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暴動的善後工作及繼續問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海暴動的善後工作及繼續問題
作者:罗亦农
1926年10月24日

一九二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凌晨,上海工人阶级在中共上海区委的领导下,举行了第一次武装起义,罗亦农担任了这次起义的总指挥。起义失败后,区委于二十四、二十五日连续召开会议总结。二十六日,罗亦农向全沪活动分子作了报告。这是罗亦农在区委主席团会议上的三次发言。本文据中共上海区委临时主席团会议记录整理刊印。

  今天會專為上海暴動的善後及繼續問題。昨晚經過情形,我們完全不是用全力對付,所下動員令的人數,南市、閘北約二三百人,另有鈕惕生流氓數百人。

  鈕之隊伍在徐家匯整隊向高昌廟進發,被警發覺而逃;又有在南洋大學埋伏的約三百人,也因被發覺而逃。

  此外,陸震他們所組織的二百人,因南洋大學先發動,以致被捕二向導,現在各隊中人很危險。

  閘北純全未動,浦東未動前即被捕江元青、陶靜仙〔軒〕等,南市奚佐堯被捕,搜去合子炮四個,統因等待炮聲,未先發一致發動。

  海軍完全未響影〔應〕。

  總上觀察,俱見我們對於革命行動初次嚐試之困難。

  群眾心理十分害怕。

  我們又未懂得群眾意誌,如因四毛錢車費而失去碼頭工人數十人。

  內部我們有許多不周到之處,計劃不完密,群眾組織等都未做好。

  又我們對於這次運動太老實。

  鈕惕生確無實力。

  我們決不因此次失敗而失望,因我們原為初次嚐試的暴動。

  我們要對群眾大大解釋,積極組織,使群眾不致對黨失信仰,而失掉自信心。

  至於技術上,現在敵方還未知道我們的實力,所以未采取絕對壓迫。我們未來的工作,最要緊的是政治宣傳及保障宣傳,我們要盡量鼓動民眾革命的情緒,要多出傳單、小報登〔等〕。各學生團體要多發宣言、通電,最主要是指上海市民不要害怕消極。至於在行動上:

  一、軍委仍存在,我們要繼續的訓練同誌。

  二、秘密工作要特別注意,現在外埠通訊,已用一種藥水。

  三、陸震他們,我意要讓陸震他們仍然組織起來,於明天晚上索性把南洋大學裏麵的三百支槍取來——即有損失,多非同誌。

  總之,此種暴動,無論在俄國,也要經過數次經驗,然後成功。

  此次所有錯誤,更〔根〕本是幼稚。至於這次暴動:

  第一,未看清暴動的中心,如初以虞為中心,後以鈕為中心。

  第二,在杭州未起前,我們無明確的決定。

  第三,過去未準備武裝暴動。十天以前尚無準備,二個月前,我們不承認上海需要軍事工作。

  以後,我們要時時刻刻準備武裝暴動,做到二十四小時內能武裝暴動。

  我主張黨員會非召集不可,分兩部分,一為樞蔚負責同誌,一為此次負軍事責任的同誌,把上麵所有詳細研究報告給同誌聽,必可減去他們的對黨不信仰的心理。

  我覺前次擴大議決案中,所決定現在要爭取民眾,但要明確規定,否則,無產階級的自信力要減落下去。過去我們隻是要資產階級出來,而我們隻是後麵跟著進行,以後我們要一麵拉攏他們,一麵要抱定推動的態度,不要太對他們謙讓。現在政局已改變,我們特別要以自己為主體而推動他們,一方麵特別準備自己的力量,惟此問題須到中局討論,這並未〔非〕過去議決案的錯誤,而是我們未老練。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