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日紗廠罷工中所得的教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海日紗廠罷工中所得的教訓
作者:恽代英
1925年3月14日
本作品收錄於《中国青年

 载《中国青年》第70期,署名:但一

  四萬余中國工人,以前沒有工會的組織,沒有罷工的預備,為了反抗日人虐待,竟能一蹶而起,堅持奮鬥至於兩星期之久,逼到日本資本家不能不開對等的會議,簽字允諾工人的條件。這是一個壯烈的戰鬥啊!我們眼見這種戰鬥的經過,可以得著下列的教訓:

  第一,工人若沒有聯合,不能與資本家對抗,則他們的地位只有一天天的低落,社會上沒有人肯註意到他們。上海的生活程度在這幾年中間,至少高了三倍,然而工人的工錢不曾增加;不但工錢不曾增加,他們的工作倒反加了三倍了(五年以前,每個工人管六部車,工錢三角八分,現每人管二十部,工錢仍舊。以前棉條車每人每天一部,工錢三角四分,現每人每天三部,工錢三角七分。以前搖紗間開倒車每人二十部,現每人六十部,工錢仍舊)。社會上不少自命為講人道的仁人君子,誰曾註意了這一件事?中國人受英美帝國主義之唆弄,向來是以仇日著名的,然而在上海日本紗廠監工毆打工人,廠中借故扣除拖欠工資,嚴格限定工人吃飯與入廁的時間等等,這種加於中國四萬余工人的虐待,甚至於連“以仇日為業”的人亦會不加過問。然則工人的痛苦,除了工人自己起來奮鬥,可以有甚麽方法呢?我亦知道有不少熱誠而願幫助工人的青年,究竟只有使工人自己聯合自己奮鬥,是最有效力的幫助他們的法子。一切的人民應當都使他們聯合起來,他們自然會為自己的利益而奮鬥。若不是他們自己起來,有時甚至於我們不能知道他們的痛苦,還說甚麽為他們而奮鬥呢?

  第二,產業工人確實是革命的主要力量,只有他能做民族革命的主要軍隊。產業工人之所以最革命,並不是因為他們特別知道要求革命的原故,只是因為他們聚集而利害一致,故易於相互煽動。長辛店設立勞動學校,是鐵路工人運動之開始;然而不到一年便引起全京漢路的大罷工。上海最近的工人運動,更不過只是半年的事,居然便引起四萬余人大罷工。我因此想:產業工人簡直是一個火藥庫啊!資本階級制成了這樣的火藥庫,安放在可以致他自己的死命的地方;只須點一根火柴進去,便會轟然的爆烈起來。這樣的革命勢力,是如何值得註意呢?盲目的人輕看這種無產階級,不知客觀的事實,都證明只有無產階級能有這種偉大的革命的力量。中國有一百六十萬產業無產階級(據《中國工人》第二期中夏君估計),他們掌管海陸交通運輸、市政及各種重要工業。他們的聯合,是中國打倒帝國主義與軍閥的唯一可靠的力量。我不是說智識階級、農人、遊民、兵匪等人便不能革命,但這種人比較散漫而富於機會主義色彩(不勇敢而易於妥協),若不是有產業無產階級做他們的中心與領導人,他們永遠是徘徊搖動,不能很勇敢的、很堅決的走上革命的道路。所以真正熱心革命的青年,必要多註意產業工人運動,把全國的鐵路、礦山、工廠及其他市政、運輸工人一齊都聯絡起來,這才可以保證革命之進展與成功。

  第三,資產階級與一切反革命的小資產階級,他們只想利用人民,談甚麽全民利益的鬼話;但對於真正有關系工人、農民利益的事情,他們是很顧忌而不肯幫助的。這一次罷工中間,固然還得著一部分人的同情,中國紗業資本家因利用日紗廠的停工以漁取利益,甚至亦暗中有相助之意;然而一談到實際援助工人,卻大家踟躇不前,生怕惹了煽動罷工的嫌疑。此次工人宣布日本紗廠的弊端,只有是非心的人都應當可以有一個判別;然而這些平日向來裝個偽善面孔的“士大夫”,偏能夠把這一切是非都置之不論不議,漠然坐視這四萬余工人堅苦支持,絕不為之援助。只消日本資本家說,這是赤化,這是有人鼓動,那便無論日本資本家待工人是如何的狠毒無人心,大家亦不敢有憤恨而出來贊助工人。這種人平日盡管談愛國,談國家主義,談全民政治,甚至於談工人利益,一到了這個關頭,他們竟可以一聲不響,或甚至於象《時事新報》,所謂“工團聯合會”,所謂“國民黨護黨黨員會”,與日本資本家索性一鼻孔出氣,亦想把過激、赤化等名目來摧殘這種工人運動。我們的民族革命,主要是為的占國民大多數的工人、農民的利益,他們所謂“全民”,卻可以把這大多數的工人、農民的利益拋之腦後。他們完全是要欺騙工人、農民,一天看見工人、農民自己起來爭求利益,便把他們的馬腳露出來了!中國要靠他們革命,簡直是笑話。

  第四,罷工是給與工人的一種革命的功課。他們可以看出資本家之本何理論,帝國主義之用外交軍備壓制殖民地工人,各帝國主義間為壓迫殖民地工人之互相勾結,殖民地之官吏之完全為帝國主義所利用。然而雖然這樣,只要工人比較有組織,便可以使罷工不易於失敗;只要罷工不完全失敗,便可以長工人的自信心,而加強他們的團結。這一次紗廠工人與資本家的契約,本不能說是甚麽勝利,然而便是這種結果,已喚起了上海許多工人的階級意識。最有味的,在上工後數日,有一日廠之童工在粗紗間忽然約齊罷工了,他們打毀了一些玻璃什物,待到巡捕來時,他們都坐在地上一聲不響,再三詢問才說出要求照契約發還儲蓄金的意思,廠中只得屈服允可。這不是誰能教唆的。這些童工已經從大罷工中間學得了許多實際經驗與方法,他們自然會運用。最近聽說日本紗廠三萬八千人的工會已經成立了,若是他們再加一番宣傳訓練的功夫,一定可以成為更有力的戰鬥軍隊,而且一定還可以引起別方面產業工人,與他們一樣的,團結組織起來。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