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主義/民族主義第一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自序 三民主義
民族主義 第一講
第二講 

1924年1月27日

  諸君:

  今天來同大家講三民主義。什麼是三民主義呢?用最簡單的定義說,三民主義就是救國主義。什麼是主義呢? 主義就是一種思想,一種信仰,和一種力量。大凡人類對於一件事,研究當中的道理,最先發生思想:思想貫通了以後,便起信仰;有了信仰,就生出力量。所以主義是先由思想再到信仰,次由信仰生出力量,然後完全成立。何以說三民主義就是救國主義呢?因為三民主義系促進中國之國際地位平等,政治地位平等,和經濟地位平等,使中國永久適存於世界,所以說三民主義就是救國主義。三民主義既是救國主義,試問我們今日的中國是不是應該要救呢?如果是認定應該要救的,那麼便應該信仰三民主義。信仰三民主義便能發生出極大勢力,這種極大勢力,便可以救中國。

  今天先講民族主義。這次中國國民黨改組,所用救國方法,是注重宣傳,要對國人做普遍的宣傳,最重要的是演明主義。中國近十餘年來,有思想的人對於三民主義都聽慣了,但是要透徹瞭解他,許多人還做不到;所以今天把民族主義來同大家詳細的講一講。什麼是民族主義呢?按中國歷史上社會習慣諸情形來講,我可以用一句簡單話說,民族主義就是國族主義。中國人最崇拜的是家族主義和宗族主義,所以中國只有家族主義和宗族主義,沒有國族主義。外國旁觀的人說中國人是一片散沙,這個原因是在什麼地方呢?就是因為一般人民只有家族主義和宗族主義,沒有國族主義。中國人對於家族和宗族的團結力,非常強大,往往因為保護宗族起見,寧肯犧牲身家性命,像廣東兩姓械鬥,兩族的人,無論犧牲多少生命財產,總是不肯罷休。這都是因為宗族觀念太深的緣故。因為這種主義深入人心,所以便能替他犧牲。至於說到對於國家,從沒有一次具極大精神去犧牲的;所以中國人的團結力,只能及於宗族而止,還沒有擴張到國族範圍。

  我說民族主義就是國族主義,在中國是適當的,在外國便不適當。外國人說民族和國家便有分別,英文中民族的名詞是「哪遜」1[nation的譯音。]。「哪遜」這一個字有兩種解釋:一是民族,一是國家。這一個字雖然有兩個意思,但是他的解釋非常清楚,不容易混亂。在中國文中,一個字有兩種解釋的很多,即如社會兩個字,就有兩個用法:一個是指一般人群而言,一個是指一種有組織之團體而言。本來民族與國家之相互的關係很多,不容易分開;但是當中實在有一定界限,我們必須分開什麼是國家,什麼是民族。我說民族就是國族,何以在中國是適當,在外國便不適當呢?因為中國自秦漢而後,都是一個民族造成一個國家;外國有一個民族造成幾個國家的,有在一個國家之內有幾個民族的。像英國是現在世界上頂強的國家,他們國內的民族是用白人為本位,結合棕人黑人等民族,才成「大不列顛帝國」;所以在英國說民族就是國族,這一句話便不適當。再像香港,是英國的領土,其中的民族,有幾十萬人是中國的漢人參加在內;如果說香港的英國國族就是民族,便不適當。又像印度,現在也是英國的領土,說到英國國族起來,當中便有三萬萬五千萬印度人;如果說印度的英國國族,就是民族,也是不適當。大家都知道英國的基本民族是「盎格魯撒克遜」人,但是「盎格魯撒克遜」人,不袛英國有這種民族,就是美國也有很多「盎格魯撒克遜」人,所以在外國便不能說民族就是國族。但民族和國家是有一定界限的。

