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主義/民權主義第三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講 三民主義
民權主義 第三講
第四講 

[1924年三月二十三日講。]

  民權兩個字,是我們革命黨的第二個口號,同法國革命口號的平等是相對待的。因為平等是法國革命的第二個口號,所以今天專拿平等做題目來研究。平等這個名詞,通常和自由那個名詞,都是相提並論的。歐洲各國從前革命,人民為爭平等和爭自由,都是一樣的出力,一樣的犧牲,所以他們把平等和自由都是看得一樣的重大。更有許多人以為要能夠自由,必要得到平等,如果得不到平等,便無從實現自由,用平等和自由比較,把平等更是看得重大的。什麼是叫做平等呢?平等是從那裡來的呢?歐美的革命學說,都講平等是天賦到人類的。譬如美國在革命時候的獨立宣言,法國在革命時候的人權宣言,都是大書特書,說平等自由是天賦到人類的特權,是他人不能侵奪的,天生人類究竟是否賦有平等的特權呢?請先把這個問題拿來研究清楚。

  我從前在第一講中,推溯民權的來源,自人類初生幾百萬年以前,推到近來民權萌芽時代,從沒有見過天賦有平等的道理。譬如用天生的萬物來講,除了水面以外,沒有一物是平的。就是拿平地來比較,也沒有一處是真平的。好像坐粵漢鐵路,自黃沙到銀盞坳一段,本來是屬於平原,但是從火車窗外,過細考察沿路的高低情況,沒有那一里路,不是用人工修築,才可以得平路的。所謂天生的平原,其不平的情形,已經是這樣。再就眼前而論,拿桌上這一瓶花來看,此刻我手內所拿的這枝花,是槐花,大概看起來,以為每片葉子都是相同的,每朵花也是相同,但是過細考察起來,或用顯微鏡試驗起來,沒有那兩片葉子完全是相同,也沒有那兩朵花完全是相同的。就是一株槐樹的幾千萬片葉,也沒有完全相同的。推到空間時間的關係,此處地方的槐葉,和彼處地方的槐葉,更是不相同的。今年所生的槐葉,和去年所生的槐葉,又是不相同的。由此可見天地間所生的東西總沒有相同的。既然都是不相同,自然不能夠說是平等。自然界既沒有平等,人類又怎麼有平等呢?

  天生人類本來也是不平等的,到了人類專制發達以後,專制帝王尤其變本加厲,弄到結果,比較天生的更是不平等了。這種由帝王造成的不平等,是人為的不平等。人為的不平等,究竟是什麼情形?現在可就講壇的黑板上,繪一個圖來表明,諸君細看第一圖,便可明白。

  第一圖不平等

  三民主義民權主義第三講 第一圖不平等.svg

  因為有這種人為的不平等,在特殊階級的人,過於暴虐無道,被壓迫的人民,無地自容,所以發生革命的風潮,來打不平。革命的始意,本是在打破人為的不平等,到了平等以後,便可了事。但是佔了帝王地位的人,每每假造天意,做他們的保障,說他們所處的特殊地位,是天所授與的,人民反對他們,便是逆天,無知識的民眾,不曉得研究這些話,是不是合道理,只是盲從附和,為君主去爭權利,來反對有知識的人民去講平等自由。因此贊成革命的學者,便不得不創天賦人權的平等自由這一說,以打破君主的專制。學者創造這一說,原來就是想打破人為之不平等的。但是天下的事情,的確是「行易知難」。當時歐洲的民眾,都相信帝王是天生的,都是受了天賦之特權的,多數無知識的人總是去擁戴他們,所以少數有知識的學者,無論用什麼方法和力量,總是推不倒他們。到了後來,相信天生人類都是平等自由的,爭平等自由是人人應該有的事,然後歐洲的帝王,便一個一個不推自倒了。

