民免水
  
  毛漸 轉運副使紹聖中開無錫芙蓉湖武進疏廟堂港常熟疏梅李塘入楊子江崑山開七鴉港下張浦入海又開華亭之新涇大盈等浦東南濬柘湖新涇下金山小官浦皆入於海
  陳仲芳發運司屬官相度蘇州積水
  向子諲兩浙轉運使紹興七年置呂城石䃮及
  夾岡二斗門
  趙子潚轉運使紹興二十八年計料開江陳彌作兩浙轉運判官隆興二年請先開十浦合開圍田一十三處又請招置闕額開江兵卒
  姜詵 轉運副使開松江通波塘置張涇堰閘又奏開常熟黄泗浦崔浦許浦白茆浦
  陳峴 兩浙轉運判官開濬常州江隂諸川港魏峻 發運使淳熈六年疏至和塘
  部屬
  宋  楊及 乾興初爲職方員外郎催督蘇湖秀疏
  導壅閼
  卲光 左朝奉郎元祐六年導决太湖積水
  明  姚文灝工部主事𢎞治九年開七鴉港築沙湖
  堤奏設導河夫役
  祝萃 工部主事𢎞治中命徐侍郎貫治水萃
  從行贊理
  傅潮 工部郎中𢎞治十年治水吳中濬黄渡
  等浦湖川等塘
  臧麟 工部郎中𢎞治十四年濬莊前港并丁
  山瀆盛瀆鴉瀆
  林文沛工部郎中正徳十六年從尚書李充嗣治水開白茆塘及昆城陽城尚湖諸口皆白茆之上源也并開蘇松常鎮各縣諸河道修海鹽塘
  顔如環工部郎中亦從尚書李充嗣治水開吳淞江并湖州大錢小梅二港沿湖七十二漊以導太湖之上源開趙屯大盈道褐等浦以通淞江之上源
  朱衮 工部郎中嘉靖九年奉命治水吳中
  武職
  晉  郗鍳 𠫵軍永和六年按視蘇湖積水
  宋  戚世明淳熈元年開許浦
  馮湛 水軍統制淳熈二年濬許浦
  錢良臣總領重修練湖横壩及諸斗門
  水部
  宋  單諤 宜興進士上書言水利常平使者調蘇
  常秀之民濬青龍等江
  鮑朝懋崇寧元年置提舉澳牐司於蘇州以知
  崑山鮑朝懋提舉管幹
  趙霖 提舉常平使宣和二年開常州五十八
  瀆措置華亭泖湖圍田
  薛元鼎提舉常平淳熈元年相視太湖沿流利害開茜涇七鴉下張白茆等浦及運河
  羅㸃 提舉浙西常平淳熈十三年奏治澱山
  湖沿湖灘占復諸良田
  詹體仁提舉常平淳熈十五年開河置斗門爲
  旱潦備
  元  任仁發都水監大徳間濬吳淞江泰定初復濬淞江舊江二道并松江平江通海河道築海寧縣捍海塘
  李都水至大初督治圍田
  張仲仁都水少監
  刺史
  吳  陳勲 赤烏八年使檢尉陳勲發兵三萬鑿破
  岡瀆
  宋  劉濬 始興王揚州刺史元嘉二十二年濬吳淞江滬瀆又欲從武康紵溪穿渠浛直出海口
  梁  王奕 交州刺史漕大瀆以洩浙江
  唐  韋損 永泰初為刺史開練河
  丁頔 貞元中刺蘇湖繕完隄防疏鑿𤱶澮列
  樹以表道决水以溉田
  李素 元和初刺蘇州開常熟塘因名元和塘范𫝊正元和中開平望湖及長興之西湖王仲舒元和五年治蘇堤淞江為路
  孟簡 元和中開無錫之泰伯瀆并常州之孟
  
  郡守
  晉  沈嘉 呉興太守開荻塘
  謝安 建元中築塘人因名謝公塘
  宋  范仲淹景祐初守鄉郡上書宰臣言水利親厯海口開濬五湖及茜涇下張等浦使太湖水東南入吳淞江東北入於海
  許恢 慶厯二年知常州府濬申港澡港戚墅
  港等處
  李餘慶慶厯三年知常州府濬顧塘河益引惠明河水注之漕渠濬常州市河及金涇鶴瀆等浦
  陳襄 嘉祐四年知常州府以太湖積水横遏運河爲民田患立法濬之導水入江其患乃息
  蔡抗 嘉祐六年知平江府行縣按氷立法疏
  
