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吳王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吳王書
作者:鄒陽
文選卷39

  臣聞秦倚曲臺之宮懸衡天下,畫地而人不犯,兵加胡越;至其晚節末路,張耳陳勝連從兵之,據以叩函谷,咸陽遂危。何則?列郡不相親,萬室不相救也。今胡數涉北河之外,上覆飛鳥,下不見伏兔,鬥城不休,救兵不至,死者相隨,輦車相屬,轉粟流輸,千里不絕。何則?彊趙責於河間六齊望於惠后城陽顧於盧愽,三淮南之心思墳墓。大王不憂,臣恐救兵之不專,胡馬遂進窺於邯鄲,越水長沙,還舟青陽。雖使梁并淮陽之兵,下淮東,越廣陵,以遏越人之糧;漢亦折西河而下,北守漳水,以輔大國;胡亦益進,越亦益深。此臣之所為大王患也。

  臣聞蛟龍驤首奮翼,則浮雲出流,霧雨咸集。聖王厎節脩德,則游談之士,歸義思名。今臣盡知畢議,易精極慮,則無國而不可奸;飾固陋之心,則何王之門不可曳長裾乎?然臣所以歷數王之朝,背淮千里而自致者,非惡臣國而樂吳民,竊高下風之行,尤悅大王之義。故願大王無忽,察聽其至。

  臣聞鷙鳥累百,不如一鶚。夫全趙之時,武力鼎士,袨服叢臺之下者,一旦成市,不能止幽王之湛患,淮南連山東之俠,死士盈朝,不能還厲王之西也。然則計議不得,雖諸賁不能安其位,亦明矣。故願大王審畫而已。

  始孝文皇帝據關入立,寒心銷志,不明求衣。自立天子之後,使東牟朱虛東褒儀父之後,深割嬰兒王之。壤子王梁代,益以淮陽。卒仆濟北,囚弟於雍者,豈非象新垣等哉!今天子新據先帝之遺業,左規山東,右制關中,變權易勢,大臣難知。大王弗察,臣恐周鼎復起於漢,新垣過計於朝,則我吳遺嗣,不可期於世矣。高皇帝燒棧道,灌章邯,兵不留行,收弊人之倦,東馳函谷,西楚大破。水攻則章邯以亡其城,陸擊則荊王以失其地。此皆國家之不幾者也。願大王熟察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