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之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之二 三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四之三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四之四

   四之三

    尚書王懿敏公

  公名素字仲儀以父旦遺恩𥙷官召試

  賜同進士出身歴知濮鄂州召還知諌

  院擢天章閣待制淮南都轉運按察使

  徙知渭州坐事落職知汝州以樞宻直

  學士權知開封府出知定州成都府復

  入爲京尹以端明殿學士再知渭州乞

  換武職改澶州觀察使知成徳軍復以

  學士知太原府以工部尚書致仕卒年

  六十七

仁宗方留精政事思聞朝廷得失御筆親除

 諌官而歐陽脩蔡襄余靖與公相次進用

 公起少年遇事感發甞言禮部取士不詢

 采行實顧文辭漫漶不足以應務請郡國

 置學擇明師使通知經術稍近三代里選

 之法自景徳以來較今内外無名之費數

 倍于前請置官三司量一𡻕所入其用非

 急者皆省去之㑹皇子生議欲因赦百官

 進官大賞賚諸軍公又言方元昊叛契丹

數有所求縣官財用不足冝留金繒以佐

邊費 官爵以賞戰勞其議爲公止 仁

 宗御天章閣出手詔問兩府大臣所以興

 治革弊之方公又大䟽時政姑息十餘事

 皆人所難言者末以非知之艱行之惟艱

 爲戒它日曲召公等四人靣諭曰卿等皆

 朕所自擇數論事無所避特皆賜章服

 玉撰墓誌

仁宗問王懿敏曰大僚中孰可命以相事者

 懿敏曰下臣其敢言 帝曰姑言之懿敏

 曰唯宦官宫妾不知姓名者可充其選

 帝憮然有間曰唯富弼耳懿敏下拜曰

 陛下得人矣旣告大庭相冨公士大夫皆

 舉笏相賀或宻以聞 帝益喜曰吾之舉

 賢於夣卜矣聞見後録

慶暦中京師旱諌官王公素乞親行禱雨

 帝曰太史言月二日當雨一日欲出禱公

 曰臣非太史然是日必不雨 帝問故公

 曰 陛下幸其當雨以禱不誠也不誠不

 可動天臣故知不雨 帝曰明日禱雨醴

 泉觀公曰醴泉之近猶外朝也豈憚暑不

 逺出邪 帝毎意動則耳赤耳巳盡赤厲

 聲曰當禱西太一宫公曰乞傳旨 帝曰

 車駕出郊不預告卿不知典故公曰國𥘉

 以虞非常今乆太平預告但百姓瞻望清

 光者衆耳無虞也諌官故不扈從明日特

 召公以從日色甚熾埃霧漲天 帝玉色

 不怡至瓊林苑回望西太一宫上有雲氣

 如香煙以起少時雷電雨甚至 帝却逍

 遥輦御平輦徹蓋還宫又明日召公對

 帝喜曰朕自卿得雨幸甚又曰昨即殿庭

 雨立百拜焚生龍腦香十七斤至中夜舉

 體盡濕公曰 陛下事天當恭畏然隂氣

 足以致疾亦當 帝 曰念不雨欲自以

 身爲犧牲何聞見後録

公言王徳用進女口事 帝𥘉詰以宫禁事

 何從知公不屈 帝𥬇曰朕 眞宗之子

 卿王旦之子有丗舊豈它人比徳用實進

 女口巳服事朕左右何如公曰臣之憂正

 𢙢在 陛下左右耳 帝即命宫臣賜王

 徳用所進女口錢各三百千押出内東門

 訖奏 帝泣下公曰 陛下旣不棄臣言

 亦何遽也 帝曰朕若見其人留戀不肯

 去𢙢亦不能出矣少時宫官奏宫女已出

 内東門帝動容而起聞見後録

公爲淮南都轉運按察使時𥘉置按察諸路

 皆以苛爲明獨公爲不苛然貪吏有自投

 劾去者

