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中宗皇帝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中宗皇帝疏
作者:吳兢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98

今聞道路雲雲,皆言賊臣等竊議,以安國相王連謀於重俊,共加羅織。將欲寘於法。臣既忝職諫曹,安敢不奏?臣聞庶物不可以自生,陰陽以之亭育;大寶不可以獨守,子弟成其藩翰。昔武王聖主也,成王賢嗣也,然封建魯衛,以扶社稷,所以黽鼎相傳,七百餘載。始皇絕昭襄之業,承戰爭之弊,忽先王之典制,比宗親於黔首,孤立無輔,二代而亡。及諸呂用權,將傾劉氏,朱虛為其心腹,絳侯作其爪牙,劉氏複安,豈非宗子之力歟?國之安危,在於藩屏,故設官分職,先親後疏。《詩》云:「宗子維城。」《書》云「九族既睦」。自文明之後,皇運中衰,國之祚裔,不絕如線。洎陛下龍興,恩被骨肉,搜謫竄於炎障,複衣冠於庭闕,萬國歡心,孰不慶幸?且安國相王實陛下之同氣,六合至廣,親莫加焉,但賊臣等日夜同謀,必欲寘於極法,此則禍亂之漸,不可不察。夫相王之仁孝,幽明共知,頃遭荼苦,哀毀過制,以陛下為性命,亦陛下之手足。大孝於父母,而惡於兄弟者,未之有也。若信任邪佞,委之於法,必傷陛下之恩,失天下之望,所謂芟刈股肱,獨任胸臆,方涉江漢,棄其舟楫,可為寒心,可為慟哭。自昔翦伐枝幹,委權異族者,未有不喪其宗社也。何以明之?秦任趙高,卒致傾敗;漢委王莽,遂成篡逆。晉家以自相魚肉,寰瀛鼎沸;隋皇以猜忌子弟,海縣塵飛:驗之覆車,安可重跡?是以任之以權,雖疏必重;奪之以勢,雖親必輕。臣又聞之:根朽則木枯源涸則流竭,子弟者國之根源,豈可使其朽竭哉?先王所以廣封樹,存親親,使謀孫翼子,柯葉碩茂。況皇家枝幹,零落無幾,方之先朝,十不存一。自陛下登極,於今四紀,一子以弄兵被誅,一子以愆失遠任,惟此一弟,朝夕左右,鬥粟尺布之刺,可不慎焉!《蒼蠅》之詩,誠可畏也。昔者謗書盈篋,難明於主君;讒言三至,見疑於慈母。伏願陛下降明制,曉群邪,使忠臣孝子,知友於之愛;奸佞庸回,執讒慝之口。下全棠棣之美,上慰罔極之心,德教加於兆人,風化流於千載,則群生幸甚。臣本布衣,匪求官達,聖明過聽,拔齒諍臣,不勝受恩之甚,謹昧死讜言。輕瀆天威,伏增戰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