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教偶拈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三教偶拈
作者:馮夢龍 明朝
本作品收錄於:《三教偶拈

《經四十二章》於西域,而佛之名始聞,浸假而琳官創于孫吳,法藏廣于苻秦,懺科備于蕭梁,釋教乃大行,而儼然與儒道鼎立為三,甚且掩而上之,此三教始終之大略也。是三教者,互相譏而莫能相廢。吾謂得其意,皆可以治世,而襲其跡,皆不免於誤世。舜之被袗鼓琴,清淨無為之旨也。禹之胼手胝足,慈悲徇物之仁也。謂舜禹為儒可,即謂舜禹為仙為佛亦胡不可。而儒者乃謂漢武惑於仙而衰,梁武惑仙人,於是鼎湖瑤池神其說,蓬萊方壺侈其勝,安期羨門異其人,咒禁符水岐其術。要之方外別是一種,與道無與。故劉歆《七略》以道家為諸子,神仙為方技,良有以爾。迨李少君,寇謙之之輩,務為迂怪附會以幹人主之澤,而神仙與道合為一家,遂與儒教絕不相似。此道與儒分合之大略也。若夫佛乃胡神,西荒所奉。相傳秦時,沙門利室房入朝,始皇囚之,有金人穿牖而去。至漢明帝時,金人入夢,遣使請於佛而亡。不知二武之惑正在不通仙佛之教耳。漢武而真能學仙,則必清淨無為,而安有算商車征匈奴之事。梁武而真能學佛,則必慈悲徇物,而安有築長堰貪河南之事。宋之崇儒講學遠過漢唐。而頭巾習氣刺於骨髓,國家無氣日以耗削。試問航海而猶講《大學》,與戎服而講《老子》、《仁王經》者,其蔽何異,則又安得以此而嗤彼哉!余於概未有得,然始不敢有所去間。於釋教吾取其慈悲,於道教吾取其清淨,於儒教吾取其平實,所謂得其意皆可以治世者此也。偶閱《王文成公年譜》,竊歎謂文事武備,儒家第一流物,暇日演為小傳,使天下之學儒者知學問必如文成,方為有用。因思向有濟顛,旌陽小說合之而三教備焉。夫釋如濟顛,道如旌陽,儒者未或過之,又安得以此而廢彼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