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安州李長史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安州李長史書
作者:李白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48

白,嶔崎曆落可笑人也。雖然,頗嚐覽千載,觀百家,至於聖賢,相似厥眾,則有若似於仲尼,紀信似於高祖,牢之似於無忌,宋玉似於屈原。而遙觀君侯,竊疑魏洽,便欲趨就,臨然舉鞭,遲疑之間,未及回避。且理有疑誤而成過,事有形似而類真,惟大雅含宏,方能恕之也。白少頗周慎,忝聞義方,入暗室而無欺,屬昏行而不變。今小人履疑誤形似之跡,君侯流愷悌矜恤之恩。戢秋霜之威,布冬日之愛,容有穆,怒顏不彰。雖將軍息恨於長孫之前,此無慚德;司空受揖於元淑之際,彼示為賢。一言見冤,九死非謝。白孤劍誰托,悲歌自憐,迫於淒惶,席不暇暖。寄絕國而何仰?若浮雲而無依,南徙莫從,北遊失路;遠客汝海,近還雲阝城。昨遇故人,飲以狂藥,一酌一笑,陶然樂酣。困河朔之清觴,飫中山之醇酎。屬早日初眩,晨霾未收,乏離朱之明,昧王戎之視。青白其眼,瞢而前行,亦何異抗莊公之輪,怒螗螂之臂?禦者趨召,明其是非,入門鞠躬,精魄飛散。昔徐邈緣醉而賞,魏王卻以為賢;無鹽因鬼而獲,齊君待之逾厚。白妄人也,安能比之?上掛《國風》相鼠之譏,下懷《周易》履虎之懼。慜以固陋,禮而遣之,幸容甯越之辜,深荷三公之德。銘刻心骨,退思狂愆,五情冰炭,罔知所措。書愧於影,夜慚於魄,啟處不遑,戰無地。伏惟君侯明奪秋月,和均韶風,掃塵辭場,振發文雅。陸機作太康之傑士,未可比肩;曹植為建安之雄才,惟堪捧駕。天下豪俊,翕然趨風,白之不敏,竊慕餘論。何圖叔夜潦倒,不切於事情;正平猖狂,自貽於恥辱!一忤容色,終身厚顏,敢昧負荊,請罪門下。儻免以訓責,恤其愚蒙,如能伏劍結纓,謝君侯之德。敢以近所為《春遊救苦寺》詩一首十韻、石岩寺詩一首八韻、《上楊都尉》詩一首三十韻,辭旨狂野,貴露下情,輕幹視聽,幸乞詳覽。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