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張僕射第二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張仆射第二書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53

愈再拜:以擊球事諫執事者多矣,諫者不休,執事不止,此非為其樂不可舍、其諫不足聽故哉?諫不足聽者,辭不足感心也;樂不可舍者,患不能切身也。今之言球之害者必曰:有危墮之憂,有激射之虞,小者傷面目,大者殘形軀。執事聞之,若不聞者,其意必曰:進若習熟,則無危墮之憂;避能便捷,則免激射之虞;小何傷於面目,大何累於形軀者哉!愈今所言皆不在此,其指要非以他事外物牽引相比也,特以擊球之間之事明之耳。馬之與人,情性殊異,至於筋骸之相束,血氣之相持,安佚則適,勞頓則疲者,同也。乘之有道,步驟折中,少必無疾,老必後衰。及以之馳球於場,蕩搖其心腑,振撓其骨筋,氣不及出入,走不及回旋;遠者三四年,近者一二年,無全馬矣。然則球之害於人也決矣!凡五髒之係絡甚微,立坐必懸垂於胸臆之間,而以之顛頓馳騁,嗚呼,其危哉!《春秋傳》曰:「夫有尤物,足以移人,苟非德義,則必有禍。」雖豈弟君子,神明所扶持,然廣慮之,深思之,亦養壽命之一端也。愈恐懼再拜。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