  林希 元祐六年知杭州府上言導决太湖積
  
  王囘 紹興四年知湖州府濬沿湖七十二漊
  導水入太湖
  蔣燦 紹興二十八年知平江府計料開江請
  復招補開江兵卒
  陳正同紹興二十九年上言水利請禁占射圍
  
  沈度 乾道二年知平江府開許浦白茆浦崔浦黄泗浦奚浦茜涇七鴉下張沙握凡十浦請招置開江兵卒
  蔡洸 乾道六年知潤州濬河自丹陽至夾岡丘崈 乾道七年知秀州府修華亭沿海一十
  八堰
  宗貺 乾道七年知潤州府濬河自利渉門至
  江口
  張津 淳熈二年知潤州府濬京口河
  林寔 淳熈十三年知常州府濬後河
  史能之
  林祖洽皆常州守並濬後河
  陳君仁淳熈二年知潤州府置黄水䃮
  萬鍾 慶元四年知潤州府濬城市河越十六
  年郡守史彌堅復疏潔之
  邢燾 嘉定中知常州府濬九里河
  丘彦橚嘉定十年知平江府丘彦橚開錦㠶涇
  以通運道
  吳潚 嘉定五年知平江府修吳江石塘橋梁柯元夀淳祐二年知潤州修復練湖復置閘趙溍 咸淳六年知潤州府改作程公上下二
  
  明  孫用 洪武七年知常州府濬申港
  劉辰 洪武三十四年知鎮江府重濬練湖黄懋 正統九年知嘉興府築海鹽新塘汪滸 景泰五年知蘇州府濬白茆塘
  葉冕 景泰間知松江府築澱山湖堤
  白行中成化八年知松江府築捍海塘
  丘霽 成化十年知蘇州府開吳淞江
  史簡 𢎞治八年知蘇州府開濬吳淞江白茆
  港七浦塘
  徐讚 蘇州府知府正徳十六年開白茆港孔輔 松江府知府督濬吳淞江
  李充實萬厯五年知蘇州府協同同知王事聖劉琨濬吳淞江長橋南北灘吳塘顧浦七浦塘楊林塘湖川塘白茆塘許浦三丈浦福山塘等處
  朱文科萬厯八年知蘇州府協同同知王事聖孫成泰修築各州縣田圩并四門官塘開濬虬江奚浦等處
  賈待問萬厯五年知松江府協同通判蔣守成推官范守己濬吳淞江秀州塘官紹塘鹽鐡塘蒲匯塘都臺浦山涇港等處
  閻邦寧萬厯七年知松江府濬盤龍塘横塘横
  泖等處督修各屬田圍
  穆煒 萬厯五年由比部尚書郎知常州府開濬孟河置閘蓄防以通漕溉號爲天關又開宜興西氿城南運河東倉水道修復芙蓉湖黄天蕩雷家湖諸堤各綿亘數百里溉圩田四萬四千餘畝惟時比嵗病旱阻淺運舟又請築閉運河支渠置木閘蓄水舟運通利修𡚁起廢課士訓民善政甚多
  張純 萬厯五年知鎮江府率通判  修復練湖闢侵占改函管増置石䃮石閘蓄水灌漕
  鍾庚陽萬厯七年知鎮江府率通判楊棟濬九曲河鐡猫港甘露港等處築傍江田堤
  郡貳
  宋  張去惑景祐間推平江與府官分捍水道李禹卿慶厯二年通判平江言淞江風濤多敗漕舟遂築太湖堤五六十里又修荻塘
  曹永 紹興中判松江府開顧會浦
  
