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諭内閣 (四庫全書本)/卷0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上諭内閣 卷十六 卷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十六
  雍正二年二月
  上諭十三道
  初二日
  諭都察院元年恩科典試諸臣皆體朕意矢公矢慎應試士子亦皆恪遵功令未敢茍且鑽營是以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後俱各帖然今聞應試士子不比去年安静竟有投送詩文干謁往來親密者現今開列之同考官若少為其所搖動乃自取罪戻也朕之賞罰悉秉至公今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前既多奔競榜後必生事今嵗同考官當十分謹慎毋蹈法網都察院即頒示曉諭應試士子皆令安分守法毋得希圖僥倖仍實心察訪如有鑽營彰著者即行拏叅治以重罪
  初五日
  諭諸王大臣九卿等欽惟
  孝莊文皇后躬備聖徳
  天錫純喜誕育
  世祖章皇帝瑞應昌期君臨萬國逮我
  聖祖仁皇帝繼
  聖嗣統乆道化成立萬世無疆之業皆我
  孝莊文皇后福徳兼隆之所啟佑也康𤋮二十六年十二月慈馭升遐先期
  面諭我
  聖祖仁皇帝曰我身後之事特以囑汝
  太宗文皇帝梓宫安奉已乆卑不動尊此時未便合葬若另起塋域未免勞民動衆究非合葬之意我心戀汝父子不忍逺去務必於遵化安厝我心無憾矣再四丁寜言之懇切我
  聖祖仁皇帝涕泣受
  命爰
  諭王大臣集議僉同於康𤋮二十七年四月安奉梓宫於
  孝陵之南
  暫安奉殿迄今三十餘年矣朕惟禮經曰合葬非古也先儒又云神靈有知無所不通是知合與不合惟義所在今
  昭陵安奉日乆若於左近另起
  山陵究非合葬之義且自
  孝莊文皇后安奉以來我
  聖祖仁皇帝歴數綿長海宇乂安子孫蕃衍想
  孝莊文皇后在天之靈極為安妥
  遺命諄諄
  聖祖仁皇帝遵奉三十餘年今朕任付託之重
  山陵典禮理宜斟酌盡善以垂萬世者莫大於此著諸王大
  臣九卿等㑹同確議具奏
  初九日
  諭直省督撫等官朕惟撫養元元之道足用為先朕自臨御以來無刻不厪念民依重農務本業已三令五申矣
  但我國家休養生息數十年來戸口日繁而土地止有此數非率天下農民竭力耕耘兼収倍獲欲家室盈寜必不可得周官所載巡稼之官不一而足又有保介田畯日在田間皆為課農設也今課農雖無專官然自督撫以下孰不兼此任也其各督率有司悉心相勸並不時諮訪疾苦有𢇁毫妨於農事者必為除去仍於毎鄉中擇一二老農之勤勞作苦者優其奬賞以示鼓勵如此則農民知勸而惰者可化為勤矣再舍旁田畔以及荒山不可耕種之處度量土宜種植樹木桑柘可以飼蠶棗栗可以佐食桕桐可以資用即榛楛雜木亦足以供炊㸑其令有司督率指畫課令種植仍嚴禁非時之斧斤牛羊之踐踏奸徒之盗竊亦為民利不小至孳養牲畜如北方之羊南方之彘牧養如法乳字以時於生計不無禆益總之小民至愚經營衣食非不迫切而於目前自然之利反多忽略所賴親民之官委曲周詳多方勸導庶使踴躍争先人力無遺而地利始盡不惟民生可厚風俗亦可還淳爾督撫等官各體朕惓惓愛民之意實心奉行倘視為具文茍且塗飾或反以擾民則尤其不可也
  又福建巡撫黄國材奏一應細事無庸凟奏但咨部彚題奉
  上諭曰
  聖祖仁皇帝御極六十餘年孜孜圖治
  聖夀已至七旬猶日攬萬幾不倦於勤朕仰承鴻業自宜效法前規朝乾夕惕事無鉅細親為裁斷豈當年富力强之時而可稍圖暇逸乎如果中外大臣仰體朕心抒忠為國辦理事務井井有條雖封章堆疊朕心樂於披覽不以為勞若不殫心竭力茍且塞責以致事務廢弛雖日無一章朕心豈得安乎今黄國材身為封疆大吏自應將地方利弊作何興革官員賢否作何勸懲之處盡心辦理何得以省簡奏章之事為愛君之意迎合君上况伊曽以年老氣衰具疏乞休止應養其精神料理伊
  任内事務今迎合凟奏用心于無益之地殊屬不合原本著發囘
  初十日䕶軍統領汝福派往徳州山海闗等處考察軍政事竣囘京具奏奉
  上諭看爾等所奏各處兵丁亦有五十名者其守邊口兵丁又有二十四名者似此並不成部伍矣將所有五十名兵丁之處添為百名其守邊口之二十四名兵丁酌量添設則遇有用時可成部伍且由京城閒散人内挑為馬甲派往又於滿洲人等有益將此及都統巴拜所奏之處一併交總理事務王大臣與爾等㑹同議奏十四日
