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兗州刺史啟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兗州刺史啟
作者:駱賓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98

側聞未遇孫陽,鹽車無絕塵之跡;時逢和氏,荊山有連城之珍。豈若聽清音於爨餘,則枯桐發響;收夜光於元璧,則怪石騰輝?在物猶然,況於含識者乎?

伏惟明使君鳳穴振儀,龍門標峻;瓊雕嶽立,表秀千雲。霞煥霜霏,澄虛鑒物。既而代天府,忠簡帝心。擁熊軾而撫百城,建隼而臨千里。坐棠敷惠,恩纏去思。剖竹垂仁,式歌來暮。清凝夜燭,化警晨烏。外勖九農,內宏五教。道之以禮樂,齊之以刑書。約法遵寬,設蒲鞭之恥;立言惟信,控竹馬之期。甘雨隨車,雲低輕重之蓋;還珠合浦,波含遠近之星。至如臥理稱難,坐嘯匪易。披裳問疾,垂愛景以字人;搴帷廣聽,穆薰風而扇物。飛霜秋降,葉隼擊而防小人;零露春濡,飾羔旌而禮君子。於是仁必有勇,吏不忍欺。美譽鬱於三齊,芳聲騰於萬古。

若乃清規遠鏡,皎月色於靈台;元鑒虛凝,穆鬆風於智府。研幾十篋,探頤九流。縟翠萼於詞林,綷仙花於筆苑。文江翻浪,織玉瀲以韜霞;學海驚瀾,綴珠連於濯錦。加以懸榻待士,擁篲禮賢。汲引忘疲,獎題不倦。懷經味道之客,望範圍而駿奔。兼流包略之夫,窺義園以遐集。求小善於毫芥,顧正禮於二龍,振幽滯於泥沙,許公明以一驥。

某淹中故俗,體樸厚之清規;稷下遺,陶禮義之餘化。頗遊簡素,少閱縑緗。每蟋蟀淒吟,映素雪於書帳。莎雞振羽,截碧蒲於翰池。既而學異懷蛟,才非夢鳥。價不齊於南漢,芳不重於東山。幸屬日月光華,雲霞紛鬱。方結羨魚之網,將謠扣角之詞。奮短翮於槍榆,希高標之餘拂,濯纖鱗於涓滴,望鴻澤之微霑。所冀顧盼曲流,翦拂增價,則鉛刀起一割之用,跛鱉致千里之行。是知竊混吹於齊竽,濫飛聲於郢唱;抱山雞而自恧,顧遼豕以多慚。輕觸威嚴,不遑流汗。謹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