  傅愷
  楊憲 並松江府同知成化八年築海塘楊冠 嘉興府同知成化八年修海鹽塘應能 蘇州府通判成化中奏請興修水利郝希顔松江府通判𢎞治七年濬吳淞江自㠶
  歸口至分荘七十餘里
  原應宿松江府通判𢎞治十二年濬崧子浦陳暐 蘇州通判𢎞治十二年督濬湖川塘黄譜 太倉州判同陳暐濬湖川塘
  温應璧常州通判濬江隂利港新溝九里河韓士賢嘉興通判正徳七年與知縣辛九齡重
  築海塘
  徐乾 蘇州同知
  傅潮 通判並白茆督工
  萬奎 蘇州通判督濬昆承陽城尚湖諸口冷宗元蘇州同知
  孔賢 蘇州府通判督濬趙屯大盈道褐等浦王事聖蘇州府同知萬厯五年任專督水利濬吳淞江四十餘里及吳江之吳家港長橋灘龎山湖口常熟之白茆港三丈浦太倉之七浦塘楊林塘鹽鐡塘吳塘顧浦崑山之大瓦浦赤涇夏駕浦嘉定之張家浜南翔河湄浦等河隨事區畫各中機宜故蘇之河工雖甚多而應之裕如各底於績
  蔣守成松江府通判萬厯五年任專督水利濬秀州塘官紹塘蒲滙塘大小山涇港都臺浦沙岡塘竹岡塘盤龍塘横瀝小淶浦横塘横泖等處日夕在河經月不囘衙舎其積筭土方稽查錢穀皆自磨勘不假手於人事不狥情功必責實故積奸巨蠧咸以爲不便云
  范守己松江府推官萬厯七年蔣通判解段匹赴京承委帯管水利治績詳見賈知府下
  韓萃善常州府推官萬厯六年該府水利員缺承委帯管水利濬青暘九里山塘等河白鶴等溪及宜興西氿裏河
  楊棟 鎮江府通判萬厯七年任
  劉師召松江通判萬厯九十等年督濬奉賢黄泥白龍百曲新港白蓮三林走馬虬江等河修築澱泖濵湖黄浦等處圩岸及秀州官塘修建蔣涇塘橋鍾賈柘澤宋家橋等處橋梁事舉政修民稱不擾焉
  萬輝 常州府通判萬厯八年任專督水利境内運河如法開濬漕運賴焉并修無錫江隂田圩髙厚百姓稱便
  孫成泰蘇州府同知萬厯九年任督修該管長吳等縣塘圩溝洫髙厚深廣如法萬厯十年七月十三日風變境内邉湖海處田廬漂没甚衆竭力修復如故民稱頌焉
  縣令
  南唐 吕延貞丹陽令昇元中濬練湖作斗門以通灌
  
  宋  錢貽範慶厯初知華亭縣開顧會浦
  范淇 慶厯二年知常熟縣濬金涇鶴瀆二浦楊璵 慶厯三年知武進縣濬孟瀆開江葛閎 皇祐中知武進縣疏導漕渠積水韓正彦嘉祐六年知崑山縣修至和塘開白鶴
  
  蘇京 紹聖中知丹陽縣重濬練湖易置斗門吳昉 重和中知崑山縣修至和塘
  郭京 紹興中知丹陽縣濬練湖易置斗門劉頴 淳熈元年知常熟縣濬許浦
  丁大聲慶元元年知武進縣濬後溪
  張宗濤嘉定中知江隂縣濬九里河
  李桃 嘉定五年知吳江縣修石塘橋梁趙必棣景定三年知丹陽縣修練湖復故道胡恪 進士修三江五滙
  明  董復 洪武三十四年知丹陽濬練湖
  陳誼 正統六年知丹陽縣築練湖堤修斗門蔡寔 成化初知丹陽縣築練湖堤修斗門函
  
  樊瑾 成化五年知呉縣濬香山九曲河及胥
  口塘
  戴冕 華亭知縣
  王崈之上海知縣並督工築海塘
  雍泰 成化八年知吳縣鑿渠作堰瀦山泉以
  溉山田市石築堤捍湖田以禦横潦
  袁道 成化九年知宜興縣濬便民河
  任良才𢎞治三年知江隂縣濬城濠
  王傳 𢎞治七年知江隂縣濬申港
  張偉 𢎞治十一年知武進縣濬運河
  楊子器𢎞治十二年知常熟縣濬許浦梅李塘髙謙 𢎞治十二年知丹陽縣修濬練湖徐禎 𢎞治十五年知江隂縣修黄田閘黄霆 正徳七年知江隂縣濬九里河
  劉一中正徳七年知江隂縣宜興縣濬永安河
  并百瀆
  辛九齡正徳七年知海鹽縣修海鹽塘
  方豪 正徳七年知崑山縣上書俞都御史陳
  建水利
  程達 萬厯六年知崑山縣濬呉淞江修築田
  