  不過專制帝王推倒了以後,民眾又深信人人是天生平等的這一說,便日日去做工夫,想達到人人的平等,殊不知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到了近來,科學昌明,人類大覺悟了,才知道沒有天賦平等的道理。假若照民眾相信的那一說去做,縱使不顧真理,勉強做成功,也是一種假平等。像第二圖一樣,必定要把位置高的壓下去,成了平頭的平等,至於立腳點還是彎曲線,還是不能平等,這種平等,不是真平等,是假平等。說到社會上的地位平等,是始初起點的地位平等,後來各人根據天賦的聰明才力,自己去造就,因為各人的聰明才力有天賦的不同,所以造就的結果,當然不同,造就既是不同,自然不能有平等。像這樣講來,才是真正平等的道理。如果不管各人天賦的聰明才力,就是以後有造就高的地位,也要把他們壓下去,一律要平等,世界便沒有進步,人類便要退化。所以我們講民權平等,又要世界有進步,是要人民在政治上的地位平等。因為平等是人為的,不是天生的,人造的平等,只有做到政治上的地位平等。故革命以後,必要各人在政治上的立足點都是平等,好像第三圖的底線,一律是平等的,那才是真平等,那才是自然之真理。

  第二圖假平等

  三民主義民權主義第三講 第二圖假平等.svg

  歐洲從前革命,人民爭平等自由,出了很大的力量,費了很大的犧牲,我們現在要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那樣出力,那樣犧牲,便先要知道歐洲在沒有革命以前,是怎樣不平等的情形。上面所繪的第一圖,是表示歐洲在沒有革命以前,政治上是怎麼樣不平等的事實,圖中所示帝王公侯伯子男等一級一級的階梯,就是從前歐洲政治地位上的階級。這種階級,中國以前也是有的,到十三年以前,發生革命,推翻專制,才剷平這種不平等的階級。但是中國以前的不平等,沒有從前歐洲的那麼利害。歐洲兩百多年以前,還是在封建時代,和中國兩千多年以前的時代相同。因為中國政治的進化早過歐洲,所以中國兩千多年以前,便打破了封建制度。歐洲就是到現在,還不能完全打破封建制度,在兩三百年之前才知道不平等的壞處,才發生平等的思想。中國在兩千多年以前,便有了這種思想,所以中國政治的進步,是早過歐洲。但是在這兩百年以來,歐洲的政治進步,不但是趕到中國,並且超過中國,所謂後來者居上。

  第三圖真平等

  三民主義民權主義第三講 第三圖真平等.svg

  歐洲沒有革命以前的情形,和中國比較起來,歐洲的專制,要比中國利害得多,原因是在什麼地方呢?就是在世襲制度。當時歐洲的帝王公侯那些貴族,代代都是世襲貴族,不去做別種事業,人民也代代都是世襲一種事業,不能夠去做別種事業。比方耕田的人,他的子子孫孫便要做農夫,做工的人,他的子子孫孫便要做苦工,祖父做一種什麼事業,子孫就不能改變,這種職業上不能夠改變,就是當時歐洲的不自由。中國自古代封建制度破壞以後,這種限制,也就完全打破了。由此可見從前中國和外國,都是有階級制度,都是不平等。中國的好處,是只有皇帝是世襲,除非有人把他推翻,才不能世襲,如果不被人民推翻,代代總是世襲,到了改朝換姓,才換皇帝。至於皇帝以下的公侯伯子男,中國古時都是可以改換的,平民做宰相封王侯的極多,不是代代世襲一種事業的。歐洲平民間或也有做宰相封王侯的,但是大多數的王侯,都是世襲,人民的職業不能夠自由,因為職業不自由,所以失去了平等,不但是政治的階級不平等,就是人民彼此的階級也不平等。由於這個原故,人民一來難到公侯伯子男的那種地位,二來自己的職業又不能自由改變,更求上進,於是感覺非常痛苦,不能忍受,所以不得不拚命去爭自由,解除職業不自由的束縛,以求上進,拚命去爭自由,打破階級專制的不平等。那種戰爭,那種奮鬪,在中國是向來沒有的。中國人雖然受過了不平等的界限,但是沒有犧牲身家性命去做平等的代價。歐洲人民在兩三百年以前的革命,都是集中到自由平等兩件事,中國人向來不懂什麼是爭自由平等,當中原因,就是中國的專制和歐洲比較,實在沒有那樣利害。而且中國古時的政治,雖然是專制,二千多年以來,雖然沒有進步,但是以前改良了很多,專制淫威也減除了不少,所以人民便不覺得十分痛苦。因為不覺得痛苦,便不為這個道理去奮鬪。

