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諭内閣 (四庫全書本)/卷1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十 上諭内閣 卷一百十一 卷一百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一百十一
  雍正九年十月
  上諭十道
  初三日奉
  上諭九月二十九日皇后崩逝朕心震悼比時即欲親臨含殮大臣等以朕躬初愈本日已經臨視不宜再勞懇詞力阻朕勉從其請暫停前往今該部具奏祭奠禮儀日期朕思
  皇考昔年於
  皇妣孝誠仁皇后
  孝昭仁皇后之䘮如何
  親臨盡禮之處朕雖未見至於康熙二十八年
  皇妣孝懿仁皇后崩逝當
  梓宫未移之時
  皇考朝夕臨奠及奉移之後每遇祭祀日期悉皆親往此朕所親見者今皇后自埀髫之年奉
  皇考恩命作配朕躬結褵以來四十餘載孝順敬恭始終一致忽焉長逝實深愴惻一應致祭典儀本欲親往以展悲懐但自上年以來朕躬違和調理經年近始痊愈醫家皆言尚宜靜攝不可過勞因思怡賢親王仙逝之後朕悲情難遏曽親奠數次頗覺精力勉强是以自上秋至今未曽再往朕躬受
  皇考付託之重
  宗社攸闗爲億萬臣民之所倚頼今夙恙初痊正當加謹保䕶之時况目前軍務緊要一切機宜甚費籌畫若又親臨䘮次不但往來奠醊之間外勞形體而觸景増悲更致内傷心氣實非攝養之所宜即朕自度力量亦覺勉强今皇后䘮事國家典儀雖備而朕躬禮數未周於理恐有未協於情實爲難忍權衡輕重之間如何可使情理兼盡以慰朕心著大學士九卿等公同定議具奏初四日
  諭禮部皇后那拉氏作配朕躬經四十載奉事
  皇祖妣孝惠章皇后
  皇考聖祖仁皇帝
  皇妣孝恭仁皇后克盡孝忱深䝉
  慈愛服膺朕訓厯久而敬徳彌純懋著坤儀正位而小心益至居身節儉待下寛仁慈惠播於宫闈柔順發於誠悃昔年藩邸内政聿修九載中宫徳輝逾耀兹於雍正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崩逝惓惟壼職襄贊多年追念懿徽良深痛悼宜加稱諡以永休光著内閣翰林院擬奏應行典禮爾部詳察議奏
  又奉
  上諭訓練兵丁甚爲緊要著於教養兵閒散滿洲或養子開檔人内増挑二千名不必論旗惟視其人材壯健可用者挑取給與三兩五錢錢糧馬甲米石著𢎞昇與䕶軍統領博第副都統倭星額專管訓練其應派管教之員著𢎞昇博第倭星額會同各該都統等酌量派委其
  盔甲器械著工部造給
  又戸部議覆巡漕御史西爾璊等條奏六款均無庸議奉
  上諭西爾璊龔健颺身爲言官親在淮河地方稽查漕務非風聞言事者可比自應將深知灼見實有裨益之事條奏施行此本内所奏各條或係不可施行之事或係已經定例之事而西爾璊等摭拾虛文以塞言責今經部議一一指駁無一件可行者朕降㫖詢問伊等惟自認冒昧糊塗而已著將西爾璊龔健颺交部嚴察議奏以爲妄言生事者戒
  十六日奉
  上諭朕聞今年各扎薩克旗分所種之榖皆已被旱稍長又復經霜未曽收穫以致乏食無以度日今特遣侍衞章京前往加恩賞賚蒙古人衆皆扎薩克等所屬部落米榖未收不能度日自應預爲籌畫生計今朕加恩賞給銀米該扎薩克及官員等若不實心辦理有侵蝕之處日後朕必聞知伊等何顔見朕將此㫖徧行傳諭扎薩克等
  又奉
  上諭八旗王公及閒散宗室等所有口外牧場看守牲畜之䝉古其有馬匹牲畜田産者尚可度日若並無馬匹牲畜田産伊等家主豈概能養贍或因不能度日以致妄生事端則伊等家主無辜受累矣與其任伊等游蕩莫若命大臣前往收養自八旗王公宗室並大臣官員以至閒散人等著通行曉諭伊等所有口外蒙古内如有此等無馬匹牲畜田産不能照看養贍情願報出者令伊等家主各行報出
  十七日奉
  上諭年來因征勦凖噶爾將滿漢兵丁陸續派出特令召募以實營伍凡膺募兵之任者自應秉公持正不徇情面精選技勇壯健之士則戎行可收實效而軍餉亦不至於虛糜朕聞召募新兵多屬本營兵丁之弟男子姪親戚友朋互相援引而進該管將弁惟期充足數目不復較量人材以致老弱無能者俱得入選而民間强壯之人莫由食糧入伍是將選兵重大之務視爲具文矣現今降㫖募選兵丁著該部通行曉諭令該管大臣官弁等屏除向來積𡚁公正辦理將來朕必遣官考騐若有將老弱無能之人冒濫入伍者必將挑選之員從重議處若技勇之人不敷挑選著聲明縁由請㫖毋得茍且塞責
  二十二日奉
  上諭沿邊一帶地方最爲緊要向來額設之兵太少昨已降㫖令古北口宣化大同三處召募兵丁添入防汛以實營伍今思獨石口以東至山海闗皆屬内地各處營汛仍照舊規其獨石口以西至殺虎口一帶中閒緊要隘口必須查勘明白以定添兵多寡之數至於邊牆年久倒塌而地當緊要者亦應酌量修築以肅邊境著御史舒喜天津總兵官補熙前往會同古北口提督路振揚親往踏勘召募之兵何處應添若干何處應駐大員或將參遊改爲副協邊城何處應行修理路振揚等可會同各該提鎭詳悉定議具奏天津總兵官印務著冠軍使孫承恩前往暫行署理路振揚現有召募兵丁之事今既奉差公出其募兵之事著路振揚遴選公明可信之人代為辦理再差副都統韓光基前徃古北口督率查驗
  二十四日奉
  上諭陜西興安州知州張勤寵被㕘一案該撫議稱張勤寵除嗜酒貪佚無故稽留屬員各輕罪不議外其收受紗燈計價三兩六錢應擬杖七十等語張勤寵嗜酒貪佚無故稽留屬員此等舉動難以居官臨民議以斥革洵不爲枉若計贓論罪必有貪婪實蹟方可引律定擬今以紗燈㣲物所値不過數金即論贓擬以杖責則苛細太甚大失平允之義封疆大臣察吏當執公正之法而定罪亦當體可恕之情張勤寵杖罪著寛免二十五日奉
  上諭浙江布政使張元懐前奏賈魯河不盡通流請動存公銀兩疏濬一案朕降㫖令總督田文鏡會同張元懐查議具奏今據田文鏡張元懐會奏各處河道一律通流並無阻滯偶因今嵗七月閒大雨疊沛扶溝等處山水陡發河流湍急水湧出槽旋即消落並非河身不盡通流之故應將前請疏濬之處毋庸議張元懐亦自認才識疎淺實有未能見及冒昧具奏等語凡爲封疆大臣者於地方興革事宜必須深知灼見而後可以奏請施行今張元懐自行具奏之事及朕降㫖會同確勘伊又自認不可施行而以才識疎淺未能見及爲謝過之地張元懐係暫行署印之員明知督臣回任本身卸事在即而以不可施行之事急切陳奏此非無心之過可比著交部嚴察議處以爲懷私妄奏者之戒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一百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