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史記/卷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高句麗本紀 第四 三國史記
卷十七 高句麗本紀 第五
高句麗本紀 第六 

東川王[编辑]

 東川王,或云東襄。諱憂位居,少名郊彘,山上王之子。母酒桶村人,入為山上小后,史失其族姓。前王十七年,立為太子,至是嗣位。王性寬仁,王后欲試王心,候王出遊,使人截王路馬鬣。王還曰:「馬無鬣可憐!」又令侍者進食時,陽覆羹於王衣,亦不怒。

 二年,春二月,王如卒本,祀始祖廟。大赦。三月,封于氏為王太后。

 四年,秋七月,國相高優婁卒,以于台明臨於漱為國相。

 八年,魏遣使和親。秋九月,太后于氏薨。太后臨終遺言曰[1]:「妾失行,將何面目[1]見國壤於地下?若群臣不忍擠於溝壑,則請葬我於山上王陵之側。」遂葬之如其言。巫者曰:「國壤降於予曰:『昨見于氏歸于山[2]上,不勝憤恚,遂與之戰。退而思之,顔厚不忍見國人。爾告於朝,遮我以物。』」是用植松七重於陵前。

 十年,春二月,吳王孫權,遣使者胡衛通和。王留其使,至秋七月,斬之,傳首於魏。

 十一年,遣使如魏,賀改年號。是景初元年也。

 十二年,魏太傅司馬宣王率衆,討公孫淵。王遣主簿大加,將兵千人助之。

 十六年,王遣將,襲破遼東西安平。

 十七年,春正月,立王子然弗為王太子,赦國內[3]

 十九年,春三月,東海人獻美女,王納之後宮。冬十月,出師侵新羅北邊。

 二十年,秋八月,魏遣幽州刺史毋丘儉,將萬人,出玄來侵。王將步騎二萬人,逆戰於沸流水上,敗之,斬首三千餘級。又引兵再戰於梁貊之谷,又敗之,斬獲三千餘人。王謂諸將曰:「魏之大兵,反不如我之小兵。毋丘儉者魏之名將,今日命在我掌握之中乎。」乃領鐵騎五千,進而擊之。儉為方陣,決死而戰,我軍大潰,死者一萬八千餘人。王以一千餘騎,奔鴨渌原。冬十月,儉攻陷丸都城,屠之。乃遣將軍王頎,追王。王奔南沃[4]沮,至于竹嶺,軍士分散殆盡,唯東部密友獨在側,謂王曰:「今追兵甚迫,勢不可脫。臣請決死而禦之,王可遯矣。」遂募死士,與之赴敵力戰。王?間行?脫而去,依山谷,聚散卒自衛,謂曰:「若有能取密友者,厚賞之。」下部劉屋句前對曰:「臣試往焉。」遂於戰地,見密友伏地,乃負而至。王枕之以股,久而乃蘇。王間行轉輾,至南沃[4]沮,魏軍追不止。王計窮勢屈,不知所為。東部人紐由進曰:「勢甚危迫,不可徒死。臣有愚計,請以飲食往犒魏軍,因伺隙刺殺彼將。若臣計得成,則王可奮擊決勝矣。」王曰:「諾。」紐由入魏軍詐降曰:「寡君獲罪於大國,逃至海濱,措躬無地,將以請降於陣前,歸死司寇,先遣小臣,致不腆之物,為從者羞。」魏將聞之,將受其降。紐由隱刀食器,進前,拔刀刺魏將胸,與之俱死,魏軍遂亂。王分軍為三道,急擊之,魏軍擾亂不能陳,遂自樂浪而退。王復國論功,以密友、紐由為第一,賜密友巨谷、靑木谷,賜屋句鴨淥、杜訥河原以為食邑。追贈紐由為九使者,又以其子多優為大使者。是役也,魏將到肅愼南界,刻石紀功,又到丸都山,銘不耐城而歸。初,其臣得來,見王侵叛中國,數諫,王不從。得來嘆曰:「立見此地,將生蓬蒿。」遂不食而死。毋丘儉令諸軍,不壞其墓,不伐其樹,得其妻子,皆放遣之。《括地志》云:「不耐城卽國內城也,城累石為之。」此卽丸都山與國內城相接。《梁書》:「以司馬懿討公孫淵,王遣將,襲西安平,毋丘儉來侵。」《通鑑》:「以得來諫王,為王位宮時事。」誤也。