  近來歐洲文化東漸,他們的政治經濟科學都傳到中國來了,中國人聽到歐洲的政治學理,多數都是照本抄謄,全不知道改變。所以歐洲兩三百年以前的革命,說是爭自由,中國人也說要爭自由,歐洲從前爭平等,中國人也照樣要爭平等。但是中國今日的弊病,不是在不自由不平等的這些地方,如果要拿自由平等去提倡民氣,便是離事實太遠,和人民沒有切膚之痛,他們便沒有感覺,沒有感覺,一定不來附和。至於歐洲在兩三百年以前,人民所受不自由不平等的痛苦,真是水深火熱,以為非爭到自由平等,什麼問題都不能解決,所以拚命去爭自由打平等。

  因為有這種風潮,所以近兩三百年來,一次發生英國革命,二次發生美國革命,三次發生法國革命。美國法國的革命都是成功的,英國革命算是沒有成功,所以國體至今沒有改變。英國革命的時候,正當中國明末清初,當時英國人民把皇位推倒,殺了一個皇帝,不到十年,又發生復辟,一直到現在,他們的國體仍舊是君主,貴族階級也還是存在。美國自脫離英國獨立以後,把從前政治的階級完全打破,創立共和制度。以後法國革命,也是照美國一樣,把從前的階級制度根本推翻。延到現在六年以前,又發生俄國革命,他們也打破階級制度,變成共和國家。美國、法國、俄國,都是世界上很強盛的國家,推原他們強盛的來歷,都是由於革命成功。就這三個革命成功的國家比較,發起最後的是俄國,成功最大的也是俄國。俄國革命的結果,不但是把政治的階級打到平等,並且把社會上所有資本的階級,也是一齊打到平等。

  我們再拿美國來講,美國革命的時候,人民所向的目標是在獨立。他們為什麼要獨立呢?因為他們當時的十三州,都是英國的領土,歸英國管理。英國是一個專制國家,壓迫美國人民,比壓迫本國人民還要嚴厲得多。美國人民見得他們自己和英國人民,都是同歸一個英國政府管理,英國政府待本國人民是那樣寬大,待美國人民是這樣刻薄,便覺得很不平等。所以要脫離英國,自己去管理自己,成一個獨立國家。他們因為獨立,反抗英國,和英國戰爭了八年,後來獨立成功,所有在美國的白色人種,政府都一律看待,一律平等,但是對待別色人種,便大不相同。比方在美國的非洲黑人,他們便視為奴隸,所以美國獨立之後,白人的政治地位,雖然是平等,但是黑人和白人比較,還不是平等。這種事實,和美國的憲法及獨立的宣言便不相符合。因為獨立宣言,開宗明義,便說「人人是生而平等的,天賦有一定不能少的權利,那些權利,便是生命自由和求幸福」。後來訂定憲法,也是根據這個道理。

  美國注重人類平等的憲法,既然成功了以後,還要黑人來做奴隸,所以美國主張平等自由的學者,見到那種事實,和立國的精神大相矛盾,便反對一個平等自由的共和國家裏頭,還用許多人來做奴隸。美國當時對待黑人究竟是怎麼樣的情形呢?美國人從前對待黑人是很刻薄的,把黑人當作牛馬一樣,要他們做奴隸做苦工,每日做很多的工,辛辛苦苦,做完之後,沒有工錢,只有飯吃。那種殘酷情形,全國人民看見了,覺得是很不公道,很不平等的,和開國憲法的道理太不相容,所以大家提倡人道主義,打破這種不平等的制度。後來這種主張愈傳愈廣,贊成這種主張的人,便非常之多,於是有許多熱心的人,調查當時黑奴所受的痛苦,做成了許多記錄,其中最著名的一本書,是把黑奴受痛苦的種種事實,編成一本小說,令人看到了之後,都很有趣味,這本小說叫做黑奴籲天錄。自這本書做出之後,大家都知道黑奴是怎麼樣受苦,便替黑奴來抱不平。當時全美國之中,北方各省沒有畜黑奴的,便主張放奴。南方各省所畜的黑奴,是很多的,因為南方各省有許多極大的農場,平常都是專靠黑奴去耕種,如果放黑奴,便沒有苦工,便不能耕種。南方的人由於自私自利的思想,便反對放奴,說黑奴制度不是一人起來的。美國人從前運非洲的黑人去做奴隸,好像幾十年前歐洲人運中國人到美洲和南洋去做豬仔一樣,黑奴便是當時非洲的豬仔。南方各省反對放奴,說黑奴是他們的本錢,如果要解放,他們一定要收回本錢。當時一個黑奴,差不多要值五六千元,南方各省的黑奴有幾百萬,總算起來,要值幾百萬萬元。因為那種價值太大,國家沒有那樣多錢去償還黑奴的東家,所以放黑奴的風潮,雖然是發生了很久,但是醞釀復醞釀,到了六十年前,才爆發出來,構成美國的南北戰爭。那次戰爭,兩方死了幾十萬人,打過了五年仗,雙方戰爭是非常激烈的,是世界大戰爭之一。那次戰爭,是替黑奴打不平,替人類打不平等的,可以說是爭平等的戰爭。歐美從前為爭平等的問題,都是本身覺悟,為自己的利害去打仗。美國的南北戰爭,為黑奴爭平等,不是黑人自己懂得要爭。因為他們做奴隸的時候太久,沒有別的知識,只知道主人有飯給他們吃,有衣給他們穿,有屋給他們住,他們便很心滿意足。當時主人間或也有很寬厚的,黑奴只知道要有好主人,不致受十分的虐待,並不知道要反抗主人,要求解放,有自己做主人的思想。所以那次美國的南北戰爭,所爭求平等的人,是白人替黑人去爭,是自己團體以外的人去爭,不是本身的覺悟。