  諭直省督撫百姓完納錢糧當令糧民戸戸到官不許里長甲頭巧立名色希圖侵蝕聞有不肖生員監生本身原無多糧倚持一矜輒敢包攬同姓錢糧以為已糧秀才自稱儒戸監生自稱宦戸通都大邑固多而山僻小縣尤甚毎當地丁漕米徵収之時劣生劣監遲延拖欠不即輸納大干法紀該督撫立即嚴查曉諭糧戸除去儒户宦戸名目如再有抗頑不肖生監即行重處毋得姑貸倘有瞻顧不力革此弊者或科道官叅劾或被旁人告發查出必治以重罪
  十七日奉
  上諭帝王臨雍大典所以尊師重道為教化之本朕覽史册所載多稱幸學而近日奏章儀注相沿未改此臣下尊君之詞朕心有所未安今釋菜伊邇朕將親詣行禮以後一應奏章記注稱幸非宜應改為詣字二十日
  諭戸部朕軫念民依時厪宵旰遇有旱澇災荒惟恐窮黎失所雍正元年因直𨽻山東河南山西二麥歉収特遣廷臣發粟賑濟錢糧照被災地方分數已經蠲免停徵嗣䝉
  天庥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時若四省秋成豐稔少慰朕懷但念四省頻嵗荒歉較别省為甚今百姓元氣方復若將兩年舊欠併於本年徵収民力不知爾部速行文各巡撫查明實在舊欠若干據實題報分作三年帶徵其已收在官者速飭起解毋令不肖有司借端䝉混致滋虧空
  
  諭直省督撫朕惟四民以士為首農次之工商其下也漢有力田孝弟之科而市井子孫不得仕宦重農抑末之意庶為近古今士子讀書砥行學成用世國家榮之以爵禄而農民勤勞作苦手胼足胝以供租賦養父母育妻子其敦龎淳樸之行豈惟工賈不逮亦非不肖士人之所能及雖寵榮非其所慕而奬賞要當有加其令州縣有司擇老農之勤勞儉樸身無過舉者嵗舉一人給以八品頂帶榮身以示鼓勵
  二十二日奉
  上諭科爾沁達爾漢親王和碩額駙羅布藏滚布旗下協理台吉兀爾虎滿乃我
  皇考深加眷注之人且科爾沁十部非他部落可比自我太祖
  太宗開創之日首先臣服世締姻親為我
  孝荘文皇后戚屬今科爾沁衆台吉内惟兀爾虎滿年老近又在軍前著有勞績去嵗軍前囘來朕憐伊年老留駐京師著将伊晋封公爵
  二十三日直隸巡撫李維鈞奏古北口提標兵丁倒斃馬匹請免賠補兵部覆奏應不准行奉
  上諭陜西出征之宣化鎭標兵丁倒斃馬匹著從寛免其賠補前已曽降諭㫖矣古北口提標兵丁倒斃馬匹亦照該撫等所請免其賠補
  二十八日
  諭刑部今屆仲春雨澤愆期時有大風朕心深用兢惕念自臨御以來惟恐政事或有缺失時時省察不敢少有忽略今雖有令諸臣陳奏政事之名而衆人不過一翻頌揚之辭毫無裨益朕之並無私意可以質諸
  天地實堪自信無少愧處熟思刑名為國家之要政上闗天和下係民命若刑獄未能清理即為天時亢旱之由所以朕於讞獄必加詳愼即懲治之人雖置之於法朕於其中從寛從輕之處惟
  天地知之至於兇頑之徒情罪可惡衆人亦有知者亦有不能盡知者朕俱於法外從寛不可勝數朕未經明示衆人何由而知凡諭㫖懲治人等皆從輕治罪朕深可自信並無寃抑一人但爾部所辦案件雖如朕親理然其中終有微間夫用法不得不嚴所謂火烈而民畏之爾等執法之官固宜外示嚴明而中心須存仁恕凡案件到部數日可結者不得固執定限即當速行審結以免拖累牽連則輕罪之人不致乆覊囹圄且案件早完一日則無辜者得早脱一日之苦若因限期未滿任意躭延雖所告得伸者亦必致其含怨即訊鞠罪人亦不可輕用重刑若云非夾訊不能定案此尤爾部之大謬錄囚之際當如懲治爾等之子姪嚴切之下務存矜憫之心但求平允不可過當要使獲罪之人亦仍感激所謂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朕在藩邸時奉
  聖祖諭㫖審事初見用刑遍體驚顫不覺淚下至數見之後遂覺少異於前爾等刑官時理刑獄切不可習為平常爾等若於刑名少有未當即大負朕任用之意且爾等亦當自念其子孫少有疎忽所闗甚鉅若致事有錯悞豈容推諉蓋刑部非他曹可比尤不可以愚昧意想不到以致錯悞為詞嗣後諸事當同寅協恭速為辦理毋得恃才偏執毋得瞻徇推諉爾等皆朕簡任之臣務宜仰體朕心欽恤民命
  又原任山東巡撫黄炳㑹同漕運總督張大有将砍伐柳株之糧船水手夏廷樑等照盗園
  陵樹木律擬以杖徒一案刑部奏偷盗官物律有正條應不
  准行奉
  上諭此案夏廷樑等砍伐沿河柳株爾部以有正律題駁甚是黄炳張大有將砍伐沿河栁株比照盗園
  陵樹木之律甚屬不合著交吏部議處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