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宰相求杭州啟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宰相求杭州啟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53

某啟。某於京中,惟安仁舊第三十是支屋而已。長兄慥,罷三原縣令,閑居京城。弟顗,一舉進士及第,有文章時名,不幸得痼疾,坐廢十三年矣。今與李氏孀妹,寓居淮南,並仰某微官以為餱命。某前任刺史七年,給弟妹衣食,有餘兼及長兄,亦救不足,是某一身作刺史,一家骨肉,四處安活。自去年八月,特蒙獎擢,授以名曹郎官,史氏重職。七年棄逐,再複官榮,歸還故裏,重見親戚,言於鄙微,已滿素誌。

自去年十二月至京,以舊第無屋,與長兄異居。今秋已來,弟妹頻以寒餒來告,某一院家累,亦四十口,狗為朱馬,縕作由袍,其於妻兒,固宜窮餓。是作刺史,則一家骨肉,四處皆泰,為京官,則一家骨肉,四處皆困。謀於知友曰:「杭州大郡,今月滿可求,欲幹告吾相,以活家命,以為如何?」皆曰:「子七年三郡,今始歸複,相國知子,必欲以次第敘用。子今複求刺史,得不生相國疑怪乎?」某答曰:「是何言與,某唯恃吾相之知,始敢幹求。今天下以江、淮為國命,杭州戶十萬,稅錢五十萬,刺史之重,可以殺生,而有厚祿,朝廷多用名曹正郎有名望而老於為政者而為之,某官為外郎,是官位未至也。前三任刺史,無異政聞於吾相,是為政無所取也。今若得遂所求,非唯超顯,兼活家私,某若不恃吾相之知而求之,是狂躁妄庸人也。」墜井者求出,執熱者願濯,古人以此二者,譬喻所切也。某今所切,是墜於絕壑,而衣掛於樹杪,覆在鼎中下有熱火而水將沸,與古所喻,則複過之。輒敢具疏血誠,上幹尊重,冀垂恩憐,或賜援拯。慺慺丹懇,不勝惶懼懇悃之至。謹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