  那次戰爭的結果,南方打敗了,北方打勝了,聯邦政府就馬上發一個命令,要全國放奴,南方各省因為打了敗仗,只有服從那個命令。自此以後,便不理黑奴,從解放的日起,便不給飯與黑奴吃,不給衣與黑奴穿,不給屋與黑奴住,黑奴從那次以後,雖然是被白人解放,有了自由,成了美國的共和國民,在政治的平等自由上有很大的希望,但是因為從前替主人做工,便有飯吃,有衣穿,有屋住,解放以後,不替主人做工,便沒有飯吃,沒有衣穿,沒有屋住,一時青黃不接,黑奴覺得失了泰山之靠,便感覺非常的痛苦。因此就怨恨放奴的各省份,尤其怨恨北方那位主張放奴的大總統。那位主張放奴的總統是誰呢?大家都知道美國有兩個極有名的大總統:一位是開國的大總統,叫做華盛頓;現在世界上的人說起開國元勳便數到華盛頓,因為那位大總統在爭人類平等的歷史上,是很有功勞的。其餘一位大總統就是林肯,他就是當時主張放奴最出力的人。因為他解放黑奴,為人類求平等,立了很大的功勞,所以世界上的人至今都稱頌他。但是當時解放了的黑奴,因為一時沒有衣食住的痛苦,便非常怨恨他,現在還有一種歌謠是罵林肯的,說他是洪水猛獸。那些罵林肯的人之心理,好像中國現在反對革命的人來罵革命黨一樣。現在有智識的黑人,知道解放的好,自然是稱頌林肯。但是無智識的黑人,至今還是恨林肯,學他們的祖宗一樣。

  解放黑奴,是美國歷史上一件爭平等的事業,所以講美國的最好的歷史,第一個時期是由於受英國不平等的待遇,人民發起獨立戰爭,打過了八年仗,才脫離英國,得到平等,成一個獨立國家。第二個時期,是在六十年前,發生南北戰爭,那次戰爭的理由,和頭一次的獨立戰爭是相同的,打過了五年仗。五年戰爭的時間,和八年戰爭的時間,雖然是差不多,但是說起損失來,那次五年的戰爭比較八年的戰爭,犧牲還要大,流血還要多。簡單的說起來,美國第一次的大戰爭,是美國人民自己求獨立,為自己爭平等。第二次的大戰爭,是美國人民為黑奴求自由,為黑奴爭平等,不是為自己爭平等,是為他人爭平等。為他人爭平等,比較為自己爭平等,所受的犧牲還要大,流血還要多。所以美國歷史是一種爭平等的歷史,這種爭平等的歷史,是世界歷史中的大光榮。

  美國爭得平等之後,法國也發生革命,去爭平等,當中反覆了好幾次,爭了八十年,才算成功。但是平等爭成功之後,他們人民把平等兩個字走到極端,要無論那一種人都是平等,像第二圖所講的平等,把平等地位不放在立足點,要放在平頭點,那就是假平等了。

