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諭内閣 (四庫全書本)/卷0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三 上諭内閣 卷二十四 卷二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二十四
  雍正二年九月
  上諭十五道
  初一日
  諭兵部浙閩總督滿保奏摺内稱衢州副將馬璘平時操演兵丁整理營伍俱好但年過六十兩耳重聽因令告退等語此奏殊屬未合營伍官弁理應論其居官之賢否人才之優劣不必拘其年力若平時能整理營伍操演兵丁耳雖重聽自當留任再出兵効力人員其年雖老尤宜體恤如平時不能整理營伍操演兵丁扣剋糧餉之員雖年力少壮亦當叅處嗣後督撫提鎮於各營將弁中但視其居官之賢否及曽否効力不必因其年力少衰遽爾勒令解退
  
  諭各省將軍督撫提鎮朕前曽下諭㫖與兵部行文各省將軍督撫提鎮自副將以下遊擊以上除地方有𦂳要事務及曽經引見之員外將儀表修偉素有聲名者毎省陸續保送四五人輪流來京引見兵部已遵㫖通行伊等理宜遵旨陸續輪流送京引見今竟有河北鎮總兵吳如譯奉行不善將伊該管官弁盡行送京引見以致地方無人營伍空虛殊非朕意嗣後有送京引見者應於通省官弁中計算一次不過四五人陸續送來其操守如何操練營伍如何之處著各省將軍督撫提鎮據實密摺具奏其戰陣有功之人筋力就衰長途䟦渉艱難者停其來京將本人整理營伍操演兵丁操守如何之處亦行據實密奏再陜西甘肅四川雲南現在辦理軍務不必來京引見
  初三日
  諭户部開例捐納少助軍需原屬一時權宜非可行之久逺
  皇考曽屢言捐納非美事朕纘承大統亦以軍需之用度浩繁户部之供支不繼捐納事例仍暫開收今仰賴
  皇考在
  天之靈西邊軍務將已告竣即現有需用錢糧之處為數無多著將户部與陜西各案捐例即行停止其運糧赴巴里坤與肅州所動西安司庫銀兩悉作正項報銷又宗人府議奏宗室覺羅等佐領向在各王門下者俱歸上三旗奉
  上諭宗人府議將宗室覺羅所管之佐領在各王門下者撤回歸併旗下在上三旗行走但伊等佐領内所有䕶衛官員歸併旗下作何補用在上三旗作何當差之處並未議及况伊等佐領内所有䕶衛官員並無過犯豈可遽令解任乎此處應行酌議著交與八旗文武大臣各出己見每旗各為一議具奏俟議畢著滿大學士㑹同領侍衛内大臣詳加定議具奏
  又山西巡撫諾岷叅奏河東運判王令徳所奉
  欽頒
  上諭不行恭繳應交部察議奉
  上諭王令徳著免察議此不過朕之訓飭諭㫖無甚闗礙嗣後朕之訓㫖或致遺失水濕染汚毁壞該督撫提鎮行文内閣奏明給與不必題叅
  初五日
  上諭前往臺灣換班之兵丁守戍海外巖疆糧餉在臺灣支給伊等所留家口若無力養贍則當差之兵丁必致分心苦累朕甚為軫恤毎月著戸給米一斗以資養贍内地米少即動支臺灣所貯米石合計船價僱募運至厦門交與地方官躬親按戸給發務使均沾實惠初十日
  諭禮部上年天下舉人㑹試來京一次今年赴京㑹試者尤多恐徃返道路及留京守候者盤費均難接濟特加恩賞將入塲之雲南廣東廣西貴州四川逺五省舉人毎人賞銀十兩福建浙江江南江西湖廣陜西六省毎人賞銀七兩直隸山東河南山西近四省毎人賞銀五兩務按進塲舉人名冊查明給與本身俾得均沾實惠即於明日出榜時一同出示曉諭勿致稽遲遺漏十三日奉
  上諭驍騎校䕶軍校雖係官員實與兵丁無異伊等於通倉支領米石其所用車價較多嗣後驍騎校䕶軍校等俱著於京倉支領米石
  十九日九卿議奏河工應行奏銷錢糧俱於年内題銷奉
  上諭九卿議將康熙六十年六十一年河工用過錢糧未經題銷各案速行查明於歲内造冊題銷朕思此事難行令河臣查奏果係今年斷不能完如將此事交與伊等能于歲内完結乎九卿並未計及便與不便遽行如此議奏者特謂年内如不能題銷河道總督等自必題請展限姑且推諉内外事情俱屬一體凡事皆當揆情度理酌量事宜似此推諉議奏不但事件不能結案往返行文題奏反致多事年内果否能造冊奏銷之處著問九卿
