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史記/卷4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列傳 第八 三國史記
卷四十九 列傳 第九 倉助利 蓋蘇文
列傳 第十 

倉助利[编辑]

高句麗人也 烽上王時 爲國相 時慕容廆爲邊患 王謂群臣曰 慕容氏兵强 屢犯我疆埸 爲之奈何 倉助利對曰 北部大兄高奴子 賢且勇 大王若欲禦寇安民 非高奴子 無可用者 王以爲新城太守 慕容廆不復來 九年秋八月 王發國內丁男年十五已上 修理宮室民乏於食 困於役 因之以流亡 倉助利諫曰 天災荐至 年穀不登 黎民失所 壯者流離四方 老幼轉乎溝壑 此誠畏天憂民 恐懼修省之時也大王曾是不思 驅飢餓之人 困木石之役 甚乖爲民父母之意 而況比隣有强梗之敵 若乘吾弊以來 其如社稷生民何 願大王熟計之 王慍曰 君者百姓之所瞻望也 宮室不壯麗 無以示威重 今相國 蓋欲謗寡人 以干百姓之譽也 助利曰 君不恤民 非仁也 臣不諫君 非忠也 臣旣承乏國相不敢不言 豈敢干譽乎 王笑曰 國相欲爲百姓死耶 冀無後言 助利知王之不悛 退與群臣謀廢之 王知不免 自縊

蓋蘇文[编辑]

或云蓋金,姓泉氏。自云生氷中,以惑衆。儀表雄偉,意氣豪逸。其父東部(或云西部大人)大對盧死,蓋蘇文當嗣。而國人以性忍暴,惡之,不得立。蘇文頓首謝衆,請攝職。如有不可,雖廢無悔。衆哀之,遂許。嗣位而凶殘不道,諸大人與王密議欲誅。事洩,蘇文悉集部兵,若將校閱者,幷盛陳酒饌於城南,召諸大臣共臨視。賓至,盡殺之凡百餘人。馳入宮弑王,斷爲數段,棄之溝中。立王弟之子臧爲王,自爲莫離支。其官如唐兵部尙書兼中書令職也。於是號令遠近,專制國事,甚有威嚴。身佩五刀,左右莫敢仰視。每上下馬,常令貴人、武將伏地而履之。出行必布隊伍,前導者長呼,則人皆奔迸,不避坑谷。國人甚苦之。唐穆宗聞蓋蘇文弑君而專國,欲伐之。長孫無忌曰::“蘇文自知罪大,畏大國之討,設其守備。陛下姑爲之隱忍,彼得以自安。愈肆其惡,然後取之,未晩也。”帝從之。

蘇文告王曰:“聞中國三敎並行,而國家道敎尙缺,請遣使於唐求之。”王遂表請,唐遣道士叔達等八人,兼賜《道德經》。於是取浮屠寺館之。會新羅入唐,告:“百濟攻取我四十餘城,復與高句麗連兵,謀絶入朝之路。小國不得已出師,伏乞天兵救援。”

於是,太宗命司農丞相聖玄奬賚璽書,勅王曰:“新羅委眞國家,朝貢不闕。爾與百濟,宜各戢兵。若更攻之,明年發兵討爾國矣。”初,玄奬入境,蘇文已將兵擊新羅,王使召之乃還。玄奬宣勅,蘇文曰:“往者,隋人侵我,新羅乘釁,奪我城邑五百里。自此怨隙已久,若非還我侵地,兵不能已。”玄奬曰:“旣往之事,焉可追論?今遼東,本皆中國郡縣。中國尙不言,句麗豈得必求故地?”蘇文不從,玄奬還具言之。太宗曰:“蓋蘇文弑其君,賊其大臣,殘其民。今又違我詔命,不可以不討。”又遣使蔣儼諭旨。蘇文竟不奉詔,乃以兵脅。使者不屈,遂囚之窟室中。於是太宗大擧兵,親征之。事具《句麗本紀》。

蘇文至乾封元年死。子男生,字元德。九歲以父任爲先人,遷中裏小兄,猶唐謁者也。又爲中裏大兄,知國政,凡辭令皆男生主之,進中裏位頭大兄。久之,爲莫離支兼三軍大將軍,加大莫離支,出按諸部。而弟男建、男産知國事。或曰::“男生惡君等逼己,將除之。”建、産未之信。又有謂男生:“將不納君。”男生遣諜往。男建,捕得,卽矯王命召之。男生懼不敢入。男建殺其子獻忠,男生走保國內城,率其衆與契丹、靺鞨兵附唐,遣子獻誠訴之。高宗拜獻誠右武衛將軍,賜乘輿、馬、瑞錦、寶刀,使還報。

詔契苾何力率兵援之,男生乃免。授平壤道行軍大摠管,兼持節安撫大使,擧哥勿、南蘇、倉巖等城以降。 帝又命西臺舍人李虔繹就軍慰勞,賜帶金釦七事。明年,召入朝,遷遼東大都督玄菟郡公,賜第京師。因詔還軍,與李勣攻平壤,入禽王。帝詔遣子,卽遼水勞賜。還,進右衛大將軍、卞國公。年四十六卒。男生純厚有禮,奏對敏辯,善射藝。其初至,伏斧鑕待罪。世以此稱焉。

獻誠,天授中以右衛大將軍兼羽林衛。武后嘗出金幣,於文武官內擇善射者五人。中者以賜之。內史張光輔先讓獻誠,爲第一。獻誠後讓右王鈐衛大將軍薛吐摩支;摩支又讓獻誠。旣而獻誠奏曰:“陛下擇善射者,然多非華人。臣恐唐官以射爲恥,不如罷之。”后嘉納。來俊臣嘗求貨,獻誠不答。乃誣其謀叛,縊殺之。后後知其寃,贈右羽林衛、大將軍,以禮改葬。

論曰:宋神宗與王介甫論事曰:“太宗伐高句麗,何以不克?”介甫曰:“蓋蘇文,非常人也。”然則蘇文亦才士也,而不能以直道奉國。殘暴自肆,以至大逆。《春秋》:“君弑賊不討,謂之國無人”,而蘇文保腰領,以死於家,可謂幸而免者。男生、獻誠,雖有聞於唐室,而以本國言之,未免爲叛人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