  我們要把他們來分別清楚有什麼方法呢?最適當的方法,是民族和國家在根本上是用什麼力造成的。簡單的分別,民族是由於天然力造成的,國家是用武力造成的。用中國的政治歷史來證明,中國人說:「王道是順乎自然」,換一句話說:「自然力便是王道」,用王道造成的團體,便是民族。武力就是霸道,用霸道造成的團體,便是國家。像造成香港的原因,並不是幾十萬香港人歡迎英國人而成的,是英國人用武力割據得來的;因為從前中國和英國打仗,中國打敗了,把香港人民和土地,割歸到英國,久而久之,才造成現在的香港。又像英國造成今日的印度,經過的情形,也是同香港一樣。英國現在的領土擴張到全世界,所以英國人有一句俗話說:「英國無日落。」換一句話說:「就是每日晝夜日光所照之地,都有英國領土」。譬如我們在東半球的人,由日出算起,最先照到紐絲蘭澳洲、香港、星加坡,西斜照到錫蘭、印度,再西到阿顛馬兒打:更西便照到本國;再輪到西半球,便有加拿大、而循環到香港、星加坡。故每日夜二十四點鐘,日光所照之時,必有英國領土。像英國這樣大的領土,沒有一處不是用霸道造成的。自古及今,造成國家沒有不是用霸道的。至於造成民族,便不相同,完全是由於自然,毫不能加以勉強。像香港的幾十萬中國人,團結成一個民族,是自然而然的,無論英國用什麼霸道,都是不能改變的。所以一個團體,由於王道自然力結合而成的是民族,在於霸道人為力結合而成的便是國家,這是國家和民族的分別。

  再講民族的起源。世界人類,本是一種動物,但和普通飛禽走獸不同。人為萬物之靈,人類的分別,第一級是人種,有白色、黑色、紅色、黃色、棕色五種之分;更由種細分,便有許多族。像亞洲的民族,著名的有蒙古族、馬來族、日本族、滿族、漢族。造成這種種民族的原因,概括的說是自然力,分析起來便很複雜,當中最大的力是「血統」:中國人黃色的原因,是由於根源黃色血統而成。祖先是什麼血統,便永遠遺傳成一族的人民,所以血統的力是很大的。次大的力是「生活」:謀生的方法不同,所結成的民族也不同,像蒙古人逐水草而居,以遊牧為生活,什麼地方有水草,便遊牧到甚麼地方,移居到什麼地方。由這種遷居的習慣,也可結合成一個民族。蒙古之所以能夠忽然強盛,就本於此。當蒙古族最強盛的時候,元朝的兵力,西邊征服中央亞細亞、阿刺伯及歐洲之一部份;東邊統一中國,幾幾乎征服日本,統一歐亞。其他民族最強盛的像漢族,當漢唐武力最大的時候,西邊才到裏海。像羅馬民族武力最大的時候,東邊才到黑海;從來沒有那一個民族的武力能夠及乎歐亞兩洲,像元朝的蒙古民族那樣強盛的。蒙古民族之所以能夠那樣強盛的原因,是由於他們人民的生活是遊牧,平日的習慣便有行路不怕遠的長處。第三大的力是「語言」:如果外來民族得了我們的語言,便容易被我們感化,久而久之,遂同化成一個民族;再反過來,若是我們知道外國語言,也容易被外國人同化。如果人民的血統相同,語言也同,那麼同化的效力,便更容易;所以語言也是世界上造成民族很大的力。第四個力是「宗教」:大凡人類奉拜相同的神,或信仰相同的祖宗,也可結合成一個民族。宗教在造成民族的力量中也很雄大,像阿刺伯和猶太兩國,已經亡了許久,但是阿刺伯人和猶太人,至今還是存在;他們國家雖亡,而民族之所以能夠存在的道理,就是因為各有各的宗教。大家都知道現在的猶太人,散在各國的極多,世界上極有名的學問家象馬克思,像愛因斯坦,都是猶太人。再像現在英美各國的資本勢力,也是被猶太人操縱。猶太民族的天質是很聰明的,加以宗教之信仰,故雖流離遷徙於各國,猶能維持其民族於長久。阿刺伯人所以能夠存在的道理,也是因為他們有漠罕墨德的宗教。其他信仰佛教極深的民族像印度,國家雖然亡到英國,種族還是永遠不能消滅。第五個力是「風俗習慣」:如果人種中有一種特別相同的風俗習慣,久而久之,也可自行結合成一個民族。我們研究許多不相同的人種,所以能結合成種種相同民族的道理,自然不能不歸功於血統、生活、語言、宗教和風俗習慣這五種力。這五種力是天然進化而成的,不是用武力征服得來的,所以用這五種力和武力比較,便可以分別民族和國家。