  李堯民知長洲縣萬厯六年濬呉淞江
  劉懐恕知長洲縣萬厯七年任修田圩築齊門
  婁門盤門及滸墅闗等處塘岸
  郝國章知吳縣督濬閶門運河催徴灘田地價
  以濟吳淞江等之用最爲勤敏
  傅光宅知吳縣萬厯八年任修田圩築楓橋滸
  墅關等處塘岸
  留震臣知常熟縣萬厯間濬白茆塘福山塘梅
  李塘許浦三丈浦等處
  梁宜生萬厯八年知常熟縣濬東西鹽鐡上横⿰氵厯東横瀝潼家報慈草鞋社涇等浜横浦崔浦梅林李墓等塘又修府塘官岸爲丈五千三百有竒
  王一言知吳江縣萬厯間濬長橋南北灘吳家
  港修長橋九里石塘
  徐元 知吳江縣萬厯八年任修田圩築平望等處塘岸加濬長橋南灘縣丞屠菲協力
  何懋官知崇明縣萬厯七年濬嚮沙中界河平洋沙登舟沙長沙袁家沙竹箔沙等處河道
  楊東野知華亭縣萬厯八年任修田圩築黄浦
  等處塘岸
  敖選 知上海縣率主簿李士龍濬蒲滙塘都
  臺等浦新港等河
  鄧炳 知上海縣萬厯八年任濬走馬塘方浜
  等處
  屠隆 萬厯七年知青浦縣是時境内連雨濵湖田圩崩塌幾盡民逃賦負隆至召民墾田官給工費修築塍圩以障流潦比年逋租逾年而復又受本院方畧指畫開濬横塘横泖盤龍山涇諸塘渠洩泖澱湖水境内賴之
  張守朴知無錫縣督率縣丞吳述濬察亭河廟
  堂港等處築芙蓉湖田圍
  丁懋建知宜興縣萬厯六年承檄鑿西氿裏河
  濬烏嘴李山等瀆
  胡士鼇知江隂縣督率縣丞劉楷濬九里河山
  塘河舜河青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河雷溝等處
  楊廷相知丹徒縣督率水利縣丞濬九曲河鐡
  猫港甘露港増築傍江田堤
  尹良任知丹陽縣督率縣丞劉秉彞修復練湖
  濬九曲等河
  劉美 萬厯八年知金壇縣濬運河及䕃風徐村白橋下流堵荘下流諸河修築溝塘圩岸甚衆
  孫一俊知武進縣莅任即修芙蓉湖濬皇里埠湖萬厯九年十月大開運河自丹陽界起白家橋止漕運得濟民更賴之
  縣佐
  宋  丘與權崑山縣主簿至和二年開崑山塘因名
  至和塘
  郟喬 將仕郎即郟亶之子續著水利書亦有
  建明
  郭三益元祐三年爲常熟縣丞督濬青龍江益
  所部前期告辦
  王珏 鹽官丞紹興四年開華亭海塘河二百
  餘里漕溉賴之
  韓隆胄武進丞紹興九年濬常州運河
  秦應剛武進尉紹興九年同濬運河
  馬榮祖丹陽尉嘉定元年修築練湖
  明  李延珏萬厯六年宜興丞濬百瀆等河効力甚
  
