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之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之三 三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十之四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十一

    十之四

     尚書彭公

   公名汝礪字器資饒州鄱陽人治平二

   年舉進士第一調保信武安幕府除國

   子監直講改大理寺丞擢太子中允監

   察御史裏行出爲江南西路轉運判官

   元祐𥘉除起居舎人進中書舎人落職

   守徐州召權兵部侍郎徙刑部使契丹

   還徙吏部紹聖𥘉除權吏部尚書尋以

   寳文閣待制知江州至郡數月卒年五

  十四

故事進士第一人無入吏部選者公釋褐歴

 保信軍節度推官武安軍節度掌書記丁

 外艱服除復授漳州軍事推官在選十年

 人以爲淹而公處之澹如也曾内翰撰墓誌

丞相王文公得公詩義善之留爲國子監直

 講改大理寺丞御史中丞鄧綰欲舉公御

 史召公不徃後雖薦之而爲小人所訹復

 自陳失舉且薦它官代之 神宗察其姦

 怒甚王文公亦以爲言即日黜綰除公太

子中允監察御史裏行

公在言職非唐虞三代不論𥘉對上十事一

 正本二任人三守令四理財五養民六賑

 捄七興事八變法九青苗免役十塩事指

 陳得失利病多人難言者又言吕嘉問領

 市易司專事聚歛非法意當罷黜俞充謟

 事中人王中正至使妻出拜之不當除檢

 正中書五房公事 神宗爲寢充命而究

 語所從得公言如此非所以廣聦明不肯

 奉詔宗室賣婚至女娼家子行有日矣公

奏罷之因言皇族雖服屬巳踈然皆宗廟

 子孫不可使閭閻下賤得以貨取願爲更

 著婚姻法王中正李憲用兵陜西公言不

當以兵付中人因及漢唐禍亂之事 神

 宗𥘉(⿱艹石)不懌出語詰公公拱立不動伺間

復言 帝卒爲之改容是日殿廷觀者始

 皆爲公懼巳而皆歎服

元豐元年罷爲館閣校勘江南西路轉運判

 官辭日復上䟽論時事且言今不患無將

順之臣患無諌争之臣不患無敢爲之臣

 患無敢言之臣 神宗察其忠慰諭乆之

 

元祐二年以起居舎人召旣至執政有問新

 舊之政者公曰政無彼此之辨一於是而

 已今所更大者取士及差役法行之而士

 民皆病未見其可執政不能屈

踰年拜中書舎人賜服金紫詞命雅正人以

 爲有古風遇事不苟多所建白其論詩賦

 回河事尤力主議者皆不悅公亦數請去

 是時大臣有持平者頗與公相佐佑而一

 時進取者病之欲排去其𩔖未有以發㑹

 知漢陽軍吴處厚得蔡丞相確安州詩上

 之傅㑹解釋以爲怨謗諌官交章請治又

 造爲危言以激怒 太皇太后必欲寘之

 極法公曰此羅織之漸也數以白執政不

 能捄則上䟽論列甚切又不聽則居家待

 罪時中書舎人止公一人旣而蔡丞相有

 謫命公曰我不出誰任其責者即入省封

 還除目辨論愈切御史臺自中丞而下五

 人坐是同日出臺中一空公復力争以爲

 不可諌官指公爲朋黨太皇太后曰汝

 礪豈黨確者亦爲朝廷論事爾巳而蔡丞

 相貶新州用起居舎人草詞行下而公亦

 落職知徐州一二大臣相繼去位自是正

 人道壅而進取者得志矣公在臺旣甞論

 吕嘉問事且與蔡丞相異趣使外十年蔡

 爲有力後治嘉問獄不肯阿執政意擠之

 坐奪一官至是又辨蔡丞相不當謪至得

 罪乃巳人以此益賢之

召權兵部侍郎徙刑部㑹有具獄執政以爲

 可殺公以爲當貸而執政以特旨殺之公

 執不下執政怒舎公而罰其屬公言奉制

 書而有不便許論奏法也且非屬罪自劾

 請去章四上不聽御史亦助之言遂并其

 屬免罰

紹聖元年 今上初專聽斷召二三大臣脩

 舉熈寜元豐政事人人争獻所聞公居之

 如不能言者或問之曰在前日則無言之

 者於今則夫人而能言之矣以寳文閣待

 制知江州入辭 上勞問甚寵曰與卿非

乆别也問所欲言者公曰 陛下今所復

者其政不能無是非其人不能無賢不肖

 政唯其是則政無不善人唯其賢則人無

 不得矣

二年正月召公于江州以爲樞宻都承旨翌

 日以訃聞旣而遺表至其略以謂土地已

 有餘願拊以仁財用非不饒願節以禮佞

 人初(⿱艹石)可悅而其患在後忠言初若可惡

 而其利甚愽以至恤河北流移察江南水

 旱凢數百言

公爲監司務大體不事細苛而於議獄必𫝊

 經典故在京西多所全宥爲州所至有惠

 愛尤以興學養士賑乏恤孤爲急

公居家孝友事寡嫂謹甚兄無子爲立後官

 之又官其弟汝方而後其子汝方聞公䘮

 即棄所居官歸論者多之族人貧者分俸

 錢賙給或爲置義莊與人交盡誠敬少時

 師事桐廬倪天隠天隠亦竒之及官保信

 迎天隠置于學執弟子禮事之天隠死無

 子公爲并其母葬之又葬其妻又割俸資

 其女同年進士宋渙未官而死公經理其

後不啻其家人蓋其篤行如此

公平生好學喜問樂聞其過自任以聖賢之

重而於貧冨貴賤利害得䘮一不以累其

 心至於憂國愛君推賢揚善則拳拳孜孜

 常(⿱艹石)不及故自處顯於朝廷事知無不言

 言不行必争争而不得必求去人始而駭

 中而疑卒而信則曰名節之士也忌之者

 則以爲好異或以爲近名最爲今范丞相

 純仁所知范公再相人謂公必用旣對

 太皇太后首曰姑徐進彭汝礪蓋已有間

 之者及出江州未數月上命召還或曰

 須改嵗不幸而公死矣




三朝名臣言行後録卷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