 二十一年,春二月,王以丸都城經亂,不可復都,築平壤城,移民及廟社。平壤者本仙人王儉之宅也。或云王之都王儉。

 二十二年,春二月,新羅遣使結和。秋九月,王薨。葬於柴原,號曰東川王。國人懷其恩德,莫不哀傷。近臣欲自殺以殉者衆,嗣王以為非禮,禁之。至葬日,至墓自死者甚多。國人伐柴,以覆其屍,遂名其地曰柴原。

中川王[编辑]

 中川王,或云中壤。諱然弗,東川王之子。儀表俊爽,有智略。東川十七年,立為王太子。二十二年,秋九月,王薨,太子卽位。冬十月,立椽氏為王后。十一月,王弟預物、奢句等,謀叛伏誅。

 三年,春二月,王命相明臨於漱,兼知內外兵馬事。

 四年,夏四月,王以貫那夫人置革囊,投之西海。貫那夫人,顔色佳麗,髮長九尺,王愛之,將立以為小后。王后椽氏,恐其專寵,乃言於王曰:「妾聞西魏求長髮,購以千金。昔我先王,不致禮於中國,被兵出奔,殆喪社稷。今王順其所欲,遣一個行李,以進長髮美人,則彼必欣納,無復侵伐之事。」王知其意,默不答。夫人聞之,恐其加害,反讒后於王曰:「王后常罵妾曰:'田舍之女,安得在此。若不自歸,必有後悔。'意者后欲伺大王之出,以害於妾,如之何?」後,王獵于箕丘而還,夫人將革囊迎哭曰:「后欲以妾盛此,投諸海,幸大王賜妾微命,以返於家,何敢更望侍左右乎?」王問知其詐,怒謂夫人曰:「汝要入海乎?」使人投之。

 七年,夏四月,國相明臨於漱卒,以沸流沛者陰友為國相。秋七月,地震。

 八年,立王子藥盧為王太子,赦國內。

 九年,冬十一月,以椽那明臨笏覩,尚公主,為駙馬都尉。十二月,無雪。大疫。

 十二年,冬十二月,王畋于杜訥之谷。魏將尉遲楷[4]名犯長陵諱。將兵來伐。王簡精騎五千,戰於梁貊之谷,敗之,斬首八千餘級。

 十三年,秋九月,王如卒本,祀始祖廟。

 十五年,秋七月,王獵箕丘,獲白獐。冬十一月,雷,地震。

 二十三年,冬十月,王薨。葬於中川之原,號曰中川王。

西川王[编辑]

 西川王,或云西壤。諱藥盧,一云若友。中川王第二子。性聰悟而仁,國人愛敬之。中川王八年,立為太子。二十三年,冬十月,王薨,太子卽位。

 二年,春正月,立西部大使者于漱之女,為王后。秋七月,國相陰友卒。九月,以尚婁為國相。尚婁,陰友子也。冬十二月,地震。

 三年,夏四月,隕霜害麥。六月,大旱。

 四年,秋七月丁酉朔,日有食之。民饑,發倉賑之。

 七年,夏四月,王如新城,或云:新城,國之東北大鎭也。獵獲白鹿。秋八月,王至自新城。九月,神雀集宮庭。

 十一年,冬十月,肅愼來侵,屠害邊氓[5]。王謂群臣曰:「寡人以眇末[6]之軀,謬襲邦基,德不能綏,威不能震,致此鄰敵,猾我疆域。思得謀臣猛將,以折遐衝,咨爾群公,各擧奇謀異略才堪將帥者。」群臣皆曰:「王弟達賈,勇而有智略,堪為大將。」王於是,遣達賈往伐之。達賈出奇掩擊,拔檀盧城,殺酋長,遷六百餘家於扶餘南烏川,降部落六七所,以為附庸。王大悅,封[7]達賈為安國君,知內外兵馬事,兼統梁貊、肅愼諸部落。