  李三省萬厯六年為吳江尉督濬長橋灘白茆
  
  李士龍上海尉萬厯六年督濬蒲滙塘新港都臺周浦鹽鐵馬家北竹黄家嚴懋等塘渠
  郭之藩武進丞萬厯六年督濬孟瀆白鶴舜河太平等河勞勩爲多又督修芙蓉田圍
  李應春崑山丞督濬呉淞江夏駕大瓦二浦吳述 無錫丞督濬察亭廟堂港及芙蓉圍屠菲 呉江丞督濬長橋南灘築平望諸處塘
  岸并修田圩
  李汝龍華亭縣尉萬厯七年任修築官塘浦埂海塘泖湖等處圩岸開浚沙竹岡奉賢蕭塘打鐡百曲御史等涇出力盡勞民安督率
  湯相 青浦縣尉萬厯十年水災異常巡行田野修築坍毁圩岸督率車救禾稼頗全
  專官議
  宋丞相王安石議曰都水監亦恐不可廢今議者顧謂比三司判官主領之時事日繁費日廣舉天下之役其半在於河渠堤埽因欲廢之此臣之所未喻也朝廷以爲天下水利領於三司則三司事業不得專意而河渠堤埽之有當經治而力不暇給故别置都水監此所謂修廢官也官修則事舉事舉則雖繁何傷財費則利興利興則雖費何害且所謂舉天下之役半在河渠堤埽者以爲不當役而役之乎以爲當役而役之乎以爲不當役而役之則但當察吏之不才而不當廢監以爲當役而役之則役雖多是乃因置監故吏得修其職而無廢事也何可以廢監乎且今水土之利患在置官不多而不患其冗也
  編修王同祖曰王者體國經野設官分職以爲民極唐虞之時禹作司空以平水土周禮六卿之制有冬官大司空闕典無攷先儒講論周禮以大司空之屬逸在五卿若遂師縣師稻人草人之類是也禹之時洪荒草昧故其任職也專周公之時治定功成故其立法也備帝王之制爲萬世程憲若此我朝設官大率因周禮六卿之名取大唐六典之法而𠫵酌宋元之舊以成一代之規至爲詳且備矣工部所掌都水虞衡屯田所司可舉而言也外有東南府縣皆有治農專官府有通判縣有縣丞使嵗時循行阡陌興修水利以利民田又每遇水災則或勅巡撫都御史等官治水若正統間侍郎周忱景泰間侍郎李敏天順間都御史崔恭成化間都御史畢亨𢎞治間都御史何鑑朱瑄正徳嘉靖間尚書李充嗣是也或特勅尚書侍郎等官專治水患若永樂間戸部尚書夏原吉𢎞治間侍郎徐貫正徳間都御史俞諫是也或置僉事於浙江專管蘇松水利則自成化八年始若吳㻞伍性雷元芳是也至𢎞治中裁革或勅工部郎中或主事專治水利若𢎞治間主事姚文灝郎中傅潮臧麟是也至正徳初裁革末年復因水災遣郎中朱衮治水未幾裁革嘉靖初復勅郎中林文沛治水未幾裁革迄於今仍以浙江僉事董水利事若蔡乾江良貴蔡時田玉今朱子和是也自𢎞治以來治水之官或設或罷率無定制故嘉靖初都御史許廷光都給事中吳巖相繼論列請特設重臣以任治水之責十一年大理寺左寺丞周鳳鳴疏請設專官治水是皆深知東南水利所繫不小故惓惓焉論之於朝莫有能舉而行之者盖水利之官遇水患興修固爲甚急若嵗豐無虞則坐享優游似爲閒冗故議者輒以爲不宜專設殊不知思患豫防之䇿要在於平居而乆安長治之規實由於積習非一朝一夕之所能辦也且東南低下之區嵗有水患但大小不同耳夫苟水勢不漲未足爲患一遇大水蕩爲巨浸有司相顧束手無䇿然後縣以聞於府府以聞於撫按撫按會議以聞於朝事下户部覆議動經旬日比及奏下文移徃來檢踏災傷又復浹月徐議所以捄荒之䇿官廪不足繼以處畫處畫不足繼以勸借比及關支餓殍已十之八九矣然後差官治水量財調役開江濬浦不亦晚乎是皆官不專設水利之法乆廢一旦倉卒遇災遂不可支以至於此也或曰府縣皆有治農官非專設乎夫治農官之設固祖宗良法美意但行之既乆不能無𡚁職任不專或委以别務賢愚不一或雜以庸才且工力財用非所能辦不過於嵗時督民修築疏導應行故事而已又焉足以興大事修大功也或曰巡撫都御史兼之可也夫巡撫之職固無所不統但其管轄地方廣大政務浩繁欲其專治水利下行有司之事亦日不暇給矣或曰今浙江僉事之設專管蘇松水利獨非專官乎是固然也但名雖專管實則兼治今治所猶在浙江嵗時不過巡行一二次而已至其文移下行有司視爲末務漫不加省亦不過取具依准囘申而已如此而謂之專官