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丞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丞相
作者:文天祥 南宋

(除秘書省正字,辭免不允)

正月吉日,具位文某謹再拜,奉書於某官:某昨蒙朝廷不以不肖,授秘書省正字職事,某自念非才,未有庸歷,輒具狀辭控。既而省劄降不允之旨,鈞翰重促行之命,伏惟聖天子之所拔棹,大丞相之所提撕,德至渥也!某一介晚末,跧伏深密,所知不出田里。大丞相勒名鼎彝,紀功太常,坐於廟朝,進退百官,而佐天子出令。下土之人,求望其位貌,聽其謦咳,不可得也。惟聞弓旌紛於阿澗,束帛遍於岩野,元德碩望,麟遊鳳集於省台之上,想望風采,以為不圖此生獲見升平如此!詎意今者宸命收錄於草茅,鈞畫照耀於山谷,恩光所被,震悸不自持。

僕惟此舉不見於今世久矣!夫大君宗子,居天位者也。宗子之家相,理天職者也。自一命以上,所以輔讚大君,彌縫家相者,皆將以分奉天之責者也。《書》曰:「天工人其代之!」又曰:「欽哉!惟時亮天功。」又曰:「天命有德」,「天討有罪」,「天敘有典」,「天秩有禮」。韓愈曰:「天付人以賢知才能,豈使自有餘而已。」忱畏天命而悲人窮也。天命人事,常判然不相侔,而前言往傳,動必以天為訓者。人雖藐然萬物備於我,苟為凡民則已,大之為聖賢,秀之為士,天地民物孰非一己之責?任重致遠,皆性命之當然也。由此觀之,用人者非私於其人,為人用者非私於其用。近臣之得所為主,皆所以事天也。此意不明,上之人操其公器大柄以自私,曰:「吾能以富貴人。」下之人失其靈龜,貿貿於勢利之途而不知返。是以上不知以代天理物為職,而無復有以貴下賤之風;下不知以畏天悲人自任,而無復有比之自內之義。天地失位,人極不立,人物悖其性,往往由此者多矣。

伏惟大丞相勳在王家,意在人物,方且以不滿假處功,以不驕吝處才,開忱布公,集思廣益,嘉與天下賢士大夫,以為共理。如僕庸愚,亦得自列於兼收並蓄之下。顧僕不足以稱所舉為大負,而由先生此心,天命之所流行,國家之幸,斯世之福也。《謙》之九三:「勞謙,君子有終,吉。」先生之用心以之。《泰》之九二:「包荒,用馮河,不遐遺。」先生之用人以之。孟子曰:「古之人所以大過人者無他,善推其所為而已矣。」由是而言,自可比功於隆時,垂號於無窮矣。僕雖嵬瑣無足齒,其於明時不敢自棄,求所以無負上帝之衷,仰承君相之惠,將盡心焉。某已於元日祗被新命,謹別狀遵稟。惟是屬有私役,造闕之月日,尚此遲之。伏惟大丞相矜憫其情,而原其後至之罪,公爾忘私,國爾忘家,某之補報知遇將有日也。下情不勝懇惻激切之至!謹奉書,不備。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