 十七年,春二月,王弟逸友、素勃等二人,謀叛,詐稱病,往溫湯,與黨類,戱樂無節,出言悖逆。王召之,僞許拜相,及其至,令力士執而誅之。

 十九年,夏四月,王幸新城。海谷太守獻鯨魚目,夜有光。秋八月,王東狩,獲白鹿。九月,地震。冬十一月,王至自新城。

 二十三年,王薨,葬於西川之原,號曰西川王。

烽上王[编辑]

 烽上王,一云雉葛。諱相夫,或云歃矢婁。西川王之太子也。幼驕逸多疑忌。西川王二十三年,薨,太子卽位。

 元年,春三月,殺安國君達賈。王以賈在諸父之行,有大功業,為百姓所瞻望,故疑之謀殺。國人曰:「微安國君,民不能免梁貊、肅愼之難。今其死矣,其將焉託?」無不揮涕相弔。秋九月,地震。

 二年,秋八月,慕容廆來侵。王王欲往新城避賊,行至鵠林,慕容廆知王出,引兵追之。將及,王懼。時,新城宰北部小兄高奴子,領五百騎迎王,逢賊奮擊之,廆軍敗退。王喜,加高奴子爵為大兄,兼賜鵠林為食邑。九月,王謂其弟咄固有異心,賜死。國人以咄固無罪哀慟之。咄固子乙弗出遯於野。

 三年,秋九月,國相尚婁卒。以南部大使者倉助利為國相,進爵為大主簿。

 五年,秋八月,慕容廆來來侵,至故國原,見西川王墓,使人發之,役者有暴死者,亦聞壙內有樂聲,恐有神乃引退。王謂群臣曰:「慕容氏,兵馬精强,屢犯我疆場,為之奈何?」國相[8]倉助利對曰:「北部大兄高奴子,賢且勇。大王若欲禦寇安民,非高奴子,無可用者。」王以高奴子為新城太守。善政有威聲,慕容廆不復來寇。

 七年,秋九月,霜雹殺穀,民饑。冬十月,王增營宮室,頗極侈麗,民饑且困,群臣驟諫,不從。十[9]月,王使人索乙弗,殺之不得。

 八年,秋九月,鬼哭于烽山。客星犯月。冬十二月,雷,地震。

 九年,春正月,地震。自二月至秋七月不雨,年饑,民相食。八月,王發國內男女年十五已上,修理宮室。民乏於食,困於役,因之以流亡。倉助利諫曰:「天災荐,年穀不登,黎民失所,壯者流離四方,老幼轉乎溝壑,此誠畏天憂民,恐懼修省之時也。大王曾是不思,驅饑餓之人,困木石之役,甚乖為民父母之意。而况比鄰有強梗之敵,若乘吾弊以來,其如社稷生民何?願大王熟計之。」王慍曰:「君者,百姓之所瞻望也。宮室不壯麗,無以示威重。今國相蓋欲謗寡人,以干百姓之譽也。」助利曰:「君不恤民,非仁也;臣不諫君,非忠也。臣旣承乏國相,不敢不言,豈敢干譽乎?」王笑曰:「國相欲為百姓死耶?冀無復[10]言。」助利知王之不悛,且畏及害,退與群臣同謀,廢之,迎乙弗為王。王知不免,自經,二子亦從而死。葬於烽山之原,號曰烽上王。

美川王[编辑]