  我們鑒於古今民族生存的道理,要救中國,想中國民族永遠存在,必要提倡民族主義。要提倡民族主義,必要先把這種主義完全了解,然後才能發揮光大,去救國家。就中國的民族說,總數是四萬萬人,當中參雜的不過是幾百萬蒙古人,百多萬滿洲人,幾百萬西藏人,百幾十萬回教之突厥人,外來的總數不過一千萬餘人。所以就大多數說,四萬萬中國人,可以說完全是漢人,同一血統生活,同一言語文字,同一宗教信仰,同一風俗習慣,完全是一個民族。我們這種民族,處於現在世界上,是什麼地位呢?用世界上各民族的人數比較起來,我們人數最多,民族最大,文明教化有四千多年,也應該和歐美各國並駕齊驅。但是中國的人,只有家族和宗族的團體,沒有民族的精神,所以雖有四萬萬人結合成一個中國,實在是一片散沙,弄到今日是世界上最貧弱的國家,處國際中最低下的地位。「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我們的地位在此時最為危險。如果再不留心提倡民族主義,結合四萬萬人成一個堅固的民族,中國便有亡國滅種之憂!我們要挽救這種危亡,便要提倡民族主義,用民族精神來救國。

  我們要提倡民族主義來挽救中國危亡,便先要知道我們民族的危險是在什麼地方;要知道這種危險的情形,最好是拿中國人和列強的人民比較,那便更易清楚。歐戰以前,世界上號稱列強的有七八國:最大的有英國,最強的有德國、奧國、俄國,最富的有美國,新起的有日本和意大利。歐戰以後,倒了三國,現在所剩的頭等強國,袛有英國、美國、法國、日本和意大利。英國、法國、俄國、美國,都是以民族主義立國。英國發達,所用民族的本位,是「盎格魯撒克遜」人,所用地方的本位,是英格蘭和威爾斯,人數袛有三千八百萬,可以叫做純粹英國的民族。這種民族,在現在世界上是最強盛的民族,所造成的國家,是世界上最強盛的國家。推到百年以前,人數只有一千二百萬,現在才有三千八百萬,在此百年之內,便加多三倍。

  我們東方有個島國,可以說是東方的英國,這個國家就是日本。日本國也是一個民族造成的,他們的民族,叫做「大和」民族。自開國到現在,沒有受過外力的吞併,雖然以元朝蒙古的強盛,還沒有征服過他,他們現在的人口,除了高麗臺灣以外,是五千六百萬。百年以前人口的確數很難稽考,但以近來人口增加率之比例計算,當係增加三倍;故百年以前的日本人口,約計在二千萬上下。這種大和民族的精神,至今還沒有喪失。所以乘歐化東漸,在歐風美雨中,利用科學新法,發展國家,維新五十年,便造成現在亞洲最強盛的國家,和歐美各國並駕齊驅,歐美人不敢輕視。我們中國的人口,比那一國都要多,至今被人輕視的原故,就是一則有民族主義,一則無民族主義。日本未維新之前,國勢也是很衰微,所有的領土,不過四川一省大,所有的人口,不及四川一省多,也受過外國壓制的恥辱;因為他們有民族主義的精神,所以便能發奮為雄,當中經過不及五十年,便由衰微的國家,變成強盛的國家。我們要中國強盛,日本便是一個好模範。

  用亞洲人和歐洲人比較,從前以為世界上有聰明才智的只有白人,無論什麼事都被白人壟斷;我們亞洲人因為一時無法可以得到他們的長處,怎樣把國家變成富強,所以對於要國家富強的心思,不但中國人失望,就是亞洲各民族的人都失望。到了近來忽然興起了一個日本,變成世界上頭等富強的國家;因為日本能夠富強,故亞洲各國便生出無窮的希望,覺得日本從前的國勢,也是和現在的安南緬甸一樣,現在的安南緬甸便比不上日本。因為日本人能學歐洲,所以維新之後,便趕上了歐洲。當歐戰停止之後,列強在華賽爾討論世界和平,日本的國際地位,列在五大強國之一;提起關於亞洲的事情,列強都是聽日本主持,惟日本馬首是瞻。由此便可知白人能做的事,日本人也可以做;世界上的人種,雖然有顏色不同,但是講到聰明才智,便不能說有什麼分別。亞洲今日因為有了一個強盛的日本,故世界上的白種人,不但是不敢輕視日本人,並且不敢輕視亞洲人;所以日本強盛之後,不但是大和民族可以享頭等民族的尊榮,就是其他亞洲人,也可抬高國際的地位。從前以為歐洲人能夠做的事,我們不能夠做,現在日本人能夠學歐洲,便知我們能夠學日本,我們可以學到像日本,也可知將來可以學到像歐洲。