  中國的革命思潮,是發源於歐美,平等自由的學說,也是由歐美傳進來的。但是中國革命黨,不主張爭平等自由,主張爭三民主義。三民主義能夠實行,便有自由平等。歐美為平等自由去戰爭,爭得了之後,常常被平等自由引入歧路。我們的三民主義能夠實行,才真有自由平等。要什麼方法才能夠歸正軌呢?像第二圖,把平等線放在平頭上,是不合乎平等正軌的,要像第三圖,把平等線放在立足點,才算合乎平等的正軌。所以我們革命,要知道所用的主義,是不是適當,是不是合乎正軌,非先把歐美革命的歷史,源源本本來研究清楚不成功。人民要澈底明白我們的三民主義,是不是的的確確有好處,是不是合乎國情,要能夠信仰我們的三民主義,始終不變,也非把歐美革命的歷史,源源本本來研究清楚不成功。

  美國為平等自由兩個名詞,經過了兩次戰爭,第一次爭了八年,第二次爭了五年,才達到目的。中國向來沒有為平等自由起過戰爭,幾千年來,歷史上的戰爭,都是大家要爭皇帝,每次戰爭,人人都是存一個爭皇帝的思想,只有此次我們革命,推倒滿清,才是不爭皇帝的第一次。但是這種不爭皇帝的思想,只限於真革命黨以內的人才是。說到革命黨以外,像北方的曹錕吳佩孚,名義上雖然贊成共和,但是主張武力統一,還是想專制。如果他們的武力統一成功,別人不能夠反抗,他們一定是想做皇帝的。譬如袁世凱在辛亥年推倒滿清的時候,他何嘗不贊成共和呢,他又何曾主張帝制呢?當時全國的人民,便以為帝制不再發生。到了民國二年,袁世凱用武力打敗了革命黨,把革命黨趕出海外,便改變國體,做起皇帝來。這般軍閥的思想,腐敗不堪,都是和袁世凱相同的,將來沒有人敢擔保這種危險不發生,所以中國的革命,至今沒有成功,就是因為做皇帝的思想沒有完全剷除,沒有一概肅清。我們要把這種做皇帝的思想,完全剷除,一概肅清,便不得不再來奮鬪,再來革命。

  中國現在有許多青年志士,還是主張爭平等自由;歐洲在一兩百年以來,本是爭平等自由,但是爭得的結果,實在是民權。因為有了民權,平等自由才能夠存在,如果沒有民權,平等自由不過是一種空名詞。講到民權的來歷,發源是很遠的,不是近來才發生的。兩千多年以前,希臘羅馬便老早有了這種思想。當時希臘羅馬,都是共和國家,同時地中海的南方,有一個大國叫做克塞支(Carthage),也是一個共和國;後來有許多小國,繼續起來,都是共和國家。當時的希臘羅馬,名義上雖然是共和國家,但是事實上還沒有達到真正的平等自由;因為那個時候,民權還沒有實行。譬如希臘國內便有奴隸制度,所有貴族都是畜很多的奴隸,全國人民差不多有三分之二是奴隸;斯巴達的一個武士,國家定例要給五個奴隸去服侍他,所以希臘有民權的人是少數,無民權的人是大多數,羅馬也是一樣的情形。所以二千多年以前,希臘羅馬的國家名義,雖然是共和,但是由於奴隸制度,還不能夠達到平等自由的目的。到六十年前美國解放黑奴,打破奴隸制度,實行人類的平等以後,在現在的共和國家以內,才漸漸有真平等自由的希望。但是真平等自由是在什麼地方立足呢?要附屬到什麼東西之上呢?簡而言之,是在民權上立足的,要附屬於民權之上。民權發達了,平等自由,才可以長存,如果沒有民權,什麼平等自由都保守不住。所以中國國民黨發起革命,目的雖然是要爭平等自由,但是所定的主義和口號,還是要用民權。因為爭得了民權,人民方有平等自由的事實,便可以享平等自由的幸福,所以平等自由,實在是包括於民權之內。因為平等自由是包括在民權之內,所以今天研究民權的問題,便附帶來研究平等自由的問題。

