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一之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一 三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十一之二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十一之三

三朝名臣言行録卷第十一之二

    尚書左丞王公

  公名存字正仲潤州丹陽人慶曆六年

  中進士第歷秀州嘉興主簿越州上虞

  令治平中入爲國子直講館閣校勘知

  太常禮院元豐元年修起居注以右正

  言知制誥同修國史兼判太常寺五年

  遷龍圗閣直學士知開封府改兵部尚

  書遷户部元祐二年拜中大夫尚書右

  丞明年遷左丞岀知蔡州徙楊州復召

   爲吏部尚書乞出知杭州紹聖初致仕

   建中靖國元年薨年七十九

 公少有立志雖爲小官修潔自重首爲歐陽

  文忠公所知治平中吕正獻公判國子監

  薦爲直講又用趙康靖公薦召試擢祕書

  省著作佐郎館閣校勘校集賢院書籍

 開撰墓誌

 公故爲王文公所厚是時文公執政數引公

  論事不合即謝不徃甞召見便殿其言無

  所附麗累上書陳時事因及大臣皆人所

 難言者 神宗察公忠實無黨郷意用之

 

公在館十年不少貶以干澤及爲 上所識

 擢益自感勵初修起居注即乞復唐正觀

 起居郎舎人職事執筆隨宰相入殿 上

 韙其言故事左右史雖日侍便殿而欲奏

 事必禀中書俟旨公因對及之即詔左右

 史遇侍立許直前奏事遂著爲令自公始

 也

官制行 上尤用人公因請自熈寜以來

 有縁議論得辠或詿誤被斥而情實納忠

非有大過者隨材召擢以備官使語合

 上意自是収拔者甚衆其補助將順𩔖如

 此又甞論赦令岀 上恩公辠異私慝而

 比𡻕議灋治獄者多乞不以赦降去官原

 減官司謁禁本防請託而弔死問疾一切

 杜絶皆非便稍更其灋執政見之不恱而

 上察其誠不以爲忤也

公在政府遇事必爭韓維罷門下侍郎連章

 論捄且曰去一人天下失望忠黨沮氣䜛

 邪之人爭進矣又論杜純不當罷侍御史

 王覿不當罷諌官自公在兵部時太僕寺

 請内外馬事得專逹母𨽻駕部公言如此

 官制壞矣 先帝正省臺寺監之職使相

 統制不可徇有司自便而隳巳成之灋及

 執政又有建罷教畿内保甲者公復言今

 京師兵籍益削又廢保甲不教非爲國家

 根本長乆之計且 先帝不憚艱難而爲

 之旣巳就緒無故而廢之不可時四方奏

 讞大辟刑部援比請貸而都省屢以無可

 矜恕却之公言此 祖宗制也且有司援

 比欲生之朝廷破例欲殺之可乎又言比

 廢進士專經一科參以詩賦失 先帝黜

 詞律崇經術之意河决而北幾十年水官

 議還故道二三大臣力佐佑之公言故道

 巳髙水性趣下徒費財力恐無成功累章

 力爭卒輟其役公旣中立自信不爲詭隨

 一時公議翕然歸之然亦卒以是去蔡確

 賦詩安州呉處厚者上之以爲怨訕諌官

 交章請行誅竄公與范丞相純仁或顯言

或宻䟽㝡後留身簾前合力固爭以爲不

 可確貶又謂不冝置之死地旣而確再貶

新州公與范丞相皆罷𥘉公在熈寜中論

事巳爲范丞相所推及偕執政趣又多合

 巳而俱罷天下稱之然公與人不苟相比

 前論不當罷教畿内保甲者乃范丞相所

 建也始自兵部尚書遷户部奉山陵有勞

 確乗間復徙公兵部而公志在體國不以

 怒遷士大夫益知公賢

復召爲吏部尚書遷太中大夫公春秋寖髙

志氣益壯時在廷朋黨之論稍熾公入對

 首言人臣朋黨誠不可長然或不察則濫

 及善人東漢黨錮之獄是也慶曆中或指

 韓𤦺冨弼范仲淹歐陽脩爲朋黨頼 仁

 宗聖明不爲所惑今日果有進此說者亦

 願 陛下察之繇是復與任事者不合請

 老不許即求𥙷外

公性寛厚儀狀偉然平居恂恂不爲詭激之

行至有所守確不可奪議論平恕無所向

背司馬温公甞曰並馳萬馬中能駐足者

 其王存乎故自束髪起家以至大耋歷事

 五丗而所持一心屢更變故而其守一道

 與人交乆而益親視孤藐流落者恩意尤

 篤少時師事潁川陳浚浚死無子公貴求

 得其弟之子官之且䘏其家終身其自奉

 甚約而喜厚賔客楊潤相去一水公守楊

 時援故相例得𡻕時過家上冢乃出賜錢

 五十萬賙給閭里又具牛酒㑹父老數百

 人親與酬酢皆歡醉而去郷黨以爲羙談

 甞悼近丗學士貴爲公卿而祭祀其先但

 循庶人之制及歸老築居首營家廟如古

 灋公唯一兄蚤丗事寡嫂甚謹拊其子如

 巳岀又官其二孫退居丹陽且十年不以

 一毫擾人旣殁郷人哭之皆哀而四方有

 識之士又爲朝廷惜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