  俄國在歐戰的時候,發生革命,打破帝制,現在成了一個新國家,是社會主義的國家,和從前大不相同。他們的民族叫做「斯拉夫」,百年以前的人口是四千萬,現在有一萬萬六千萬,比從前加多四倍,國力也比從前加大四倍。近百年以來,俄國是世界上頂強的國家,不但是亞洲的日本中國怕他侵入,就是歐洲的英國德國,也怕他侵入。他們在帝國時代,專持侵略政策,想擴張領土;現在俄國的疆土,佔歐洲一半,佔亞洲也到一半,領土跨佔歐亞兩洲,他們這樣大的領土,都是從侵略歐亞兩洲而來。當日俄之戰時,各國人都怕俄國侵略中國的領土;他們所以怕俄國侵佔中國領土的原故,是恐怕中國被俄國侵佔之後,又再去侵略世界各國,各國都要被俄國侵佔。俄國人本有併吞世界的志氣,所以世界各國便想法來抵制,英日聯盟,就是為抵制這項政策。日俄戰後,日本把俄國趕出高麗南滿以外,遂推翻俄國侵略世界的政策,保持東亞的領土,世界上便生出一個大變化。自歐戰以後,俄國人自己推翻帝國主義,把帝國主義的國家變成新社會主義的國家,世界上又生出一個更大的變化。這種變化,成功不過六年,他們在這六年之中,改組內部,把從前用武力的舊政策,改成用和平的新政策。這種新政策,不但是沒有侵略各國的野心,並且抑強扶弱,主持公道,於是世界各國又來怕俄國。現在各國怕俄國的心理,比從前還要厲害,因為那種和平新政策,不但是打破俄國的帝國主義,並且是打破世界的帝國主義;不但是打破世界的帝國主義,並且打破世界的資本主義。因為現在各國表面上的政權,雖由政府作主,但是實在由資本家從中把持;俄國的新政策要打破這種把持,故世界上的資本家便大恐慌。所以世界上從此便生出一個很大的變動,因為這個大變動,此後世界上的潮流也隨之改變。就歐洲戰爭的歷史說:從前常發生國際戰爭,最近的歐戰,是德奧土諸同盟國,對英法俄日意美諸協商國,兩方戰爭,經過四年的大戰,始筋疲力盡,雙方停止。經過這次大戰之後,世界上先知先覺的人,逆料將來歐洲沒有燒點可以引起別種國際戰爭;所不能免的或者是一場人種的戰爭,像黃人和白人戰爭之例。但自俄國新變動發生之後,就我個人觀察已往的大勢,逆料將來的潮流,國際間再次大戰是免不了的;但是那種戰爭,不是起於不同種之間,是起於同種之間,白種與白種分開來戰,黃種同黃種分開來戰。那種戰爭是階級戰爭,是被壓迫者和橫暴者的戰爭,是公理和強權的戰爭。俄國革命以後,斯拉夫民族生出了什麼思想呢?他們主張抑強扶弱,壓富濟貧,是專為世界上伸張公道打不平的。這種思想宣傳到歐洲,各種弱小民族都很歡迎,現在最歡迎的是土耳其:土耳其在歐戰之前,最貧最弱,不能振作,歐洲人都叫他做近東病夫,應該要消滅。到了歐戰,加入德國方面,被協商國打敗了,各國更想把他瓜分,土耳其幾乎不能自存。後來俄國出來打不平,助他趕走希臘人,修改一切不平等的條約,到了現在,土耳其雖然不能成世界上的頭等強國,但是已經成了歐洲的二三等國。這是靠什麼力量呢?是全靠俄國人的幫助。由此推論出來,將來的趨勢,一定是無論那一個民族或那一個國家,只要被壓迫的或委曲的,必聯合一致,去抵抗強權。那些國家是被壓迫的呢?當歐戰前,英國法國要打破德意志的帝國主義,俄國也加入他們一方面,後來不知道犧牲了多少生命財產,中途還要回師,宣佈革命。這是什麼原故呢?是因為俄國人受壓迫太甚,所以要去革命,實行他們的社會主義,反抗強權。當時歐洲列強都反對這種主義,所以共同出兵去打他,幸而俄國有斯拉夫民族的精神,故終能打破列強,至今列強對於俄國,武力上不能反對,便不承認他是國家,以為消極的抵制(現在英國已正式承認俄國[按:括號內的這段注文,是孫中山後來親筆加上去的。英國宣佈承認蘇聯是在一九二四年二月一日;到八月,兩國才正式建立外交關係。])。歐洲各國、何以反對俄國的新主義呢?因為歐洲各國人是主張侵略,有強權,無公理;俄國的新主義,是主張以公理撲滅強權的;因為這種主張,和列強相反,所以列強至今還想消滅他。俄國在沒有革命之前,也主張有強權無公理,是一個很頑固的國家,現在便反對這項主張;各國因為俄國反對這項主張,便一齊出兵去打俄國,因為這個原故,所以說以後戰爭是強權和公理的戰爭。今日德國是歐洲受壓迫的國家;亞洲除日本以外,所有的弱小民族,都是被強暴的壓制,受種種痛苦。他們同病相憐,將來一定要聯合起來,去抵抗強暴的國家。那些被壓迫的國家聯合,一定去和那些強暴的國家,拚命一戰。推到全世界,將來白人主張公理的,黃人主張公理的,一定是聯合起來;白人主張強權的,和黃人主張強權的,也一定是聯合起來;有了這兩種大聯合,便免不了一場國際大戰,這便是世界將來戰爭之趨勢。