  歐美革命,為求平等自由的問題來戰爭,犧牲了無數的性命,流了很多的碧血,爭到平等自由之後,到了現在,把平等自由的名詞,應該要看得如何寶貴,把平等自由的事實,應該要如何審慎,不能夠隨便濫用。但是到現在究竟是怎麼樣呢?就自由一方面的情形說,前次已經講過了,他們爭得自由之後,便生出自由的許多流弊。美國法國革命,至今有了一百多年,把平等爭得了,到底是不是和自由一樣,也生出許多流弊呢?依我看起來,也是一樣的生出許多流弊。由於他們已往所生流弊的經驗,我們從新革命,便不可再蹈他們的覆轍,專為平等去奮鬥,要為民權去奮鬥;民權發達了,便有真正的平等,如果民權不發達,我們便永遠不平等。歐美平等的流弊,究竟是怎樣呢?簡單的說,就是他們把平等兩個字認得太呆了。歐美爭得平等以後,為什麼緣故要發生流弊呢?就是由於民權沒有充分發達,所以自由平等還不能夠向正軌道去走,因為自由平等沒有歸到正軌,所以歐美人民至今還是要為民權去奮鬪。因為要奮鬪,自然要結團體,人民因為知道結團體的重要,所以由於奮鬪的結果,便得到集會結社的自由。由於得到這種自由,便生出許多團體,在政治上有政黨,在工人中有工黨。

  現在世界團體中最大的是工黨,工黨是在革命以後,人民爭得了自由,才發生出來的。發生的情形是怎樣呢?最初的時候,工人沒有知識,沒有覺悟,並不知道自己是處於不平等的地位,也不知道受資本家有很大的壓迫,好像美國黑奴,只知道自祖宗以來,都是做人家的奴隸,並不知道奴隸的地位是不好,也不知道除了奴隸以外,另外還有自由平等一樣。當時各國工人,本來不知道自己是處於什麼地位,後來於工人之外,得到了許多好義之士,替工人抱不平,把工人和資本家不平等的道理,宣傳到工人裏頭,把他們喚醒了,要他們固結團體,和貴族及資本家抵抗,於是世界各國才發生工黨。工黨和貴族及資本家抵抗,是拿什麼做武器呢?工人抵抗唯一的武器,就是消極的不合作,不合作的舉動,就是罷工。這種武器,比較軍人打仗的武器,還要利害得多。如果工人對於國家或資本家有要求不遂的,便大家聯合起來,一致罷工,那種罷工,影響到全國人民,比較普通的戰爭,也不相上下。因為在工人之外,有知識極高的好義之士做領袖,去引導那些工人,教他們固結團體,去怎麼樣罷工,所以他們的罷工,一經發動,便在社會上發生很大的力量,因為有了很大的力量,工人自己才感覺起來,要講平等。英國法國的工人,由於這種感覺,要講平等,看見團體以內,引導指揮的領袖,都不是本行的工人,不是貴族便是學者,都是從外面來的,所以他們到了團體成功,便排斥那些領袖。這種排斥領袖的風潮,在歐洲近數十年來,漸漸發生了。所以起這種風潮的原故,便是由於工人走入平等的迷途,成了平等的流弊,由於這種流弊發生以後,工黨便沒有好領袖去引導指揮他們,工人又沒有知識去引導自己,所以雖然有很大的團體,不但是沒有進步,不能發生大力量,並且沒有人去維持,於是工黨內部漸漸腐敗,失卻了大團體的力量。

  工人的團體,不但是在外國很多,近十多年來,中國也成立了不少。中國自革命以後,各行的工人都聯合起來,成立團體,團體中的領袖,也有很多不是工人的。那些團體中的領袖,固然不能說個個都是為工人去謀利益的,其中假借團體的名義,利用工人為自己圖私利的,當然是很多;但是真為大義去替工人出力的,也是不少。所以工人應該要明白,應該要分別領袖的青紅皂白。