 美川王,一云好壤王。諱乙弗,或云憂弗。西川王之子古鄒加咄固之子。初 烽上王疑弟[11]咄固有異心,殺之,子乙弗畏害出遁。始就水室村人陰牟家傭作。陰牟不知其何許人,使之甚苦。其家側草澤,蛙鳴,使乙弗夜投瓦石,禁其聲,晝日督之樵採,不許暫息,不勝艱苦,周年,乃去。與東村人再牟販鹽。乘舟抵鴨渌,將鹽下寄江東思收村人家。其家老嫗請鹽,許之斗許,再請不與。其嫗恨恚,潛以屨置之鹽中。乙弗不知,負而上道。嫗追索之,誣以廋屨。告鴨渌宰。宰以屨直,取鹽與嫗,決笞放之。於是,形容枯槁,衣裳藍縷,人見之,不知其為王孫也。是時,國相倉助利將廢王,先遣北部祖弗、東部蕭友等,物色訪乙弗於山野。至沸流河邊,見一丈夫在舡上,雖形貌憔悴,而動止非常。蕭友等疑是乙弗,就而拜之曰:「今國王無道,國相與群臣陰謀,廢之。以王孫操行儉約,仁慈愛人,可以嗣祖業,故遣臣等奉迎。」乙弗疑曰:「予野人,非王孫也,請更審之。」蕭友等曰:「今上,失人心久[12][13],固不足為國主,故群臣望王孫甚勤,請無疑。」遂奉引以歸。助利喜,致於烏[14]陌南家,不令人知。秋九月,王獵於侯山之陰,國相助利從之。謂衆人曰:「與我同心者,効我。」乃以蘆葉[15]挿冠,衆人皆揷之。助利知衆心皆同,遂共廢王,幽之別室,以兵周衛。遂迎王孫,上璽綬,卽王位。冬十月,黃霧四塞。十一月,風從西北來,飛砂走石六日。十二月,星孛于東方。

 三年,秋九月,王率兵三萬,侵玄菟郡,虜獲八千人,移之平壤。

 十二年,秋八月,遣將襲取遼東西安平。

 十四年,冬十月,侵樂浪郡,虜獲男女二千餘口。

 十五年,春正月,立王子斯由為太子。秋九月,南侵帶方郡。

 十六年,春二月,攻破玄菟城,殺獲甚衆。秋八月,星孛于東北。

 二十年,冬十二月,晉平州刺使[16]崔毖來奔。初,崔毖陰說我及段氏、宇文氏,使共攻慕容廆,三國進攻棘城。廆閉門自守,獨以牛酒,犒宇文氏。與國疑宇文氏與廆有謀各引兵歸。宇文大人悉獨官曰:「二國雖歸,吾當獨取之。」廆使其子皝與長史裴嶷,將精銳為前鋒,自將大兵繼之,悉獨官大敗,僅以身免。崔毖聞之,使其兄子燾詣棘城僞賀。廆臨之以兵,燾懼首服,廆迺遣燾歸。謂毖曰:「降者,上策;走者,下策也。」引兵隨之。毖與數十騎,棄家來奔,其衆悉降於廆。廆以其子仁,鎭遼東官府,市里案堵如故。我將如孥據于河城,廆遣將軍張統,掩撃擒之,俘其衆千餘家,歸于棘城。王數遣兵寇遼東,慕容廆遣慕容翰、慕容仁,伐之。王求盟。翰、仁乃還。

 二十一年,冬十二月,遣兵寇遼東,慕容仁拒戰破之。

 三十一年,遣使後趙石勒,致其楛矢。

 三十二年,春二月,王薨,葬於美川之原,號曰美川王。


 三國史記 卷第十七

  

註釋[编辑]

  1. ^ 1.0 1.1 原本「日」
  2. 原本「川」
  3. 原本「囚」
  4. ^ 4.0 4.1 4.2 原本缺刻
  5. 原本「民」
  6. 原本「未」
  7. 原本「拜」
  8. 原本「相國」
  9. 此处原本有「一」,誤刻
  10. 原本「後」
  11. 原本「弗」
  12. 原本「夂」
  13. 原本「英」
  14. 原本「鳥」
  15. 原本「業」
  16. 原本「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