可乎或曰郎中主事昔嘗差委治水亦專官也然有事則差事已則革廢置不常乆暫不定又焉得爲專官乎愚以爲必如今日僉事之設專管蘇松水利内職則郎中主事可也外臺則副使僉事可也即於蘇州建立衙門常時住劄其松常鎮嘉湖杭等府不時巡行及浙東温台寧紹等府瀕海之區海塘堰壩成法具在無俟興修者則但委有司管輯不必躬親徃閱使得專於蘇松相時立法若前所言治田治水之事地利有緩急工程有大小次第舉行以期成效則庶爲專官矣然又須乆任責成假以嵗月毋徒苟且止辦目前三載考績視其勛業所就量加旌擢雖復遷官仍其舊任如此行之既乆則東南之水患庶乎可弭矣何也盖官專而地近則有司知所䇿勵凡有興作期於必行而無廢閣因循之𡚁任乆而法著則下民安於趨赴凡有工役期於必成而無作輟偷惰之虞是則專官乆任爲今日水利之急務如此其所以量才而授任者則在於持鈞衡者焉
  沈𡹘曰司空治水古制也東南水國官可不設乎朝廷軫念國計何嘗不遣而不設哉其不能乆者非朝廷意也𮗚之鹽馬屯田非有重於玉食之地也既設運司又差鹽法御史既設太僕寺行太僕寺苑馬寺又差巡馬御史各省設按察司屯田官兩直𨽻差巡屯御史是朝廷豈靳水利一官之設哉且是官也職在必專專則法有定守任在必乆乆則績可責成觀之八年胼胝而不一入三過之門可知已而豈謂今之官水者速如傳舎寄如贅龎者哉其不能專且乆者惟監司之不相能焉耳昔如文㐮周公天下第一流人品也其於民情國事真如恫鰥乃身當時治水奏請官屬多非監司所轄御史何永芳一疏盡革之周公正當旁午之際手足不能一展幸周公方當君相屬心再疏懇請仍給官屬以畢乃緒以是例之則今安得不利於帶攝哉又嘗見監司以天下爲己任如吕公光洵者累疏東南水利力任而勇圖之功竟不立何哉𤓰期不可逾也今故曰必專官乆任而後可也
  兵備叅政東甌王叔杲議曰江南水道湮廢已乆今驟欲開復故道非惟工費無從措處即積土何所安置民情必有大不堪者惟當乆任專官漸次疏導方可望其底績官不必以水利爲名惟當以治農爲務職考前代江南嘗設有營田司誠以田疇之廣衍民力之勤惰不可無專官以督察之也昔錢鏐以蕞爾之區惟盡力農事遂致富饒我國家財賦仰給東南乃惟知責小民供輸而於治農畧不加意誠職之所未喻或謂小民力田爲生固所自盡添設一官徒以増擾或謂各府縣治農之官未嘗不設而卒未見有禆於農事夫百姓愚𫎇非提撕則日就荒惰官職卑猥非督察則甘坐鰥曠今州縣治農之官因上無專督之長漫不知職守爲何事既有臺臣以總轄於上不可無治農僉事以承奉專督於下夫所謂治農者非止於水利也如低鄉畏潦則急於築圩岸髙鄉畏涸則急於濬陂塘幹流病於淤塞也則疏導不可以不時支流病其分水勢也則堰閘不可以不築以至江湖之旁坍漲不一坍則速爲開除俾小民免虚賠之苦漲則即爲陞科俾奸豪銷專利之謀此皆治農之事也州縣之長既苦於政務之繁力不遑及而丞簿等官勢固有所不能行江南逋負之多雖由於供輸之繁而實苦於荒區之累皆原於農事之未修也欲爲財賦根本計誠莫要於設治農專司終嵗帶同丞貳等官巡行阡陌浮泛江湖問農家之疾苦察田蕩之利𡚁時當農隙則督民疏濬築圩農事既興則爲民清查勸相所謂擇可而勞佚道而使小民習以爲常自不見其擾而反以相安矣昔人謂江南之水利如人之治身不可使氣血一日之不調職以爲國家之視江南如富室之視腴産不可使農佃一日不加勤恤厯考前朝每每數十年間必遭大潦田疇悉淹上供困匱而後建議遣官治水及遣官既至而水勢已漸消稍一疏導輒奏平成今其所治之河厯厯可按悉已漲爲平陸與其修治於變已至之後孰若預防於未變之前與其驟興於一時以爲無筭之費孰若漸修於平日以成不勞之功哉若官徒以水利爲名誠恐三時農事既興疏濬稍息居閒無事議者又目之爲冗員或水利稍治旋復報罷矣誠不若專設治農官之可乆而有據也


  三呉水考卷七
<史部,地理類,河渠之屬,三吳水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