  現在中國的工人講平等,也是發生平等的流弊。譬如前幾天我收到由漢口寄來的一種工報,當中有兩個大標題,第一個標題是「我們工人不要穿長衣的做領袖」。第二個標題是「我們工人奮鬪,只求麵包,不問政治」。由於這種標題,便可知和歐美工黨排斥非工人做領袖的口調是一樣的。歐美工人雖然排斥非工人的領袖,但是他們的目標,還是要問政治,所以漢口工人的第二個標題,便和歐美工人的口調,不能完全相同了。因為一國之內,人民的一切幸福,都是以政治問題為依歸的,國家最大的問題就是政治,如果政治不良,在國家裏頭,無論什麼問題都不能解決。比方中國現在受外國政治經濟的壓迫,一年之內,損失十二萬萬元,這就是由於中國政治不良,經濟不能發達,所以每年要受這樣大的損失。在這種損失裏頭,最大的是進口貨超過出口貨每年有五萬萬元,這五萬萬元的貨,都是工人生產的,因為中國工業不發達,才受這種損失。我們拿這個損失的問題來研究,中國工人所得的工價,是世界中最便宜的,所做的勞動,又是世界中最勤苦的,一天能夠做十多點鐘工,中國的工價既是最便宜,工人的勞動又是最勤苦,和外國工業競爭,照道理講,當然可以操勝算。為什麼中國工人所生產的出口貨,不能敵外國工人所生產的進口貨呢?為什麼我們由於工業的關係,每年要損失五萬萬元呢?此中最大的原因,就是中國政治不良,我們的政府沒有能力。如果政府有了能力,便可以維持這五萬萬元的損失。我們能夠維持這五萬萬元的損失,便是每年多了五萬萬元的麵包。中國政府有能力,怎麼樣可以維持五萬萬元的損失呢?如果政府有能力,便可以增加關稅,關稅加重,外國的洋貨自然難得進口,中國的土貨便可以暢銷,由此全國的工人,每年便可以多進五萬萬元。但是照漢口工人寄來報紙上的標題講,工人不問政治,既然不問政治,自然不要求政府增加關稅,抵制洋貨,提倡土貨,不抵制洋貨,提倡土貨,中國就不製造土貨,不製造土貨,工人便沒有工做,工人連工都沒有做,那裏還有麵包呢?由此可見工人無好領袖,總是開口便錯。這樣的工人團體,斷不能發達,不久必歸消滅,因其太無知識了。殊不知道麵包問題就是經濟問題,政治和經濟兩個問題,總是有連帶關係,如果不問政治,怎麼樣能夠解決經濟的麵包問題來要求麵包呢?漢口工人的那種標題,便是由於錯講平等生出來的流弊。所以我們革命不能夠單說是爭平等,要主張爭民權,如果民權不能夠完全發達,就是爭到了平等,也不過是一時,不久便要消滅的。我們革命,主張民權,雖然不拿平等做標題,但是在民權之中便包括得有平等。如果平等有時是好,當然是採用,如果不好,一定要除去。像這樣做去,才可以發達民權,才是善用平等。

  我從前發明過一個道理,說世界人類得之天賦的才能,約可分為三種:一是先知先覺的;二是後知後覺的;三是不知不覺的。先知先覺的是發明家,後知後覺的是宣傳家,不知不覺的是實行家。這三種人互相為用,協力進行,然後人類的文明進步,才能夠一日千里。

  天之生人,雖然有聰明才力的三種不平等,但是人心則必欲使之平等,這是道德上之最高目的,人類應該要努力進行的。要達到這個最高的道德目的,到底要怎麼樣做法呢?我們可把人類兩種思想來比對,便可以明白了。人類的思想,可說一種是利己的,一種是利人的。重於利己的人,每每出於害人,也有所可借。由於這種思想發達,於是有聰明才力的人,就專用彼之才能去奪取人家之利益,漸漸積成專制階級,生出政治上的不平等了,這是民權革命以前的世界。重於利人的人,只要是於人家有益的事,每每至到犧牲自己,亦樂而為之,這種思想發達,於是有聰明才力的人,就專用彼之才能,以謀他人的幸福,漸漸積成博愛的宗教和諸慈善事業。不過宗教之力,有時而窮,慈善之事,有時不濟,就不得不為根本上的解決,來實行革命,推翻專制,主張民權,以平人事之不平了。從此以後,要調和這三種人,使之平等,則人人應該以服務為目的,不當以奪取為目的。聰明才力愈大的人,當盡其能力以服千萬人之務,造千萬之福,聰明才力略小的人,當盡其能力而服十百人之務,造十百人之福,所謂「巧者拙之奴」,就是這個道理。至於全無聰明才力者,也應該盡一己之能力,以服一人之務,造一人之福。照這樣做去,雖天生人之聰明才力,有三種不平等,而人類由於服務的道德心發達,必可使之成為平等了,這就是平等的精義。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