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杭州房使君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杭州房使君書
作者:李觀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33

觀白衣之王臣也,育於天人間二十年矣,膽薄不敢以千大人,頭方不足以扇知己,以此而食,誠愧之哉!而聞使群德閎列郡,名截區宇,翕歸人望,轟動朝聽,灌注我元造,昭蘇我蒼生,實宜居中作舟,匡上調鼎。千乘之任,未周其用,君子之議,以為屈焉。觀稟疏狷之性,執廓大之誌,而不能與群俗爭狎,獨兀爾憔悴,固事亦無可譚。然渠所論,不過物之貴賤,利之豐省,相斥工拙,相旌是非。乃令慷慨之人,有霸王之略,而不得語,反見疵瑕耳。嚐以天下如使君者未乏,如觀者不少,聊且收涕於衽,束臂置胸,庶幾於鶤鵬,不遽歌龍蛇也。使君令問熙洽,穆如清風,家鍾其祚,天契之秩,人莫得而涯之。

竊窺使君,善美雙著。其善也,在乎制事中度,立政有要,吏不慢局,獄無撓刑。斬前守之苛弊,若嗇夫之去草。能於是,民誦之曰:「雖有饑饉,必遇豐年。大盜既去,我公來臻。」斯使君之善也。其美也,在乎雅量汪洋,神機貞明,蓄山之靈,洞人之情,鑒有所臨,細無遁形,麗藻之振,其音鏗鏗,斯使君之美也。

使君頃在幕府,及統留後事,禦卒競勸,疲民惠和,敏見洽聞,高謝朋伍。不然者,何得奮於戎佐,而一舉趾跨上二千石歟?籲!海內同軌,四方萬餘裏,出使君之境,誰獲小康,非使君之民,罕沾大賚,郊邑騷屑,人胡疇依。豈不為歲時薦之以水旱,官長墜之於塗炭?觀甚不佞,猶知痛之,雄飛丈夫,豈止太息?

《傳》曰:「自非聖人,內寧必有外憂。」今主上非不聖,但輔相有闕也。以觀庸意,儻挻使君於廊廟,則中人以上不為非,中人以下遠惡矣。今年特遣處民之上,利身而不利國;在朝之右,諛媚不直;緣邊之寇,蜂起為蝥賊。觀誠守貧窶,無卜式裨國之利,身複多病,無終軍係虜之力,但怒發撫髀,氣如騰雲。苟未獲謀,何命之劇終?固當曳履諫天子,借劍趨相門,盡養民治國之計,逐倚法屍祿之吏,使衛青重揖客,孔子畏後生。

使君展轉覽此書,觀非寓言也。觀將適於越,途經貴州,無何遇疾,不獲俯謁,迫以月盡於紀,道賒其程,衣衾素單,糧糗倏罄,惟有塵鏡委匣,韋編在囊。滄洲目前,風水相駭,默默長顧,便堪酸心。艱勤於下邑,淒斷於易水,使君知否知否?念茲在茲,蒼惶寫言,兢懼待命,有觸忌諱,願開含宏。月日,觀再拜。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