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河地震志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河地震志
作者:任塾 清
1680年
本作品收錄於《三河縣志
乾隆三河縣志·卷十六 藝文志 上

康熙十八年己未,七月二十八日巳時,余公事畢,退西齋假寐,若有從夢中推醒者,視門方扃,室內闃無人。正惝怳間,忽地底如鳴大砲,繼以千百石砲;又四遠有聲,儼數十萬軍馬颯沓而至。余知為地震,蹶然起,見窗牖已上下簸蕩,如舟在天風波浪中;跣而趨,屢仆,僅得至門。門啟,門後有木屏,余方在兩空間,砉然一聲,而屋已摧矣!樑柱眾材交橫,門屏上堆積如山,一洞未滅頂耳。牙齒腰肱俱傷,疾呼無聞者,聲氣殆不能繼,因極力伸右手出寸許。兒䥸輩遍尋余,望見手指動搖,亟率眾徙木畚土,食傾始得出。舉目則遠近蕩然,了無障隔,茫茫渾渾,如草昧開闢之初。從瓦躒上奔入一婢,指云主母在此下,掘救之,氣已絕,慟哭間,問兒䥸弟云:「汝輩無恙,餘三十口何在?」答云:「在土積中,未知存亡。」乃俯而呼,省應者掘出之,大抵床几之下,門戶之側;皆可束以免,其它無不破臚折體,或呼不應,則不救矣!

正相對莫知所以,忽聞喧噪聲云:「地且沉」,爭登山緣木而避。蓋地多坼裂,黑水兼沙從地底涌泛,有騎驢道中者,隨裂而墮,了無形影,故致人驚駭呼告耳。傾之又聞呼「大火且至」,乃傾壓後,灶有遺燼,從下延燒而然。急命引水灌之。旋聞動棺槨、奪米糧,紛紛攘攘,耳無一聲。因扶傷出,撫循茫然不得。街巷故道,但見土礫成丘,屍骸枕籍。覆垣欹戶之下,號哭呻咽,耳不忍聞,目不忍睹。歷廢城內外,計剩房屋五十間有半。不特栢梁松棟焂似灰飛,即鐵塔石橋亦同粉碎。登高一呼,惟天似穹廬,蓋四野而矣已。

顧時方署,歸謀殯。孺人覓一裁工,無刀尺;一木工,無斧鑿。不得已為暫藁埋畢,舉家至晚不得食。彷彿所在疏之,猶線面一筐者,以破瓮底盛以各就啖少許。次日,入報縣境較低於舊時。往勘之西三十餘里,及柳河屯,則地脈中斷,落二尺許。漸西北至東務里,則東南界落五尺許。又北至潘各庄,則正南界落一尺許。闔境似甑之脫環,人幾為魚鱉,豈唯陵谷之變已耶?

八月初一日,鑾儀衛沙必漢奉上諭,着戶工二部堂官一員,查明具覆,施恩拯救。閣臣會議具請奉旨,着侍郎薩穆哈去。初六日,薩少農到縣,散賑城南窮民五百二十九戶。十六日,戶部主事沙世到縣,散賑鄉村窮民九百四十一戶,戶各白金一兩。十八日,又傳旨通州、三河等處,遇災壓死之人查明具奏。九月十五日工部主事常德、筆貼式武寧塔到縣,散給壓死民人、旗人男女大小共二千四百七十四名口,又無主不知姓名人二百三名口——內孩幼不給,旗民死者另請旨,並無主不知姓名地方官料理外,將壓死男婦一千一百六十八名口人給棺驗銀二兩五錢,伊親屬具領訖。又先是,八月初九日,上諭通州、三河等處地震重災地方分別豁免錢糧,具奏隨奉。巡撫金查明三河、平谷最重,香河、武清、寶坻次之,薊州、固安,又次之。最重者應將本年地丁錢糧盡行蠲免,次者應免十分之三,又次者應免十分之二。具疏題奏,奉旨依議,三河地丁應得全蠲。欽哉!皇恩浩蕩,如海如天,民始漸得策立,骨肉相依。其不幸與流離鬻賣者十之一、二而已。

計震所及,東至奉天之錦州,西至豫之彰德,凡數千里,而三河極慘。自被災以來,九閱月矣。或一月數震,或間一震,或微有搖抗,或勢欲摧崩,迄今尚未鎮靜。備閱史冊,千古未有,不知何以至此。雖然,九水七旱,天所見於堯湯之世者,豈關人事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