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總同盟罷工及其前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海總同盟罷工及其前途
作者:罗亦农
1927年3月2日
本作品收錄於:《秘書處通訊

这是罗亦农在中共上海区委活动分子大会上的报告摘要。原载中共上海区委《秘书处通讯(第十二号)》,一九二七年三月四日出版。

一、總同盟政治罷工及二十二晚暴動之曆史意義[编辑]

  這次我們終算又在中國革命的曆史上,做了一個很重大的運動——二月十九至二十四日的全上海工人總同盟罷工。二月二十二【日】晚,民眾的武裝暴動與海軍開炮——結果雖成功——目下此運動正在開始繼續,談不到成功與失敗——但已激動了全中國革命的高潮,引起全世界被壓迫民眾之注意。我們的敵人帝國主義者,更是駭怕到萬分。各國公使向北京政府提出抗議,領事團聯名發表宣言,都是證明他們是如何的重視這次運動。

  去年十月,我們曾因孫傳芳在江西戰事失利,夏超在浙江宣布獨立,而舉行一次民眾的武裝暴動,希望推倒孫傳芳在上海的殘餘勢力而建立市民自治的政府,結果是失敗了。這次的運動,是上次運動的繼續,是上海工人階級領導民眾革命的一種更堅決、不投機的有力的表現,與五卅運動工人階級領導民眾反抗帝國主義有目標〔同樣〕重要意義。

二、我們力量之表現[编辑]

  在這次行動中,我們力量之表現,終算不十分薄弱,僅僅數小時之宣傳與動員,罷工人數達三十萬。所有新式產業工人,城市交通工人,以及店員、手工業工人都聽從了上海總工會的罷工命令而罷下工來,使帝國主義的機關報《泰晤時報》不能不公開稱許“布爾紮〔什〕維克”的力量之作大與手腕之靈敏,而有“上海為布爾紮〔什〕維克所有抑為工部局所有”之題語。同時海軍之開炮,為數年來至〔之〕不易得的行動。國民黨鈕惕生他們曾經花了許多錢運動不到,這次竟有七個軍艦一齊開炮。鈕惕生說海軍的開炮,是C.P.發了命令。不錯,是C.P.發了命令。總之,在十九至二十二晚暴動為止,除掉反足以激起民眾感情的李寶章的屠殺淫威外,差不多全上海全為C.P.勢力所籠罩:C.P.說要罷市,商總聯會已通過決議,印好通告,快要散發;C.P.說要組織上海革命委員會,就馬上正式成立。所有國民黨左派鈕惕生、吳稚暉、楊杏佛等,資產階級領袖虞洽卿、王曉籟等都為革命委員會委員,C.P.且以公開名義,占得委員一席,為全國從來未有之創舉。

三、我們的缺點及同誌的表現[编辑]

  可是在這次行動中,也得到了不少的可寶貴的教訓與經驗,應得舉了出來:

  1.我們黨一向缺乏武裝暴動的思想與準備。列寧說,C.P.要隨時隨地準備武裝暴動,以奪取政權。又說,總罷工開始,應立即繼之以武裝暴動,因為這時候的民眾情緒非常高漲,舉行一個武裝暴動,就可以民眾熱情壓倒敵人的氣焰而取得最後的勝利。我們平時既大家沒有武裝暴動的思想,事前又沒有好好的準備,在二十二晚上海海軍有七艦開炮,而我們的群眾始終不能集中動作,尤其是浦東方麵的二百人,是約好開小輪拖近軍艦,取得槍械,上岸攻打兵工廠者,結果,一個都沒有,以致海軍單獨開炮毫無效果,這都是證明我們事前準備之不周到。此為第一錯誤點。

  2.缺乏群眾的政治宣傳工作。這次運動,群眾與下層同誌多未明了運動的意義,後來革命委員會之成立,大家更是莫明其妙,這都是因為我們同誌,做事隻是英雄態度,獨來獨往,沒有好好做群眾政治宣傳工作。此為第二錯誤點。

