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瞿侍郎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瞿侍郎書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六

有光少年時,試白下,始識閤下,深相慕愛。及先後舉於有司,閤下一日奮飛九天之上,顧猶不忘布素,見其潦倒,常所隱惻。往張文隱公為考官,閤下與同事。榜出而有光落第,見公於邸第。公忽忽不樂,對客曰:「吾為國得士三百人,不自喜,而以失一士為恨。」又謂有光曰:「吾閱天下士多矣,如子者,可謂入水不濡,入火不爇者也。在館閣中,子之鄉惟瞿太史深知之,成都趙孟靜知之。」公再為考官,再見之,其言亦如是。又曰:「吾不能得子,二君者終必能得子矣。」文隱公歿,有光年往歲徂,仕進之心落然。然猶不敢自廢罷,徒以文隱公垂歿惓惓之望,亦恃在朝如閤下相知者,有所向往耳。間得奉顏色,閤下所以接引而加隱惻者尤甚。

前歲始獲第,適閤下賜告還鄉,孤旅之跡,煢煢無依。隨調為吏吳興。夏初入覲還,幸遇閤下於京口,所以道生平,慰藉益勤。吳興西,古鄣南,蜀在山水窮僻,龍蛇虎豹之與處,黽勉二載,拊循孤窮,以不負孔子之訓。諸奸豪大猾不便者,亟騰謗議。當道憐之,未加黜謫。然羽翼摧殘,形神慘沮,方圖所以自解而去。因見閤下,加獎拔之語,以為士固伸於知己,自此意氣復生。方將刷飾於塵垢之中,奮拔於泥塗之內,振迅於阨塞之區,躍然如即拜下風,侍君子,覽盛德之輝光。

邇者除書忽下,觖然失望。顧己長貧賤,今備朝籍為六品官,豈求逾分?然窺測當道者意向,蓋薄示之謫譴,而往時讒構之說益行矣。計此時除書之下,閤下甫到京,席未及暖,國家之議未有所及,進賢退不肖之志未行也。夫君命無所逃,然朝廷之命官亦量其才器之所任;士君子處世,亦自度其力分之所堪。而今以為治縣之不能,而使之佐郡,非其任也。自知夫治縣之不能,而冒以佐郡,非所堪也。苟而赴之,其為自欺而欺君甚矣。

天子新即位,天下之士起廢者數十人,皆出於膏肓沉沒之中,赫然光顯。有光自顧垂髫荷先朝教養之恩,貢於成均,薦於京兆,無歲不與計偕。望天就日之誠,白首而不摧挫。先皇帝末年始收之。顧今同舉進士者,大半超拔,而有光在諸進士之中,復不得比數。以是知其命之有所限,而才之無用也。夫以閤下之知己,而有光不獲自伸,則無可望者矣。《易》曰:「君子見幾而作,不俟終日。」士之出處進退,遲速有幾。自非知幾之君子,徘徊疑顧之間,其受中傷多矣。以閤下之知未及舉,而小人讒構之說亟行,知君子之道莫勝也。其機械且復藏於冥冥之中,未知所究,安敢望榮進之途哉?

夫志士去國,不毀其名。荀卿、屈原、賈生、董仲舒之徒,去其國而猶全其名。如此四子者,生於今之世,猶難矣。所以復敢瀆於閤下者,非復有望於榮進,亦欲使之得全其後世之名而已。夫能愛惜天下之人材,不得進而成就之,使致其功,抑使退而成就之,使不失其名,此為閤下知己之大賜也。今已具疏請告,以為小官之去就,亦當有禮,不宜黯默以受讒人之構陷也。又在縣時,獲保舉者二。應建儲詔,得恩封,欲求敕命。願一言主者,使先人蒙恩地下,人子之志願畢矣。無任懇戀之至。不宣。有光再拜。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