權知開封府至和二年秋大雨壞蔡河水入

 都城宻詔軍吏障朱雀門公違詔止之曰

方上不豫軍民廬舎多覆壓奈何障門

 更以動衆耶

知成都府先是牙校𡻕輸酒坊錢以供厨傳

 之費前後日加豐而不知約故輸者亦加

 困而不能勝公爲一切裁約之省其費過

 半鐵錢唯行於兩川𡻕加鑄不止故錢輕

 貨重啇旅不行公爲罷鑄十年而物價以

 平利州路饑公遣發廪賑捄民得無流徙

 詔適下而公奏至 上數稱嘉之公爲政

 在便人情蜀人録公所行爲王公異斷

治平元年秋虜寇静邊寨圍童家堡天子西

 憂以公爲端明殿學士又知渭州於是畨

 酋故老皆歡呼越境望公之來比公馳至

 則虜解圍去矣公屢帥涇原馭將卒有恩

 無不得其歡心又善料敵情故塞下戍常

 少而積粟至十餘年甞廣渭之西南城濬

 隍三周屬羗間以土地來獻公悉募置弓

 箭手其行陣出入之法身自督敎之其居

 舊皆穿土爲室宼至老㓜多焚死公爲築

 八堡使足自保所部東西兩路廵檢比分

 領弓箭手不得自便公曰此豈前日募民

 兵意耶悉使散耕田里遇有警則發之故

 其士氣勇悍它路莫能及原州蔣偕說宣

 撫使范仲淹築堡大蟲巉堡未完而爲明

 珠滅臧伺間要擊之偕輙從間道遁歸伏

 庭下當以軍法論公貰令復徃緫管狄靑

 曰賊方据險設覆以待官軍偕輕而無謀

 徃必至敗公曰偕死則君徃靑計不得行

 偕卒能以死致其酋完所築堡而還畨官

 宻厮哥本天水羗也甞爲賊用始州欲覊

 縻之因請以爲十族廵檢及下公議即聲

 其罪械還夲族旣而叛去諸將曰不重購

 之後必爲邊患公曰吾在邊虜未甞敢輕

 入彼厮哥何爲也公一日燕堂上邊民悉

 驚走入城諸將曰使姦人亦從而入必將

 舉而内應不若拒之弗内公曰若拒之東

 去勢必揺𨵿中當且内之固知虜不敢犯

 我此必有姦言動之者乃下令曰敢復有

 言虜至者斬有頃𠋫𮪍從西來其傳果妄

 也諸將皆服

知太原府㑹汾河大溢公曰(⿱艹石)壞平晉遂將

 灌州城乃命先具舟栰築堤以扞城一夕

 水果至人得無𢙢晉荐飢公勸大姓出粟

 活殍者十餘萬人

公少感槩有大志人不敢以貴游子弟遇之

 及在朝敢言天下事數擊姦佞是時朝廷

 患政事因循日乆二三大臣因與共謀盡

 更前之所爲而間至於不次用人於是論

 者皆指以爲朋黨及大臣者去人莫敢以

 爲言公常獨言富弼韓𤦺范仲淹皆有重

望冝復召用處之以不疑 仁宗甞命公

 悉上爲御史諌官時所言事留觀殿中

𥘉王素與歐陽脩數譽富弼於 上前弼入

 相素頗有力弼旣相素知開封府兾弼引

 已登兩府旣不如志因詆毀弼又求外官

 遂出知定州徙知益州復還知開封府愈

 鬰鬰不得志厭倦繁劇府事多莽鹵不治

 數出遊宴素性驕侈在兩州皆以賄聞爲

 人無志操士大夫多鄙之開封府先有散

 從官馬千馬清善督察盗賊累功至班行

 府中頼之或謂素二馬在外威福自恣大

 爲姦利素奏悉逐之逺方於是京師盗賊

 屢發求捕不獲臺官言素不才亦自乞外

 𥙷朝廷因而罷之

素少長席富貴豪縱浮侈畜聲妓誇客然一

 時當路要人多其父時所引拔素亦善自

 交結又其爲吏知大略少時撃斷敢行皆

 足以發身及晚節官顯志得益頽靡在開

 封府㢮慢意不在事 英宗甞對執政語

 及之云

素自筮仕所至稱爲能吏旣升臺憲風力愈

 勁甞與同列奏事 上前事有不合衆皆

 引去公方論列是非俟得旨乃退 帝曰

 眞御史也議者目公爲獨擊鶻名賢詩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