  3.時機不適合。這次運動,與去年十月暴動同犯時機上的錯誤,去年失之太遲,今年失之太早。要在北伐軍到上海的前一二天舉行最為適宜。此為第三錯誤點。

  此外我們同誌在這次行動中有不少不好的表現。第一是各級黨部組織之紊亂,部委沒有組織的行動。第二同誌太膽小,在暴動以前,南北市大慘殺開始時,群眾都已跑到市街上,而我們的部委負責同誌,甚至反有躲避起來者。暴動後,負責同誌多住在客棧,人都找不到,尤其是工會組織員,一大部分是不出來活動,顧自藏匿去了。這實在是賣黨賣階級的行動,是亡黨的現象。

四、最近幾天的政治與軍事狀況[编辑]

  最近孫傳芳在前敵作戰的軍隊,可以說已經消滅大半了,所足為北伐軍抵抗者,乃是魯張的軍隊。因此,戰事前途,已由黨軍與孫傳芳軍隊的戰事,轉變為北伐軍與奉魯軍作戰的局麵。可是奉魯軍方麵,在河南有田、靳、魏等的聯合抗奉,田維勤且將由隴海路襲取山東,在西北有閻錫山、馮玉祥的軍隊的威嚇,在安徽則黨軍李宗仁部的第七軍聞已開到,將直下南京,葉開鑫有投降黨軍消息,因此,奉魯軍隊實有不能顧到江、浙之勢。同時浙江方麵黨軍,在鬆江雖未有若何較大的進展,但其主要戰略,實在包抄滬寧路。現在一路已由平望進取蘇州,一路已由宜興進取常州。隻要滬寧路一截斷,上海就不成問題,上海的魯軍,就無歸路。這樣一來,不隻是簡單的解決了江、浙問題,至少可以影響山東。最近上海新來的魯軍,已在逐漸撤回,上海已無多大軍隊,差不多成為無政府狀態,可以看出魯軍之恐慌,與孫軍之已歸消滅。

五、我們的工作[编辑]

  在這樣一個全國革命的力量與整個軍閥勢力最後衝突的時期,在孫傳芳與魯張軍隊都無暇或無力統治的上海社會,我們的工作應該是更緊張更猛力的去做。具體的指出來,有下列數點:

  1.盡量矯正過去的缺點與錯誤。

  2.準備第二次武裝暴動。要對群眾解釋,武裝暴動是以擴大的民眾的熱情跑到街市,隨時隨地奪取武裝,以打倒敵人的勢力,建立自己的政府等意義。

  3.工會方麵,要盡量做宣傳的工作。要能做到六小時內一致罷工,所有的工人群眾,都跑到街市來。

  4.加緊紅色恐怖的工作。對於工賊、流氓、包探,絕對的殘殺,不稍寬鬆。

  5.整頓黨的組織。(1)恢複機關。(2)一切機關科學化,不要個人行動。(3)發展組織,每個同誌介紹一新同誌。

  6.發展工會。凡是這次自動罷工的工廠,都是我們發展的對象,趕快去吸收;同時各工會都要有公開或半公開的機關,以便集中工人的組織。

  7.政治工作。要趕快宣傳並組織市民代表大會,盡量使各區域各團體都推出代表組織小政府,然後組織一個總的民選市政府。此為目前上海市民爭得政權,也就是上海工人階級爭得政治領導權的最重大的工作。

  8.加緊宣傳工作。盡量組織宣傳,編發宣傳品,以取得本黨在民眾中思想領導的地位。

  9.加緊國民黨工作。(1)培養左派領袖。(2)發展國民黨員以取得小資產階級的群眾。做工人運動的應同時注意到他的同盟者。

  10.最近應該特別提出反對軍用票、反對外兵越界布防,以博得一般中小商人及市民的同情,增高民眾反抗軍閥、帝國主義的熱情。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