  德國在一百年前,人口有二千四百萬,經過歐戰之後,雖然減少了許多,但現在還有六千萬。在這一百年內,增加了兩倍半。他們的人民叫做「條頓」民族,這種民族,和英國人相近,是很聰明的,所以他們的國家便很強盛。經過歐戰以後,武力失敗,自然要主張公理。不能主張強權。

  美國人口,在一百年前,不過九百萬,現在有一萬萬以上。他們的增加率極大,在這一百年之內,加多十倍。他們這些增加的人口,多半是由歐洲移民而來,不是在本國生育的,歐洲各國的人民,因為近幾十年來歐洲地狹人稠,在本國沒有生活,所以便搬到美國去謀生活,因為這個原故,美國人口便增加得非常快。各國人口的增加多是由於生育,美國人口的增加多是由於容納,美國人的種族,比那一國都要複雜,各洲各國的移民都有。到了美國之後,就鎔化起來,所謂合一爐而冶之,自成一種民族。這種民族既不是原來的英國人、法國人、德國人,又不是意大利人,和其他南歐洲人,另外是一種新民族,可以叫做「美利堅」民族。美國因為有獨立的民族主義,所以便成世界上獨立的國家。

  法國人是「拉丁」民族。拉丁民族散在歐洲的國家有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移到美洲的國家有墨西哥、比魯、智利、哥侖比亞、巴西、阿根廷、和其他美洲諸小國。因為南美洲諸國的民族都是拉丁人,所以美國人都把他們叫做「拉丁美利堅」。法國人口增加很慢,在百年之前有三千萬,現在有三千九百萬,一百年內不過增加四分之一。

  我們現在把世界人口的增加率,拿來比較一比較:近百年之內,在美國增加十倍,英國增加三倍,日本也是三倍,俄國是四倍,德國是兩倍半,法國是四分之一。這百年之內,人口增加許多的原故,是由科學昌明,醫學發達,衛生的設備,一年比一年完全,所以減少死亡,增加生育。他們人口有了這樣增加的迅速,和中國有什麼關係呢?用各國人口的增加數,和中國的人口來比較,我覺得毛骨聳然!譬如美國人口百年前不過九百萬,現在便有一萬萬多,再過一百年,仍然照舊增加,當有十萬萬多。中國時常自誇,說我們人口多,不容易被人消滅。在元朝入主中國以後,蒙古民族不但不能消滅中國人,反被中國人同化,中國不但不亡,並且吸收蒙古人。滿洲人征服中國,統治二百六十多年,滿洲民族也沒有消滅中國人,反為漢族所同化,變成漢人,像現在許多滿人都加漢姓。因為這個原故,許多學者便以為縱讓日本人或白人來征服中國,中國人只有吸收日本人或白種人的,中國人可以安心罷;殊不知百年之後,美國人口可加到十萬萬,多過我們人口兩倍半。從前滿洲人不能征服中國民族,是因為他們只有一百幾十萬人,和中國的人口比較起來,數目太少,當然被中國人所吸收;如果美國人來征服中國,那麼百年之後,十個美國人中只參雜四個中國人,中國便要被美國人所同化。

