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梁補闕薦孟郊崔宏禮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梁補闕薦孟郊崔宏禮書
作者:李觀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34

觀辭違盛德,曠阻拜跪,自始及今,三改其時,方寸之心,戴慕何窮!但以久寓之身,無所取資,故或丐於北,或遊於南,秋夏逍遙,途極還東,業不增舊,文不加新,將往拜見,愧無所容。終乃因循,懼日至疏。執事方擅名於時,出入兩宮。上悅對問,外內公卿無疑議,無間言,斯乃前漢賈誼、王褒之徒弗及也。豈復能思觀之在天下竊竊哉?然觀嘗以未成名前,高見揄揚,遠邇之人,以觀為執事門生。然作公門生,當人此言,豈曰易乎?豈曰蕩乎?誠敢望耶?誠不敢望耶?然每思念士有勝己者,而上薦之執事,以恃知德之深也,常用為心。今有孟郊者,有崔宏禮者,俱在舉場,靜而無徒,各以累舉,可嗟甚焉。孟之詩,五言高處,在古無二;其有平處,下顧兩謝。崔之文,鴻健宏深,度中文質。言之他時,必得老成;言之今日,粲然出倫。執事導之輩流,於觀日深矣,故得言,今輒以二子之文布之下風,執事豈以為黨乎?蓋良匠之明,有所無由而見者,二子之美,有所無從而求者。蓋以慕舉爾所知遺其友之言,慕之多,以至不量力也。其孟子之文奇,其行貞,其崔子為文,如適所陳,為行則磊落不常,俱非苟取是之人也。特惟哲匠執而匠之,引而塗之,未若觀之愚也。嘗望處分《維摩詰讚》,初若不安,應命乃遲,方今勵精,上或可觀。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