  二十一日
  諭江南浙江總督巡撫等今歲七月中𩗗風海潮泛溢江南浙江沿海州縣衛所堤岸多被衝塌居民田廬深朕軫念深切已降諭㫖令江浙地方官亟行賑濟撫綏毋使災黎失所今被衝海塘若不及時修築恐鹹水灌入内河有礙耕種爾督撫等著即查明各處損壞塘工料估價值動正項錢糧作速興工至沿海失業居民度日艱難藉此傭役俾日得工價以資餬口是拯救窮民之法即寓其中矣將此再行飭諭務期實心遵㫖速行以副朕憂恤元元至意倘有不肖地方官扣尅工銀及怠緩不力者該督撫嚴查即行題叅從重治罪又河道總督齊蘇勒副總督嵇曾筠各奏報黄淮秋汛情形奉
  上諭據奏黄淮二水經過秋汛工程平稳知道了齊蘇勒自補授總河以來實心効力與嵇曾筠各率屬員將各處堤工搶修保固雖河水泛漲堤工俱各無虞甚屬可嘉齊蘇勒著給與世襲拜他喇布勒哈番嵇曽筠著加三級齊蘇勒㑹同嵇曾筠將河工實在効力行走勤勞顕著之員察明造冊送部議叙
  二十二日
  諭湖廣總督楊宗仁江西巡撫裴𢕑度河南巡撫田文鏡山東巡撫陳世倌安徽巡撫李成龍今嵗各省秋成大有惟浙江江南沿海地方七月十八九等日海潮泛溢近海田禾不無損壞朕軫念災黎惟恐失所業經嚴飭各省督撫發倉賑濟多方撫䘏但蘇松杭嘉等府人稠地狹向來出米無多雖豐年亦仰給於湖廣江西及就近隣省今沿海被災恐將來米價騰貴小民艱食湖廣江西地居上流河南山東二省接壤江南今嵗俱各豐收安徽寜太等府屬亦俱收成豐稔著動湖廣司庫銀買米十萬石江西司庫銀買米六萬石運交浙江巡撫平糶動河南司庫銀買米四萬石山東司庫銀買米六萬石安慶司庫銀買米五萬石運交蘇州巡撫平糶俱著速即辦理選委廉幹賢員陸續運送平糶銀兩仍移還補庫其米應於何地交缷湖廣江西督撫即咨㑹浙江巡撫河南山東安徽巡撫即咨㑹蘇州巡撫酌議速行務於蘇松杭嘉四府民人有益毋得怠緩遲誤二十三日
  諭兵部各省副將以下遊擊以上官員輪流來京引見者朕念伊等逺來故皆賞給銀兩其雲南貴州四川廣東廣西福建六省路途甚逺尤與别省不同俱著令馳驛前來爾部按其官員品級酌量給與驛馬仍只須照常計程行走不必因令馳驛過於急速如有欲自偹夫馬不願馳驛者各隨其便
  二十五日
  諭大學士九卿等朕前為兵部所奏年滿千總一事因未詢定例誤降諭㫖彼時大學士等應即詳陳其故使朕不致有誤今幸所降諭㫖尚未發出朕已詢知定例倘朕知之不早勢必將發出諭㫖追還更改殊妨政體
  皇考御極六十餘年諸事無不諳練朕在藩邸年久雖於羣情利弊事理得失無不周知至於國家政事有闗定例者朕既經歴未久如何可比
  皇考匡正之責實在爾等若復隐忍不言是將成朕之過使事多舛錯爾等豈能辭其責乎朕曽屢諭爾等君臣誼同一體君如有過臣亦不能逃其責即使人君不能容納臣下之言猶當一心愛主極陳無隠况朕自御極以來痛懲逢迎之弊諄諄以實心匡弼朕躬期望爾等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其過也人皆見之及其更也人皆仰之朕之素性不吝改過茍自知其非即於大廷廣衆之中明言以改之從無䕶庇粉飾之事今為年滿千總所降諭㫖爾等具悉成例辦事有年豈不知朕偶誤總以逢迎緘黙為心或是或非聼朕為之而不言則待朕者何薄自待者何厚耶嗣後爾等各宜深悔前非務思君臣一體之大義竭誠殫慮仰副朕懷又吏部議奏武昌府同知張廷樞承催逾限應罰俸奉
  上諭直𨽻各省凡經徴督徴承催督催之官知限期將届必罹降革因求上司調煩調簡希圗兔脫者有之著行文各省督撫嗣後如題調煩簡官員須將伊等任内有無承督事件扵本内聲明具奏如此庶無僥倖巧脫之弊矣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巻二十四
<史部,詔令奏議類,詔令之屬,世宗憲皇帝上諭內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