  諸君知道中國四萬萬人,是什麼時候調查得來的呢?是滿清乾隆時候調查得來的。乾隆以後,沒有調查,自乾隆到現在,將及二百年,還是四萬萬人;百年之前是四萬萬,百年之後當然也是四萬萬。

  法國因為人口太少,獎勵生育,如果一個人生三子的便有獎,生四五子的便有大獎,如果生雙胎的更格外有獎;男子到了三十歲不娶,和女子到了二十歲不嫁的,便有罰;這是法國獎勵生育的方法。至於法國人口並不減少,不過他們的增加率,沒有別國那一樣大罷了。而且法國以農立國,國家富庶,人民家給戶足,每日都講究快樂。百年前有一個英國學者,叫做「馬爾賽斯(L. Malthus),他因為憂慮世界上的人口太多,能供給的物產有限,主張減少人口,曾創立一種學說,謂:「人口增加是幾何級數,物產增加是算術級數」。法國人因為講究快樂,剛合他們的心理,便極歡迎馬氏的學說,主張男子不負家累,女子不要生育;他們所用減少人口的方法,不但是用這種種自然方法,並且用許多人為的方法。法國在百年以前的人口,比各國都要多,因為馬爾賽斯的學說,宣傳到法國之後,很被人歡迎,人民都實行減少人口,所以弄到今日受人少的痛苦,都是因為中了馬爾賽斯學說的毒。中國現在的新青年,也有被馬爾賽斯學說所染,主張減少人口的;殊不知法國已經知道了減少人口的痛苦,現在施行新政策,是提倡增加人口,保存民族,想法國的民族和世界上的民族,永久並存。

  我們的人口到今日究竟有多少呢?增加的人數,雖然不及英國日本,但自乾隆時算起,至少也應該有五萬萬。從前有一位美國公使,叫做「樂克里耳」(W. W. Rocknill; Inquiry into the population of China, Washington 1904),到中國各處調查,說中國的人數最多不過三萬萬。我們的人口到底有多少呢?在乾隆的時候,已經有四萬萬,若照美國公使的調查則已減少四分之一;就說現在還有四萬萬,以此類推,則百年之後,恐怕仍是四萬萬。

  日本人口,現在約有了六千萬,百年之後,應該有二萬萬四千萬。因為在本國不能生活,所以現在便向各國訴冤,說島國人口太多,不能不向外發展。向東走到美國,加利佛尼亞省便閉門不納;向南走到澳洲,英國人說:「澳洲是白色人的澳洲,別色人種不許侵入。」日本人因為到處被人拒絕,所以便向各國說情,說日本人無路可走,所以不能不經營滿洲高麗。各國也明白日本人的意思,便容納他們的要求,以為日本殖民到中國,於他們本國沒有關係。

  一百年之後,全世界人口一定要增加好幾倍。像德國法國因為經過此次大戰之後,死亡太多,想恢復戰前狀態,獎勵人口生育,一定要增加兩三倍。就現在全世界的土地與人口比較,已經有了人滿之患。像這次歐洲大戰,便有人說是「打太陽」的地位,因為歐洲列強多半近於寒帶,所以起戰爭的原故,都是由於互爭赤道和溫帶的土地,可以說是要爭太陽之光。中國是全世界氣候最溫和的地方,物產頂豐富的地方,各國人所以一時不能來吞併的原因,是由他們的人口和中國的人口比較,還是太少。到一百年以後,如果我們的人口不增加,他們的人口增加到很多,他們便用多數來征服少數,一定要併吞中國。到了那個時候,中國不但是失去主權,要亡國,中國人並且要被他們民族所同化,還要滅種。像從前蒙古滿洲征服中國,是用少數征服多數,想利用多數的中國人,做他們的奴隸;如果列強將來征服中國,是用多數征服少數,他們便不要我們做奴隸,我們中國人到那個時候,連奴隸也做不成了。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